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货跪下屁股撅好 第一章

年轻剑主组成战团,冒着生命危险在外面历险,是为了什么?

正义和和平?人类的未来?见识更多的风景?为了家乡的和平稳定?

或许以上都是一部分答案,但最直观的……

“哈,郑礼,跟着你干真的没错,这次发了!又赚翻了!”

利益,或者说资金和足够分量的灵性材料,再加上相对安全的战斗环境带来的战斗经验和灵魂碎片,才是剑主们选择加入团队的根源。

大部分人加入团队,只是单纯的因为团队能够带来足够的收益和成长环境。

不断的收益和成功,才是凝聚团队人心的根本…….在这一方面,郑礼和和平战团做的无可挑剔。

荣誉战功是按团队分配的,就如团队赛的成绩是不看个人的,这是一份集体的财富,却也需要个体亲手分配下来。

这方面,郑礼不用操心,之前已经有了相当稳定的收益分配制度……这是这次的收获,稍微有点夸张了。

就是蛇香凌,都有些惊讶这次的收获了,作为主投资人她有足够的分红,虽然按协议(秋日庆典死亡)之后会减免部分分成和股份,但光这次的分红都让她感觉回本了。

另外一个收益者大头,就是郑礼本人了,作为战团的持有者、这次战斗的主用功労者、大车的所有人,各方面算下来,他的收益都相当可观。

但其他的团员依旧满足了…….他们的灵刃和灵能早就在这场战斗中吃的太饱,现在就等灵性材料到手完成质变,分到每个人手上的依旧是他们心目中的天文数字。

在拿到兑换名单的那一刻,郑礼就毫不犹豫的开放了权限,让宋莹负责把点数分配下去,并督促所有人尽快完成兑换。

“……好东西是有限的,这次拿到荣誉战功的可不少。还是老规矩,如果需求赌剑指导、突破指导,可以私下找我。”

有些不可言传的东西,郑礼也是瞬懂的。

离第三轮结束也差不多五六天了,不准备参与接下来战事的新人战团,也差不多走远了……他们的荣誉战功是不会被抹掉的,但在数字城大开国库敞开供应之后,离开者自然就慢了一大步,只能挑在场者挑剩下的。

很多东西虽然好,但数量是有限的,比如说某个鬼将的鬼兵,某个稀有空间异兽的眼球,都是下手慢了就没的孤本。

偏偏灵刃突破这东西,就是挑相性相合,有时候就是差那么一点,一个极品材料能够改变很多事情。

这无疑是数字城…..新兴平市的一次嘉奖,是对选择继续支持己方的同伴的一次回馈。

郑礼很慷慨,他其实可以耍花招,用团队的名义先扣下大部分点数,换掉昂贵的材料来获取利益,然后再对内进行分配。

最后通过一系列的操作,拥有分配权的人,自然就获得了更高的收益。

网络上,很多战团都是这么做的,有人已经在网上用真名的发出怨言……郑礼个人觉得这是一份愚蠢且目光短浅的行为。

和预期一样,和平战团的荣誉战功分配下去后,所有人都开心的进入了买买买的阶段。

这个时候,郑礼也知道谈正事是不可能的…….他自己都沉迷于宝库兑换单无法自拔,太多的选择和组合杀掉了他的灵能,他都躺在那里一边回能,一边进行战利品选择了。

浪货跪下屁股撅好 第二章

万里城下,妖族天下已经是撤军,浩然天下这次的伤亡很少,可是“少”却不代表没有。

如同往日一样,一些修士们在城下为自己好友,亦或者是不认识的人收尸。

其中有些人尸首残缺不堪,但在怀中还能找到镶嵌在衣服里的遗书。

而有些修士可能只剩下一条断臂,一条胳膊,若是能被朋友认出,死后的骨灰也可送回宗门。

若是幸运,亦可以凭倚灵山,成为宗门的护山灵。

但也有不少连朋友都没有的修士,他们没有人认出,也找不到遗书。

此类修士散修居多,他们皆是来万里城搏命寻找机缘,或许用散修的说法,那便死了就是死了,何必惹人挂念,又有谁挂念……

生生死死,在战场上,再也平凡不过,经历了多次战场的老者,对此早就麻木。

幸运的是,这次第一次下城头的那些萌新修士最多只是受伤,并没有伤亡。

可是活下来的他们却感不到丝毫的开心,看着万里城下的一切,他们神情皆是肃穆。

这一刻,他们知道,原来,这就是战场。

“你们看,那些妖军怎么撤的有些奇怪。”

就当各段城头的萌新修士在感慨人生之时,在各段城头,陆续响起了类似的声音。

他们极力看去,可惜的是他们未足元婴,还没有到“遥望百里”的地步。

不过一些刚刚回到城头的元婴境的修士却是惊奇不已!

他们眼睛晃动,嘴巴微张,像是看到了什么奇观!

“怎么会?”

各段城头,元婴境及以上的修士皆是看去。

之前搏杀之时,他们只是感觉到什么东西坠入妖军后方,可是没有详细去感知,毕竟在战场上分神,这是很致命的。

可是现在,回到城头的他们再看去。

一个男子竟然在妖军后方搏杀数万妖族?!

而且从骨龄来看,他还不到三十!根本就没有油尽灯枯的问题,甚至他境界极高!至少是元婴境的剑修!而且还是一个六境起步的武夫?!

这样的一个天才男子,定上了后浪榜前十!

可他为什么会在妖族后方?他不要命了吗?

难道是他的道侣死在了某个妖将的手中?

但不可能啊。

若是寻仇,那定是有目的边厮杀边寻找。

可这个人,他就站在原地,等着妖军冲来!

这明晃晃的是送死啊!

