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受体内塞东西 出去吃饭 第一章

妖图破灭了,陆舟自由了,他收获巨大,却也无法再盗取力量了。

他静立沙漠之中,没有离去。

心中百感交集,有欣喜,骆轻烟算是活过来了,以后,或许李峰,刘雯,死鱼眼睛都能复生。

也有失望,骆轻烟并不算彻底复活,还不能说话,只会像个傻子一样笑,而且身体尚未凝聚,神识还有些残破。

“我还需要变强。”陆舟拳头紧握。

沙都的沙漠被彻底封锁了,陆舟在这里住了一年。

这一年来,他只干了两件事,第一件事是寻找骆轻烟留下的点地气息,不断凝聚,不断完善。

另一件事描摹寄托物,不断推门,不断变强。

四万八千个长生窍,四万八千个寄托物,等到他全部描摹完毕后,他需要开启第二重,第三重,乃至无尽重的长生窍,以此不断突破,掌握更强的力量。

“我需要彻底掌握生死,彻底复活骆妖精。”

陆舟自语,无比坚定。

“我不过是你想象出来的而已,你再想一个不就好了?干嘛要复活我?”骆轻烟漂浮在空中,笑着问道。

语气中有揶揄,调侃的味道。

她的身边跟着那只白猫,她与白猫用的是同样的神识,只是力量和身体不同而已,所以,她死了,白猫也似了。

喵呜~

似乎是故意的,白猫也跟着吼了一声。

经过这一年的努力,骆轻烟已可以开口说话,距离复活更近了一步,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陆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似乎每一次交谈,骆妖精总能掌握主动,能言善辩的他似乎在面对对方的时候总会有些木讷。

“如果让别人知道堂堂炎黄第一高手喜欢自家养的猫,甚至为此连媳妇都不娶了,岂不是会被人嘲笑?”

骆轻烟继续道。

“青卢无人识炎黄,更别提我这光杆司令了。”陆舟摇头苦笑。

“没有与他们相见,你后悔了?”骆轻烟继续调侃。

这一年来,天师他们回来过,却并未找到陆舟,只发现红雾吞噬了几乎所有的领土。

秦楠苏,岳臻,林间,他们以为陆舟死了,大哭了一场,为他立了衣冠冢,陆舟看着一切,却并未现身。

麒麟已然破天,天师自废重修,炎黄已经足以自保,他们应该去往更富饶的地方落脚,而他并未脱离危险,他与妖图的主人迟早会有冲突。

他能感受得到,那只妖绝不会放过他,只不过,现在可能有更重要的事罢了。

“没有,就我们两个挺好,清净。”陆舟说道。

“我只是一道神识嗳,你回归炎黄的话,可是有两个大美人等着你呢。温香软玉,实实在在,难道你就没有什么冲动?”

骆轻烟调侃。

“吭……,我怀疑你在沙漠里开车,请注意车速。”

陆舟尴尬,说没有是假的,可好歹要注重一下自己的身份,不能乱来不是。

骆轻烟咯咯地笑了起来。

陆舟摇头苦笑,手中却握着一张纸条,那是天师留

文学

给他的,对方知道长生窍的厉害,猜到他没有死,同样猜到他遇到了麻烦。

他收起,却依然没有与天师相见。

牛鼻子是个猛人,但卷入他和妖图主人的争斗,也会被动作蚂蚁一样碾死,他需要盟友,真正可以与妖图扳手腕的盟友。

小受体内塞东西 出去吃饭 第二章

这仙子,怎么还骂人呢?

