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潮喷图 第一章

遭受到剧烈冲击的黄支昌,在短暂的失控之后,立即拼命将那要喷礴而出的某些情绪压制住,不让自己被情绪左右。

他暗中吸了几口气,佯装淡定地盯着对面的神秀小青年,人却是一动不敢动,生怕一动就控制不住泄露了自己的心情。

他强自挤出一道声音:“宣少主说的那个孩子是乐姓师兄的大姑娘,那伢崽失踪之后,师门长辈也怀疑是不是我报复乐家做了什么,为此我还莫名其妙的背负了嫌疑。”

“噫,黄先生竟然还背了黑锅啊,想必那时也不好过,黄先生现在可以睡个安稳觉了,据说乐小姑娘已经查出来是谁拐走了乐雅,还知道从村子里拐走她姑姑的人是谁,知道他收了幕后主使者五百块钱,小姑娘没去找人算帐也是因为她查到有关她姑姑的线索,忙着寻找她姑姑。”

宣少眉眼柔和:“乐家最看重子嗣,乐家老爷子一直没放弃寻找孩子,乐小姑娘也从没放弃寻找姑姑,大海捞针似的捞了多年,终于找到明确的线索,也算是皇天不负有心人。

只希望人还活着,乐家姑姑人活着,幕后黑手还有活路,乐家姑姑要是不在了,以乐小姑娘那脾气,必定会加倍报复回去。”

宣家少主说到乐小姑娘查出了拐卖她姑姑的幕后黑手时语气轻快,表情也带着一丝喜悦,而黄支昌好不容易才稳住的心,再一次跌至深谷。

如果宣家少主只说某人查到了线索,那么他肯定以为是在诓人,说不定是在试探他,然而,那“五百块钱”几个字却像火炮一下轰掉了他最后一丝侥倖。

想到乐家小短命鬼知道是谁给了某人五百块钱让某人带走乐雅了,黄支昌只觉寒意从脚底直冲上天灵盖,后脊背骨里好似有条毒蛇在乱蹿,让他肝胆发寒。

他不仅心凉了,整个人都凉了,肢体僵硬,没法动弹。

他自己看不到他自己的样子,对面的宣少却看得很清楚,看到他的肌肉像触电似的微颤。

看到某人的微表情,宣

文学

少便知自己的话又刺中了某人的死穴,他觉得不能再刺激某人了,再刺激下去,万一人中风,黄家以此讹上宣家,太麻烦。

他给当茶童的青年使了个眼色,茶童收到少主的指示,重新沏了杯热茶给客人和少主。

“乐小姑娘找到了害她姑姑的幕后黑手,黄先生也终于不用背黑锅,这下心里的石头落了地,也能吃得香睡得甜了,瞧本少,竟然扯那么远去了,失礼失礼,黄先生,喝茶。”

宣少捧着茶杯,招呼黄某先生品茶。

黄支昌强挤出一丝笑容,机械式地捧起茶盏喝茶,当喝了几口热腾腾的茶,冰凉的心才慢慢回暖。

宣少假装没看出来某人动作礓硬,招呼吃点心。

茶童趁机帮续茶。

宣少招呼着某位客人喝茶,吃点心瓜子,没话题也强行扯话题,说茶是他家乡的名茶,干果也是家乡的,糕点也是家乡特产,不停的招呼着客人尝这个尝那个。

黄支昌一连喝了好几杯热腾腾的茶,僵硬的肢体才缓和过来,当又喝了两杯茶水,一壶茶也见底,他也完全缓和过来,提出告辞。

为了不露出破绽,他走时也再次说明自己想与乐家和解,请宣家费心帮从中调解。

宣少只说会将他的话转达给乐小姑娘,将他送出雅间就没再送。

宣家青年送某位先生下楼,并送出茶楼,并站看着他走出十几米并没有不妥的样子才回茶楼。

宣少去另一间雅间从窗口张望茶街的街道,看到黄某人走得离茶楼很远了,也不再管他,下楼去后院提了点东西,从另一个方向去乐园。

黄支昌费了很大的力气才让自己若无其事的离开宣家茶楼,也因茶街上有很多古修世家的茶楼,哪怕离宣家远了,他也不敢放松。

直到快走出茶街时,他才松了口气,当紧绷的神经放松,疲惫感也来了,几乎没多少力气走路。

他正想打个车,转身时撞上侧面往前走的,当时一阵眼晕,也一头向地面栽了下去。

倒下去时,黄支昌还有点意识,听到有人问“你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好像还听到了其他什么声音。

