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精一天不做就难受呀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小妖精一天不做就难受呀 第二章

寂静的村庄,被腐蚀的千疮百孔的木屋,徘徊着的丑陋怪物。明明是令人无比恐惧胆寒的场景,但氛围却显得无比的痛苦和悲伤。

这份痛苦和悲伤,是无辜死去的村民的吗?还是,此刻正趴在村庄中心的空地上,闭着双眼沉睡着的,那只散发着紫黑色雾气的怪物的呢?

怪物怎么可能悲伤呢?要知道,一切事情发生的原因,可都是因为这只怪物啊!问出这个问题的人,一定脑子有问题。

谁会去体谅,去同情一只存在本身就代表着瘟疫的祸患?在绝大多数人眼里,这样的生物就不该存在!

狄瑞吉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看法,他人对自己的恶念和愤怒。毕竟从心而论,他自己也觉得自己长得不像是个好家伙。

狭长的身躯,细长的脸部,猩红的瞳孔,以及两根尖锐无比的獠牙。紫与黑是他的主基调,恐怖和深邃是别人看到他的第一印象。

“丑陋而又冷酷的怪物”

从他来到魔界之后,接触到除自己之外的智慧生命体之后,这样的称呼便一直伴随着他。这种情况,不管是在魔界,还是在阿拉德大陆,都是一样,不会有任何变化。

可伤害其他的生命,从来都不是他的本意。若是可能的话,他宁愿回到那个除了致命病菌外没有任何东西的星球上,一个人静静的沉睡下去。

赫尔德用‘同伴’两个字将他从自己的星球骗到了魔界。然而,愿意和他接触的被他的病毒害死。有能力免疫病毒的,同样也不愿意和他有过多的来往或者接触。

被转移到阿拉德大陆,又一次因为自己的特殊性,而造成了生灵涂炭。那个欺骗了所有人的女人在打算着什么,虽然狄瑞吉不知道详细的情况,但心中也有了大概的猜测。

他也明白了,自己那被赫尔德安排好的命运。

实话来说,狄瑞吉对自己的生命并没有太多的眷恋。他唯一不想做的事情,便是因为自己的缘故再造成无辜生命的死亡。

若是自己在阿拉德大陆被杀死,那么未来会造成的结果可能是整个世界的毁灭。所以,哪怕对死亡没有抗拒,他也不想死在阿拉德大陆。

可….自己又能做些什么?

因为穿越异次元裂缝而遭到重创的自己,管理好病毒的散发已经是全力。哪怕没有这个原因,哪怕他现在是全盛期,他也依旧无法做到任何事情。

因为他浑身上下,都是病毒。他的战斗方式,也是病毒。他没有办法穿越空间的障壁回到魔界,也没有办法找到自己重塑身体的那个星球。

他所能做的,只有老老实实的接受自己这个该死的,被安排好的命运。不抱希望的期待,那些赫尔德手中的棋子中,出现一个稍微聪明点的家伙,能够察觉到赫尔德的阴谋。

本来的话,他只能这么去做。但现在,却不是这样的了。

“来了吗…..”

睁开了猩红的眼眸,狄瑞吉站起身来,目光朝着村子入口方向看去。

这片地域已经充满了他的病毒,病毒就是他的感官。所以他能够明显的感觉到,那一群菜鸟组成的讨伐队,正气势汹汹的朝着这边杀来。

领头的,是一名实力勉强脱离菜鸟范围的栗发少女。

“就是她吗?”

狄瑞吉喃喃说道:“既然你和阿嘉璐都愿意相信她….那么,我也将希望赌在她的身上吧。”

——————————

不谈其他事情的话,亚丝娜等人在矿山村获得的最大收获,应该就是得知了溶解怪被火属性克制这一件事情。在实际的交战之后,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这个情报,有多么的重要。

