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最火的女子组合 第一章

听到克莱恩的问题,有双漂亮眼眸的安娜犹豫了几秒,最后还是选择让对方做决定。

克莱恩略作思考,手肘抵住桌子边缘,双掌交握着置于嘴鼻位置,目光平静,语气沉然地说道:“那就用星盘占卜。”

接着,他就用安娜未婚夫的名字,以及外貌特征,居住地址,出生的年月日等信息计算、推演,很快就绘制好了星盘。

在让安娜女士离开房间稍待后,他根据星座,根据行星落入的宫位,根据其他辅助的象征,粗略

文学

判断出安娜女士的未婚夫乔伊斯·迈尔会遭遇厄难,但在经历一系列波折后会回到廷根。

到了这一步,占卜其实就算完成了,但克莱恩对第一单“生意”相当重视,希望累积口碑,方便之后的扮演,于是又拿起钢笔,在纸上重重落下一行赫密斯语:

“乔伊斯·迈尔的状况。”

他默念着这句话,记忆着纸张上的出生年月日等信息,一遍又一遍。

七遍之后,克莱恩手抓这张纸,往后靠住了椅背。

他脑海内勾勒出光球,眼眸转为深黑,整个人飞快进入了冥想状态。

四周顿时变得空灵,上方似乎有无形的事物和虚幻的灰雾在延伸,无边无际。

克莱恩又回想了一遍纸张上的所有内容,然后放纵自己,在这样的状态里沉沉睡去。

他要用的是“梦境占卜法”!

一切开始模糊,克莱恩半是清醒半是浑噩。

接着,扭曲、虚幻具现,他看见了一个有鹰钩鼻的金发年轻人,对方正恐惧地于一片血海里疯狂游泳,好几次险些被吞没,但最终还是幸运地逃到了岸上。

画面破碎转换,克莱恩看到了一栋很是眼熟的花园别墅,看到了别墅街对面建筑上一个个醒目的招牌。而那位鹰钩鼻的金发年轻人正神情癫狂,两眼通红地躲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直视招牌上的文字:占卜俱乐部!

就在这时,画面又转,克莱恩发现自己置身于了一座巍峨的宫殿内。

这里墙壁坍塌,破败不堪,有的地方甚至长满了青苔和杂草,透过四周的破洞,能看见外面的山峰和几乎贴近这里的白云。

宫殿最上首,有一张石头雕刻成的巨大座椅,它镶嵌着黯淡的宝石和黄金,似乎不是为人类准备的。

这张巨大座椅之上空空荡荡,多有斑驳,仿佛

文学

经历了漫长岁月的洗礼。

克莱恩疑惑地左右四望,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梦到这样的场景。

他的浑噩开始减少,下意识往宫殿之外走去,想确认这是什么地方。

突然,他感受到了注视的目光,来自背后的目光!

克莱恩猛地转身,看向那张巨大的石制座椅,只见那里似乎有无数的透明蛆虫抱成一团,缓慢蠕动,肆意生长。

嘶!

克莱恩一下睁开了眼睛,从梦境里醒来。

他惊疑不定地揉了揉额角,皱眉思考道:“开始的梦境是占卜的结果,后面的算什么?好像是针对我的?”

他可以确认的是这并非心里潜藏的恐惧透过梦境表达出来,因为本身在做占卜。

“而且占卜的结果也很恐怖啊,安娜女士的未婚夫竟然就在占卜俱乐部外?而且看他在梦境占卜中的样子,像要择人而噬一样!不对,他的状态有问题……这是非凡事件!”克莱恩心里立刻有了判断,他决定要果断报警。

他深吸口气,打开房门,来到接待厅,看见安娜凝望着窗外,完全忽视了面前的红茶。

“啊,莫雷蒂先生,你占卜出结果了吗?”眼角余光扫到克莱恩,安娜慌忙站起。

克莱恩没直接回答,反倒因为梦境里获得的启示画面,斟酌着道:“先别管他了,我占卜出你现在出去有很大危险!而危险可能由你未婚夫带来!”

“怎么会?!”安娜女士先是不敢置信地反驳,然后似是想到什么,又惊疑不定地问道,“难道是乔伊斯他惹到了什么人?”

“总之,您先在俱乐部里等一等,待会儿警察过来查看后再走并没有坏处!”克莱恩说完,就向门口走去,要尽快回黑荆棘安保公司将队长他们叫过来。

可他刚走到门口,却忽地停住了脚步,又回到占卜间取出一枚俱乐部提供的黄水晶吊坠,然后左手握住银制的链条,让黄水晶吊坠在面前自然下垂。

等到摆动平息,他勾勒光球,于心里默念了起来:

“我现在出门会有危险。”

七遍之后,克莱恩睁眼看见黄水晶吊坠在做顺时针的转动,而且速度相当快。

这表明现在出门确实会有危险,而且危险的程度不低!

