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炕上的偷乱 第一章

战神阿瑞斯,希腊十二主神之一,他应该是最为人所不齿的一名主神。

人品方面姑且不论,反正知道他和美神阿芙洛狄忒偷情的人绝对不少,阿瑞斯残暴嗜杀的名声也早就在奥林匹斯和人间界广为流传。

战神掌握的权能自然也是和战斗相关的,按理来说阿瑞斯应该拥有奥林匹斯顶尖的战斗力。

但事实并非如此,他在战斗中输给过智慧与战争女神雅典娜,甚至连波塞冬的孙子奥托斯和埃菲阿尔忒斯都三次俘虏过阿瑞斯,丢尽了作为战神的颜面。

在古希腊世界的诸多城邦中,阿瑞斯如同过街老鼠一样受到嫌弃,只有尚武的斯

文学

巴达愿意有限度的信奉他。

是的,有限度。

虽然斯巴达不完全排斥阿瑞斯,但也并非他的狂热信徒。

斯巴达最喜欢的神灵是阿波罗·勒科乌斯,意为如狼一般的阿波罗。

“阿瑞斯!”

辛晟提到这个名字就像是踩到了斯巴达人的痛脚,原本已经冷静下来的光头斯巴达双眼通红的怒瞪辛晟。

这份怒火并非针对近在眼前的辛晟,而是不知身在何方的奥林匹斯战神。

“那个该死的邪神!他与众神用无聊的赌局戏弄我们的人民,践踏我们的尊严,向我们的家乡散播瘟疫与灾难,为了自己的野心不惜将整个斯巴达卷入其中!”

“我们怎么可能继续信奉这样一个背信弃义、狼心狗肺的家伙!”

在娜蒂雅生活的刺客信条世界观中,奥林匹斯众神也是真实存在的,但他们都只是远古时期的伊述人,掌握着强大的科技力量,并不具有真正的神力。

战神世界与之不同,阿波罗、阿瑞斯和宙斯等神灵是货真价实的,都拥有各自的神格和权能。

通过斯巴达战士们满心愤懑的控诉,辛晟和娜蒂雅初步了解了阿瑞斯对斯巴达犯下的罪孽。

多年以前的奥林匹斯神山,众神曾经因为无聊发起过一个毫无意义的玩笑式赌局。

这场赌局的参与者有战神阿瑞斯、冥王哈迪斯、海皇波塞冬、太阳神赫利俄斯、月亮与狩猎女神阿尔忒弥斯,以及神使赫尔墨斯。

六神分别选择一名凡人勇士,悄悄往勇士们的家乡散播瘟疫,再引导他们踏上旅途寻找能解救瘟疫的仙果,谁选择的勇士最终获得仙果,谁就将获得赌局的胜利。

当时的斯巴达军事统领奎托斯就是阿瑞斯选中的棋子,在家乡瘟疫四起,女儿也不幸染病后,奎托斯毅然踏上寻找仙果的旅途。

最终奎托斯击败了所有竞争对手,得到仙果治好了女儿,阿瑞斯也在这场毫无意义的赌局中赢得了胜利,在众神之间获得了颜面。

奎托斯在竞争中击杀了一名蛮族王子,但这名蛮族王子死后被哈迪斯招募,从地狱之中放回,为奎托斯的将来埋下了隐患。

数年后,斯巴达遵从阿瑞斯的指示满世界南征北讨。

当奎托斯攻入一个蛮族之王的领地时,突然遭到早有准备的蛮王伏击,斯巴达军队因此全军覆没。

这位蛮王就是当初被奎托斯杀死过一次的蛮族王子。

在奎托斯即将死亡之际,他向自己信奉的战神阿瑞斯祈求神迹,在付出巨大代价的情况下得到了神灵的回应。

用自己的自由作为代价,奎托斯向阿瑞斯换取到了一对名为混沌之刃的强大神器。

凭借神器的力量,奎托斯再次手刃蛮王,但也因此成为阿瑞斯的忠犬,难以违背他的命令。

大炕上的偷乱 第二章

需要采购的东西里,苏摩第一件想到的东西就是布。

目前避难所里用到布的地方并不多,像是洗锅刷锅,都是用植物纤维制作的草垫糊弄过去的。

在考虑到基地万一漏水,用布堵窟窿也是个靠谱的选择。

交易市场里布的存量不少,不管是从破旧的衣服挂售的,还是从宝箱里开出来的,杂七杂八一大堆。

“就买两条抹布,在买点普通的布头回来堵窟窿”

一番交易,花费了50ml幽能水的代价,购置回来一条灰色,一条深蓝色两张抹布以及人头大小的布头。

“布有了,接下来就是各类资源了…”

