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同学漂亮麻麻目录 第一章

话音未落,就传来一道清冷的讥笑声,“欣赏他找死的本事吗?”

赭色锦袍男子,“……。”

温兄说的也没错。

他们是纨绔,但平常最多也就找点打,不像季家少爷,一上来就直接找死。

可能是因为有个护短的爹,没怎么挨过打吧,太平镇又是个小地方,县官最大,横行霸道也没人敢管,可这里是京都,天子脚下,要这点觉悟都没有,迟早会英年早逝。

煜国公府三少爷吃了药,但胸口还隐隐作疼,但更让他不爽的还不是内伤,而是……

他拿起茶盏猛然灌了一口,然后吐掉。

一连漱了七八回,还不够。

“添茶。”

天蓝色锦袍男子奇怪道,“药有这么苦吗?”

就算再苦,一两回什么味也该漱没了,温兄这样子不大对劲啊。

这么反常,他不得不多想了下,就想到男子之前被扑倒的事,眼睛猛然睁大,“该不会是被……。”

男子一记眼神瞪过来。

天蓝色锦袍男子忙把嘴闭上了,只是脸上的笑容那是越来越大,活像一只迎风绽放的盛世牡丹。

赭色锦袍男子眼睛在两人之间来回的打转。

怎么感觉气氛不大对劲?

明明他就在,人家说话也没有背着他,总感觉自己疏忽了什么?

两人本是要送煜国公府三少爷去四海书院的,现在受了内伤,只能把他送回煜国公府。

两人有负煜国公夫人所托,但平老夫人再生气,应该也不至于在自己亲孙子被砸伤后还要杖责他。

三人前脚出药铺,后脚一坐在那里喘了半天气的小厮也起了身。

药铺小伙计道,“哎,你好了?”

小厮理都没理他,径直离开。

再说和顺侯世子被季清宁踹桌子赔钱的事一阵风传开,所到之处,无不大笑不止。

也有笑不出来的,比如和顺侯世子本尊。

本来赔钱就够憋屈的了,谁想到这事还会传的人尽皆知,让他沦为笑柄。

为了找回面子,和顺侯世子不得已把煜国公府三少爷拉出来做垫背的,人家煜国公府三少爷被砸的吐血都放季家少爷一马,他一个侯府世子给人赔礼又算得了什么?

一句话,倒是成功把大家的嘴给堵上了。

毕竟这是事实。

季家少爷被拎着脖子带走,一顿饭的功夫就安然无恙的回来了,是他们亲眼所见。

能让煜国公府三少爷这般忍耐,看来季少爷是赵王府小郡主准夫婿无疑了……

和顺侯世子把事办砸了,又丢了脸,赶着去消茂国公世子的气,添油加醋,把自己脑补的部分说与茂国公世子听。

茂国公世子怒不可抑。

这时候,小厮推门进来。

茂国公世子问小厮,“赵王府当真要把檀兮郡主许给那季家小子了?”

小厮有点懵,“没听说这回事啊。”

“那煜国公府三少爷怎么就这么轻易放过了那季家少爷?”茂国公世子的贴身小厮问。

小厮正是在药铺装病偷听的那位,忙道,“是那季家小子狡猾,趁着肃宁伯世子他们不备,趁机跑了。”

“他走的时候,煜国公府三少爷都还没醒啊。”

小厮还没说完,和顺侯世子的脸已经像是被人打翻了颜料盘似的了难看了,尤其茂国公世子瞥过来的眼神,让他浑身都不自在,好像自己脑门上刻了个大字——

征服同学漂亮麻麻目录 第二章

金喜恩一句话说完,金玉妍都愣住了,背脊上冷汗涔涔,满脸的不可思议,甚至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革除长公主身份,降为平民,永远逐出皇室。

怎么会这样?

金玉妍边上的周秘书也是震惊不已,连忙跪下来,“女皇阁下您三思啊!长公主可是您最疼爱的女儿!如果她做错了什么事情,您怎么惩罚她都行,万万不能把长公主降为平民!”

金玉妍到底做错了什么,竟然惹得金喜恩这般生气!

就在一个星期之前,金喜恩还跟周秘书提过传位的事情,没想到,不过短短几天时间而已,金喜恩就要废了金玉妍。

不真实。

太不真实了!

周秘书感觉自己在做梦。

如果不是做梦的话,金喜恩为什么突然要废掉金玉妍?

