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学长抱到没人的地方 第一章

电磁脉冲武器,对于塞伯坦星人而言,就如同生化武器之于人类。

就像是人类所拥有的细胞一样,在塞伯坦星人的体内,也拥有着数以万计的各式电子元件。

而电磁脉冲武器释放出的强烈电磁波,虽然对于人类无害,但对外部环境,尤其是辐射非常敏感的各种电子元件而言,不下于被直接扔到了火盆或者强酸溶液之中,很容易损坏。

对于手中没有核武器,同时也尚未将科技树攀升到足够高度的孙诚跟他的势力而言,电磁脉冲武器无疑是当前他所能够掌握的最强武器了。

当数十枚电磁脉冲炸弹,先后在这片战斗区域爆炸后,恐怖的电磁波瞬间便让置身于这片区域内的所有霸天虎们,宛若坠入了地狱之中一般。

惨叫声此起彼伏,其中有的来自战车队,更多的则是来自孙诚麾下的战士们。

金雕歼击舰从外太空发射下来的电磁脉冲炸弹,可不会认人。

数十枚电磁脉冲炸弹覆盖了战斗区域方圆几平方公里的区域,所以当这些导弹爆炸时,孙诚跟他麾下的霸天虎战士们,也都在轰炸区内。

孙诚、雷霆跟狂乱几位精锐战士以上的霸天虎倒也罢了,还剩下的十几位霸天虎高级战士,尽管机体也接受过抗电磁强化,但终究无法逃避塞伯坦星人的先天缺陷。

因此当数十枚电磁脉冲炸弹被引爆后,爆发的狂暴电磁波对此伤害较之混天豹也是不差多少。

混乱的电磁风暴中,一个个霸天虎像是风暴之中挣扎求生的旅者一样,愤怒、惶恐又无能为力。

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己方的电磁脉冲炸弹波及了,可是再一次重新感受这一遭,孙诚依旧感觉非常糟糕。

就仿佛光着身子不着任何防护服,被扔到炎热且充满危险辐射的空间之中一般。

现在的孙诚只觉得自己体内的所有‘细胞’,都在电磁波的冲击跟灼烧中发出了无法承受的痛苦哀嚎声。

浓郁的白烟,瞬间从他的身体内部向着外面开始渗透,逐渐笼罩在他的周围。

“啪嗒!”

是一个霸天虎高级战士短暂失去行动能力,摔倒在了地上所发出的声音。

孙诚有些吃力地将手中握着的长剑插在地面上,当成拐杖来使用。

经过了数次升级之后的电磁脉冲炸弹,所爆发的破坏力,让他也感觉到了有些吃不消。

当然,这也跟他处于两枚电磁脉冲炸弹的爆炸中心有关。

不过袭击跟他的战车队,合体形成的那个巨型合体金刚,现在状态看起来比孙诚他们还要更糟糕。

噼啪的电火花,不断在那个宛若钢铁泰坦一般的巨型霸天虎身上,不断跳跃着。

此时的混天豹看起来就像是火灾后刚被浇灭的一栋破败建筑,电子元件被灼烧而产生的刺鼻气味,随着弥漫在他身周的那些白烟直冲云霄。

“迷乱!”

混天豹恶狠狠地紧盯着孙诚,狰狞面庞上的杀意已经让它的面庞更加扭曲了。

这其中,对他杀意最重的莫过于袭击了。

如果说不久前刚从月球来到地球,见到孙诚并探察到他现在的实力跟状态时,已经让袭击心中因为不忿而产生了嫉妒。

被学长抱到没人的地方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被学长抱到没人的地方 第三章

“哎呦我的大孙子,长得可真好啊。”

刘大夫人喜笑颜开,也顾不上王长明的无礼,抱着孩子不撒手。

刘长青欣喜的看了一眼孩子,然后就想进屋,却被王长明一把拉住。

“别进去了。”

他手中没有适合的工具,所以没办法替产妇缝合伤口。

此时刘长青进去,怕是受不了那个场景。

而且,他使用的医术,不是现在的人可以接受的。

王长明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

之前他被打断腿,就是因为‘多事’。

“为什么不能进去,放开我,我要看看莲娘怎么样了!”

刘长青虽然老实了些,但也不是蠢人,看他的脸色就知道不好,挣扎着要往里冲。

刘大夫人是过来人,知道莲娘怕是不好,怕冲到儿子,闻言立刻吩咐下人:“把少爷绑起来,不要让他添乱。哎呦我的大孙子,长得可真俊!”

“不!娘,你就让我看看莲娘!”刘长青目眦欲裂,咬着牙吼道:“都给我滚开!娘,你今天要敢拦着我,明天就等着替我收尸吧。”

刘大夫人手一抖,怒道:“你的书都读狗肚子里了?为了里面那个女人连娘都敢顶撞,不孝子!”

“娘,我就是太孝顺了,所以莲娘跟了我以后吃了太多苦。”

“咱们是什么人家,还要给媳妇立规矩?我怎么就不见你对二弟媳立过规矩?还是

文学

不是因为她母家比刘家富贵!”

“自从她怀了身孕,你每天不停地让她吃补品,不吃你就说她不孝,要不是吃得多,孩子怎么会长得这么大,莲娘怎么会难产!”

“你是我娘,但屋里的女人是我的结发妻子,是你怀里孩子的生身母亲!你害死了莲娘,你怎么好意思抱着她的儿子!”

刘长青像是一头失去理智的野兽,声声喝问,脸上的恨意惊人。

王长明和身旁的下人不知不觉得松了手。

刘大夫人白着脸,指着刘长青:“你…你…”

刘长青挣开众人,第一次在家中挺直了脊背:“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你这个孽障!”

“呵。”

刘长青冷笑一声,看了一眼孩子,转身进了屋。

王长明叹了口气,没有再拦。

这样的家属他见多了。

只不过那时候病人都收拾得差不多了。

他拦着刘长青也是为了他好。

那种场景……人怕是会疯吧。

甚至还会出来跟他拼命。

王长明有些头疼。

众人的目光看向产房,只听刘长春惊呼一声:“莲娘!”

接着就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

然而此时屋内的情形却不如外面猜测的那般。

之前王长明从大夫口中问了问产妇的情况,只留了产妇的丫环一个人在旁帮忙,此时屋中只有刘长青夫妇加上丫环三人。

丫环还是那副样子,呆呆愣愣的,像是吓傻了,不过不是站在,而是跌坐在床边。

刘长青抱着莲娘不撒手,哭得像个二百斤的孩子。

床上地上像是被血浸透了一般,场景看着有些恐怖。

这种出血量,人是不可能活着的。

但偏偏莲娘却没死,除了脸色有些苍白,姿容狼狈外,与常人毫无二致。

莲娘自己也有些懵。

她只记得她很疼,非常疼。

身体撕裂的感觉还没有退去,但却没了痛苦。

“呜呜呜,莲娘你没事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