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大陆之征服比比东 第一章

知道了天子的打算后,蔺卿不由地说了句:“真是搞不懂你们皇家的心思。”

要历练自己的孩子,不好好找人教导,反倒任由一个宫嫔随意折腾?

这种历练还真让人无法理解。

不过她并不很在意。

毕竟她当时带走三皇子的时候想的很简单,既然周婕妤如此磋磨一个不过十二三岁的孩子,她便将人带走。

蔺卿这人有个毛病。

就是自打下山后,便总爱打抱不平。

说好听点是打抱不平,说的直白些就是……多管闲事。

这事同门师兄弟跟她说过许多次,叫她克制自己,不要见到一个人就总想着去救。

这世上这么多的人,她也帮不完,更不用说山下说世事复杂,若是何时因着救人不当心将自己搭上了,反倒得不偿失。

可蔺卿却丝毫没听进去。

她天生就是这样的性子,热情爽朗,见了不平事都要上去插一手的,怎么可能听得进这些话?

于是她救了天子,这回又顺手帮了三皇子穆忱。

这时的蔺卿还不知道,自己日后会为今日的这个决定而后悔终生。

到那时她才知晓,原来有些人真的不能救。

否则害得便是自己。

只是此时的她还是无知无觉。

在同天子谈了小半个时辰后,天子见她如此关心三皇子,便随口说了句:“你既这样喜欢他,朕也不将他送回周婕妤那儿,日后让他跟在你身边,由你照看,如何?”

蔺卿原本也没有这样打算的。

她只是单纯觉得周婕妤做的事不入流罢了。

可这么一听,想了想后竟觉得也还行?

横竖她入宫这么个月来也觉着无趣,身边那些宫人们各个都恭敬极了,想找人说说话都不行。

她无聊时便只能自己去

文学

殿内的院中练武。

眼下若是三皇子让她来照看,那她不就可以教对方武艺了?

她早就眼馋同门师兄弟下山后各自收徒了,可偏偏她找了这么久,也没人愿意跟她学,做她徒弟。

三皇子眼下虽已过了最合适的学武之龄,可比之旁人,他要聪慧许多,说不定也能学会。

于是蔺卿自己想着想着便心动了,接着直接点头应下。

然后提了个要求。

“你要传他武艺?”天子显然没想到她竟会提出如此要求,登时便看向她,“那可是朕的三皇子,你以为是你门中之人吗?”

蔺卿闻言倒也不慌,她似乎丝毫不怕天子因此生怒。

“那要是养在我这里,我肯定就会这样教他,陛下若是不同意,那还是不要将他交给我了。”

她说的倒是认真。

天子盯着她瞧了好半晌,忽然,略微有些绷起的面容出现一丝裂痕,接着唇边勾起一抹无奈的笑。

“罢,谁叫朕话都说出去了。”他道,“既如此,日后三皇子养在你身边便是,你若想教他习武也可,只是莫要太过了,伤及性命却是不行。”

蔺卿便应了句,说自己心里也有数。

及至她准备离开紫宸殿时,方听得天子又说了句。

“如今储君之位未定,朕属意他,你既养了他,便要好好教导,莫要叫朕失望。”

蔺卿一听,便知对方为何如此放心将三皇子交予她照看了。

如他所言,如今太子之位未定,朝野及六宫已经隐隐有了些眉目同争端了,便是周婕妤,都在为了自己的儿子未雨绸缪。

原本三皇子养在周婕妤膝下,带还叫人心中会生出些忌惮来,好歹周婕妤也是宫嫔。

可若真叫蔺卿这个半路册封的长公主来养着,在旁人看来,三皇子便是被陛下厌弃,彻底失了夺储的机会。

如此,自然不会有人再将眼定在他身上了。

虽然想是想的明白,但蔺卿还是不理解。

她出身江湖,总是弄不明白这些皇家的打算。

当她这个人素来豁达,想不明白就不想了。

于是第二日,圣上下旨,晓谕六宫,皇城之中都知道三皇子从此之后养在了赵国长公主身边。

旁的嫔妃自然高兴,尤其是知晓了长公主是如何将三皇子从周婕妤宫门前带走时,心中不由地感谢周婕妤。

毕竟若不是她,陛下又怎会放弃这么一个已经十二三岁的皇子?

少一个皇子竞争,自己的孩子便多一分机会。

唯有那周婕妤,一边不高兴陛下没有惩治蔺卿的无礼,一边又有些庆幸将三皇子这么个烫手山芋解决了。

而她这样矛盾的心情,蔺卿自然不知道,就是知道了,也没兴趣去管。

因为她如今的心思都在三皇子穆忱身上。

不得不说,这穆忱的性子是真的孤僻。

也不知是因着出世便没了生母,还是在周婕妤那里受了太多磋磨。

他竟养成了沉默的习惯。

旁人同他说上十句,他未必会回一句,更别说旁的了。

那被蔺卿派了去伺候的宫人们,去了一次后都来蔺卿跟前哭诉,说实在无从下手。

因为三皇子完全不配合。

不管是吃药,还是更衣,抑或是用膳,从来都是沉默不语,岿然不动。

甚至连发脾气都不会。

就那样安静坐着,或者躺在床上。

任由宫人劝得口干舌燥也依旧不动。

因着他是皇子,又是长公主养着,这殿内的宫人也不敢强行动手,因此便只能去蔺卿跟前求助。

而两日蔺卿正好在替穆忱挑合适的兵器,想着日后好教他,便也没去看他,只是吩咐了人要好生伺候。

斗罗大陆之征服比比东 第二章

晚上,谢映芬来到谢慕林的屋子,把今天与生母宛琴之间的对话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

