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玩死女大学生 第一章

咻!

天外星空爆炸的余波,久久无法平息,一团黑色急速坠向大地!

咔嚓!咔嚓!

下坠中……黑色外壳迅速剥落,露出小半只十尾火红色的查克拉形体!

红色查克拉的内部,龙式心有余悸着:“大太求道之铠,如果不是最后关头开启了这个神通,刚刚那一下就算不死,也会伤得不轻!”

说着,他举目望着彼方天空中,和自己一同下落的身形!

黑色的须佐能乎铠甲,包裹着金色十尾形体,头顶建玉依姬命的血条,已经变成灰色!

建玉依姬命被打破后,对术者有着长达数秒的无敌保护机制!

灰色,就代表这个机制已经触发!

刚刚的爆炸,羽终究是不能幸免,建玉依姬命再次走向了终点!

咔嚓!

灰色血条崩裂,无敌保护结束,十尾和须佐能乎,一同消失!

“哼,你的战术,终究以失败告终,既然我活着,就不会再给你算计我的机会!”

咻!龙式体外所剩的红色十尾查克拉,迅速集结,涌入修罗道的机关左手后,化作一发赤红色的集束炮,轰向彼方天空的羽!

滋!羽双目猛然一睁。

——宇迦魂命!

咻!

炮束打到羽的面前……突然消失!

“嗯!?”龙式眉头一骤,身形自发跳闪到一旁。

轰!几乎是同时,从上方乍落的炮束,击穿跳闪前的位置,贯入大地后爆炸,炸出一方黑色深渊!

龙式目光微眯:“宇迦魂命,这个瞳术效果……我记得是剥夺敌人术法的支配权,是宇智波佐助轮回眼的能力之一吗。”

咻!咻!

二人同时落入黑色深渊的底部!

狼藉的大地深处,到处都是烧焦的痕迹,岩浆在四处喷发!

羽目光对焦龙式。

——茂贺别雷!

轰!!轰!!轰!!

一连数道绀青色雷柱轰落。

龙式轻松闪避后,漠然道:“不要在做徒劳的挣扎了,你的保命手段都用完了,查克拉也所剩无几,而我的赋斗迩命,还能维持三天三夜,查克拉也相当充沛……”

羽没有受龙式话语的影响,漆黑的求道之力流淌入身体,让他通身泛着金属般的黑光!

——道古阿加流•全功率!

“哦?”龙式喃喃道:“将求道玉的力量,和身体结合的技巧,你独有的术,很巧妙,可惜你挡不住这个……”

咻!一根共杀灰骨,从龙式右手掌心冒出,变成‘骨刀’的形态,求道玉覆盖在其上……他一个箭步冲上,力劈而下!

——求道玉•共杀灰骨斩!

“呼……”羽深吸一口气,保持内心平稳。

——天迩岐志!

嗡!柱间轮回眼的免伤瞳术开启!

铛!

羽用手臂,硬接下龙式的斩击!

“嗯!?”龙式惊诧:“嗯!?防御力,竟媲美九成功力的金刚之躯!”

嚓!嚓!嚓!

这时,一支支共杀灰骨,从羽的双肩,后背,接连冒出,漆黑的求道之力,自动流淌到灰骨上,将之点缀成漆黑!

羽脚步猛地旋转,查克拉从全身穴道,喷薄而出!

——八卦掌•古道回天!

轰!白色旋风爆发,瞬间笼罩百丈大地,漆黑的骨头,随旋风攒射向八方!

这是绝对无法闪避,且中招必死的攻击!

咻!咻!咻!但在赋斗迩命下,龙式的身形穿梭游走,完美避开所有的骨头!

他右掌猛然运起。

——龙渊掌!

“嗷……!!”

龙吟乍响,浩荡的金色游龙,从半空呼啸而下!

古道回天之终末,惊门的蓝色气焰升腾,羽手臂覆盖着震遁光圈,全力撼向金龙!

