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第一章

手枪一出,刘星面前的老板笑容瞬间凝固,因为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刘星会在这个时候掏出一把手枪来。

“不要激动,我的朋友。”

刘星笑呵呵的将手枪放在了桌子上,认真的说道:“正如你现在所看到的一样,我在来这里之前一不小心摔在了田地里,顺便我的钱包也掉进了那片水田中,所以我现在并没有现金用来购买二手保险箱,但是我又很想试一试自己的手气,那么我就想问一问这把手枪值多少钱。”

老板看了看刘星,又看了看桌子上的手枪,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小伙子,你这手枪不会是假的吧?”

此言一出,刘星就耸了耸肩,卸下弹夹拿出了一颗子弹,“这可是童叟无欺的真货,所以我们还是拆开来卖吧,就这颗子弹可以值多少钱呢?”

看着一脸笑意的刘星,老板咽下一口口水说道:“小哥啊,你是什么来头啊?你既然知道我连那种地下赌场的保险箱都敢收,你怎么。。。”

刘星可不会给老板把话说完的机会,何况这还是威胁自己的话,所以刘星直接打断道:“就你口中的那些土鸡瓦狗,在我眼中可是什么东西都不是,如果我想要对付他们,那我都不需要亲自动手。”

一脸自信的刘星让老板无言以对,只能叹了一口气说道:“那小哥你就说说,你打算这事怎么办吧?只要不太过分的话,我还是很愿意和小哥你做这笔生意的。”

“我相信我如果真要把这把手枪卖给你,那么老板你也肯定是不敢收的,毕竟这种来历不明的枪支万一有粘上什么案子可就麻烦了,而且在没有渠道的情况下想要出手也不容易,所以我的想法非常简单,我用这把手枪当抵押买几个保险箱,如果保险箱里面的东西值钱的话我就当场把这笔钱还给你,而如果不行的话我就回头再还给你,反正我以后还会来这里很多次的。”

刘星收起手枪,笑着说道:“我再重新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叫泽田流星,是名古屋一家建筑公司的员工,因为接到一些内幕消息声称官方准备把这片区域改造为工业区,所以就前来和你们工匠村,以及周围的几个村子谈搬迁协议,因此老板你如果在这个时候给我一些帮助的话,回头我在搬迁协议上就可以多给你一些补偿。”

听到刘星这么说,老板反而是松了一口气,“原来如此,我还以为小哥你是打算做一锤子买卖啊;那这样吧,除了最贵的那几个保险箱之外,其它的保险箱你可以随便挑三个。”

老板一边说着,一边拉下了卷帘门,“这是我这家店的规矩,因为有些保险箱里的东西可能太过于贵重,到时候某些别有用心之人就可能会盯上买家,所以我每次开箱的时候都会关上门。”

刘星点了点头,便开始挑选自己想要的保险箱。

还好老板在服务方面做的很不错,每一个保险箱上的挂牌不仅标注了价格,而且还准备好了简介,说明这些保险箱的来历。

所以,刘星准备找一找这些保险箱中有没有和苦井村有关的箱子,虽然这样的可能性并不高,毕竟一个小村子那里用得上保险箱?

结果苦井村的保险箱是没有,但是有来自工匠村与金鱼村的保险箱。

这两个保险箱都是那种放在办公桌上使用的小型款式,刘星一只手就可以直接拿起来,所以刘星试着晃动了一下这个保险箱,结果发现这两个保险箱里都有东西,而且从发出的声响来看都有好几件金属物品。

至于这两个保险箱的来历,虽然来自的村子有所不同,但是经历却大同小异,都是保险箱的原主人因为突发原因去世,家里人在整理遗物的时候发现这个保险箱,而他们都认为原主人不可能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存档在这个保险箱里,所以他们就直接把这两个保险箱卖给了上门收购的老板。

不过让刘星觉得有些奇怪的是,既然保险箱的原主人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买一个保险箱回家,而且还不把这个保险箱的存在告诉自己的家人呢?

