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下 整个没入 深入 低喘 第一章

露西将小桶还给陈逍,并提出晚上想请陈逍吃饭,感谢陈逍之前送给她黑蝴蝶鱼。

还没等陈逍开口说话,露西身后便响起一个充满醋意的女声:

“他今晚有约了!”

露西扭头一瞧,只见一个身穿红裙的绝色美女,从一辆红色兰博基尼上走下来,秀发飘舞着朝这边走来。

露西不认识这红裙美女是谁,陈逍却认识。来人正是周雅妃。

旁边的一艘船上,刘大同见到露西之后,急忙跳下船想来跪舔露西。

却没料到,一辆红色兰博基尼闪电般的开过来。然后周雅妃就从上面走了下来,张口就对着露西说出了那番话。

刘大同见状,原先的那份嫉妒顿时翻了倍。

他喵的!陈逍到底走了什么桃花运了,这两大美女竟然为他争抢起来!

这陈逍好像也没什么特别呀!你瞧他身上的衬衣,皱皱巴巴的!还有他的头发,被风吹得乱糟糟的!

跟我站在一起一比,我就是个高富帅,陈逍就是个底层渔民!

凭什么这两个大美女不来舔我,反倒争着抢着去舔陈逍!

他喵的!真是世道不公啊!像我这种大帅哥无人问津,反倒是陈逍这种人桃花朵朵开!

周雅妃直接从刘大同身旁走过,充满敌意地看了露西一眼,然后对陈逍笑道:

“上次的事还没完!你还欠我一顿饭!我怕你赖账,所以今晚你就得请我吃饭!”

陈逍将手里的烟掐灭,笑着说道:

“好吧!我们先谈生意!”

周雅妃点点头,上了陈逍的渔船,朝活水舱里瞅了一眼,便笑着对陈逍说道:

“是苏眉鱼!1500块钱一斤我全部买了!”

周雅妃是带着工作人员来的,工作人员马上就开始称重。

片刻之后结果出来了,这些苏眉鱼的重量是300斤。

周雅妃看也不看,马上取出手机道:

“1500块钱一斤乘以300斤,一共是45万元。我现在就将钱给你打过去!”

周雅妃说着,在手机银行上一阵操作,很快就将45万元给陈逍打了过去。

陈逍听到手机的短信声,打开手机一瞧:

……您尾号1234的银行卡,入账45万元……

周雅妃见陈逍看手机,知道钱已经到账了,于是笑着对陈逍说道:

“朝阳街那里新开了一家西餐厅,不如你就在那里请我吧!”

陈逍收起手机点点头道:

“好吧!”

刘大同见露西很落寞的站在一旁,心中不由得一动。

这可是个好机会呀!

于是刘大同走过去,很绅士的跪舔露西道:

“露西小姐,陈逍他已经有约了。我们两个既然都空着,不如一起去西餐厅坐坐吧!我请客!”

露西看着陈逍钻进兰博基尼,和周雅妃一起离去,这才转过目光看着刘大同道:

“对不起,我晚上还有点事!咱们就此别过吧!再见!”

露西说完,也不再搭理刘大同扭身便走。

刘大同见状,愤愤不平的在心里说道:

你刚才不是想请陈逍吃饭吗!怎么轮到我的时候,你就突然有急事了!

陈逍上了周雅妃的兰博基尼,便一路朝着那家新开的西餐厅驶去。

坐下 整个没入 深入 低喘 第二章

“尊上!这是你的灭世黑莲。”

立在边上的无天,双手一拱,掌中托着一枚旋转的莲台。

正是刚刚从裂缝中滴溜溜转出来的黑莲。

浮在空中的十二品灭世黑莲,不断散发着诡异的幽光。

稍稍注视而去,令人心悸。

看着眼前的情景,云霄两人再一次惊呆了。

这可是极品先天灵宝,这名唤做无天的男子竟然直接献上。

“这黑莲既与你元神相融,本尊就赐予你了。”