他意识不清,与他相撞的人扶着了他,叫了几声没反应,以为他低血糖,掏出颗糖给他衔疵,又找路边的私家车主们帮忙,找到一个好心人,和车主将某位忽然栽倒的人扶上车送往医院。

黄支昌再次有意识时,听到了说话声,睁着眼睛看,看到到张模糊的脸,再被人扶了一把,转而视野清晰,知道自己身在一部行驰的车上,他扭头想问问身边那人是怎么情况,撞进一双深幽的眼睛里,脑子里忽然又一阵炫晕,再次意识迷离。

女人潮喷图 第二章

姜不眠的话让得客厅和餐厅里的人都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一起看向了客厅里坐在沙发上撸毛团的轩辕天歌。

初三,盛丰会所的那场酒会。

不管邀请人是方家还是般若,这都是一个令人不太愉快的话题。

轩辕天歌在所有人的目光中慢慢抬起眼皮,看着他们淡淡一笑:“就一个酒会而已,还要做什么准备?邀请函都收下了,自然是大大方方地去参加啊。”

“就这样去参加?”姜不眠挑眉看着她,就她这语气和态度,他差点都以为她是要去参加一个寻常酒会似的。

“不然呢?”轩辕天歌好笑看着他反问;“难道我还揣着大批灵武去?等一见着了人,我掏出灵武就开始轰?”

姜不眠嘴角一抽,惹得一旁的毛若锦噗嗤一声乐了出来。

大概是轩辕天歌的语气太悠闲也太淡定了,原本还脸色凝重的轩辕天寰和轩辕天凌也忍不住露出了点点笑意。

轩辕天歌跟撸猫似的撸着怀里的小乖,含笑道:“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不这么紧张,般若居然敢大张旗鼓地给我送来邀请函,那就说明他没有想在酒会里动手,最多只是想要跟我打声招呼罢了。”

“打声招呼?”蓝淘淘撇嘴道:“打什么招呼?”

轩辕天歌偏头想了想,“就是告诉我,他不躲了。”

“有什么意义?”玉清子啧了一声,道:“除了挑衅,我实在看不出来他这么做还有什么别的动机。”

祁渊却嗤笑了一声,道:“本来就是挑衅,还能有什么意义。躲躲藏藏了千万年,如今总算能够出来浪了,可不得跟令他躲藏了千万年的死对头显摆一下么。”

‘死对头’撸着怀里的毛团子连神色都没有动一下,这幅淡定的模样,让在场的人都觉得她是不是早就有了什么打算。

但其实轩辕天歌什么打算都没有,唯一的想法就是以不变应万变,等到时候去了再临场发挥。

也是心大得紧。

时间匆匆的过,转眼就到了大年初三的这天。

酒会被安排在晚上的八点,下午五点过的时候,轩辕天歌和祁渊还在家里不急不慌地吃了点儿点心垫肚子,然后才开始收拾自己。

等到二人换好礼服也收拾好自己后,离酒会开始就只剩下一个小时的时间了。

因为轩辕集团也收到了酒会的邀请函,所以出门的时候还是蹭得轩辕天寰的车。

盛丰会所的第七层被整个包了下来,只有拥有邀请函的客人才能进入,会所的外面来了不少的豪车,金碧辉煌的旋转门外,穿着制服的会所员工齐溜地站了好几排,每当一辆豪车在门口停下后,就立刻有着一位员工面带着微笑上前,并殷勤地领着豪车进入特定的停车位。

轩辕天歌他们是掐着时间到的,从车里下来的时候正好是八点整。

会所的大堂经理是个有眼力的,隔着老远就瞧见了这刚刚进门来的三位,今晚来这里的贵客不少,但大堂经理也都只是笑着把人领到电梯门外,可一次在瞧见这三位后,这位大堂经理笑得格外热情,并亲自带着三人进入了电梯直接上了七楼。

