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腰挤入她的紧致 第一章

由于钥匙一直是凤闲拿着的,所以张茶主动的让开了路,让凤闲上去扭动钥匙开门。

也许是张茶两人的动作太大了,一旁岚云帆房间的门打开,只见穿着一身兔子睡衣的赵小六出现在了张茶的面前。

看着穿着白色睡衣的赵小六,张茶居然觉得赵小六这个样子还挺可爱的。

尤其是那露出来的白皙手臂,看着都和凤闲有的一拼了。

“诶?是你们啊,我还以为是云帆哥回来了呢。”

赵小六揉了揉睡眼朦胧的双眼,刚刚他听到门外有响声,还以为是岚云帆回来了,结果一开门没想到竟然是张茶两人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哦?云帆同学还没有回来吗,那想必是他有什么要事前去处理了吧,不用太过担心,”

张茶说着摇了摇头,要说别人半夜不回来是出事了,张茶绝对是相信的。

但岚云帆这随身有地武境武者做护卫的人还能出什么事,张茶是绝对不相信的。

“这,我也觉得云帆哥不会出什么事,不过还是早点回来好一些吧。”

赵小六有些寂寥的说着,看来这小子是真的很关心岚云帆啊,哪怕是张茶这么说了,也只不过是随便附和了一句。

“放心吧,岚云帆那个家伙,可没这么简单就出事的。”

张茶对着赵小六挑了挑眉,此时正好凤闲已经将宿舍的房门给打开了,于是张茶就对着赵小六摆了摆手,率先走近了宿舍中。

而赵小六也在张茶进入宿舍后不久,同样进入了房间之中,不过不知为何赵小六的脸上居然浮现出了一抹红晕。

由于凤闲和张茶都已经是真武境的人了,所以睡觉不睡觉什么的,对于两人来说都是无所谓的事情了。

只不过不睡觉的话,可能会很困就是了,但绝对不至于会让两人猝死什么的。

这宿舍是二人间,所以自然而然卫生间也是两个分开的独立房间了,不得不说张茶已经很久没有用过这种独立卫生间了。

尤其是这种不用灵气加热,直接纯天然的热水,张茶同样很久都没有享用过了。

不过这些对于张茶来说挺舒服的,对于凤闲可就不一样了,学院的热水没有一个标准,还不如他自己用灵气热的水来的舒服。

于是就成了张茶一直在大呼小叫舒服,而凤闲这边则是一直都在不耐烦的发出各种哼声。

良久过后,张茶和凤闲都是洗漱完毕,换上了各自的睡衣从卫生间走了出来。

看着凤闲一脸阴郁的模样,张茶就知道这家伙绝对是没有适应学院的热水,听刚刚在卫生间的时候凤闲不断发出的冷声声就知道了。

凤闲绝对是一个爱憎分明的人没错了,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你要强迫他也没用。

“你还不赶紧把那什么修炼上来?要知道你都突破到真武境了啊。”

闲来无事,张茶突然与凤闲搭起了话,只不过说的内容听得凤闲云里雾里的搞不清楚状况。

“什么什么啊,张少你是不是发疯了?”

凤闲眨巴了两下眼睛,一脸不解的样子看着张茶,根本没有搞懂他嘴里的什么到底是什么东西。

张茶看着凤闲这幅烂泥扶不上墙的样子,忍不住深深呼吸了一口空气,随后咬牙切齿的指了指自己的胸膛心口的位置。

张茶觉得自己都这么示意凤闲了,凤闲应该不会还能搞不懂吧。

然而张茶发现自己想错了,凤闲不是搞不懂,他是压根就没看明白张茶的意思。

“怎么了,张少,你今天被人揍了?心口很痛?”

凤闲奇怪的看这张茶,看着张茶捂着心口,他下意识就以为张茶是在炼丹公会,或者和那中年侍卫交手的时候,受了什么内伤呢。

看着一脸痴呆相的凤闲,张茶重重的闭上了眼睛,强忍住呼喊出那三个字的欲望,随后一咬牙从储物袋中拿出了一张灵纸,在上面用笔写了起来。

随手将笔收入储物袋,张茶直接愤怒的将手中的灵纸捏成一团,随后扔到了凤闲的脑袋上。

虽然两人的两张床距离很远,但张茶在愤怒之下,这一纸团仍然是稳稳的打在了凤闲的脑袋上。

凤闲一脸不解的看着张茶,随后将灵纸团给捡了起来,缓缓铺平开来。

“我说的是大。”

凤闲一开始铺开纸团之后还傻愣愣的照着念了起来,然而张茶早就料到了这种事会发生,所以直接在纸团后面写上了两个大字,别念!