周秘书悄悄的掐了下自己的大腿。

嘶!

非常疼。

很明显,这不是在做梦。

“怪就怪她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金喜恩非常生气,“好在叶小姐没事!倘若叶小姐有半点闪失,别说降为平民了,就算她有十条命也不够赔的!”

金喜恩一直都很喜欢金玉妍这个长女。

可是,这一次的金玉妍实在是太让她失望了。

金玉妍虽然是一国公主,可高丽说到底也只是个小国,金玉妍居然仗着长公主的身份在外面胡作非为,以前没出事也就算了,现在惹到了大人物,只能付出血的代价!

金玉妍现在非常后悔,痛哭道:“我错了!母亲,我真的错了!您给我一次改过的机会吧!我保证,保证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

“现在认错有什么用!”金喜恩接着道:“你在外面打着高丽长公主身份胡作非为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现在?”

“母亲!”金玉妍抱着金喜恩的腿,不愿意松手,“母亲,母亲求您了!”

她是高丽的长公主,未来是要继承皇位的,她怎么能被降为平民,逐出皇室呢?

不行!

她生来就高人好几等,如果在这个时候被降为平民的话,以后她还怎么活?

周秘书也跟着求情,“女皇阁下,不管怎么说长公主都是您的亲生女儿,求您看在母女情分上,就原谅长公主这一次吧!我相信长公主以后肯定不会再犯了!”

“这件事已经成了定局,你们说再多也是徒劳的,出去吧!”金喜恩有些疲惫的挥挥手,她现在只求那位不会迁怒到她。

如今他们金氏一族在皇室根基薄弱,如果这次再生点事端的话,高丽的掌权者怕是要换人了。

如若她强行保下金玉妍,只会给金氏一族带来祸端。

“母亲!”

“女皇阁下!”

金喜恩没在说话,拨通内线,让内侍进来。

见到金喜恩的内侍进来,金玉妍知道自己这次是彻底的完了。

金玉妍抬头看向金喜恩,几乎歇斯底里的怒吼,“母亲!杀人还要一个理由!到底是因为什么您要这么惩罚我!叶灼到底是什么身份,让您这么护着她!难道我这个亲生女儿还比不上一个外人吗?”

叶灼到底是什么身份!

在金玉妍动手之前,她分明就查过。

叶灼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华国在校大学生而已。

难道,叶灼是金喜恩的私生女不成?

要不然,金喜恩怎么会这么维护她?

金玉妍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

毕竟,她开那么高的条件,让叶灼加入高丽,叶灼都没有同意。

正常人,谁会拒绝这样泼天的富贵?

“那我今天就让你死个明白!”金喜恩看着金玉妍,接着道:“叶小姐是五爷的未婚妻!这个理由足够了吗?”

轰!

金玉妍如同五雷轰顶,脸色直接就白了,瘫软在地上,脸上如同枯木死灰。

五爷。

叶灼身后的人竟然是五爷。

怎、怎么会这样!

怪不得金喜恩这么生气。

周秘书也是一脸的震惊。

五爷。

五爷有能力把金氏一族扶上无人之巅的位置,就有能力把金氏一族打回原形。

“带出去吧。”金喜恩摆摆手。

两个内侍点点头,直接就把金玉妍架出了办公室。

从长公主沦为平民,不过转瞬之间而已。

“长公主,哦不,金小姐,女皇阁下限您在五个小时之内离开帝宫。”

“呵呵……”金玉妍嘴角尽是嘲讽的弧度。

可笑。

真是可笑。

金玉妍做梦都没想到,有一天,她的称呼会从长公主变成金小姐。

以后怎么办?

难道她真的要像平民一样的生活吗?

另一边。

C国。

张秘书带着人守在机场,正准备伺机对叶灼下手的时候,突然收到一条信息。

看到信息,张秘书脸色一变,立即摁下耳边的通讯器,“情况有变,马上收队!”

“是。”

听到这边的回应声,张秘书松了口气,幸好,幸好没有酿成大错。

万一叶灼要是出什么事的话,那她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好端端的,为什么金喜恩的秘书会打电话给她呢?

张秘书一边往回走,一边打电话给金玉妍的贴身助理了解情况。

“朴助理,到底是怎么回事?”张秘书皱着眉道:“我怎么听说公主出事了?”

对面的朴助理也有些懵。

她不过是午休了一趟回来,就听说金玉妍被废的消息。

“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朴助理接着道:“好像是跟叶小姐有关,总之张秘书你快回来吧!公主她,她现在已经不是皇室的公主了!”

