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笔好的高质量的很肉 第一章

这念头直接是意识形态,清楚告诉陈平安,他蛊惑成功了。

听到这信息,陈平安眼眸亮了一下,然后就期待地看着三人,看看他们下一步会怎样。

真要是被蛊惑了,把他当成一条又粗又长并且矗立在土里的棍,肯定会绕开过去的。

就像现代人走着路,发现前面有条电线杆,总不会用头去开路吧。

然而,出乎陈平安预料的是,三人在他蛊惑成功后,先呆滞了一下,旋即,公孙罡竟然直接伸手往陈平安抓去。

“路中间怎么有这么一根东西,影响本公子心情!”

他大手往陈平安抓去,好像想将陈平安连根拔起,然后往一旁扔去。

竟然还是没有绕开的念头!

这让陈平安眉头皱得更厉害,倒退了一下。

这家伙有病吧。

只是他刚退,下一刻,眼前三人便纷纷反应过来。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白发老者,其次到公孙罡,最后是公孙景。

他们三人这时眉头已经皱成了一团。

刚才发生了什么?!

“我刚才怎么会觉得他是一条又粗又长的木棍?!”公孙罡觉得很不对劲,方才他的意识直接把陈平安当成了木棍,极为神奇。

公孙景也惊奇道:“我也一样!”

白发老者没有说话,深邃的眼眸眯成了一条缝,紧紧盯着陈平安。

他刚才也一样,就很突然地觉得陈平安是条木棍。

他活了那么久,第一次遇到这种奇怪之事。

把人看成一条木棍,绝对第一次。

陈平安听着公孙罡和公孙景的话语,知道两人已经反应过来了。

“才蛊惑了那么一会就没了?还是因为我动了?”陈平安趁着三人惊诧之时,赶紧推演三人的修为。

他推演出了公孙罡和公孙景的修为,都是至尊十层!

而那个老者他倒是没有推演成功,不过用脑子想一下也知道他的情况了。

跟在两个至尊十层身后,定然是门槛后的强者了。

“小子,你难道对我们做了什么?!”公孙罡目光中尽是审视,脸上挂着狐疑之色。

他脑海中已经没有刚才让陈平安滚开的记忆了。

陈平安继续尝试蛊惑:“我没有对你们做什么。”

说完,他再次发动蛊惑能力。

竟然又成功了!

“哦,没有啊,那滚开吧!”公孙罡还是霸道一声。

陈平安眉头一扬。

又蛊惑成功了?

不过,即使蛊惑成功了,他还是有些不爽。

这小子很嚣张啊!

动不动就滚开!

“你很喜欢抽自己嘴巴子。”陈平安这次也刚起来了,看着公孙罡就来了一句。

这次。

再次蛊惑成功!

下一刻,神奇的事情上演了。

公孙罡突然就给自己来了一个嘴巴子。

感受到疼痛后,他竟然眼眸还一亮,紧接着硬是给自己来了几巴掌,而每次抽过之后,他还觉得意犹未尽,双眼发光。

这一幕看在没有被针对蛊惑的公孙景和白发老者眼里,直接愣了。

这…..这发生了什么?!

怎么会这样!

“少主!您怎么了?!”白发老者皱起眉头,一把抓住公孙罡的手。

而公孙景看着自己哥哥这般,冷眼看向了陈平安。

陈平安说他哥哥喜欢抽自己嘴巴子,自己哥哥就突然这样了,一定和陈平安有关系!

文笔好的高质量的很肉 第二章

“少爷,城主府那边,好像是有些动静。”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一个陌生的声音在耳边传来。

是谁在说话?

林北辰一惊,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影子。

好像……的确是有这么个人?

有点模模糊糊的印象。

“嗯……我刚才也隐约感觉到了一些能量波动。”

林北辰摸了摸下巴。

剑仙院里里外外布置了很多的隔绝敛息阵法,为了防止外人窥视里面的多人锻炼运动,所以时中圣、尹姗和白衣剑

文学

士们,对外面发生的事情,也毫无所觉。

顿了顿,林北辰猜测道:“可能是那群剑修,真的脑子抽了去攻打城主府了吧,不过,有陆观海和楚云孙在,他们就是去送菜……对了,老丁今天是不是也去城主府了?”

“是的,少爷。”

之前陌生而现在开始有些熟悉的声音再度传来。

林北辰想了想,五级天人的话,应该可以自保,但谁知道这货会不会继续扮猪,所以他还是道:“你去看看,别让老丁出事。”

“是,少爷。”

他身后的影子里,分出一道细细的黑色暗影,仿佛是隐藏在黑暗之中的黑蛇一样,顺着地面的褶皱快速离开了剑仙院。

“继续,动起来,不要停。”

林北辰复又站起来,大声地吼道。

剑仙院

文学

中的多人运动开始继续进行。

“我用尽一生一世来将你供养,只期盼你停住流转的目光……”

十个小米蓝牙音箱中,一首《爱的供养》正在高频率大功率地输出,婉转的BGM让所有多人运动参与者,都感受到了那种不锻炼不晋升对不起林北辰的强大情感。

气氛逐渐炙热。

过了片刻。

咣!

剑仙院大门被砸开。

“林北辰呢?快给我出来……”

嚣张的大喝声从门外传来。

众人的目光,瞬间都朝着大门看去。

有人竟敢来剑仙院闹事?

还真的有不怕死的?

林北辰却听觉得这声音似乎是有点儿熟悉,抬头一看,就见剑阵研究院的老学究王七公,带着邋遢的小姑娘月牙儿就冲了进来。

“是你?”