难道是安娜小姐的未婚夫以为她是来俱乐部和我偷情的?所以连我也会攻击?这该怎么办?克莱恩揉了揉眉头,心里渐渐有了个主意。

在占卜了一下除安娜女士外的女性出门会不会有危险,并得到否定的答案后,克莱恩来到俱乐部的前台,敲了敲桌子,吸引到正悠闲地阅读着杂志的安洁莉卡女士的注意。

“怎么了?莫雷蒂先生,占卜不顺利吗?”长相漂亮的安洁莉卡好奇地问道。

韩国最火的女子组合 第二章

听着几名下属的分析,惜雨脸色已经被气的一片铁青,双目含煞,怒不可歇,简直是恨不得立即将这些人给揪出来,全部挫骨扬灰。

那些资源,全部都是属于天元家族的私有财产,同时也是支撑着天元家族发展壮大的基石。

毕竟现在的天元家族也算是家大业大,人口众多,每天都需要消耗大量的资源去养着,一旦资源跟不上,那后果可就相当严重。

而这些被天元家族招募的外来护法,在享受着天元家族给出的丰厚福利还不知足,竟敢得寸进尺,暗地里\\b侵占属于家族的私有财务,给家族带来了巨大的损失。甚至是之前几名监察使的失踪也与他们有着脱不了的关系。

这在惜雨看来,已经是属于罪大恶极的严重罪行了。

只是当惜雨一想到对方是无极始境修为时,心中便生出了一股深深的无力感。

虽然她在剑尘走后,暂时掌管了天元家族,可她毕竟修为低下,那些投奔天元家族的始境护法对剑尘是唯唯诺诺,言听计从。可对于她这位副家主,就没那么尊敬了。

哪怕她是惜氏皇朝的公主,可这样的身份放在南域的这帮始境强者眼中,分量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重,毕竟这里不是在北域。

“可惜许然前辈不理俗事,一直都在闭关潜修,不然的话,若是有许然前辈出面,事情就好办多了。”惜雨暗暗叹了口气,发现自己这个副家主,\\b当是真是有些窝囊。

“剑尘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他要是在的话,那家族目前所遇到\\b的一切困境,都将迎刃而解。”这时候,惜雨心中不禁开始怀念起剑尘来。

“你好歹也是天元家族的副家主,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掌管整个家族的生杀大权,几个护法就将你给难成这样了吗?”

就在这时,一道让惜雨牵肠挂肚的声音传来,只见在水云殿的正殿中,剑尘的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那里。

没有人察觉到他的何时出现的,直到他声音传出时,惜雨连同几名下属才发现他的存在。

水云殿虽然是一件中品神器,但器灵早已经臣服剑尘,因此剑尘在水云殿中早已可以来去自如。

“参见家主!”正殿中的几名下属一眼就认出了剑尘的身份,神态间立即露出恭敬之色,纷纷是神情激动的行礼。

惜雨目光怔怔的盯着剑尘,脸上逐渐的露出了一抹轻松的笑容出来,道:“你终于回来了,只是我终究是辜负了你的期望,没有替你管理好家族,导致家族损失了大量资源。”

“资源这些倒是不重要,以家族如今的财富,即便是损失了这点资源也无伤大雅,最主要的原因是你作为天元家族的副家主,还缺乏一份果断力。”剑尘一脸郑重的对着惜雨说道:“惜雨,你要明白一点,我们天元家族与其他势力的权力结构不一样,目前我们家族没有老祖,没有太上长老,家主就是权力最大之人。而你作为天元家族内唯一的副家主,我不在的时候,这个家族的一切大小事宜,自然都是由你说了算。”

“那些投奔天元家族的始境强者,你不仅有选择接受或是拒绝他们投诚的权利,当家族内的始境强者做出了有损家族利益的事情,\\b你甚至也有审问以及开除他们的权利,若是有人反抗,你就让家族内的其他始境强者出手,进行强力镇压。”

韩国最火的女子组合 第三章

“终于死了!”

苍穹之上,黄金神国的强者看着那一道道漆黑的裂缝松了口气,此次行动总算是达到了目的,叶伏天死后,天谕书院便不再是威胁了。

他们身上的气息都渐渐收敛,之前便在东凰公主面前承诺过,叶伏天死,一切结束。

黄金神国盖苍眼瞳冷漠,可惜不能大开杀戒,本乘此机会,再灭天谕书院,将之抹平来,但他们对叶伏天出手的理由是因那一战叶伏天没有尽全力,影响了原界同盟的其他人,如今他们再对天谕书院下杀手,岂不是明着耍东凰公主?

