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漫屋漫画 第一章

某售车部门口。

周霜没好气的挂断电话:“行了行了,姐你真啰嗦!真以为我除了玩游戏就啥都不会了?不就是应聘一个销售副经理么,多大的事。”

周霜一脸不爽的进入车行,门口的车模热情招呼:“美女,您好——”

“应聘销售副经理!”

“那,美女,请——”

经理办公室。

经理一脸惊异的打量面前这位气势逼人的年轻美女:“请问,你是应聘的?”

周霜傲然一笑:“简历就不必了,销售讲的就是业绩吧?你尽管出题,看我卖不卖的动。”

经理愕然道:“行……那就试用你一天,你卖出一辆车看看?”

周霜沉声道:“哪一辆?”

经理呵了一声:“随便哪一辆!就门口的SUV怎么样?10万一台的大众品牌。”

周霜呵呵一笑:“行!”

说完从包里一张金卡砸在桌子上:“我买了,买100台!”

卧槽!

经理惊懵了:“你在开玩笑?”

周霜冷笑道:“没有开玩笑!我这不是一口气销售了100辆吗?”

奇漫屋漫画 第二章

作者菌并不是全职的作者,尽管非常希望全职。

因为工作的关系,很多章节都是晚上熬夜赶出来的,我也承认,很多情节并不完美。

上架后的整整五天,订阅都只有可怜的五十左右,这样的成绩,依旧扑街扑到太平洋里了。

是阿拉德大陆已经过时了么?我宁愿相信是我写的不够好,是我没有把最完美的阿拉德大陆展现出来,是我辜负了阿拉德大陆的勇士们。

作者菌想请一段时间的假,从第一本龙珠,到这本鬼剑士,整整两百多天,每天都是机械的码字,很久没有找朋友去网吧开黑打游戏,也很久没有聚餐。去电影院看电影。

我需要休息一下,好好的放松一下,然后总结一下这本书失败的原因,或许会接着写,或许会重新开一本,我不知道。

在此,我要向订阅我的那五十个人说一声‘对不起’,是我辜负了你们。

愿意骂就骂吧,愿意寄刀片就寄吧,这是一部失败的作品,被指责也是理所当然。

以上。

奇漫屋漫画 第三章

方月没学脚法,一脚下去,只是普通的威力而已。

若非现在需要先救人,一旦自己不在,下面的人都会有性命之忧,恐怕方月早就已经冲上去趁他病要他命了。

不过即使现在没有追击,方月这两次轻描淡素的击退,也让[糯棉诡]感到了忌惮。

看到方月这边的战果,斗红衣等人精神振奋,更加卖力的从下面捞人。

将人出来后,就立刻让他们远离脚下的这个人手巨墙。

就这么一会,已经救出半数的人员。

其中大半都是有武道实力的武者。

因为这批人,有足够的求生意志,同时还有实力快速逃离现场。

剩下的,则是那些普通民众,处理起来相对比较麻烦,但也在稳步救援之中。

有方月坐镇,每个人心中都感到安稳不少。

哗啦啦。

黑色圆环落下的夜雨,从[连贯]正式进阶到[小雨]的级别。

细密的雨滴,连绵不绝的落到方月的头顶。

可方月却连看都没看一眼,只是冷冷地注视着远处的[糯棉诡]。

“咕咕咕。”

[糯棉诡]身体融入巨墙地面,消失不见。

又来这招?

方月眉头一皱,闭上双眼。

风声,在耳边呼啸。

气流,顺着风向,分散到四周。

很快,方月感知到了,[糯棉诡]在下方忽然

文学

变得浓郁且开始有了剧烈的变化。

睁开眼的同时,方月已经看到[糯棉诡]从下面的人群中钻出的画面。

众人惊恐尖叫着四散而逃,却发现,伴随着[糯棉诡]钻出地表,[糯棉诡]的身体也跟着凝结出层层冰霜,将其直接冻结在原地。

“快点逃上来!快点!”

斗红衣大声指挥着,众人纷纷顺着冰雕台阶而上,虽有些慌乱,但大批的人在生死危机前,爆发了潜力,纷纷逃出生天。

等[糯棉诡]身上的冰霜纷纷裂开,化作一地碎冰的时候,它发现方月竟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它的面前。

同样的头顶圆环,同样的手持两米冰刀。

不同的是,正版永远比盗版,更强!

“暗月刀法!”

虽只是先天刀法,可在凝冰心法的支持下,在刀法增幅下,方月的属性直逼两万大关,狂暴的力量,带着冰刀直接朝[糯棉诡]砍去。

[糯棉诡]下意识的倒退一步,发现右脚直接被冻结原地,动弹不得。

那种冰霜之力,比起之前要强烈太多,似乎因为力量集中于一点,就连[糯棉诡]都无法快速挣脱开,只能硬接方月这一刀!

在[糯棉诡]右手快速变为盾牌形态的时候,方月的冰刀直接隐于黑暗之中,划出一轮新月。

再出现的那一刻,已经砍在[糯棉诡]的手盾之上。

呲——

黑血高高溅起,由人手

文学

组成的盾牌,直接被砍的裂开两半,冰刀顺势直接砍在了[糯棉诡]的胸口,将它整个人砍得倒飞出去,在胸口留下巨大的伤口。

-68621!

[糯棉诡]倒飞出去,撞上了冰圆柱上,将冰圆柱撞的细碎。

而在这时,血洞窟窿上,斗红衣大声喊道。

“夜大人,可以放手一搏了,人全部救出来了!”

果然,在快速救援中,普通民众已经全部救出,只剩方月一人和[糯棉诡]还在人手巨墙里面。

“咕咕咕!”

[糯棉诡]狼狈爬起,看着胸口的伤势,怒视方月。

就好似已经进入叛逆期的小孩,显然已经忘了当初跟着方月混的时候,吃尸体的时候有多爽。

忘恩负义的东西。

方月冷冷一笑,头顶和周围突兀的钻出漫天的手臂,四面八方的朝他袭来。

但全部在接近方月一定范围后,立刻被冻结原地,化作了冰雕。

身形一动中,方月笔直地冲向[糯棉诡],却见[糯棉诡]向后退去,融入巨大肉墙的墙壁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