扫了眼无天掌中之物,唐僧淡然说道。

趁着这么一会的功夫,从无天的简介中,他已经知晓事情的大致始末。

无天原是佛界大护法紧那罗,本是前途无量,后受命去传教,当时婆罗门大祭司要求他完成三件常人所不能完成的事情,才答应他在当地传教。

第一个是叫本地小偷世家的后人不再偷盗,第二个是当地爱打架的混混阿刀不再打架,最后一个是当地妓女阿羞不再做妓女。

紧那罗经过一番努力,完成了任务,可没想到大祭司出尔反尔,还要将紧那罗处死。

最后身为妓女的阿羞为了救紧那罗,违背了当初不再做妓女的誓言,答应了大祭司的条件之后就自杀身亡,而紧那罗也因此被逐出灵山佛门。

这应该就是无天最开始的故事,接下来因为阿羞的事情,紧那罗为了复活阿羞,进入黑暗之渊。

可惜自身实力不够,无法抵挡黑暗的侵袭,最后差点魂飞魄散。

就在濒临死亡的瞬间,遇到了灭世黑莲。

因为灭世黑莲的关系,紧那罗得以存活。

原本就心中有魔,再加上灭世黑莲的关系,紧那罗一念成魔,成为魔界第一邪魔——魔罗。

在黑暗之渊中,魔罗借助灭世黑莲苦心修炼,最后更是将肉身舍弃,其元神与灭世黑莲合一,使其成为‘元神黑莲’。

原本计划中,应该是在被佛祖制服之后,借助孔雀大明王的力量重新幻化,成为大魔头‘无天佛祖’。

可因为数年前,黑暗之渊异动。

弑神枪,那杆静静立在灭世黑莲之上的弑神枪,竟然遁走了。

而在遁走的一瞬间,他获得了传承。

具体来讲,应该算是一段记忆,弑神枪留在灭世黑莲上的记忆。

因为弑神枪留下的东西,他在这几年实力爆涨,更是掌握了众多强大的法则。

所以在第一次划开黑暗之渊裂缝时,他就自称为无天。

正如唐僧先前心中所想,其手中弑神枪是召唤而来,并不是如诸天庆云般合成。

手中弑神枪,就是曾经魔祖罗睺的兵器。

而因为唐僧身负弑神枪,无天直接认其为主。

毕竟当初在黑暗之渊的时候,无天就尝试接触弑神枪,但其上逸散而出的血煞之气,他连靠近都做不到,自然更不用说降服弑神枪。

通过对灭世黑莲的不断掌握,无天更加知道弑神枪的恐怖。

这等神兵,三界怕也就只有他的主人才能掌握。

所以第一次见到唐僧,无天是非常的激动。

“多谢尊上!”

面对唐僧如此的豪爽,无天并没有太过惊讶,有的只是兴奋。

尊上弑神枪在手,确实看不上灭世黑莲这等法宝。

唐僧的这一举动,也更加让他坚信唐僧的强大。

旁边站着的云霄两人再次惊住。

那可是极品先天灵宝!

尊上就这么赐给了对方!

想到先前在玉虚宫中的情景,云霄面色极其的古怪。

那些放在玉虚宫中的法宝就算了,当初唐僧连那些石墩啥的东西都不放过,现在却连极品先天灵宝都随便赐

文学

给手下。

坐下 整个没入 深入 低喘 第三章

闻言,几位公主、郡主们配合的露出忧虑神色。

她们中,有的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有的是觉得自己父辈兄弟或许能在其中得到利益而窃喜,有的则是害怕自己锦衣玉食的生活受到影响。

只有临安是真心实意的替胞兄担忧、发愁。

怀庆也是真心实意的担忧和发愁,但不是为了永兴帝,而是从更高层次的大局观出发。

“如果此事传扬出去,诸公会不会逼陛下发罪己诏?”

“也有人会趁机指责,是陛下号召捐款惹来祖宗们震怒。那些不满陛下的文武官员有了攻击陛下的理由。”

“陛下刚登基不久,出了这样的事,对他的威望来说是重大打击。”

她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怀庆看见临安的脸,迅速垮了下去,眉头紧皱,忧心忡忡。。

自从永兴帝上位以来,临安对政事愈发上心,大事小事都要关注。

她当然不是突发事业心,开始渴求权力。

以前元景帝在位,她只需要做一个无忧无虑的金丝雀,对于政事,既没必要也没资格参与。

如今永兴帝登基,天灾人祸宛如疾病,折腾着垂垂老矣的王朝。

身为皇帝的胞兄首当其冲,直面这股压力,如屡薄冰。

初登基时,尚有一腔热血励精图治,如今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新君已露疲态。

尤其是王首辅身染疾病,不能再向以前一样彻夜埋头案牍,皇帝的压力更大了。

作为永兴帝的胞妹,临安当然没法像以前那样没心没肺,当一个无忧无虑的公主。

其实说白了,就是永兴帝不能给她安全感,她会时刻为胞兄烦恼、担忧。

元景帝时期,虽然王朝情况也不好,国力日渐下滑,但元景帝是个能压住群臣的帝王。

这时,宦官给长公主奉上一杯热茶。

怀庆随手接过,随意抿了一口,然后,敏锐的察觉到宦官眼里闪过疑惑和诧异。

她微微眯了眯眼,没有任何反应的放下茶盏,淡淡道:

