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妇野外交换全过程 第一章

苏玄的话回荡,透着决绝与凌厉!

太多暗鸦修士呼吸都是一滞,被苏玄此刻的气势震慑到。

这是置之死地而后生?他们止不住的咽口水,搞不懂苏玄为何要这么拼命。

要是换了他们是苏玄,既然得到昏鸦传承,那绝对不会这么嚣张冲动,而是苟一阵子!

一个月时间悬起阴阳山,你当自己是时代之子,还是觉得自己是真皇?火鸦真王厉喝。

在他们的认知中,估计也就这类存在能做到一个月悬起阴阳山了!

可惜苏玄连真王都不是!

我就问你们答不答应。苏玄淡漠出生,如今局势正是他想看到的,若是安安分分的入暗鸦一脉,他少不得浪费不短的时间。

而此刻闹得这么大,只要他悬起阴阳山,就能大大缩减他获得浮世观澜眼使用权的时间!

你这是胡……天初真王厉喝,根本不想答应苏玄,因为此事对他毫无好处。

但。

一个月悬阴阳山,有趣有趣,我倒是很想看看他能不能做到。轻笑声回荡,一个双手为暗羽的老妪飞出,样貌虽苍老,但也能看出年轻时的风华绝代。

落羽真王!

九大真王之一!

同时,这位真王也是有一部分暗鸦血脉!

天初真王眼眸骤寒。

暗鸦一脉内部也不是和和气气的,尤其是他们这些无血脉和有血脉的更是摩擦不断。

天初真王他们是觉得落羽真王他们只是有一部分血脉,又不是纯血,跟他们没什么两样!

落羽真王他们则是觉得至少他们拥有血脉,理当在暗鸦一脉有更高的话语权,一来二去冲突也就发生了!

此刻天初真王他们阻止苏玄,落羽真王显然是来捣乱,对着干的!

落羽,这里没你什么事!天初真王厉喝。

怎么没我的事?落羽真王冷笑:就因为他杀了几个废物,你们就要扼杀暗鸦一脉的少王?

什么废物?火鸦真王厉喝。

被打死了还不是废物?落羽真王讥笑。

你!

你什么你,事实而已!

双方剑拔弩张。

而就在此刻。

此事…准了!暗鸦之主发话:一个月后阴阳山不悬,他的命就是天初和火鸦的,传承也优先你们两山!

落于真王一顿,哼了声。

天初和火鸦眼眸明灭不定,但也没再反驳。相反,这已经是极好的选择。

本王倒要看看你如何在一个月内悬起阴阳山!天初真王冷笑。

苏玄神色淡漠,都懒得理会。

而下一刻。

子阴,让出你的阴阳山!暗鸦之主再出声。

下方一座阴阳山中,一个中年男子站起,长有八眸,都是透着森冷。

他不是真王,也无法悬起阴阳山,但空着的阴阳山向来有暗鸦一脉修士看守,毕竟其中的力量虽比不得悬起的阴阳山,但比其他地方却是好太多了。

哗众取宠,老子坐镇阴阳山数百年动都无法动弹一下,真当自己是天命之子,一个月内就能悬起阴阳山?子阴心中冷笑,根本不担心的离开阴阳山。

甚至在他心中,苏玄一个月内能不能坐入阴阳山都是个问题!

悬阴阳山困难,但坐镇阴阳山也是有不小的难度!

就像他子阴,就是花了两个月才勉强坐入阴阳山,而且还连续两年承受阴阳山的压力,才慢慢融入阴阳山。

而此刻。

夫妇野外交换全过程 第二章

“完了!”城之内再次心跳骤停,“这次战斗成立,游宇就……”

他没接着说下去,也没人开口。

所有人都觉得,打到这一步已经没人能责怪游宇什么了。

他已经展现出了超越常识的强大实力,他的决斗已经是超乎想象的强了。只不过对手强得更离谱,仅此而已。

已经尽力了。

只是……

……多少还是会有那么些不甘吧?

因为场上怪兽数量变更而连续发生了战斗卷回,而此时卷回结束,法老王的巨神兵攻击力飙升至无限,战斗再开。

游宇的翼神龙不甘示弱地咆哮,口中是金光翻腾的烈焰加农。而法老王的巨神兵则左右分别搭载着天空龙和翼神龙,三神合一,超电导波、烈焰加农的力里合至一处,叠加在了破坏神的神拳上。

面对那浩瀚得足以动摇世界的神力,游宇连自己的存在都几乎感觉不到了。

就这样……输掉么?