不然看凤闲这样子,要是张茶没写这两个字,怕不是要将张茶写的东西都念出来了。

要是能让他念出来,那张茶还至于用灵纸去写下来吗,那不是多此一举是啥。

沉腰挤入她的紧致 第二章

仿佛过了许久,又仿佛是一瞬间。

等杨戬意识恢复正常的时候,桃山已经化成了无尽的火海。

十万天兵天将尽数折损。

桃山旁边,还遗留着一道星辰煞气!

星君陨落,会被天上星空中的星辰接引,肉身、神力返本归元,化成星辰的力量。

桃山附近百万里。

生灵绝迹,鸟兽全无,赤蒙蒙的火光,将百万里地界笼罩。

龙吉公主云光涌动,正在施展雾露乾坤网,覆盖天空,极力的吸取虚空中的水元气,控制着地火的蔓延。

她手中的四海瓶,无尽的水流从瓶口倒出,扑灭大地上的火焰。

当!

杨戬手中的开山斧掉落在地。

他看着已经面目全非,毁灭大半的桃山,神色恍惚,似哭非哭,有些无法承受打击。

此时天空中。

一道道的神光涌动,一道道的神音从九重云霄传来。

“杨戬,你劈开桃山,违反天帝敕令,导致地火涌动,无数生灵化为飞灰,又害死计都星君和十万天兵,罪无可赦!”

“今日天庭必将你压到斩仙台,以正天威!”

伴随着声音,三道强悍无匹,直冲斗牛的气机从天而降。

“北极三圣……”

龙吉公主面色一变。

北极三圣乃是天庭有数的金仙强者。一个人,就能把她和杨戬擒拿。

这次三圣齐出,可见天庭的震怒!

这时,一道遁光从地下窜出,卷着杨戬和龙吉,破空遁走。

龙吉公主双眼一闪。

视线恢复的时候,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处山清水秀的福地洞天。这处洞天世界,庚金之气浓郁,导致大部分的山川都是铁石组成。

有一头头被祭炼成六丁六甲的星神,或是挖矿,或是修筑宫殿。

在福地灵气最为浓郁的中间。

山水环绕,灵气缥缈,仿佛仙境。

“龙吉道友、杨师弟,这是我的福地秘境,你们先呆在这里,我去摆脱天庭仙神的追踪!”

风元的声音在空中浮现。

福地秘境?

龙吉公主心中恍然,她没想到风元还随身带着一处福地。

杨戬面色灰败。

站在龙吉公主旁边,还沉浸在母亲在地火中消失的愤怒和自责中。

“二郎!”

一声轻柔的声音从不远处的响起。

杨戬神色一动,似乎有些不敢置信,双目微微转动,顿时看到了面色微微发白,元神法力还没有恢复的云华仙子。

刚才地火迸发的时候,是风元及时催动遁光将她救下。

能焚烧万物的地心毒火。

对风元的大日焚天体无法造成任何伤害,这就是风元能在地火中来回自如,有把握救出云华仙子的原因。

杨戬和云华仙子说话的时候。

风元正在外面被北极三圣追击。

“真是要命!”

“按照正常情况,北极三圣对付的应该是杨戬!结果让我顶了锅!”

难道,这就是改变了云华仙子原有命运的反噬?

面对实力更在计都星君之上的北极三圣,风元没有任何和对方斗法的心思。

北极三圣,和后来的天蓬元帅并列,号称北极四圣。

沉腰挤入她的紧致 第三章

而面对这足以让人疯狂的财物。

她倒要看看,琴慧儿能不能抵御住诱惑。

如果可以,她并不介意重新给予琴慧儿以信任。

甚至,她的心中,还有着一点另外的盘算,不足为外人道也。

“什么?”

“大唐太子居然这么舍得,整整一个天龙圣地,还有巫马世家的底蕴啊。”

“这两大势力这么多年的积累,简直就是一笔无法计数的资源财富啊。”

“大唐太子这样做,大唐仙主知道吗?”

“能够允许吗?”

琴慧儿闻言,整个人都快疯了。

她极为惊诧的出声之间。

一脸更是问出了好几个问题。

但是,让巫马天欣为之惊讶的是。

她唯独没有看到琴慧儿眼中,露出任何,哪怕一丝丝的贪婪之色。

有的,更多的居然是对她的担忧。

这一

文学

下子,便是让巫马天欣心中安慰了许多。

隐约之间,巫马天欣感觉。

也许,这个琴慧儿。

还是值得她信任的。

有些事情,或许可以提前计划一下了。

“慧儿,你有所不知。”

“大唐仙庭底蕴深厚无比。”

“你看起来这些资源很多,但实际上,连供一个人晋升圣人五重天,都不太够。”

“珩之对我说过,这些资源,根本就不入大唐仙主的法眼。”

“大唐仙庭,从来就不需要靠掠夺外界资源供养己身。”

巫马天欣随后,又是微微一笑,对着琴慧儿解释出声道。

“好吧,大唐仙庭,果然非同一般。”

“这么多资源,居然完全看不上。”

“不过,似乎你这么说,也很正常,大唐仙庭之内,圣人五重天之上的存在,不知凡几。”

“区区连一个圣人五重天都不能培养的资源,确实在大唐仙主眼中,也就算不得什么了。”

其实,这个问题并不难想通。

很快。

琴慧儿,便是想明白了。

便也是连连额首之间,不再纠结。

“嗯。”

见琴慧儿想通了。

巫马天欣便也是不再多解释。

想了想,再度开口道:“怎么样,这下能够放心的跟我一起修炼了吧?”

