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吃一家三女齐上阵 第一章

水陆法会无比隆重盛大,几乎有大半个长安城的百姓都聚集到了大兴善寺周围。

好在有禁军维持秩序,才不致于出现乱象。

观音菩萨和惠岸使者所化的疥癞和尚此时就在人群之中,见到此番景象,这位南海菩萨满心欢喜,笑道:“阿弥陀佛,我佛慈悲,如此佛事,甚好甚好。”

“师尊,那和尚就是取经人么?”惠岸使者目光远眺,穿过人群,看到了正在大兴善寺内高台上演讲佛法的玄奘。

“正是。”观音菩萨颌首笑道:“这是极乐净土中降下的佛子,十世修行的好人,亦是为师当初引渡投胎的金蝉子长老,合该他往西天取经,重证佛果。”

两个和尚旁若无人地交谈着,他们周身早已设下了幻术禁制,外人根本就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甚至都发现不了两人正在说话。

“恭喜师尊,终于寻得取经人。”惠岸使者按照流程进行恭维。

同时他翻掌取出了一件锦襕袈裟捧在手中,上面放着一根九环锡杖,还有三个金箍儿,奉送给观音菩萨。

“三个金箍儿收好即可。”观音菩萨微笑着接过了锦襕袈裟和九环锡杖,却将三个金箍儿留在了惠岸使者手里,“你且将它们好好保存,以后有用。”

“……”惠岸使者先是一愣,然后点头道,“是,师尊。”

他已经明白自己这位师尊是什么意思,佛祖赐下的三个金箍儿可是捕获护法神的好东西,是举世罕见的好宝贝

自然不可能都给这取经人。

随后,两人撤了幻术,显于人前。

观音菩萨所化的疥癞和尚神色庄严,就这样捧着流光溢彩的袈裟和禅杖行走在街上,惠岸使者所化的疥癞和尚跟在一旁。

锦襕袈裟和九环禅杖都是上品佛宝,即便是普通人都能一眼看出其不凡,这两个和尚顿时就引来了许多人的瞩目。

不少僧人想要凑上前来观看,可见这两个和尚僧袍虽破,却气度不凡,一时间倒也没有人敢真的上来。

两人走着走着,正遇见一个魁梧健壮的披甲汉子率众而来。

这是正在街上带兵巡查的程知节。

他一见这两个和尚,立刻就发现了不对劲,眉头当即皱了起来。

两个疥癞和尚,衣衫褴褛,赤脚光头,竟捧着如此佛宝招摇过市,明显是别有目的,绝不正常。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肥头大耳,油光满面的僧人凑了过来,问道:“你这癞和尚,袈裟要卖多少价钱?”

“阿弥陀佛。”观音菩萨口诵佛号,微笑道:“袈裟价值五千两,锡杖价值二千两。”

此话一出,四周一片死寂。

“疯和尚!两个傻子!”那僧人叫骂起来,“你这袈裟就算穿上之后长生不老,成佛作祖,也值不得这般价钱!”

“你这贪淫乐祸的愚僧,不斋不戒的和尚,毁经谤佛的凡夫,也不配着我袈裟在身。”观音菩萨轻轻摇头,正要上前走,却被程知节拦住。

“和尚,你这袈裟禅杖,加起来要卖七千两?”程知节沉声道。

“正是。”观音菩萨点头道:“穿了我的袈裟,不入沉沦,不堕地狱,不遭恶毒之难,不遇虎狼之穴,如何值不得七千两?”

“妖言惑众,且一年前陛下颁布的新唐律就有规定,肆意哄抬物价者,立刻逮捕!”程知节不与这和尚争辩,直接大手一挥,厉声喝道:“抓起来,押送监牢!”

同吃一家三女齐上阵 第二章

感知到众神那直刺刺,恨不能和他拉开距离的众神,秦云心头不由微微叹息。

捧高踩低莫过于是!

纵是高高在上的神仙,也不能免俗。

秦云拱手道,“各位道友请了,具体发生了什么,我现在还一无所知。若我那师弟,真做了以下诳上之事,我定不会包庇!”

接下来自然又是一阵赞颂剑仙“明理”之声。

文学

秦云告了一声罪之后,当即提出告辞,众仙神自也没有挽留。

剑阁一行跟在秦云身后,随即就驾云出了南天门。

龙女忍不住道,“公子,我们该怎么办?”

相较于其他人,龙女对猴子最是了解,感情也最深。

弟子们也一个个看着秦云,除却小眉和子安,觉正和觉义却是受了猴子的大恩。

秦云叹息道,“回剑阁,这种事不是目前的我们能有资格搀和的!”

身为大知客,向来能说会道的觉义,欲言又止,却是有些语塞。

觉正:“师父,难道我们就什么都不做?”

秦云:“该做的能做的都已经做了,现在就只有等。另外,你们师叔不会有事!”

该做的能做的……

后入门者不知晓,觉正和觉义却是若有所思。

二者不约而同的想起了师父曾和二郎神说过的一些话……那是一百五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吧?

师父彼时就看到了今日?

怎么可能?!

觉正和觉义一时难以置信!

至于秦云说猴子没事,众人更是感觉匪夷所思。

偷了蟠桃和金丹,搅了蟠桃盛会,又怎么可能没事啊?

现如今,众人早就不是曾经的小白了。

蟠桃盛会的意义,他们尽皆清楚。

蟠桃会本质上是给众神仙们“添寿节”的,断人财路都如杀人父母,更别说这种要神仙命的事。

师叔这是相当于一下子把漫天神佛都给得罪死了!