输给这位法老王、三千年前的暗游戏,好像也没什么丢人的。

毕竟人家是主角啊,三幻神真正的主人,号称历代最强决斗者。打不过也挺正常吧?

……

不对。

短暂地闭目,游宇重新睁开眼睛,毫无畏惧地直视那灭世的神威,以及那激荡的光芒之下耸立的人影。

站在那里的,终究不是游戏,不是这个故事的主角。

纵然他完全复制了暗游戏的一切,他也只是停留在三千年前的幻象。

在现代复苏、经历了那么多战斗和磨砺之后,此时的暗游戏早已和当时不可同日而语了。

此时在和游宇战斗的,不过是三千年前没能战胜大邪神索克的残像罢了。

也许这个试炼确实有道理。

要是连这停留在三千年前的残像都打不过……还去锤个毛线的索克啊!?

游宇他也没有打算,在此裹足不前!

“战斗再开。”无名法老王的声音落下,“神拳粉……”

“别着急,我的牌还没出完呢!”游宇打断了他,“我发动这回合开始时舍弃去墓地的‘处刑人魔修罗’的效果!这回合内,我可以从手牌发动陷阱卡!

所以我发动陷阱卡‘盗墓者’!”

当那贱兮兮的矮个子盗墓人从游宇的场上蹦出来时,城之内差点激动得原地起飞,直呼——

——卧槽这招我熟啊!

“盗墓者的效果,选对方墓地的一张卡,在这回合内自己想要的任何时候都可以发动!”(动画效果)

游宇笔直指向了法老王的炼金决斗盘。

“我选择的卡是……陷阱卡‘一族的团结’!”

表游戏情不自禁出声:“‘一族的团结’效果是,选自己场上一只怪兽,特殊召唤相同种族但卡名不同的怪兽……”

“游宇场上的怪兽……也只有幻神兽族!”城之内激动。

“从墓地归来,神!”游宇喝道,“破坏神,欧贝里斯克的巨神兵!”

宛如承载着所有人的希望和祈愿,蓝色光柱再度轰落,破坏神明坚实的身躯不知第几次地再临!

【欧贝里斯克的巨神兵(游宇),攻击力4000】

“欧贝里斯克的巨神兵,最终能力发动!”游宇扬起手,“把天空龙和翼神龙作为祭品……灵魂能量MAX!!!”

游宇的天空龙和翼神龙同样一左一右落到了巨神兵的胳膊上,红金蓝三色的光辉融至一处,使得巨神兵变身为了三神合一的独有形态!

【欧贝里斯克的巨神兵(游宇),攻击力4000→攻击力∞】

战斗卷回,紧接着根据双方巨神兵的效果——灵魂能量MAX在对方回合使用时必须强制战斗——战斗再度重开!

“神拳粉碎·震荡波!!!”x2

极致的冲突,六尊幻神同时爆出了全力。仿佛连一切光和声音都要湮灭的冲击,相互挤压碰撞的三色光辉仿佛逐渐变为了纯粹的白,将全世界都染成了白皑皑的一片……

在那极短暂的瞬间里,游宇觉得自己就像被龙卷高高吹上半空,被抛去了次元之外的空间。

一片纯白的世界,仿佛什么都不存在的空间里,他隐隐约约似乎看到了……一张脸?

那是一张抽象到极致的脸,质感就像是被雕刻出来的一样,看起来有点偏向女性。

游宇脑海中短暂瞬间里闪过了一个名字。

他看到对方嘴角好像轻微勾起了一瞬,像是笑了。

一阵天旋地转,庞大的引力仿佛要将他的身体吸走。回过神时,人已经落回了神殿的地板上。

游宇半跪在地,汗如雨下,止不住地粗重喘息。

刚刚那个影像难道是……

……光之创造神·哈拉克提?

这场决斗,和那位创世级的神明有什么关系吗?

夫妇野外交换全过程 第三章

他死死咬着牙,阻止泪水掉落。

“我在斯巴达收获角斗王的时候,可没你这么弱。”苏业嘲讽道。

魔法师们直翻白眼,苏业开始欺负小孩子了。

亚瑟依旧咬着牙,倔强地望着苏业。

苏业收敛笑容,盯着亚瑟的双眼,道:“我是来为梅林报仇的。”

亚瑟愣了一下,一串串泪水滚落,最后连成一片。

他死死咬着牙,直到鼻涕直流,也没有哭出声。

苏业一脸嫌弃地把白手帕扔到亚瑟手中,道:“只会哭的小屁孩,可无法为梅林复仇,擦掉眼泪!”