看着有些疑惑的刘星,老板笑着解释道:“我知道泽田先生你在疑惑什么,按理来说普通人是不太可能会买一个保险箱的,而且就算是平时看起来很正常的普通人,他的家人在收拾遗物时突然发现这么一个保险箱,也会觉得这个保险箱里可能有好东西,所以绝不可能那么轻易的将保险箱卖给我,而这也是这两个保险箱好几年都没有卖出去的原因。”

“但是我现在每次遇见新主顾都会向他们解释这两个保险箱是怎么来的,首先在我们这一片区域的几个村子里,其实至少还有十多个保险箱,因为这些保险箱其实都算是劣质产品,所以推销员是用极低的价格卖到了我们这几个村子里,而有些村民也乐的花点小钱,买这么一个看起来还挺高大上的储蓄罐,何况那个时候也有不少贼人喜欢在乡下偷鸡摸狗,所以这些保险箱出现在这里非常正常。”

听到老板这么说,刘星就意识在这十多个保险箱中肯定会有自己想要的东西。

不过话说回来了,在刘星看来这两个保险箱看起来都挺正常的,从做工上来看不像是有瑕疵的地方。

“小哥你别看这些保险箱从表面上来看非常正常,但是它们都存在着非常严重的漏洞,那就是这些保险箱的钥匙都是同一把,而按理来说这些钥匙应该都有所不同才对,因此这些保险箱如果正常售卖的话很有可能出问题,所以就只能卖到我们这种地方来了;当然了,买下保险箱的那些人为了保险起见,都相约把钥匙一起在隔壁铁匠那里熔成了一把匕首,或者说是一块铁片。”

匕首?铁片?

刘星眉头一挑,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那就是想要破开那棵大树的树皮,或许就需要那把由保险箱钥匙打造而成的匕首,因为这也算是克苏鲁跑

文学

团游戏的一个经典设定,或者说很多游戏都会有这么一个设定——想要做什么,那就必须得找到什么才行。

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第二章

由于拥有9级圆满炼气士+力量型中级进化者的双重内蕴,赵星如今的力量值是普通人的12倍,速度值是普通人的8倍。

而赵星当初在购买玉佩所在的那个空间内,曾经遭遇的那个一级筑基士的速度值,与他当时的速度值相仿,是普通人的4.3倍,只是不知那人的力量值是多少。

而这一次欧阳奋进在对张钢进行科普解释的时候,并没有提及在筑基士期间,各级别所对应的‘速度值及力量值’,通常所该具有的增幅效果;故而赵星对于这二级筑基士的力量值及速度值,无法做出大致的判断。

但他从个人的经历方面来判断:相比起进化者来说,修真者所修炼的,主要是感知空间的强度,修炼的是法术,故而其在速度值和力量值方面的增幅,肯定是不如进化者体质的增幅高。

当感知到‘欧阳奋进开始向体外的感知空间中释放内息流’时,已经做好预警准备的赵星,是一边即刻也向感知空间中、有针对性的释放内息流,一边是疾速冲向欧阳奋进。

而此时,对于身在指挥室的于得利他们来说,由于提供技术支持的工作人员的给力,对于赵星和欧阳奋进之间的‘传音对话’,他们已经能够做到‘同步听到’了;故而对于赵星与欧阳奋进之间的对话内容,他已经能够全面了解。

作为也曾经体验过‘回穿’效果的人,于得利当然也深深理解‘那二人所面对的共同难题’,但他这边也是一时想不出‘有什么合适的解决办法’,故而他在这方面就没有去给赵星插言。

然后,通过外勤人员在远距离所传输的视屏图像,他看到‘赵星在快速的冲向欧阳奋进’;再然后,他是立刻通知外勤人员:“保持远距离的观望就行,不要去参与。”

于得利不认为那些人在这个时候有能力去参合,他不希望那些人因徒劳而遭受无妄之灾、凭添杀戮。

当听说赵星与欧阳奋进进入到那个免票公园之后,于得利是立刻安排人去临时的担当起了公园的门卫,对公园是只许出、不许进;他倒是希望着‘如果能尽早的把公园内的人清空’,或许还真的有‘直接进行军事介入’的机会;并且已经开始考虑‘在这一方面进行策划’。