“资源上面,就你现在的境界而言,根本也用不了多少。”

事实上,琴慧儿现在的境界而言,能够用掉的资源,对于巫马天欣而言,还真的只是沧海一粟罢了。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

“不过,我也不能白白用掉你的资源。”

“这样吧,我暂时就在你手下做事吧。”

“有什么事情,你尽管吩咐便是。”

没有太过纠结,琴慧儿便是选择答应了。

但是,同时她也并不想完全白吃。

还是想要靠自己替巫马天欣做事。

来获取资源,这样一来。

纵然他使用掉的资源,可能会远比她做得事价值更高。

但,至少这样一来,她也能够更加心安理得一点。

“嗯,随便你吧。”

“你想怎样都行。”

巫马天欣也没有过多争执。

不管怎么说,琴慧儿都算得上是她最好的朋友。

她也得照顾一下琴

文学

慧儿的自尊心,不是吗?

“炼魔古地,炼煞,奉古主之令,前来请巫马小姐前往一趟炼魔古地!”

“哦不,是特地来请大唐太子妃去一趟炼魔古地!”

就在这时。

巫马天欣,琴慧儿二人刚准备结伴去密室修炼之际。

忽然间,有一道极为霸烈的声音传了出来。

与此同时,更有一股股极为强势的圣人气机,席卷而来。

“炼魔古地?”

“不好!”

“欣儿,你快逃!”

“我帮你拦一下!”

“他们过来,肯定是想要对你不利!”

“先前,炼魔古地与战龙古地,联手各大势力,试图强闯大唐边境,结果,包括战三,炼殇在内的圣人六重天强者,都被大唐仙庭强势斩杀。”

“他们现在来,肯定是想要利用你威胁大唐太子!”

琴慧儿闻言立时为之色变。

急急忙忙对着巫马天欣出声之间,声音极为的焦躁。

现在,她就怕巫马天欣落入了炼魔古地手中,后果不堪设想!

到时候,若是大唐太子怪罪下来,先不说会不会怪罪她乃至于整个琴魔古地。

便是大唐仙庭稍稍一动。

都有可能会对整个泉霄大陆,造成极大影响。

而她,说不得,就要和琴魔古地一起,成为战争之中的牺牲品。

当然,这些还不是最主要的。

最关键的是。

巫马天欣,在她心中,仍旧是她最为重要的朋友。

她不想看到巫马天欣遭劫!

故而,她便是希望巫马天欣能够逃出去。

“我不能逃。”

“再说了,我逃了,你怎么办?”

“你的境界,还远远不如我,拿什么去挡,不是找死吗?”

巫马天欣重重摇头,面上,亦是显得相当之严肃。

“不行,你的身份太重要了。”

“你就不怕,他们到时候拿你,给大唐太子做文章吗?”

“所以,你必须现在就赶紧逃。”

“还有,你大可不必顾虑我。”

“再怎么说,我都是琴魔古地的圣女,他们炼魔古地,应该会有所顾忌,不敢对我下杀手的。”

琴慧儿赶忙紧握着巫马天欣的手,郑重苦劝道。

“好了,慧儿。”

“你说得,我都知道,但是,你得知道。”

“我不能逃,也逃不了!”

“外面,我能够感觉出来的,已经有不下二十尊圣人气息了。”

“在这么多圣人的眼皮底下,凭什么逃走。”

“再说了,你也别骗我了。”

“琴魔古地跟炼魔古地,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的势力。”

“炼魔古地之人,不会将你这琴魔古地圣女的身份,看得太重的。”

“你的身份,吓不住他们的。”

“若是你要强出头,只怕,会被他们如同捏蚂蚱一般的捏死吧?”

巫马天欣也是感觉活得很是明白。

当即便是不疾不徐的对着琴慧儿出声道。

“可,可是…”

琴慧儿还想说些什么。

没有想到,接下来,却是被巫马天欣果断打断了。

正见得,巫马天欣陡然松开了琴慧儿的手。

居然大步朝着屋外走去。

步伐稳健无比,丝毫没有一点慌张的模样。

相反,还有一种大气凛然,无所畏惧的感觉!

隐约之间,琴慧儿耳边传来了一阵霸气的女声:“听着,慧儿,没有什么可是的,我现在对外的身份,几乎已经被默认为了大唐太子妃!”

“我逃了,便是丢了大唐仙庭的颜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