亚瑟拿起手帕,擦拭泪水与鼻涕,然后把手帕扔到地上,昂头盯着苏业,眼神依旧倔强。

魔法师们失笑,亚瑟的脸被涂成小花猫。

苏业道:“我叫苏业,无限位面的魔法王,人类世界的第一魔法师兼第一剑士。”

魔法师们再度翻白眼,苏业又开始欺骗小孩子了。

“我不信……”一个鼻涕泡从亚瑟的鼻孔里冒出,他愣了一下,气得扑哧一笑,随手擦掉。

苏业笑了笑,问:“你要怎么为梅林报仇?”

亚瑟一挺脖子,大声道:“我要偷偷修炼,努力成长,不让任何敌人发现,最后成为半神魔法剑士!然后杀上光辉之城,一剑刺穿黄须

文学

暴君盖约的心脏!”

苏业摇摇头,道:“愚蠢的战士行为,现在,你看看魔法王是怎么复仇的。”

苏业说完,抬头望向天空。

轰……

无尽的蓝色魔力光柱冲天而起,方圆上千公里的英伦大陆乌云密布。

乌云的正中心,一颗朦胧的巨大眼睛徐徐探下,黑白分明,徐徐转动,宛如噩梦一般,映入每个人的脑海。

“呃……”

亚瑟死死握着铁剑,呼吸困难,只觉被无形的大手扼住喉咙。

随后,苏业的声音传遍全英伦大陆。

“我,超新星议会议长、魔法王苏业,抵达英伦大陆,亲自追查梅林与102位魔法师的死因,所有愿意提供线索者,皆是我的朋友。任何藏匿凶犯的行为,视为向超新星宣战。欢迎所有人来牛渡口城提供消息,三天之后,但凡有一人死因未知,魔法的光辉与火焰,将照耀整座英伦大陆!”

几秒之后,苏业的声音又响起来。

“哦,对了,提醒各位一下,三天之后,我先从光辉之城开始调查。查不到结果,陆沉光辉城!”

苏业收敛力量,乌云与巨眼消散。

亚瑟一脸呆滞。

苏业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穿过院子,走进房间之内,四处打量。

很普通的旧式一室民居,室内有不少贵重之物,摆放凌乱,简直像狗窝。

苏业走回院子,向还在地上发呆的亚瑟伸出手。

“还愣着干什么,准备一下,三天后跟我调查梅林的生死。”

“哦。”亚瑟老老实实伸出手。

苏业拉起亚瑟,快速松手,然后用力在他肩膀上揉搓,直到擦干净残留的鼻涕。

“三天后,看我怎么把你心目中最强的战士打得跟你一样哭成花脸猫,满手鼻涕泡。”苏业说着又在亚瑟身上擦了擦手。

亚瑟眨了眨眼睛,还是没有回过神。

魔法师们偷偷发笑,苏业的力量已经超越了凡级,一个小孩子哪怕再聪明,也无法理解这种层次的存在。

苏业看了看周围,道:“牛渡口城还不错,这里有领主吧?”

一个驻守在牛渡口城的魔法师急忙上前,道:“启禀议长大人,这里是著名的传奇家族萨尔克家族的领地,他们曾追随尤泽尔王南征北战。”

“嗯,问问他们卖不卖牛渡口城,价钱随便开,我想在这里建立一座魔法学院,就叫牛渡口魔法学院。”苏业道。

“遵命。”魔法师匆匆离开。

“色诺芬大师,您也跟着去。”

“是。”

苏业望向英伦王都的方向,背对着亚瑟问:“亚瑟-潘德拉贡,梅林或你的养父埃克特说过你的身世吗?”

亚瑟愣了一下,摇摇头。

“石中剑的事,知道吧?”

“当然知道,传说中,拔出神剑的人,将会成为英伦的王。尤泽尔王战死后,所有英伦人都想拔出那把剑,但全都失败。现在王都还经常举行拔剑仪式。”

“三天后,我们先去一趟王都,拔走石中剑,然后去一趟圣湖,取走湖中剑。你不是喜欢剑吗?可以主修金属大师流派,控制无穷数量的剑为你斩杀敌人。比如……”

苏业身后,一面金光巨墙横在半空。

金光巨墙之中,一环环涟漪荡漾,每个涟漪的中心,徐徐探出一把武器。

成千上万,皆是下位神器与半神器。

无尽的神光与无尽的威能震得百里大地晃动。

亚瑟瞪大眼睛,张大嘴巴,痴傻地望着满墙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