再说一下此刻的欧阳奋,依照他现在的级别和能力,他在同一时间内最多可以使出5个法术;而按照他的经验,九级圆满的炼气士最多只能同时使出3个法术。

依照常理判断,他也知道赵星对他是一直处于戒备状态;但由于修真等级上所存在的天然优势,哪怕是他再急于拿下赵星,他也不屑于对赵星搞突然袭击,否则他会在念头上感觉不通达;故而他是在言语上有所提醒之后,才开始实施起法术攻击。

欧阳奋进的第一波攻击,只是使出了两个法术招式,至于另外预留的三个后招,那是防备着当‘赵星把其所能同时发出的三个法术都向他招呼’时,他可以随时进行全面阻断,免得万一被赵星的攻击法术所破防时,会让他出洋相。

从常理上来说,正是由于欧阳奋进的实力对于赵星来说是处于碾压状态,欧阳奋进可不想当自己拿下对方时,自己会同时挂些彩,那可是想想都丢人的事。

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第三章

漫天飞舞的天空下,一座座菱角分明充满锋利感的冰之山丘,耸立在崎岖险峻的冰原上,那呼啸的寒风,如同雕塑大师一样,把这冰原上的一切,都按照它的想法塑造着。

这里没有路,罕有人迹,隐约之间,只有某些冰丘上有人的痕迹。

相比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人的痕迹,那是显得十分突兀。

而在某个突兀的地方上,建造着一座镶嵌在冰丘上的城堡。

寒风不破,冰雪不裂。

远远看去,一群群如同蚂蚁一样的队伍,此刻正聚集在城堡前方。

“这个地方,除了寒冷,还有一股难以忍受的气味,呼吸一口,仿佛吸了一口火山灰一样,浑身难受。”

“比火山灰更难受吧。上次在刚国执行任务,碰到的火山爆发,那环境都没这边这么难受,好像泡在火山岩浆里面一样,呼一口气,有种呼吸道炙烤的感觉。”

“是啊,如果不是有特殊任务,绝不来这样的地方。”

“传闻是最里面的问题,那里传出一种诡异的气体,影响周遭,故而形成

文学

了撕裂峡谷和撕裂城。”

“撕裂二字,就是因为这种气体有种让人撕裂的燥热感。”

“可惜……听说峡谷里面有价值连城的宝贝,若不是有这种诡异的气体,影响到了峡谷,相信无数王者都会争夺。”

“哈哈……相比这个,没有了那些吱吱咋咋的弱鸡队伍,我更舒服。”

“在撕裂城和撕裂峡谷,现代武器用不了,只能使用自身的力量,那些弱鸡,连捡漏的资格都没有。”

“哼,我们看不清那些弱鸡,在更高层次的人看来,我们不也是弱鸡吗!”一位赏金猎人望向城堡,低声不甘地喝道。

“该死的东瀛人,就算不美酒好肉招待我们,给个温暖的房间也是可以的嘛……现在竟然连门都不给我们进,实在SHIT~~~!!”一位女性狩猎人望着巍峨坚固的城堡,狠狠吐一口水,而口水一出口,就急速凝结成冰,仿若她吐的不是口水,而是冰凌。

“现在聚集的赏金猎人越来越多,秩序也越来越混乱,我们又不如那些顶尖的团队,人家才不会管。”

“喂喂……有消息传来,赏金对象,好像一直横推过来的,路遇的赏金队伍,都全灭了!”

“难道那家伙的实力恢复了,真实情况不是和东瀛人说的那样?”

“哼……东瀛人的话,信三分都是多的。我的第七感告诉我,这次的目标,极度危险!!”

“极度危险你还来撕裂城?!”

“看能不能捡捡漏嘛……”

“……”随着所谓的小道消息传播开来,一些中层的赏金猎人开始退缩。

他们这类人,倚靠的多为现代武器,自身格斗实力,并不强。根据黑暗世界某机构对目前林牧的实力评估,哪怕其被限制,格斗实力也不弱于九阶格斗家的。

“大家不要怕。现在聚集在撕裂城的阵容,哪怕是华夏的剑王在此,也会埋骨于此!!”一位东瀛的赏金猎人高声道,仿若在煽风点火。

一些赏金猎人闻言,也都是心中一定。确实,很多顶尖的赏金猎人已经住进了撕裂城,其阵容的确震惊黑暗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