秦云懒得再多做解释,当即带着众人回归剑阁。

……

与此同时。

蟠桃会被搅乱的天庭,却是彻底闹翻了天。

王母娘娘启奏,猴子定住了七仙女,蟠桃悉数被偷吃。

赤脚大仙启奏,猴子假传圣旨,将他诓骗到了通明殿。

齐天大圣府的仙吏启奏,齐天大圣旷工,夜不归宿。

一切证据,都指向了齐天大圣。

四大天师奏上,“太上道祖来了。”

玉帝和王母同时出迎。

老君朝礼毕道,“老道宫中炼了些‘九转金丹’,拟伺候陛下作‘丹元大会’,不期被贼偷去,特启陛下知之。”

玉帝见奏,悚惧。

再看老君一脸坦然的模样,心头更是烦忧。

三界能让神仙避开灾劫的,除却蟠桃之外,唯有太上老君炼制的金丹,以及五庄观镇元子的人参果。

人参果虽神奇,但果实数量太少,镇元子又只是一散仙,不足为虑。

但老君的金丹,却是完全不一样了。

倒是没想到,他刚刚落下一子,老君就随手回了他一手。

好一个太上道祖!

玉帝毕竟是玉帝,和老君对弈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待各种“铁证”纷纷指向齐天大圣,震惊三界的大案真相也彻底“水落石出”。

玉帝当即差遣四大天王协同李靖李天王并哪吒三太子,点二十八宿、九曜星官、十二元辰、五方揭谛、四值功曹、东西星斗、南北二神、五岳四渎、普天星相,共十万天兵,布一十八架天罗地网,下界将花果山团团围困。

闻听到玉帝点兵点将,太上老君却是彻底回过味儿来。

原来,玉帝早就将那猴头从头到尾利用过一次了。

上一次。

那猴头被邀请上天,封了个弼马温的小官。

猴子因嫌官小,反下天。

出身佛门的李靖李天王,在天庭还没有实权,空有一个“李天王”的名头。

玉帝封李靖为“降魔大元帅”,领兵两路神元。

同吃一家三女齐上阵 第三章

五名荒族强者分散开来,一枚黑色果实飞向大军,将要暴烈开来之际,一道透明光幕出现,将这一枚黑色果实包裹其中。

就见到透明光幕之中,这枚黑色果实猛地炸裂开来,光芒耀眼,无数细小的黑色细针飞射而出,却均被透明光幕所阻挡。

但是还不等王弘松一口气,又有两枚黑色果实以及其他数种攻击都飞向人族大军,使得王弘顾此失彼,无法分身他顾。

正当王弘还来不及救援之时,又有两名荒族远远凝聚出一种灵气箭矢,直逼王弘而去,这一下他就更加无法照顾到大军了。

眼见无数道强大的攻击落下,每一道攻击都能轻易地将化神修士碾压成齑粉。

下方的人族大军面对生死危机,并未曾出现一丝荒乱,军中先是出现百余个光点,这些光点越来越亮,随之又有无数稍小的光点出现,然后所有光点联结成一张大网。

数道足以将化神修士斩杀数次的强大攻击,落到这张大网之上,荡起一阵阵波浪,却并没有被击溃。

关键时刻,大楚仙国的万像屠魔阵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利用大军整体的力量,阻挡住了炼虚强者的致命一击。

但炼虚强者的攻击又岂如此简单,一轮攻击被阻挡之后,紧接着又是第二轮,第三轮……

万像屠魔阵很快就出现了一个缺口,在缺口之下的大楚仙国士兵瞬间化为齑粉。

而大阵上的裂纹还在扩大,缺口还在增加之中。

“人族小子!就算你手段通天能保得自己的性命,可惜这些对你忠心耿耿的士兵今日一个也别想活,以后你的大楚仙国就只余下你这一根光杆司令了。

哈哈哈哈……”

一名黑脸荒族强者大笑的同时,大手一挥,无数巨石凭空出现,带着千均之力向下方的万像屠魔阵砸下。

王弘被两名炼虚修士纠缠,虽然暂时没有危险,但他也不知道大楚仙国的军队还能撑多久。

若是不能尽快改变局势,他就真有可能变成光杆司令了。

这种情况下,唯有速战速决,这时,王弘的目光转向刚才表现最为嚣张的荒族强黑脸者,他的双目之中有火焰符文流转。

“那就只有拿你来试一下我的新神通了。”

荒族黑脸强者被王弘目光注视,突然觉得浑身燥热,体内有无名之火升腾而起。

这名黑脸强者连忙以体内法力相抗,想将这股无名之火压下,但他却失算了,此刻体内的法力也被火焰引燃,一张黑脸瞬间变得通红。

“啊!啊啊啊!”

一阵惨叫之后,这名荒族强者全身升腾起一股熊熊火焰,这名强手足挥舞,想要将火焰扑灭,却都无济于事。

与此同时,另外一名正在攻击王弘的荒族强者也抱着头发出了一阵惨嚎,他此刻倒是没有被火焰焚烧,不过识海中被王弘的神识尖锥刺入,头痛欲裂。

文学

荒族就算修练到炼虚境,他们的一个致命弱点仍然存在,就是神识比较弱,很容易在神识方面被克制。

之前大楚仙国凭借一国之力,与荒族断断续续地战斗一百多年,能坚持到现在,并且发展壮大,与荒族这一缺陷也有很大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