这么说,金玉妍真的被废掉了?

可金玉妍是金喜恩的亲生女儿,金喜恩此前一直都非常看重金玉妍,她怎么会一声不吭的就把金玉妍废掉?

因为叶灼?

难道,叶灼还有别的身份不成?

一时间,张秘书百思不得其解。

想了想,张秘书接着道:“朴助理,这个消息准确吗?”

“非常准确!”朴助理接着道:“我已经看到女皇发的公告了!”

看来是真的!

要不然金喜恩也不会发公告。

虽然金喜恩从来都没有当众宣布过金玉妍就是未来的女皇,可是,除了金玉妍之外,金喜恩就没有其他儿女,金玉妍被废,金喜恩打算扶谁起来?

难不成,立族里的侄女?

到底发生什么了,让金喜恩居然废掉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张秘书紧紧皱眉,“好的,我知道了!我会马上回来!”

另一边。

酒店。

宋时遇走出房间,来到一楼,推开A1988的门。

里面并没有打扫,所有的东西还保持着屋主人离开时的模样。

阳台的门是开着,微风吹来,卷着淡淡的清香。

沙发前的茶几上,放着半杯没喝完的茶叶,和一本看了一半的时尚杂志,边上有一个已经吃完了的甜品盒,垃圾桶里扔的也都是空的甜品盒,房间虽然住过,却并不乱,屋里萦绕着一股淡淡的清香,由此可以看得出来,屋主人是个雅致有情调的人。

宋时遇站在房间里,须臾,拨了个电话出去,“把1988号房从客房部消除,以后除了我之外,谁也不能进来!”

“好的老板,我这就安排下去。”酒店经理的声音从那边传来。

语落,酒店经理接着道:“那还需要定期安排保洁人员进房打扫吗?”

“不用。”宋时遇道。

“好的!我知道了!老板,您还有其他事吗?”

“没有了。”

酒店经理恭敬的道:“那老板再见。”

宋时遇直接挂断了电话。

“喵!”

就在这时,一直发色发亮的波斯猫从窗外跳进来。

宋时遇微微转眸,便看到这只猫。

忽地,他觉得这只猫有些眼熟,宋时遇拿出手机,打开微信,便看到叶灼的朋友圈,点开朋友圈里的那张照片,照片上的小猫咪正歪着脑袋看着她,【小家伙的歪头杀简直太可爱了。】

这只歪头杀的小家伙,分明跟这只猫咪一模一样。

怪不得这么熟悉。

“小家伙,过来。”宋时遇半蹲下来,朝小猫咪招手。

“喵!”小猫咪嗅了嗅,就像听懂了宋时遇的话一样,往这边走来。

宋时遇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随后将它抱起来,小家伙竟然也不挣扎,而是在宋时遇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坐着。

向来不喜欢小动物的宋时遇,第一次面对一只猫,眼底浮现出柔色。

须臾,宋时遇抱着猫走到走上办公区,“杰克,去查一下,这只猫是谁家的。”

杰克一回头,就看到自家老板怀里抱着一只猫。

一个大男人,怀里抱着一直毛色雪白的可爱生物,这画面,还是极具违和感,尤其是宋时遇这种不是很喜欢小动物的人。

“老板,您是说您抱着的这只猫吗?”杰克问道。

“嗯。”宋时遇点点头。

杰克接着道:“如果是这只的话,就不用查了。”

“怎么说?”宋时遇问道。

杰克接着道:“这只猫没有主人,平时就员工和住店的旅客喂喂。”

宋时遇接着道:“去办一下手续,以后我就是它的主人。”

杰克楞了下,“您要带它回国?”

“嗯。”

杰克楞了下,“好的,我马上去办。”

另一边。

华国。

岑家庄园。

叶灼是凌晨一点的飞机。

十二点,岑少卿轻手轻脚的下楼,带上外套和帽子,往外面走去。

就在这时,岑老太太突然出现在岑少卿面前。

“奶奶。”岑少卿捏着佛珠,“您怎么这么晚了还没睡?”

岑老太太上下打量着岑少卿,眯着眼睛道:“我没睡,你不也没睡吗?说,鬼鬼祟祟的想去干嘛?是不是想给大灼灼带绿帽子?”

