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每天在办公室做我 第一章

怎么样判断一支枪里有没有子弹?

面对这个课题,一群之前在车上骄傲的不想和“邻居”交流的优秀士兵,这时候不得不聚集在一起,试图用集体智慧来解决这个问题。

三连、七连的五个人凑到了一起,结果二连的两小伙一看,死皮赖脸的挤进了这个小团伙,还美其名曰:大家一道想办法。

成才低声怼了一句:“我看你们是坐享其成吧!”

两人也不以为意,嘻嘻哈哈的挤进来,刚挤进来就献计:“我有个主意——”看到自己几个字就没人排斥自己,二连的这小伙马上把计策说了出来:“直接开一枪不就明白了吗?”

李梦“赞同”的道:“好主意——三多,去找根水管,咱们表扬下这小伙子。”

许木木一愣:“水管?”说着作势就起来想找水管,李梦赶紧抓住他,顺便说:

“插他脑袋里,看能流出多少水。”李梦这时候才露出嫌弃:“连弹匣都不让拿下来,你还开枪?你敢这么说,不把你喷的怀疑人生才有鬼呢!”

虽然嫌弃,但小团伙终究是被二连的这两货给挤进来了。

“好了,咱们说正事——咱们先研究下出这个题目的原因,”成才试图掌握这个小团伙的主动权,率先提出另一种“解题”思路:“换句话说,就是王教官为什么会给咱们出这样的题目?”

郑杰贼眉鼠眼的看了眼周围,确定教官不在后,嘿嘿的道:“吃饱了撑的?”

李梦心累,这几个家伙绝对是故意的,故意捣乱是不是?

“成才说的有道理,”他附和:“教官不可能平白无故的出这样的题目让咱们研究,目的是什么?”

众人思索起来,许三多小心翼翼的道:“为什么要判断一支枪里有没有子弹?”

“鬼才知道。”

李梦不理会其他人对教官的诽谤,闭目深思中想起了王战之前说过的一句话——把武器当做身体衍生出来的一部分。

他无意识的将手抬起来来回晃动,讨论中的众人不知道李梦在搞什么,郑杰则一巴掌拍在李梦手上:“你把手放下去,晃来晃去的像什么?”

李梦吃了一巴掌后一愣,突然睁眼道:“给我手上放颗石子。”

嗯?

众人不解,郑杰没好气的道:“你是不是和教官一样吃饱了撑的?”

还是许三多顺手捡了一颗石子放在了李梦的手上,李梦直愣愣的看着手心上的石子,莫名其妙的说了句:“枪里有一颗子弹。”

“什么鬼?”

众人一脸茫然的看着李梦,李梦眼冒亮光,自己顺手捡了一颗石子又放在了手上,激动道:“现在有两颗……”

“什么意思?”

“喂,你搞什么?瞎子都能看见有两颗石子——是石子不是子弹!”

李梦却高兴坏了,将两颗石子换到另一只手上后闭眼,激动的道:“看,枪里没有子弹!”

说完,闭着眼睛的他将手上的一颗石子放入:“现在有一颗子弹!”

闭眼再放一颗。

“现在是两颗子弹!”

面对又演示了一遍的李梦,刚才还嫌弃的几人瞬间闭嘴,能到这里的都不是笨蛋,李梦已经演示的明明白白了,他们要是还不懂,那就是蠢货了!

“根据重量……”成才若有思索嘀咕。

“可这也不对啊!一颗子弹才多重?步枪弹十几克,几颗不到2两,七斤的八一杠多十几克能感觉出来?”郑杰觉得李梦的这个想法有问题。

“如果把手中的武器看做你身体衍生的一部分呢?”李梦睁眼看着郑杰:“你把手伸出来,上面放一颗子弹,你马上能感觉到,如果你对份量敏感,放一把子弹你也能猜出来对吧?如果把武器看做是身体的一部分,增加、减少几颗子弹,难道不能轻易感觉出来吗?”

郑杰哑口无言。

其他人也目露亮光,说的……好有道理!

“教官之前特意说过,要把武器熟悉到像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正好对应上李梦刚才的解释,我觉得是这个办法。”许三多低声附和。

成才有些酸,他还想借此机会掌握主动权,成为这个小团伙的核心呢,结果……

泛酸的他,忍不住说:“应该……可能……不会这么简单吧?”

“简单吗?”陆远一愣,讪讪的摸着头:“我觉得挺难,要不是李梦说这个,我都觉得教官是在为难人。”

李梦不确定成才这番话是泛酸还是担心,他寻思了下,道:“咱们再合计合计,看还有别的方式吗,说不定我的猜想还真是错的。”

……

这次集训的教官阵容庞大的有些过分。

理论上的教官组只有徐明隼他们四人,但T师这边却硬生生的又增派了八个人。

美其名曰是协助,可偷师学艺的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徐明隼他们并没有见怪,反倒是很配合的教授T是这边的教练。

就像现在。

一个T师的教练带着请教的心态拦下王战,疑惑道:“王教官,你给他们出的这道科目,之前的训练大纲好像没有。”

面对“同僚”的疑问,王战倒是没有藏着掖着,直接说了自己的意图,他笑着说道:“其实是据枪练习——督促他们练,一个个私下里怪话连篇,总觉得好多东西华而不实,我就想着给他们整点小花样。”

“据枪练习?”