正当苏摩准备继续查看时,一条私信在右下角跳动起来。

来自之前曾经出售过怪物图鉴的陈平安消息。

两人之间进行了交易后,已经自动默认添加了好友,所以苏摩在打开游戏面板的时候,可以直接看到消息提示。

【陈平安:苏神,复合尼龙要不要,我这里刚好有一根】

【苏摩:要!你要食物,还是水,食物我可以现做!】

看到复合尼龙四个字眼,苏摩心中一喜。

下午那会挂在交易市场上收购的复合尼龙到了傍晚还没有消息,结果没想到这东西陈平安居然有。

“看来他战斗力不错,这东西野外可找不到”

苏摩暗自揣摩。

穿越到这种废土之中,这个陈平安不知道是靠着运气还是靠着武力,第一个拿下了稀有物品怪物图鉴,实力不容小觑。

按照交换频率,陈平安那边生活过得应该也不差,至少靠着这个战斗力,在没有大规模天灾前,不会嗝屁。

【陈平安:我要水,要幽能水,一个复合尼龙跟你换500ml水,可以吗?】

【苏摩:可以!】

【陈平安:卧槽…这么恐怖的吗兄弟,你都不砍砍价的?】

上次在交易频道挂售怪物图鉴和水梨的时候,那下面的喷子,简直多的恐怖。

各种来小刀的人暂且不提,顶天的屠龙宝刀都有好几千把。

甚至有人直接说,给老哥哥一个面子,这个怪物图鉴送给我行不行?

因此,这一次在交易时,陈平安特意报了一个高价,没想到却…

【苏摩:你可以反悔,但是以后我们的交易就到此为止,我会拉黑你】

对付这种人,苏摩深知一项基本法则-

原则性。

这也是平常购物时领悟到的处事法则。

同样的菜,同样的价格,放在菜市场大家不管买不买,总想着上去砍两刀,试试能不能把价格打下来。

反倒是放在超市里,所有人没法砍价,只好装起来带走。

前者就算砍价成功,仔细回想时,也会略有不爽,因为买家永远摸不清卖家的底线在哪里。

后者虽然没有砍价,但是秉承着大家都是这个价格,也就感受不到自己到底亏了多少。

假若苏摩此时答应了陈平安的涨价,到时会在他的心里种下一颗没有底线原则的种子。

后续交易,很可能就不会像现在这么顺利!

【陈平安:苏神,别啊,我说笑的,你是我哥别生俺气啊!五百毫升也行,我急需幽能水吊命,这荒野也太危险了,到处都是怪物】

【苏摩:你出去探索过了?】

【陈平安:嗯,我选的是地上的避难所,只能靠着扫地图资源存活,这废土里的怪物一个比一个凶,只能祈祷以后的灾难中不会出现什么生物变异,否则…真会是人类的灾难】

看着陈平安的话,苏摩略有好奇。

压了压想询问陈平安野外坏境的想法后,苏摩挂上了交易,并且指定了卖家陈平安。

一来一回,五百毫升幽能水成功换回了一根稀有的复合尼龙。

大炕上的偷乱 第三章

身为乱古大帝生命末期后,收取的一只灵兽宠物,它对于乱古大帝的事迹很清楚,在乱古大帝所处的那个年代,成仙路早已闭合,那个时间节点下,根本没有再开启的希望了!

而乱古大帝却在那种情况下,托着苍老帝身,选择再战成仙路,结果可想而知……

“不,我相信大帝一定还会再现的,在这世间没有任何事情,力量能够击败大帝的,我料想他此刻真身一定已经身处在了古老仙域之中,他日我们还会再见的!”老鹤情绪波动剧烈,不断喃喃自语道。

对于乱古大帝,老鹤有着太深的感情与羁绊,就等同于黑皇对无始大帝一般,只是在遮天世界中,乱古大帝太过神秘与低调了,不限于世,不为世人所知晓罢了。

“还有你,林昊,既然你能够深入大帝秘藏地,那就说明大帝已经真正认可你了。”

“不管你身上隐藏着什么秘密,但你与我乱古一脉已经存在着某些大因果了,但愿你能够与这一辉煌大世中,强势崛起,将大帝的道统威名传播出去。”

“大帝一生太过悲苦,凄凉了,昔年他所在的那个年代,更是被……”说到这,老鹤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变得显得极其忌惮,不愿再多提及了。