意识到这个问题,岑老太太举起拐棍,“滚!给我滚回去!马上给我回去!个龟孙儿玩意,你要是敢做对不起大灼灼的事情的话,我就打断你的狗腿!让你这辈子都出不了门!自从灼灼去了C国,我发现你真是太飘了!”

以前的岑少卿从没有半夜出门过。

现在倒好,都十二点了,还往外跑!

这可真是他亲奶奶!

岑少卿接着道:“您误会了,我是去接我们家领导的,她今天回来,一点到机场。”

“真的吗?”

“嗯。”岑少卿微微颔首。

岑老太太拿出手机,“我打电话问问!”

岑少卿捻了下佛珠,接着道:“她现在在飞机上,开了飞行模式,您打不通的。”

“那行吧,”岑老太太挂了电话,接着道:“你去吧,等会儿我孙媳妇儿下了飞机,我再打电话给她。”

“您还不睡吗?”岑少卿道:“现在时间不早了,您还是早点睡吧,老年人太晚睡对身体不好。”

“你才是老年人呢!你全家都是老年人!”岑老太太瞪了眼岑少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打的什么主意,到了一点钟,我就会打电话跟灼灼核实,你要是敢骗我的话,这双狗腿也就别想要了!”

岑少卿没再多说些什么,“奶奶,我先走了。”

“滚吧!看到你都烦!”岑老太太不耐烦的摆摆手。

岑少卿推门往外走去。

外面正飘着鹅毛大雪,岑老太太看着岑少卿的背影,嘱咐道:“回来的时候开车慢点!别摔着我孙媳妇了!”

岑少卿:“……”他怀疑他不是亲孙子了。

眼见着岑少卿的身影消失在大门口,岑老太太才转身往门里走。

“棠姐。”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人从里面走出来。

这个老人是岑老太太的堂妹白淑,白淑比岑老太太小两岁。

“嗯。”岑老太太太抬头看向白淑。

白淑好奇的道:“都这么晚了少卿还出门干什么?”

岑老太太回答,“接他领导去了。”

“领导?”白淑愣了下,“少卿不是公司最大的官吗?他领导是谁?”

岑老太太笑着道:“就是他媳妇儿啊!对了,你还没见过我孙媳妇儿吧!我跟你说,我孙媳妇儿长得可漂亮了,身材又好,说话还好听,人又优秀,简直就是人见人爱,鸟见鸟发呆!这岑家的祖宗上辈子肯定是拯救了银河系,才能让少卿娶到这么优秀的媳妇儿!不是我吹,你们家阿牛要是能娶到我孙媳妇儿这么好的媳妇儿的话,你做梦都能笑醒!”

一说起叶灼,岑老太太就满脸笑容,有一肚子的话都要说。

白淑没见过叶灼,听着岑老太太的描述,有些不敢置信的道:“有那么夸张吗?”这么多年,她什么美人没见过?而且,白家的几个姐妹年轻的时候本来就不丑,白淑实在是想象不出来,叶灼到底有多漂亮。

“等你见了就知道了。”岑老太太道。

白淑看着门外的鹅毛大雪,“真是难为少卿了,下这么大的雪还要去机场!让司机去接一下不就行了吗!”要不然岑家养的那些司机,岂不是白养了?

“那不一样!少卿身为男朋友,接女朋友是天经地义!”

白淑道:“有什么不一样,谁接不是接?难不成还能开出朵花来?”

岑老太太转头看向白淑,接着道:“我问你一个问题。”

“你问。”白淑道。

“冰箱是不是制冷的?”

“嗯。”白淑点点头。

征服同学漂亮麻麻目录 第三章

车欣悦害怕顾嘉禹冲动之下打人,战战兢兢地抱紧书包解释:“我没有参与,是、是晓晓她们。”反正周晓晓已经出国,就算全把责任推过去也闹不到她身上,车欣悦支支吾吾说,“汐月说在家里过得不开心,顾明音老是抢她东西,背地里还和父母说她的坏话。晓、晓晓知道就很生气,想给明音个教训……”

车欣悦越说声音越低,少年英俊的面庞像是凝聚着一层薄冰,冷漠又可怖。

“你没说假话?”

车欣悦哪敢说假话,当下急出眼泪:“月月每次见我们都很难过,总是养女长养女短,养女要代替她和赵墨臣订婚,还说你因为养女都不和她这个双胞胎妹妹亲近了,所以晓晓才想着给月月出气,让顾明音看清自己的地位。我没必要和你撒谎,不信、不信的话你去问其他人,周晓晓她们那伙人都知道顾汐月说过什么!”