小岛侧旁,海滩礁石上,吴妄盘腿坐在一只蒲团上,闭目凝神,看似是在打坐。

灵台处的神魂虚影却在托着下巴、晃着脚丫、不断抛接炎帝令。

激动归激动,他还没失去理性,也不觉得对方必须回应自己这份心意;更知道,自己主要是因怪病,对能接触的女性产生了强烈的好感。

试着分析一波,没啥效果。

虽然理智不断提醒他,精卫的状态有恙,自己拿出来的这份热情,可能最后会如这海浪的泡沫,只是刹那的花火。

但……

“大概这就是青春吧,青春。”

吴妄看向了那不知疲倦、来回重复填海之事的飞鸟,轻轻叹了口气。

造孽啊。

‘且等神农前辈来了再说后事吧。’

吴妄如此想着,总算下定决心,暂时不去打扰这位人族老一辈仙子。

他也有不少事要忙,最关键的还是自身修为。

被神农前辈醍醐灌顶,给他一口吃成了个胖子,接纳感悟到了凝丹之境,趁着这个机会,刚好巩固一下自身境界。

吴妄轻轻呼了口气,念了几遍清心法诀方才静下心来,心底流淌着炎帝令第一重到第三重的口诀,将心神沉入每一次周天运转。

不多时,吴妄睁开双眼,眼底带着少许疑惑。

怎么感觉在此地修行炎帝诀,都顺畅了许多?

他延展出灵识,仔细感应大阵各处的情形,很快就有了新的发现。

神农前辈设下的这座大阵,没有阻拦灵气的内外交换,却削弱了大荒道则的影响力,人为开辟出了一处狭小的修仙福地。

修仙本就是修自我,成道便是将自身的道在天地间缓缓展开,或是依附于原本存在的大道之上。

在此地修行,自可事半功倍。

吴妄瞧了眼远处飞驰的精卫鸟,心底多少平衡了些,闭目凝神,在此地开始了闭关。

于是,半个月后。

吴妄已确定,自己的修为境界真的没有什么泡沫,前辈醍醐灌顶的手段确实不一般。

——此前他是真的担心修为被灌水。

也不知前辈是否还在跟那几名强大的先天神对战,若是对战赢了,自己是不是也算蹭了点战绩?

‘我与人皇神农共同战胜了陆吾、英招等神。’

啧,语言的艺术。

这般又过了半个月……

“神农前辈到底来不来?”

吴妄看着那依然在来来回回飞驰的精卫仙子,心境多多少少有些小躁动。

修行,修行,只有修行才能让自己感觉不到岁月流逝,摁住心底那时不时冒出来的一颗颗桃心。

又过了,大概两个月。

吴妄一拍大腿站了起来,朝着精卫那边走了两步,目中写满了坚定。

神农前辈既然有意成全,那他就拿出自己上辈子恋爱基础理论专业学位,去体验体验恋爱的滋味了!

但他走了几步,又悻悻地停了下来。

不由在心底反问自己几声:

‘吴妄,你把精卫仙子当成什么了?因为自己的怪病只能触碰对方,就让对方必须跟自己相好?

这跟自己腿摔断了,就要路过的一位美女照顾自己一辈子,有什么区别?

这是什么霸道蛮横的逻辑?

她对自己是最特殊的那个,自己对她而言却不是啊。’

吴妄耷拉着脑袋郁闷了一阵,走回沙滩边缘的林荫中,再次盘腿打坐,双手抱元归一,汲取着天地间的一缕缕火气。

他其实也很想不顾一切冲上去,但依然说服不了自己。

岁月一晃而过,来岛上半年后。

“修行,真有趣。”

吴妄张开左手,一团浅白色火焰在掌心不断跳动,刚突破自身境界没几天,心底感悟却再次满溢。

他发现自己走了一个捷径。

由更容易获得力量、自星神那里借来力量的祈星术入门,快速提升自己的神念,再通过自家母亲的操作,得以双法同修、走上了修仙之路。

强大的神念,更容易感受大道,更容易拘束身周的火之灵气,更容易与大道共鸣。

从凝丹初期到凝丹中期,他竟只是用了半年。

当然,这般好事也仅限于元婴境之前。——待吴妄修为境界越高,神念强横带来的优势就会被同境界修士追平。

吴妄计算了下,自己二十年内修为境界追上季默不是问题。

前提是能一直在这般福地中安静修行,不被任何人打扰。

这里真是个好地方呀,人皇出手果然不同凡响,连聚灵阵、灵石都省了不少。

吴妄含笑摇头,起身走到了一旁简陋的小木屋中,站在木制的画架前,看着窗外准时路过的飞鸟,端着毛笔等了一阵。

很快,他画下了一幅新的飞鸟展翅图,并在一旁写了一段小字。

‘最近三日无异样,精卫保持填海时的状态,自行挣脱该状态周期依旧为三十六日,已观察到精卫苏醒时刻——子时。’