咔嚓!!!

然后,是一阵排山倒海的对流!

尘埃尽头,两道身形先后落定!

“呼,呼,呼,呼……”羽的右臂,无力垂下,胸膛起伏不定。

龙式虽占据上风,内心却有不甘:我失去惯用手左手,金刚之躯又跌落第八成,受此影响,龙渊掌的掌力,已十不存一,竟被他用如此粗鄙的体术挡下!

他转念一想:但是……只要有赋斗迩命,他的任何招数,都对我构不成威胁,接下来,只等他油尽灯枯即可,他剩余的查克拉,最多……还能坚持半日的时间!

见龙式的神色,羽意味深长道:“龙式……你是不是觉得,自己高枕无忧了?”

龙式一本正经道:“抱歉,我只是想不到,自己该怎么输!”

羽耐人寻味道:“要不要打个赌?”

“呵。”龙式冷笑:“你又想赌什么?”

羽语出惊人:“赌我能破掉你的赋斗迩命!”

“哈哈哈哈哈……”一怔之后,龙式哑然失笑:“你查克拉全盛时,都没能破了,你告诉你现在能破?”

但笑罢之后,龙式却饶有兴致道:“好吧,赌注是什么?”

黑人玩死女大学生 第二章

“我也很奇怪。”薛云柔似笑非笑的将酒与花生放在了桌上,随后又从小乾坤袋里面拿出了两碟菜:“表姐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还有,什么叫做被轩郎他骗了身子?在表姐眼中,我薛云柔就这么不知检点?该不会——”

薛云柔眼中流露出戏谑之色:“表姐该不会是担心轩郎他被我抢了,所以尾随跟踪至此吧?啧啧,这可就有趣了。”

江含韵面色更加臊红,她本能的就往之前立足的方向看过去,却不见那只死狗的踪影。

江含韵一阵气结,心想改天她一定撕了听天獒的狗嘴!

而就在她一阵尴尬,不知该怎么应对才好的时候。江含韵蓦然又神色一动,看向了玄武湖的南面。

李轩也听到了动静,那是从朱雀堂方向传来的钟鸣声,隐隐间还有着爆震声响。

再当他睁开护道天眼,也看向了城南,赫然只见那位于几十里外的朱雀堂上空,竟有一股巨大的妖气冲起,直贯云霄。

“镇妖塔?”江含韵心绪凛然的同时也暗松了口气,她眼珠一转,就开始信口雌黄:“云柔你在乱说什么?什么尾随跟踪?胡言乱语!我是来找李轩的,朱雀堂那边出了状况,我们得尽快回去看看。”

她想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她是信了:“事况紧急,我先走一步,李轩你随后跟过来。”

江含韵都不等二人回话,就直接凌空飞起,雷光电闪一样直往朱雀堂的方向飞去。

李轩看着她逃一样的往南面飞离,却是哭笑不得。可他随后也振衣而起:“这是朱雀堂的警钟,那边的镇妖塔应该是出了点变故,我得回去看看。”

薛云柔有些不情不愿,可她却更知轻重。当即将一件梭形法器,招引了出来:“那我陪轩郎一起去。乘坐我的‘玄冥至阳梭’,速度更快。”

李轩看了飞梭一眼,就微微颔首。

这法器他乘坐过,确实是如雷似光,几十里路须臾可至,还有强大的防御力。它除了法力消耗较大之外,就没什么缺点了。

这样的代步工具,也是李轩下一步想要谋求的。他已修成了浩然正气,理论来说,也是走上了术武双修的路。

而‘法力’这东西,说到底还是元神力量的外溢。

半刻之后,薛云柔携带着李轩,还有他的‘断后金刚’,赶在江含韵之前,来到了朱雀堂。当两人从‘玄冥至阳梭’出来,面色都沉凝如冰。

远远可见那镇妖塔的东侧一角,第四层处破了一个较大的孔洞,内中妖气澎拜,直冲天际。

那爆震声响,则来自于镇妖塔的内部,持续不绝,这时候就连地面,也在持续的震颤。

江含韵紧随在他们之后凌空降落,她的脸色青沉似水,直接就从那孔洞穿入了进去。

李轩则寻了一个在外围警戒的同僚:“这里是怎么回事?”