时中圣一看,顿时皱眉,想到了什么,道:“丁师兄不在,你改日再来吧。”

王七公白发一甩,冷哼道:“老夫不是来找丁三石那个没脸没皮的家伙,我是来找他的……”抬手指向林北辰。

美貌小师叔尹姗一看,立刻跳出来,道:“王师兄,你一大把年纪了,与丁师兄之间的恩怨,何必要牵扯到晚辈弟子呢?”

“小美人一边玩去。”

王七公对于女性,已经算是很客气了。

其他白衣剑士原本正憋着一股子气要为林北辰抱打不平,顺便验证一下自己的进步,但一看是七大院之一的剑阵研究院的老疯子学究师叔,顿时也都把脖子缩了回去。

毕竟是自己的长辈。

师道规矩在这里呢。

“呵呵,王疯子,别人怕你,我们剑仙院现在可不怕你了,你还是回去吧,别自找难堪。”时中圣寸步不让,站在林北辰的面前,道:“这孩子,我今天护定了。”

他也担心啊。

林北辰这孩子,脑子有问题,受不得刺激,万一被刺激的脑疾发作了,今天把王七公给打了,落一个‘不尊师长’的恶名,对他以后的发展不好。

时中圣表现的很坚决。

尹姗也上前与时中圣并肩,道:“王师兄,这里是剑仙院,你不要在这里撒疯。”

“哟呵?”

王七公笑了:“就凭你们两个脑子不灵光只知道死练的小蠢蛋,也想挡住我,我……”

“等等。”

林北辰越众而出,道:“师叔,你找我做什么?”

王七公道:“你是不是剑体?”

林北辰:凸(`0′)凸。

贱体?

过分了啊隔壁院老王。

不收我为徒就罢了,竟然还追到剑仙院骂街?

“剑体?”

文笔好的高质量的很肉 第三章

庞齐大师的内心是痛苦的。

也是纠结的。

此时,他已经陷入了一个死循环——盗墓,获得宝物和机缘,变强,然后去盗更大的墓,获得更多的宝物和机缘,变得更强,继续盗墓……

他以前从未发现,原来提升实力如此简单。

自从盗墓之后,他犹如觉醒了某种气运一般,开始突飞猛进,如今,已经突破到了涅槃境巅峰!

这才半年左右啊!

这种修炼速度,简直骇人听闻。

然而……他并不快乐。

毕竟,他可是一位炼丹师啊!他追求的不是实力,而是极致的丹道!

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他靠着盗墓,实力突飞猛进,然而梦寐以求的高级丹方,却是连影子都没看到!

这是几个意思?

在诱惑他弃丹从盗??

“哼,我是不会放弃的!只要我坚持盗下去,早晚有一天能挖到高级丹方!”

一个盗洞里,庞齐大师艰难的挤了出来,并且咬牙切齿,给自己鼓气。

如今,他的身体是越来越肥胖了,犹如一只肥嘟嘟的大老鼠。

他猜测,应该是某次机缘之后留下的后遗症,这样的机缘,他遇到过很多次。

比如,他打开棺椁,被暗器射中,暗器上涂抹的某种暗红色液体,散发出霸道的药力,直接冲破了他多年的修为瓶颈。

又比如,他将棺椁内的尸体提起来扔掉的时候,被尸体衣服中窜出的黑色甲虫咬到,然后就脱胎换骨,变得年轻了许多。

再比如,他搬走棺椁的时候,触动了某种机关,一滩绿色的液体从头顶哗啦啦淋了下来,然后浑身冒青烟儿,修为直接突破了!

总之,这些坟墓中的机缘,简直防不胜防,一不小心就能让人突破。

这让他十分苦恼。

因为,他明明有这么好的运气,为什么偏偏没有作用在炼丹这件事上呢?

“也许,我应该向秦川大师请教一下,他能挖到这么多丹方,必然有特殊的方法。”

他想了想,自言自语道。

如今,秦川在炼丹师协会中的地位简直如日中天,就算他不在协会,协会里也有他的传说。

每天都有炼丹师使用他的丹方,然后默默的看着他的财富以恐怖的速度暴增……

……

第二天,庞齐大师拜访了七武宗。

然而他并没有见到秦川,因为秦川在藏书阁闭关,而且其他人也不敢去打扰。

如今的秦川,在七武宗的地位很超然,毕竟,大家都已经知道,这是一位至圣境强者!!

于是,庞齐大师在七武宗住了下来,一连等了半个月,秦川终于出来了。

“秦川大师!”

庞齐大师满脸堆笑,显得有些拘谨,双手在袍子上擦了擦,似乎要将那不存在的泥土擦掉。

“庞齐,有事吗?”

秦川看到庞齐大师,有些诧异,因为他发现,这家伙似乎变年轻了许多。

“秦川大师,可否……借一步说话。”

庞齐大师挤眉弄眼的说道。

因为这种事,不能光明正大的说,否则,盗墓的事情败露出去,他很可能被打死。

秦川几乎瞬间就懂了,对着庞齐大师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然后带着他进了藏书阁。

“秦川大师,这是我带的一点见面礼,请您收下。”

庞齐大师谄媚的拿出了一本枯黄的书册,递到秦川面前。

这书册很古老,却丝毫没有腐烂,不知道是什么材质,表皮上写着四个大字:

青莲剑法!

这四个大字,苍劲古朴,蕴含着一股惊人的锋芒,多看几眼,竟然会神魂刺痛。

“嗯?!”

秦川微微一惊,这几个字给他的感觉,竟然和他得到的青莲剑如出一辙。

他当即抓住庞齐大师的胳膊,问道:“这本册子,你在哪里得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