问话的教官哭笑不得,他们八个偷师的也跟着琢磨了下,有教练想到了“答案”,但可能是因为对传奇仰望的缘故,他们总觉得另有深意,没成想……

答案对他们来说,还真是这么简单啊!

当然,他们口中的据枪练习,和常规部队的据枪练习是两码事。

“陈教练,你是不是觉得简单?”王战看着哭笑不得的陈教练,笑问:“那咱们猜一猜,这些队员能猜到吗?”

陈教练想了想,不确定的道:“应该……能吧。”

“我觉得他们不能,”王战则很有把握的道:“他们才都是第一次参与神枪手集训,虽然说是在射击方面入了门,但深奥点的东西一线部队也不会教,我觉得他们想不到答案。”

“也对。”陈教练反应过来,对他们这些射击教练来说捅一下就破的东西,一线的兵有时候就是接触不到。

举个栗子,因为X建明而让单手换弹匣这个动作火了,很多人都认为这个动作在实战中对士兵的极其有用——可一线部队中,谁要是练这个动作,不被班长喷的怀疑人生才有鬼呢!

高手能在弹匣只剩下一颗子弹时候单手换弹匣,减少换弹匣的时间同时还省去拉枪栓的动作,可普通士兵有几个能做到?

好多人单手换弹匣完毕还得再拉下枪栓,就觉得自己掌握了?

因为大多数人根本无法有效的实时掌握弹匣内子弹的数量,再加上用弹匣击打卡榫的过程很容易造成卡榫卡销脱落,这种方式在基层反而禁止练习。

但对于少数精锐来说,这动作为什么不练?

套用一句话:明白的明白,不明白的打死也不明白!

话题换到“人枪合一”。

如果对比武功的境界,人枪合一明显是个极其高大上的境界,可为什么只有在教练、教官层次才流行?

因为普通士兵短短两年时间,根本没法掌握——更何况这东西还注重天赋,没有天赋,练习这个其实是极大的浪费,故而这东西在基层就跟单手换弹匣一样,属于没有普及、且禁止普及的技巧、技术。

陈教练本想走,但回头看到集训队员们都聚在一起还在商量,明显是在浪费时间,他不由

文学

问王战:“王教官,难道让他们一直耗着?”

集训就三个月,这一次主训教官还是集团军内的传奇人物,这么浪费时间,陈教练有些不忍。

“不用,赶午饭我会给他们释疑的。”王战回答:“让他们多思索下吧,中午开始,他们可就没这么好过了。”

“集训队嘛,过的苦不怕,就怕过得太轻松!”陈教练小拍一马屁:“有徐班长和你们在,他们过得再苦那也是值得的。”

王战笑了笑,接下了这个马屁——他很清楚,这个马屁不是对自己的,而是对他师父的。

他自己……终究还差了一大截呢。

“陈教练,你先帮我在这看下这帮小家伙,我回去准备下午的训练道具,待会儿我过来换你。”

“没问题,王教官你先忙。”

领导每天在办公室做我 第二章

乔七死了。

当着所有人的面被处决了!

剩下的十二个人,一个个浑身哆嗦。

太狠了啊。

满门灭绝!

这种震撼,对所有人都是有用的。

“到你们了!”

孟绍原终究还是说道:“谁是金蜈蚣?”

“小太爷饶命,小太爷饶命!”

金蜈蚣拼命的磕着头:“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干了。小太爷饶我一命,我再也不敢当汉奸了!”

“行啊,那我就给你一次机会吧。”

孟绍原却出人意料地说道:“我不杀你,不过从现在开始,如果我知道你再帮日本人做一件事,我怎么对乔七的,就怎么对你!”

金蜈蚣先是一怔,接着大喜过望。

他怎么也都没有想到,小太爷居然这么轻而易举的就把自己给放了。

“小太爷,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金蜈蚣如释重负。

“也别就这么走了。”孟绍原淡淡一笑:“留下点东西来再走吧。”

李之峰握着一把利刃走了过去。

片刻,一声惨呼,金蜈蚣满脸是血,他的一只鼻子,被生生的割了下来。

“成了,滚吧,记

文学

得以后再做汉奸,你全家能够活下来一个算你赢。”

孟绍原挥了挥手,真的派人把金蜈蚣轰了出去。

“你们也都是这样。”孟绍原看着剩下的人:“我都给你们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留下身上的一样东西,回去后好好做人吧。”

……

活着的人,都留下了身体上的一样器官离开了。

整个过程,孟绍原只杀了乔七一个人。

看着满地的人体器官,常池州都觉得有些恶心:“小太爷,为什么不杀了他们?”