“长老,长老,妖军后防到底发生了什么?”

年轻修士们问向自己的长老,他们也很想康康。

“这…..”这些长老们面色复杂,一时都没有回过神。

“哈哈哈……这小子就是那个江临吗?谁说他是采花贼的?我看他分明就是一个疯子……”

城头一个赤脚修士哈哈大笑道。

“这不让浩然天下见一见,怎么行?”

赤脚修士将酒壶往下一扔。

酒壶破裂,可是酒水却像地泉一般,在城下不停蔓延。

最终,酒水形成一个胡泊,胡泊照应的,是那个不要命的男子在妖军之中宛若修罗的模样!

“师父!”

“益达公子?!”

当看到男子面容那一刻,钱甄多浑身

文学

一颤,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家师父冲到了后方!

而玉心宗的小倩更是认出。

浪货跪下屁股撅好 第三章

秦林叶中止了和诸天万界的融合。

此刻的他虽然被切断了和主宇宙的感知,但,主宇宙的坐标何在,他却十分清楚。

有主宇宙的坐标,又能模拟出诸天万界的规则运转,接下来自然变得简单。

甚至,如果他愿意的话,完全可以强行压制住诸天万界的世界意志,再以自身混沌本源模拟诸天万界意志之力,代诸天万界规则运转,并拉扯着这个世界,强行融入主宇宙中。

可这样……

没意义。

现在的诸天万界世界意志太弱,主宇宙融合他根本不需要花费什么力气。

不用花费多少力气,自然就显化不出多少规则。

就像甲乙两个强者交锋,秦林叶则在旁观战偷师,可如果双方相差太大,甲一巴掌就将乙拍死了,秦林叶自然无法在甲身上学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当下,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属性。

目光着重在那门未知功法,以及未知功法那一全新行列上停留。

“永恒法。”

秦林叶喃喃自语:“大能者境界之后,就是永恒境了?”

不过……

这个说法也未必绝对。

毕竟,无上法对应雷劫和真仙境,至高法对应金仙和大罗境,造化法对应无量境和大能者,以此推算的话,永恒法应该也对应了两个境界。

但这两个境界到底是什么,他却不得而知。

整个主宇宙最顶尖的强者就是鸿蒙道人、梵天之主、时光之主等大能者了,他们在主宇宙的份量,大概相当于无极至尊、天尊等人在诸天万界的份量。

当然,考虑到诸天万界有九个大千世界的因素……

鸿蒙道人几个应该比无极至尊等人份量更足一些。

“虽然只是蓝色品级,但也该有一个名字……”

秦林叶目光在“未知功法”几个字上停留了片刻,再看了看混沌、本源两大属性,以及功法所对应的全新行列,也懒得耗费太多时间精力:“就叫混沌永恒法吧。”

一念间,未知功法几个字一阵模糊。

秦林叶再检验一番自己的属性时亦是顺眼了不少。

本源82、混沌81。

基础:……

高级:略。

顶级:略。

无上:略。

至高:虚天炼魔诀三十一层圆满、玄天剑典三十一层圆满。

造化:三千剑道六十一层圆满、造化之门炼神法六十一层圆满、混沌之光炼体术六十一层圆满。

永恒:混沌永恒法五十一层小成。

特殊:量子永生法。

属性点1、技能点52。

目光在属性上停顿了片刻,秦林叶很快将目光落到了前方的无尽虚空上。

伴随着他身上属于诸天万界的规则不断涌现,原本和主宇宙中封闭的通道被从内部开启。

相当于诸天万界生灵朝主宇宙反向降临。

仅仅片刻,通道形成。

秦林叶甚至不需要动用任何外物,仅仅靠着自身对规则的运用就打开了两界通道,然后……

一步虚踏,重新出现在主宇宙他用于布置融合阵法的星空中。

此时这片星空所有星辰、建筑,被神通之力尽数摧毁,随处可见大量星球残骸所化的陨石、杂物。

而在秦林叶现身后,他亦是很快感应到了什么。

伴随着他对宇宙规则的模拟,他的思维感知仿佛融入了宇宙星空,呈百倍、千倍,乃至万倍般朝星空深处蔓延而出。

这一刻……

他的意志直接跨越了数百光年星空

文学

,将这片星空当中的一切尽数纳入感知。

强大的感知,再加上光神级算法的辅助,这片范围内所有形迹可疑之人被瞬间标注。

不过眼下,秦林叶最需要去处理的,还是发生在十数亿公里外的那场大战。

他的十位弟子正在和冷云、沧图、光翼、北浩等仙帝进行着激烈交锋。

反倒是龙域、元冥、明殿三位帝尊并未出手,此刻正竭尽全力恢复着刚才施展神通的消耗。

为了确保能快速恢复到全盛时期应对或许可能出现的变数,三人都动用了一份份宇宙奇物。

靠着这些奇物,哪怕秦林叶创出混沌永恒法,再适应自身的力量暴涨,整个过程并没有花费多少时间,可三大帝尊却已经差不多恢复过来。

“咻!”

随着秦林叶一步虚踏,空间流转。

在空间流转之际,秦林叶仿佛想到了什么,体内的混沌力量突然模拟起主宇宙的规则运转,并在下一刻,引起了宇宙共鸣。

以自身规则引起宇宙规则共鸣的刹那,秦林叶猛然感受到了一种浩瀚无垠的伟岸之力。

这种力量……

磅礴到无可计量。

那种感觉……

就好像人类靠着自己的力量,第一次脱离星球,飞上太空,并穿着宇航服近距离观摩太阳一般。

那种发自灵魂,源于内心深处的震撼和感动,将他们的意识完全充斥,以至于……

以秦林叶的意识强度,都有那么一丝分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