谢映芬道:“我姨娘到底是在曹家那样的富贵之地长大的,那家子的人都心眼子多,成天想的都是勾心斗角,她从前又是专门给小姐做陪嫁的,后来还做了妾,越发学的乌眼鸡似的,成天想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就是二姐姐你从前说过的‘宅斗’手段。她这么大年纪了,

文学

我想扭也扭不过来了,索性就用了她习惯的路子,把事情掰开来跟她说清楚。她发现自己的所作所为无利可图,也就不会再生出妄念来了。”

谢慕林赞赏地看着这位四妹:“这样很好。只要琴姨娘别老是想要在你的婚事上作文章,将来你与杨淳的婚约公之于众时,她也就不会随便闹起来了,那样大家都不会太尴尬。就算她心里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你再劝一劝,她也就接受了。”

谢映芬点头,叹道:“我其实早就想跟姨娘说了,就怕姨娘心里对杨表哥不满意,趁着如今外头的人还不知道这桩婚事,便想些什么上不得台面的法子破坏婚约,好给我另寻人家。可二房老太太与梅珺姑姑就住在家里,她们又是斯文守礼的妇人,一辈子都没跟我姨娘这样的人打过交道,如何应付得来?想避都没处避去!万一真叫我姨娘做出什么事来,影响了杨表哥的名声,耽搁了他的前途,不但得罪了二老太太与梅珺姑姑,就是父亲脸上也不好看。

“二房虽是隔房的,父亲却也是他们的子孙,打二老太太和梅珺姑姑的脸,跟打父亲的脸是一样的。姨娘跟得曹氏久了,心里没怎么把二房当一回事,我们却不能由得她胡闹。所以,我一直没敢在姨娘面前提起这桩婚事。她心里约摸是听到些风声的,但每每问我,我都是含糊以对,让她以为这事儿还没定下来,还有回转的余地,便也老实了。”

然而这只是权宜之计罢了,事情早晚是要跟宛琴说清楚的。谢映芬选择现在开口,也是因为知道谢慕林出嫁在即,这是一桩与宗室亲王府联姻的重要亲事,对谢家非常重要,对宛琴同样重要。只要她不是昏了头,心里再生气,也不能在这时候闹事,不然谢璞与文氏都绝不会饶了她,她也没办法给儿女谋什么好亲事了。

谢映芬如今也没有点明自己与杨淳之间的婚事,只先给宛琴打个底,让她明白高门大户的婚事未必适合自己,只要是对四弟谢涵之有利的,寻常官宦人家的子弟也未必不是好选择,人口简单的人家,则更有利于谢映芬嫁过去后,为娘家兄弟谋好处。

她对谢慕林道:“接下来,等二姐姐你的婚事办完了,我正好多跟姨娘说说话,告诉她些嫁进侯门府第里没得好日子过的女子故事,再说些嫁给小门小户有前途的年轻才子的姑娘,过得有多么快活的故事。如此,她心里也就有底了,不会再总想着曹家那等高门大户。等到将来,父亲跟她说起杨表哥来,她心里便是有什么不满意的,我也有话去应付她,叫她对我的婚事心满意足。”

谢慕林有些好奇:“四妹妹打算用什么理由去说服琴姨娘?”不是她说,杨淳的家世条件跟公侯子弟没法比,跟大姐夫黄岩也差得很远!黄岩虽然父亲早逝,但黄父生前官至四品,他是实打实的官家公子、名门世族之后,只是家里人口少些,家境不算十分富裕罢了。杨淳只是从外家血脉而言,与谢家十分亲近,本身的亲生父亲只是个举人,名声还很差,又与他母亲变相和离了。杨淳顶多算是举人之子,五品官员杨大老爷的侄孙,本人有个秀才功名,与谢映芬这布政使千金的身份相比,差得有点远。若非他是二老太太宋氏的嫡亲外孙,谢璞择婿时,未必会看上他。

斗罗大陆之征服比比东 第三章

“主人要见你们。”领头的人只说了这一句话就再也不肯开口,然后他挥了挥手。

从领头人后面走出四个人,他们两人一组,解开窦小娥和钱小多身上的锁链后将她们架了起来。

领头人转过身走在前面,架起窦小娥的小组走在中间,架起钱小多的小组则走在最后。

在领头人的带领下,他们穿过了曲折的暗道,来到了一间密室。

“人已带到。”寡言少语的领头人总算是开口说了第二句话。

“灯点上。”

“诺。”

随着一盏盏灯亮起,整间密室的布局也映入窦小娥的眼中。

密室的所有摆件都是成双成对的,且以疑似密室主的那个人为准画一条直线成对称分布。

四面墙十分单调,几乎没有什么装饰,只有四角挂着的四个灯笼最为显眼。

这间密室还非常干净,哪怕没有生活的痕迹,也要保持不落灰尘的干净。

如果说关押窦小娥和钱小多的暗牢有着与暗牢不相符的整洁可以看出主人家对于整洁有着莫名地执念,那么这间密室布置则可以看出主人家的一些其他品性。

密室主对于对称和整洁还真的是有一种莫名的执念啊。

观察完这间密室,窦小娥又开始观察起密室内的其他人。

那位疑似密室主的人身着月白长袍,两枚一模一样的玉佩分别挂在腰间的一左一右。

窦小娥抬起头,看到的是一张严肃脸,但是这张脸她怎么看都觉得与这身打扮相符。这个人给她有一种偷穿别人衣服感觉。

只见那个疑似密室主的人好像是站累了,他示意下两个奴仆搬来一张椅子然后坐下。

“其实杀了你才是才是上策。”

对于这句话,窦小娥是左耳进右耳出,他们要是选上策的话何至于非那么大劲儿把她绑到这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