不同于矿山村的溶解怪,位于列瑟芬中的怪物因为近距离且长时间受到了狄瑞吉病毒的影响,所发生的变异更加严重。

严重的变异,所带来的便是更加的难缠。

腐烂融化的血肉黏在身体表面,拖着一把骨架大刀到处晃悠着。一旦发现活着的生命,便会疯一般的扑上去。

攻击模式也和普通的溶解怪完全不同,这些特殊的溶解怪不仅懂得如何使用骨刀,甚至还能使用骨刀施展出能够发出冲击波的技能。

会使用技能的怪物,冒险者们在格兰之森中也见到不少,不至于那么大惊小怪。这些骨刀溶解怪真正难缠的地方,在于他们所具有的不死性。

在用浇灌了火蜥蜴药剂的武器将他们斩杀后,这些怪物会就地化为一滩会蠕动的烂泥。倘若你就这么不管它了的话,等待你的将会是骨刀溶解怪正义的背刺。

没错,这些怪物仅仅是打碎形体是不够的,化为烂泥后它们依旧会复活。除非,你用火将烂泥烧的一干二净。

可当你用火烧了,它们还会给你最后的一次反击。如同沉淀了多年的沼气,一旦火焰触碰到怪物化为的烂泥,那么便会产生相当威力的爆炸。

其恶心程度,恐怕能在整个阿拉德大陆的怪物列表上排到前五位。

讨伐队的百名成员仅仅为了突破这第一道关卡,就付出了二十余名伤者和两名死者的代价。要是没有火蜥蜴药剂,恐怕伤亡将会更多。

而这,仅仅是一个开端。

臭名显著的两人杀手咒术师兄弟,身高只有半米左右会喷射失明黑雾,且用过和骨刀溶解怪相同不死性的小怪物。在地下等待时机偷袭的食腐鼠,以及食腐鼠们的老大:刀疤鼠。

为了掩护亚丝娜几人通过,整个冒险团划分出一半的战力出来应对刀疤鼠和它的部下。最后的结果是,死者三十名,剩余二十名不是肢体残缺就是重伤濒死,仅仅靠着生命药剂吊着口气。

刀疤鼠最为难缠的地方,便在于一个字:吃。

吃掉技能的加成状态来强化自身,可以吃掉自己的部下来恢复伤势。要是没有来到这里,恐怕永远没有人知道阿拉德大陆上,居然还有如此恐怖的怪物。

而这样的怪物,却只配在狄瑞吉的手下打杂。那么狄瑞吉,将会是何等的恐怖?

讨伐队成员们那原本充满觉悟的内心,此时已经笼罩上了一层阴影。

自己等人,真的能够讨伐掉那个称为使徒的怪物吗…..

握着手中的细剑,就连亚丝娜的心中,都开始动摇起来。

因为闪光冒险团的任务是讨伐狄瑞吉,为了节省体力,所以在之前的战斗中,他们都不是第一线成员。可是,为了战胜已经吃掉几层状态的刀疤鼠,他们不得不出手。

人类之所以能战胜身体素质比自己更强的怪物,依靠的无非就是技巧和技能两点。两者需要天赋、时间和汗水,但相比于前者,后者要更加亲民一点。

小妖精一天不做就难受呀 第三章

“终于死了!”

苍穹之上,黄金神国的强者看着那一道道漆黑的裂缝松了口气,此次行动总算是达到了目的,叶伏天死后,天谕书院便不再是威胁了。

他们身上的气息都渐渐收敛,之前便在东凰公主面前承诺过,叶伏天死,一切结束。

黄金神国盖苍眼瞳冷漠,可惜不能大开杀戒,本乘此机会,再灭天谕书院,将之抹平来,但他们对叶伏天出手的理由是因那一战叶伏天没有尽全力,影响了原界同盟的其他人,如今他们再对天谕书院下杀手,岂不是明着耍东凰公主?

而且公主答应不干涉这一战,也是希望原界恢复原有秩序,死一个叶伏天,让原界回归以前,不再杀戮,他们这时候还继续挑事的话,那就真是不知好歹了。

不仅现在,以后神州来的势力可能也要收敛一些。

就在这时,有两道身影朝着叶伏天毁灭的地方而去,使得不少人露出一抹异色,目光扫向那边,他们看到了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子,毁灭的战场依旧有着深邃可怕的黑暗裂缝,仿佛打开了一条通道。

“回去。”太玄道尊看着冲向那边的身影大喝道,是夏青鸢,这女子喜欢叶伏天他自然是知道的,但现在她是想要找死吗?