“烫了。”

宦官俯首:“奴婢该死。”

怀庆“嗯”了一声,没有责罚的打算,双手交叉放在小腹,凝神思考起永镇山河庙的问题。

笃笃……..她敲击一下茶几,金枝玉叶们的叽喳声立刻停止。

“会不会是地动?”她问道。

临安摇头:“根据禁军汇报,他们没有察觉到地动。而宫中同样没有地动发生,只有桑泊。”

桑泊离皇宫很近,离禁军营也很近,如果是地动的话,不可能两边都没丝毫察觉。

临安略作犹豫,附耳怀庆,低声道:

“我听赵玄振说,高祖皇帝的雕像裂了。

“镇国剑不见了。”

怀庆瞳孔微微收缩,脸色严肃的盯着她。

临安的鹅蛋脸也很严肃,用力啄一下脑袋。

这样的话,此事多半与监正有关,除监正外,世上没人能随意支配镇国剑……….监正带走了镇国剑,然后永镇山河庙里,祖宗们牌位全摔了,高祖皇帝雕像皲裂………

当下有什么事,需要让监正动用镇国剑?不,未必是给他自己用,以监正的位格,应该不需要镇国剑………

是许七安?!

怀庆脑海里浮现一张风流好色的脸,深吸一口气,她把那张脸驱逐出脑海。

接着,她以出恭为借口(上厕所),离开偏厅,在宽敞安静垂下黄绸帘子的净房里,摘下腰上的香囊,从香囊里取出地书碎片。

【一:镇国剑丢失,诸位可知详情?】

等了片刻,无人回应。

怀庆皱了皱眉,再次传书:

【一:此事事关重大。】

还是没人回应,这不合常理。

【五:镇国剑丢了?那赶紧找呀。】

终于有人回应了,可惜是一只丽娜。

【五:一号,皇宫发生什么大事了?大奉镇国剑不是封在桑泊吗,说丢就丢?那里是桑泊耶。】

【五:镇国剑也能丢,那你们大奉的皇帝要小心了,贼人能偷走镇国剑,也能偷走他的脑袋。】

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

不值得和她浪费时间,说不清楚…….怀庆无奈的打出:

【此事容后再说。】

重新把地书碎片收好。

……….

御书房里。

皇族成员齐聚一堂,这里汇集了祖孙三代,有永兴帝的叔公历王,有叔父誉王,也有他的兄弟们。

堂内气氛严肃,一位位穿着常服的王爷,眉头紧锁。

“司天监可有回信?”

“监正没有回复。”

众亲王有些失望、愤怒,又无可奈何,即使是元景帝在位之时,监正也对他,对皇族爱答不理。

“镇国剑呢?”

“镇国剑早在半月前,便被监正取走,此事他知会过朕。”

问答声持续了片刻,亲王郡王们不再说话。

“若不是地动,又是什么原因惹的祖宗震怒?早说了不用召唤捐款,会失人心,陛下偏不听本王劝谏,如今祖宗震怒,唉……..”另一位亲王沉声道。

闻言,众亲王、郡王看一眼永兴帝,默然不语。

祖宗牌位全部摔坏,这是性质非常恶劣的事件。

若是一些世家大族里,发生这样的事,家族可能就要被逼着退位让贤了。

一国之君的性质,决定了它无法轻易换人,但即使这样,众皇族看向永兴帝的目光,也充满了责备和埋怨。

认为他不是一个明君。

短暂的沉默后,头发花白的誉王说道:

“此事,会不会与云州那一脉有关?”

众亲王悚然一惊。

自许七安斩先帝风波后,许平峰现世,与他有关的一切,都已暴露在阳光之下。

朝中重要人物,王朝权力核心的一小撮人,如内阁大学士们,又如这群亲王,知道五百年前那一脉蛰伏在云州,意图谋反。

“誉王的意思是,此事涉及到国运之争?”

“那许平峰是监正大弟子,术士与国运息息相关啊……..”

“对高祖皇帝来说,五百年前那一脉,亦是姬氏子孙……..”

永兴帝越听,脸色越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