只不过轩辕大总裁在外人面前十分的高贵冷艳,任凭大堂经理热情如火,他的谈性却不高,十句热情的寒暄里,只偶尔会回应一两个字。

大概也瞧出了这位的冷淡,大堂经理也很是识趣,领着人到了酒会大厅门口后就很是自觉地又走了。

舒缓的音乐从富丽堂皇的大厅里飘了出来,轩辕天寰理了理袖口,轻轻抬眼扫了一眼大厅里面,在瞧见人群里熟悉的面孔后,方才侧头对着身边的轩辕天歌轻声道:“大哥知道你不喜欢被人围着,进去后你俩就自己去玩。”

轩辕天歌今天穿了一身银色的长裙,裙摆上还缀满了细密的小碎钻,一走一动间钻光闪烁宛如星空般,即便是她想低调都会因为这条裙子而低调不起来。

女人潮喷图 第三章

[战王与枫国将军府嫡女有染。]

就是这短短几个字,姚舒琦几乎要当场爆发,好在她还知道这是在外面,几乎用了全部力量来克制。

姚舒琦低垂着头,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尽量让声音保持柔和:“战王,

文学

臣女等您迎娶之日。”

这个时候说这种话显然不太合适,然而当着百姓的面,他绝对不会落了自己的面子。

好歹他也是丞相之女,就凭这个身份,他也必须做出承诺,她不允许爱慕多年的人身边站着其他女子。

此刻的战王虽是假扮,可说到底也是战王的影子,首先考虑的就是霄云狂的大业。

“嗯,舒琦不必相送,你身子骨不好,本王心有不忍。”他的话音刚落,旁边一男子驾马而来。

“战王,时辰不早了,我们该出发了。”说话的男子是霄云狂的副将,他看着天色打断两人对话。

“战王不用担心臣女,您一切多加小心,臣女恭送战王。”姚舒琦礼仪到位,落落大方的举止引人赞叹。

目送战王离开,姚舒琦转身的那一刻,双拳紧握,就连指甲嵌进肉里都毫不自知。

“翠儿,给我去查战王可曾出现在过枫国。”不管纸条上说的是真是假,这件事她都必须查清楚。

“是。”婢女立刻转身去联系探子。

她不允许战王身边有其他人,更不允许他纳一堆小妾给她添堵,还没进门就给她找来这么多女人争宠。

当初他明明说过这一生只会有她一个女人,这才过去多久,他就另觅新欢。

果然,男人根本靠不住,能靠住的只有那个位置,霄云狂,如果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

纵使我姚舒琦在如何心悦你,也绝不会让你把我当成傻子一样耍的团团转。

躲在人群中的两人,随着人流一起消失,来到客栈,要了间天字号房,窗户正对的就是丞相府。

其实莳泽煌本打算要两间客房,寒絮却说两人如今是夫妻,要两间难免会让人对两人身份生疑。

莳泽煌觉得她说的有道理,最终还是按照她的要求要了一间客房,付钱的当然是寒絮。

这家客栈说来也是丞相府夫人的产业,也是为了方便当初嫁妆才挑了这里。

现在正好方便了他们,两人支起窗户,莳泽煌为她倒了杯茶道:“先生下一步打算如何?”

“夫人。”寒絮纠正他的称呼。

莳泽煌张了张嘴,最后红着耳根喊了声夫人。

“嗯,乖~”寒絮揉了揉他的脑袋,柔软的发丝摸上去很舒服。

莳泽煌:“……”

所以,下一步她到底打算什么?

寒絮见他眼睛一眨不眨的朝自己看来,便收回手说道:“把霄云狂的消息一字不漏的透露给她。

等边境那边打的水深火热,我们再过去添一把火,将真正的霄云狂引回来。”

话落,寒絮又在心底道:“灏,再给子御国天一把火,看看这里有没有隐藏的幻力者。”

“收到。”

“姐姐,为什么不让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