“杀一儆百,就行了。”孟绍原叹了口气:“你几时看到我心慈手软过的?可汉奸那么多,我杀不完,杀不完啊。留下这些人的狗命,给其他的汉奸看看,乔七和他们就是下场。这些汉奸,会警醒上一阵子,最起码不会像现在这么嚣张的。”

孟绍原这一刻真的有些无奈。

杀不完的是汉奸!

杀了一批,还会冒出来一批!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任何一个国家,在危亡之刻来临之前,最不缺的就是英雄。

和叛徒!

孟绍原可以杀光这十二个人,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

军统对汉奸赶尽杀绝,满门灭绝,这只会坚定那些汉奸死心塌地为日本人卖命的决心。

反正没有退路了。

可孟绍原留下了这十二个人命,只杀了乔七一个,就是向这些汉奸传递一个强烈的信息:

军统锄奸不会手软,但你当汉奸的时候,还是给自己留下一条退路吧。

或许某一天,那些汉奸想到这些,会给自己留下退路,会保护一批爱国志士的。

清理完门户的孟绍原振作了一下精神:

“李之峰!”

“到!”

“按照计划行动吧。”孟绍原掏出了烟:“总部除了内勤人员,全部出动!”

“长官,你的安全呢?”

“你们在前面打好了,我这里就是安全的。”孟绍原掏出了一根烟:“要打破敌人的四面防御,这是最好的,也是唯一的一次机会!”

……

1940年8月12日!

在李士群负责的北区遭到攻击的同时,负责南区的田七大举出动。

领导每天在办公室做我 第三章

回到了府中,铁青着脸坐在案几跟前咬牙切齿的孔颖达终于等到了管家送来了吃食。

已经饿得有些急了眼的孔让梨看到了食物,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看到自家老爷如此不顾及斯文矜持的吃相,这让管家颇为好奇。

最终,在看到老爷食物下肚之后,脸上怒容渐消,管家忍不住小心翼翼地问道。

“老爷,今年的中秋佳宴,你怎么回来得如此之早,而且还脸色如此难看。”

孔颖达打了个饱呃,端起了茶水漱口之后,这才阴沉着脸道。

“还不是因为程咬金那个卑鄙无耻的粗鄙武夫,处处针对老夫。”

“而陛下却视若不见,老夫又何必再继续留在那里自取其辱……”

孔颖达一边吐槽一边喝着茶汤,不禁有些暗暗为自己在中秋佳宴之上的急智得意。

若是那个时候,继续留在那里,程咬金那个老匹夫,肯定会继续逼问自己可有对出下联。

若是自己回答没有,必定会被这个粗鄙武夫扎心嘲讽。

所以,倒真不如直接借机离开,既展示了自己不乐意跟程咬金这个粗鄙武夫打交道的铮铮铁骨。

又还能够避开对方的逼迫,简直就是完美,唔……唯一不太好的地方就在于,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已经离开了皇宫的他却是一无所知,不过,倒也没关系。

毕竟他终于是一位久经官场风浪之人,怎么可能不安排人手留在那里打探消息。

没过多久,那名被他留在皇宫外收集情报的亲随就已经快步而来,只是他的脸色明显显得有些难看。

“老爷,下联出来了……”

“果然。”孔颖达闭目垂眉,冷着脸道。“你且说来,老夫倒要看看那程三郎能够对出什么样的下联来。”

“老爷,程三郎只对了一幅下联,还有几幅是那几位大将军对的,另外,吴王殿下也对出了一幅下联……”

“???”孔颖达一脸懵逼地看着这位亲随,半天才艰涩地道。

“你的意思是,有好几幅下联?”

“是的老爷,还不光如此,程大将军还将上联和这些下联全汇拢在一起。

作了一首十分不错的诗赋,得了陛下的厚赏。”

等到那位亲随,将自己打探到的消息禀报出来,为了证明,还特地拿出了那份从宫中的八卦人士那里花了财帛得到的诗赋全文。

孔颖达手中拿着那首诗名长得令人脸色发黑的诗赋,脸色难看到如同得了重病一般。

就那么呆愣愣地坐着两眼发直,嘴皮有些发颤。

亲随与管家只能悄然地打量着自家老爷,不出所料的是。

“程老三,程老匹夫,你们这帮子不要脸的混……混……”

看到老爷再一次白眼一翻,软倒在了地板上,管家使出了吃奶的劲大声地吼叫起来。

“快来人哪,老爷又晕过去啦……”为什么要说又,因为距离上次自家老爷气晕过去,时间没有过去太久。

而且上一次被气得昏迷不醒,也跟程三郎那个粗鄙武夫有莫大的干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