不多时,精卫鸟扑打着翅膀自窗外飞过,吴妄含笑注视了一阵,放下手中毛笔,回了闭关打坐之地。

他在观察精卫。

但这并非是什么偷窥欲,而是很正经地观察精卫鸟的神魂状态。

万一神农前辈让他来这里的目的只是第一层——帮助精卫,他最起码也要做到心里有数才行。

精卫的状况,其实有些糟糕。

吴妄此时已发现,她之所以不断填海,其实是修养神魂的一种方式,在填海的状态下,神魂能保持凝聚不散。

而当她每三十六天苏醒一次,化作人形或是干脆保持精卫鸟的模样,神魂会有一丝丝的逸散。

如何让她化作人形时,还能保持神魂凝固,就是吴妄现如今修行时一直思考的‘课题’。

总不能,自己不管不顾过去问一句:

‘谈恋爱吗仙子?谈着谈着你就魂飞魄散的那种?’

那未免太不正经。

为了解决这个难题,吴妄在修仙领域探索未果,便将目光放在了自己最擅长的祈星术上。

于是,来岛一年零三个月后。

“神农前辈,莫怪晚辈不仁义了!”

临近子时,月朗星稀。

吴妄站起身来,轻轻呼出口气,看向了那颗在黑夜中散发着盈盈光亮的神木,迈步而去。

不行,还要再温习温习。

吴妄在袖中拽出一张小纸,看着上面的自制攻略、每天一个追仙子的小技巧,指尖点出丁点火光,将这张纸完全烧毁,不留半点证据。

撩一下长发,倚靠在树干上,等待着精卫鸟自海边飞回来。

根据吴妄计算,她飞回来时应该就已自行苏醒……

果然,远远地就捕捉到,精卫鸟额头的彩羽光亮渐渐熄灭,双目变得有神了起来。

然后她展开双翼一个迂回,落去了不远处的药圃。

小受体内塞东西 出去吃饭 第三章

“苏师弟,不枉小僧我对你另眼相待。

虽然你评价滋味一般,可全部喝下,就是对小僧走向伟大厨子道路的最大的支持和鼓励啊!”

释天眼睛发光,一脸开心的拍拍苏霸的肩膀道。

“没什么,节约食物,人人有责。”

苏霸淡淡的开口道。

“好一个节约食物,人人有责!”

释天对着苏霸比了个大拇指,然后看向一旁的黑色铁锅里还有不少的爽爽水,摸着光头脑袋道。

“苏师弟,看样子这么多爽爽水樊师妹和猪师弟估计等会也喝不完,要不你再多来几碗?”

多来几碗?

泥煤,苏霸有种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的冲动。

他没事说什么节约食物的话。

他现在第一碗的后遗症还没有缓过来呢。

把东西味道做到如此极致难吃,释天的厨艺天赋真的‘无敌’!

“释天师兄,先收起来吧,有需求的时候再找你要。”

苏霸嘴角一抽,淡笑的说道。

“哦,好吧。”

释天点点头,自己‘咕噜咕噜’的喝了一大碗,摇摇头道,“其实这味道真不错呢,为啥大家就这么没有品味呢。”

苏霸、猪赢、樊清怡几人一头黑线。

哥,是不是对美味有亿点点误解?

“哗啦——”

这时,在不远处的森林中,又出现了一点动静。

这次出来了两个青年。

一个一身青

文学

衫,手拿折扇,看起来在装逼,不过身形较为狼狈,正是佛门天骄俊杰榜排名第十五的岩通奇。

另外一个身穿华贵锦衣,气象不凡,俊朗中却隐隐带着凶厉狞然的样子,却是第四圣子腾瓦古无疑了。

正要将一锅爽爽水收起来的释天,转头看到岩通奇和腾瓦古两人,顿时笑着招呼道。

“嗨,两位,来的正好,尝尝小僧的爽爽水吗?保证一喝神清气爽,疲惫具消啊!”