“都尉大人!”那人认得李轩,当即躬身应答:“据说是塔内的‘封魔阵’与‘镇魂柱’出了问题,以至于塔内封镇的几头大妖恶灵失控,从内部打破了外壁,走了不少妖魔。如今总管与仇副总管,还有诸位大人,正在塔内镇压妖魔。”

李轩一阵发愣,他大概知道这镇妖塔之所以能够镇妖,就是依靠‘真武封魔阵’与‘镇魂柱’。

前者是由千年前几名天位术师联手布置的法阵,专用于封镇妖魔,隔绝血煞。更可借真武神力,北斗星光,斩妖除魔。

‘镇魂柱’则是取自于南海海底之下的奇物,只要有灵力源源不断的灌入,此物就能拥有强大的镇压神魄之能。

所以任是天位大妖,一旦入了镇妖塔,也会变成一团软泥,任由宰割。

他想的是仇千秋近日三令五申,要加强镇妖塔的警戒,又请来了包括张副天师在内的几位第四门术师,修缮补完塔内的阵法,怎么还是出了这种状况?

李轩无暇细思,随后也带着他的‘伏魔金刚’,从东面的缺口处纵身入内。

才刚进入,李轩就望见一个黑影,正试图从缺口穿出。

薛云柔的反应,则比李轩更快一筹,周围一瞬间生出数十上百条的雷霆锁链,将那黑影环绕困束。

李轩的‘伏魔金刚’,则紧随其后。它以‘伏魔’为名,自有降妖伏魔之力,一剑轰落,周身也隐隐滋生出电流,将那黑影轰到残缺不全。

这个时候,李轩才看清楚那是一

文学

头第三门的百骨魔。而此时他的怀义刀,已经浩气勃发,将后者的残躯炸成了粉碎。

——可能是被封镇太久,这头百骨魔虽有着第三门的修为,给李轩的感觉,却是羸弱不堪,竟不比那些第二门的妖魔强上多少。

“你是李轩?”

在缺口的中央处,一位三旬左右,满面虬须的中年男子看了过来:“你身后这位,可是天师府的人?”

黑人玩死女大学生 第三章

“那这究竟是谁弄的呢?”

陈凡皱了皱眉头有些疑惑不解的说道。

“我弄的。”

这时一道声音传入了众人的耳朵,众人回过头去一看,一个身穿黑色上衣的女子不知何时站在了这里。

“你是?”

陈凡看向这个黑色上衣女子皱了皱眉头的说道,他可不认识这个女子啊。

“我是谁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知道是我弄的就行了。”

黑色上衣女子看向陈凡笑着摇了摇脑袋的说道。

“那你这是自投罗网?”

陈凡皱了皱眉头看向黑色上衣女子有些疑惑不解的说道。

“不不不,怎么可能。”

黑色上衣女子看向陈凡笑着摇了摇脑袋的说道。

“那你现在这是什么意思?”

陈凡看向黑色上衣女子这般说道。

“我已经很久没有出手了,我现在要试试自己的实力,来单挑吧。”

黑色上衣女子看向陈凡嘴角微微上扬的说道。

“你是来找打的?打是可以打,但是这个心灵控制你是不是要解除了?”

陈凡看向黑色上衣女子皱了皱眉头的说道。

“当然可以。”

黑色上衣女子嘴角微微上扬的看向陈凡说道。

黑色上衣女子随手打了一个响指,这个心灵控制被解除了。

“现在你到外面来吧。”

陈凡带着黑色上衣女子来到了外面,陈凡和黑色上衣女子大战了三百回合,随后那个黑色上衣女子跟陈凡打了一个平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