从明音转学过后,顾汐月几乎没有一天是开心的。

她时不时唉声叹气,或者独自坐在角落哭,任谁见了都会认为她因为那个收养来的山村孩子受了委屈。

“我没想到汐月会撒谎,我要是早知道顾明音是顾家的亲生孩子,我肯定不会听她们的做那种事!”车欣悦就是太傻了,回神才发现自己被人当枪使,每次做坏事的是他们,落好处的是顾汐月,现在顾家人来找算账都是找的她。

车欣悦生怕顾嘉禹打人,害怕地不住哭:“该说的我都说了,嘉禹哥你能放我走吗?”

顾嘉禹面无表情,很是沉默。

车欣悦无比急切:“我对天发誓,我说的都是真话!”

顾嘉禹没有多看她一眼,转身离开小巷。

她没想到顾嘉禹走得这么利落,愣了愣神,着急忙慌往反方向跑。

顾嘉禹漫无目的不知走向何处。

脑海里不住飘荡着那句话,“你因为养女的都不和她这个双胞胎妹妹亲近了。”

放屁!

记得顾明音刚来家里第一天,他就为了顾汐月警告过顾明音,事后顾明音也很识相,见他都躲着走。

不亲近?

扪心自问,他最不是东西也没凶过妹妹一句。

可她是怎么四处对外人说出那些他们根本没做过的事情的?难道只是单纯的害怕明音夺走家人的宠爱?

顾嘉禹胸口憋着闷气,那股气像是快大石压得他难以呼吸,他不死心的又辗转找到其他人,得到的回答都是顾汐月说自己被家人冷落,看不惯才想给好朋友出头。

不是故意的。

不是找顾明音麻烦。

是给顾汐月出气。

一人可能是说谎,那两个人,三个人呢?

顾嘉禹觉得自己被耍了,被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耍了。

她把他当成了对待顾明音的工具,而他当真那样做了,他恐吓顾明音;甚至打过她;还让兄弟欺负取笑她,对她肆意的侮辱踏践。他给顾汐月向真正的双生妹妹出气时,顾汐月是不是还在心底里笑他傻子?

不知不觉间,顾嘉禹竟走到了沈予知的小区门口。

***

真假千金这件事只在一个晚上便有了结果。

顾黎舟亲口承认顾明音的身份,说出两个孩子在十七年前意外抱错,所以才导致现在这个局面。顾黎舟自然不会对外透露明音生活过的地方,只是说想把俩个孩子留在江城生活。

他承认家人对亲生女儿疏忽,但绝对没有虐待。

之后警方公布调查结果,周某涉嫌造假公文罪批准逮捕,而那家DNA鉴定所也因种种原因被查处,周末那边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顾黎舟贿赂,这件事也很快压下,只剩豪门抱错孩子这条热搜居高不下。

真相曝光后的第二天,顾汐月没有来学校,顾氏不住传来解约的消息。

校门口四处都是蹲点的记者,学生和老师看顾明音的眼神也是说不出的奇怪,论坛因这件事变得史无前例的热闹。

——说起来GXY没少说养女欺负她,原来她才是那个鸠占鹊巢的假货。

——我觉得GXY也没错吧,毕竟不是她自愿被抱错的。

——得了吧,GMY之前没少被欺负,不是她怂恿是谁怂恿?

——emmmmm,那GMY也挺白莲的啊,她既然知道身份为啥不说出来?现在才搞自己家人?我看就是她故意把自己的头发送去检测,然后让医生弄错嫁祸。

——楼上你写小说去吧。

——我也觉得,GMY自己包子怪谁?现在又卖惨了?

“……”

顾汐月在南山上学两年也是有些知名度的,真相出来后有人向着她,也有人借机踩一脚,两方争论不休,最后以删帖作为告终。

不管外界如何闹,顾明音每天还是该干啥干啥,除了记者有点烦外几乎没有对她造成影响。倒是同学和沈家那边的人很心疼,每天又是打电话又是亲切问候,完全把她当成了爹不亲娘不爱的小可怜。

一天课程结束,顾明音去国际班门口等沈予知出来。

老师正在拖堂,隔着门,她听到流畅的英语从里面传出来,是沈予知的声音。

明音好奇,不禁从门缝向里张望。

阳光浇在教室,她站姿笔直,垂下的睫毛似黑色的两只蝴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