除了夏青鸢之外还有一头妖兽,赫然乃是黑风雕,它眼神极其锋锐,朝着那边冲去,道:“公主上来。”

夏青鸢身形一闪直接落在它背上,一人一妖这一刻像是冰释前嫌,朝着那可怕的空间通道冲去。

黑风雕速度极其的快,只是一瞬简便冲入了裂缝之中,使得许多人露出一抹怪异的神色。

“殉情?”黄金神国等强者露出一抹有趣的神色,还有那妖兽,这么忠心吗。

“此情倒是难得,可惜了。”简鳌低声说道,诸强者联手攻击,硬生生的打开了一条空间通道,但在这之前叶伏天已经死了,攻击首先落在他身上再撕裂空间。

那女子大概是没有看到叶伏天还抱有一丝幻想,想要冲进裂缝中找人吧,但这无疑是找死的行为,那里面可是空间乱流,以夏青鸢的境界,在里面哪里有生路,顶尖人物都不敢轻易踏入其中。

天谕书院一方的强者看着消失的身影,心中都暗暗叹息,没想到那沉默寡言的女子竟是如此深情。

太玄道尊本想要阻止,但黑风雕的速度太快,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黑风雕一个闪烁便直接进去了,他再挡已经来不及,看着那渐渐闭合的黑暗裂缝太玄道尊脸色有些难看,大意了,叶伏天那家伙没有告诉她吗?

太玄道尊并不知道,叶伏天本意是想要赶夏青鸢离开,让她回夏皇界。

没多久,一道道裂缝消散,苍穹恢复如常,这场九界最强之战便也落下帷幕。

“叶伏天已死,诸位都回吧,以后,不要再挑起九界纷争了。”简鳌开口说道,诸人看向他,这简鳌不尽会

文学

拍马屁,如今还学会了做好人?

这老狐狸,仿佛他都是为了原界一样,恐怕,还是为了简青竹吧。

“公主。”简鳌抬头看向东凰公主微微欠身,其他人也都喊了一声。

东凰公主站在高空之上,目光望向诸人,开口道:“一切,到此为止。”

“是,公主。”诸人点头,东凰公主的声音这一次略显强势,带着几分不容违逆之意,这次他们杀叶伏天,想必公主也是有些不高兴的吧。

如今,自然没有谁敢再得寸进尺不知好歹。

东凰公主扫了人群一眼,那一眼没有任何情感,但让许多人心头一凛,随后便见东凰公主转身迈步离开,他身边的强者随她一起离去。

黑暗神庭的强者见到这一切也转身走了。

酒楼中,十邪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将手中的酒杯放下,看了对面的梅亭一眼,道:“有机会再与梅先生一起饮酒,告辞。”

说罢,他便也带人离开。

原界第一天才,死于原界之人手中,真是莫大的讽刺。

梅亭抬头看了一眼高空之上,果然没有出现,不过他也理解,东凰大帝的人就在这里,他们哪里敢出现,一旦出现即便今日不死,也会被盯上,根本逃不掉。

只是,叶伏天真的死了吗?

他总感觉,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

虚空中,南皇、神皋以及神族的族长也回来了。

神皋两人的脸色极其的难堪,格外的阴沉,目光扫向诸强者。

神姬,死了。

他的死,不仅仅是天谕书院同盟势力有责任,和他们一起来的这些人也一样,在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神姬会战死,只有一个可能,

文学

被盟友给抛弃了。

这群混蛋。

他们只想着杀叶伏天,因此将南皇牵制住,没想到被自己人给阴了。

要出现一位顶尖强者何其难,任何一位顶尖人物,都足以开创一个顶级势力,站在原界之巅,但这一战,只有他神族损失了一位这种级别的人,其他势力都没有。

神族赢了吗?

杀死了叶伏天固然是赢了,但他们却输给了其他势力。

然而,这哑巴亏还无处可说,他们能找谁算账?

找天谕书院同盟?如今只剩下他们俩人,怎么对付天谕书院同盟势力?

找他们的同盟势力?这么多人,找谁?

只见那些强者一个个转身离开,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般,直接忽视了他们,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神姬,白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