“多谢释天师兄,还是不必了,我不渴。”

腾瓦古听到释天的话,脸色顿时一变,看着那碗爽爽水像是见到洪荒猛兽一般。

不过还是给释天抱了抱拳,随即便转身快步走到一边。

他虽然嚣张跋扈,可面对释天可没有那种自傲。

“释天师兄,我也……不渴……呵呵……”

岩通奇一个激灵,讪笑着朝释天行了一礼,然后赶紧去到了腾瓦古的身边。

虽然他没有吃过释天做的食物,但以岩通奇现在的身份地位,也能听到一些东西。

他们的释天师兄,那厨艺可是比武艺更加可怕啊!

这完全是一位将‘美味’反其道而行之的顶级天才啊!

被释天揍一顿可能不会有事,但吃了他的东西,那恐怕真的两腿一蹬,直接上天了。

“真可惜。”

见此,释天摇摇头,也没有强迫的意思,直接将黑色铁锅连带着一锅爽爽水收进了储物戒指里。

储物戒指是真空环境,可以保鲜,不怕营养的流失。

“这位师弟,看你身形狼狈,路上是遭遇了磨砺?要紧不,没有丹药的话,小僧这里可以给你。”

释天收好了黑色铁锅,看到岩通奇略显不堪的外形,和善的打招呼。

岩通奇诚惶诚恐的行礼。

“多谢释天师兄关心,师弟这里已经服用了疗伤丹药,调息一会就不碍事了。”

“哼,废物!”

一旁突然传来了一道冷哼。

却见腾瓦古面色阴沉的靠在树上,眸子凶光闪烁不定!

他们是第三个到达最终集合点的小队,这就算了。

前面两支小队还一点都没有受伤的表现,而他这支两人小队,却有一个身上带伤。

原本腾瓦古觉得,匹配到一位佛门天骄俊杰榜上第十五的弟子,算是运气很好了。

直到现在,看见释天、猪赢他们。

猪赢和樊清怡一组就罢,尽管自己喜欢的女人不在自己这里,但猪赢这头猪,樊清怡肯定是看不上的。

不过让自己严重不爽的苏霸,竟然和释天在一组,真特么让腾瓦古嫉妒愤怒的快要爆炸了。

这小子凭什么每次都这么好运?!

靠运气从天墟兵界得到顶级仙器,靠运气偷袭赢了自己,靠运气随机分配跟释天组在一起!

玛德!

真特么让人恼火!

而且不清楚,之前闯林关的表现,会不会记在小队总成绩当中,也不知道这次操练是如何安排。

要是给他腾瓦古换一个佛门天骄俊杰榜上前十的,他自信小队根本不会受伤,还会更快达到最终集合点!

感受到腾瓦古心里的怒火,岩通奇脖子一缩,屁都不敢放一个。

话说他宁愿跟佛门天骄俊杰榜上排名最后的人组在一起,也不想和腾瓦古一队啊。

腾瓦古实力虽强,可性格多少有点扭曲了,呆在腾瓦古身边,岩通奇根本是提心吊胆的好吧。

而对于腾瓦古隐隐看向苏霸的眼神中带着的一丝妒忌和阴狠,苏霸面色淡然,没有放在心上。

手下败将,不足为虑!

若是再敢放肆,恐怕是忘了被千年杀支配的恐惧了吧。

有必要的话,苏霸打算等悟性提升了研究一下,如何将千年杀和自己的雷霆之力结合在一起,创造出雷霆·千年杀!

“哗啦——”

“哗啦哗啦哗啦……”

半个时辰之后,丛林草叶不断的闪动。

陆陆续续的都有佛门子弟来到了这最终集合点,人数从一开始的六人不断的增加。

十人……十六人……三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