“放心,我会尽力的。”林昊点了点头娃,老鹤的种种举动,他都看在眼中,这也进一步验证了林昊心头预想。

人族这位乱古大帝身上,真的藏有太过的古老辛秘了,似乎涉及到了更高层次的力量博弈,而这头老鹤也知晓了部分古史真相,但它却非常忌惮,不愿多言只言片语。

林昊也没有在继续探究了,他坚信只要自身实力够强,终有一日,一切古史真相,也都将会被揭露开来的。

最终在老鹤的目送下,一道神虹冲霄而起,承载着林昊与紫霞极速离去了。

期间林昊也曾主动开口,想要邀请老鹤进入玄黄界中,可惜后者却是摇头拒绝了,老鹤一生忠于乱古大帝,哪怕是寿元即将走到尽头,他也想继续陪伴在乱古大帝遗迹地,不愿离去。

对此,林昊也有些无奈,不过在离开前,他也留下了部分不死神药灵果,以及诸多神源灵粹给这头老鹤。

相信有了这些天才灵粹加成,老鹤应当还能够多活出一些寿元,未来或许真有一天能够得见到真正的乱古遗迹复苏!

随后一两天时间,林昊带紫霞横渡虚空,从北原重新返回了东荒大地。

很快,林昊也知晓了在此之前东荒所发生的诸多大事件,其中不但包括了北域太古万族复苏,更有远古杀手皇朝等各大黑暗势力纷纷显露出来。

其中最让林昊关注的是,荒古禁区下,又有了可怕变动!

在半月前,太古万族气势汹汹,欲征伐人族诸圣地势力之际,早已经沉寂无数年的荒古禁地下方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气息。

在其深处,依稀有着一头惊天动地的巨大魔影复苏,吞吸日月,矗立天地,散发着不可匹敌的恐怖能量。

一时间,整个东荒大地都被震动了,无论是太古万族,人族诸多势力也都紧张不已,纷纷动用各种秘法,以及古器想要探寻荒古圣地之辛秘,可惜都没有任何收获。

其中也曾有一大太古王族中,有超级强者复苏,以分身驾驭着一宗古宝,闯入荒古禁地,结果顷刻间便被那浓郁的荒芜之力给吞食个干净。

哪怕是一尊即将跨入圣级领域,将要成圣做祖的超级强者,在荒古禁地那等绝地中,也根本撑不过一个妙,甚至连荒古禁地最外围地带都无法踏足就此陨落了。

至此,整个东荒大地上,都人心惶惶,很多势力以及无数修士,都担心荒古禁地内,那疑似古代至尊级的无上存在,会出世,掀起有一场黑暗血劫。

在这等压抑可怕的氛围下,东荒大地也变得极其沉闷了。

不过好在十几天过去后,荒古禁地内虽已经无比神秘与可怕,但众人预料中的大灾劫并没有发生,相反那环绕在荒古禁地四周的恐怖荒芜力量,也渐渐开始消散了。

而一些大势力也惊奇发现,在荒古禁地九座圣山之上,有着惊人的圣药气息在弥漫,圣光澎湃,那赫然便是传说中的九妙神蚕药!

除此之外,在那九座圣山下方,还浮现出了一个神秘的五色祭坛,它通体在放光,伴着浓郁的虚空能量涟漪在震动,根据一些顶级圣地老古董推断,那座五色祭坛,极有可能是某一种无上大阵,与域外星空相链接。

在这种暗流推动下,整个天下更加躁动了,无数修士与势力对于那传闻中的不死神蚕药,以及神秘的五色祭坛传送阵,都极其感兴趣。

甚至连血凰山,火麟洞,原始湖等太古皇族,都对这株不死神药充满了觊觎之心尤其是神蚕岭,更是不惜将一些封存在神源的绝世强者都给请出来了。

在那遥远太古时代,不死神蚕药本就是他们神蚕一族的古皇所掌握的神药,现今却飘落在了荒古禁地之中,在这种情况下,神蚕岭这一大皇族当然是迫不及待想要将其取回。

在这种大势推动下,荒古禁地也成为了天下焦点,近一个多月来,可谓是汇聚了天下风云。

与此同时,太古王族以及人族年轻代顶级天骄之间,也展开了激烈的交锋!

其中最出名的便是,几大古皇血脉了,那可是无尽岁月前,太古皇亲手封存下来的逆天子嗣,无论是血脉之力与根骨都算是当世之中最强了。

而反观人族,在这一大世中,虽人杰辈出,惊才绝艳者,不在少数,但真正能够与其媲美的,却是少之又少。

“什么,叶凡以及与原始湖的强者交手了?”当林昊带着紫霞走入北域一座古城之后,便遇到了该古城中荒古姜家的一处据点长老,从对方那里得到了一则确切情报。

“没错,当今大世争锋,各路逆天妖孽扎堆,真是一个难以想象的可怕时代啊,连当世圣体也有强敌!”

“叶凡小友与那原始湖的古皇子嗣元古激战数百回合后,平分秋色,后期由于暗中一些神秘势力的干扰,此番顶级天骄战,也被迫中断了。”

荒古姜家的长老,感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