而且公主答应不干涉这一战,也是希望原界恢复原有秩序,死一个叶伏天,让原界回归以前,不再杀戮,他们这时候还继续挑事的话,那就真是不知好歹了。

不仅现在,以后神州来的势力可能也要收敛一些。

就在这时,有两道身影朝着叶伏天毁灭的地方而去,使得不少人露出一抹异色,目光扫向那边,他们看到了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子,毁灭的战场依旧有着深邃可怕的黑暗裂缝,仿佛打开了一条通道。

“回去。”太玄道尊看着冲向那边的身影大喝道,是夏青鸢,这女子喜欢叶伏天他自然是知道的,但现在她是想要找死吗?

除了夏青鸢之外还有一头妖兽,赫然乃是黑风雕,它眼神极其锋锐,朝着那边冲去,道:“公主上来。”

夏青鸢身形一闪直接落在它背上,一人一妖这一刻像是冰释前嫌,朝着那可怕的空间通道冲去。

黑风雕速度极其的快,只是一瞬简便冲入了裂缝之中,使得许多人露出一抹怪异的神色。

“殉情?”黄金神国等强者露出一抹有趣的神色,还有那妖兽,这么忠心吗。

“此情倒是难得,可惜了。”简鳌低声说道,诸强者联手攻击,硬生生的打开了一条空间通道,但在这之前叶伏天已经死了,攻击首先落在他身上再撕裂空间。

那女子大概是没有看到叶伏天还抱有一丝幻想,想要冲进裂缝中找人吧,但这无疑是找死的行为,那里面可是空间乱流,以夏青鸢的境界,在里面哪里有生路,顶尖人物都不敢轻易踏入其中。

天谕书院一方的强者看着消失的身影,心中都暗暗叹息,没想到那沉默寡言的女子竟是如此深情。

太玄道尊本想要阻止,但黑风雕的速度太快,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黑风雕一个闪烁便直接进去了,他再挡已经来不及,看着那渐渐闭合的黑暗裂缝太玄道尊脸色有些难看,大意了,叶伏天那家伙没有告诉她吗?

太玄道尊并不知道,叶伏天本意是想要赶夏青鸢离开,让她回夏皇界。

没多久,一道道裂缝消散,苍穹恢复如常,这场九界最强之战便也落下帷幕。

“叶伏天已死,诸位都回吧,以后,不要再挑起九界纷争了。”简鳌开口说道,诸人看向他,这简鳌不尽会拍马屁,如今还学会了做好人?

这老狐狸,仿佛他都是为了原界一样,恐怕,还是为了简青竹吧。

“公主。”简鳌抬头看向东凰公主微微欠身,其他人也都喊了一声。

东凰公主站在高空之上,目光望向诸人,开口道:“一切,到此为止。”

“是,公主。”诸人点头,东凰公主的声音这一次略显强势,带着几分不容违逆之意,这次他们杀叶伏天,想必公主也是有些不高兴的吧。

如今,自然没有谁敢再得寸进尺不知好歹。

东凰公主扫了人群一眼,那一眼没有任何情感,但让许多人心头一凛,随后便见东凰公主转身迈步离开,他身边的强者随她一起离去。

黑暗神庭的强者见到这一切也转身走了。

酒楼中,十邪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将手中的酒杯放下,看了对面的梅亭一眼,道:“有机会再与梅先生一起饮酒,告辞。”

说罢,他便也带人离开。

原界第一天才,死于原界之人手中,真是莫大的讽刺。

梅亭抬头看了一眼高空之上,果然没有出现,不过他也理解,东凰大帝的人就在这里,他们哪里敢出现,一旦出现即便今日不死,也会被盯上,根本逃不掉。

只是,叶伏天真的死了吗?

他总感觉,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

虚空中,南皇、神皋以及神族的族长也回来了。

神皋两人的脸色极其的难堪,格外的阴沉,目光扫向诸强者。

神姬,死了。

他的死,不仅仅是天谕书院同盟势力有责任,和他们一起来的这些人也一样,在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神姬会战死,只有一个可能,被盟友给抛弃了。

这群混蛋。

他们只想着杀叶伏天,因此将南皇牵制住,没想到被自己人给阴了。

要出现一位顶尖强者何其难,任何一位顶尖人物,都足以开创一个顶级势力,站在原界之巅,但这一战,只有他神族损失了一位这种级别的人,其他势力都没有。

神族赢了吗?

杀死了叶伏天固然是赢了,但他们却输给了其他势力。

然而,这哑巴亏还无处可说,他们能找谁算账?

找天谕书院同盟?如今只剩下他们俩人,怎么对付天谕书院同盟势力?

找他们的同盟势力?这么多人,找谁?

只见那些强者一个个转身离开,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般,直接忽视了他们,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神姬,白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