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的挺腰撞击着她 第一章

很快,陈涛来到了三十层,直冲云达办公室。

门口的保镖见状,伸手准备阻拦,却被一把漂浮的菜刀堵住了嘴。

“嘭”的一声,陈涛一脚踹开房门,走了进去。

“云达,我妹妹呢?”

陈涛怒声道。

此时,云达依旧坐在椅子上,不慌不忙地点燃一根雪茄,深吸一口后,轻声道:“怎么,终于要摊牌了?”

“我懒得跟你废话,把我妹妹放了!”陈涛面色冰冷,盯着云达,沉声道。

“哈哈哈,没想到啊没想到,我竟然会被一个毛头小子耍了。”云达起身大笑一声,道。

见状,陈涛也懒得再废话下去,到了这种时候,就没有必要再隐藏自己的敌意,直接催动两把刀一左一右,直冲云达的脑袋攻去。

反观云达,则是十分冷静的站在原地,笑看着陈涛。

忽然,一股无形的风压袭来,压迫向陈涛,迫使陈涛停住了飞刀。

陈涛扭身看去,果不其然,是刘主管。

“陈涛,一上来就动手,是不是不太礼貌?”一身西服的刘主管站在门口,沉声道。

闻言,陈涛没有说话,他很清楚,一旦跟云达撕破脸,那就没有回头的余地,而且陈涛也没想着要跟云达拼个鱼死网破,他只想救出凌诗蓝和她的妈妈。

“小子,有很多异人朝你这里过来,你要小心。”尼尔的声音警告道。

“嗯。”陈涛应道,旋即他看向云达,只见云达坐了下来。

“我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但我相信,你身上肯定有一些秘密。”云达看着陈涛,笑道。

“我觉得,我们可以谈谈。”云达再次道。

“谈,谈个屁,把我妹妹交出来!”陈涛觉得根本没有谈下去的必要,只见他身形再次动了起来,直接催动水果刀,以着极快的速度直冲云达的脑袋刺去。

“放肆!”

只见刘主管怒喝一声,猛地朝前方踢出两脚,两股看不到的风刃直接飞向陈涛,而陈涛,在尼尔的提醒下,一个闪身,就躲开了这两到风刃。

“嘭”的一声,两道风刃直接将面前的办公桌切开了两道交叉的裂痕。

看着那恐怖的威力,陈涛不由心惊胆颤,不愧是一级异能者,这破坏力,根本不是自己能比的。

战斗已经爆发,陈涛顾不上想其它的事情,继续催动两把飞刀,这次目标不是云达,而是刘主管,如果不把这个人解决掉,就无法找云达要人。

“嗖嗖”

飞刀划破空气,一上一下,直冲刘主管。

“哼,无聊的把戏。”

刘主管冷哼一声,只见他双手手掌猛地向前一推,一道凭空出现的风墙挡在了他的面前,陈涛的两把飞刀直接撞在了这透明的风墙上,掉落在地。

“嗯?”

陈涛一愣,再次催动飞刀,这一次,他没有正面攻击刘主管,而是一前一后,菜刀攻向刘主管,水果刀刺向陈涛身后的云达。

此时的云达,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击吓得脸色都发白了,但他做不出任何反应。

“少爷!”

刘主管大感不妙,也顾不上自己这边,直接右手一抬,将自己面前的风墙挡在了云达身前,而自己,则是被陈涛的菜刀直接砍进了右臂,剧烈的疼痛随之传来。

“好机会!”

陈涛见状,二话没说,猛地推开刘主管,直接朝门外跑去。

“别让他跑了!”

云达大喊一声。

此时,陈涛速度非常快,收回两把刀,直冲楼下。、

“尼尔,凌诗蓝在哪?”

陈涛心中急切道。

“在二十层!”

尼尔回应道。

没多想,陈涛一路狂奔,朝二十层跑去,而此时,云家军全军出动,朝着陈涛的位置赶去,忽然,整座大楼的广播响起。

“注意,有叛逃者,所有人追杀叛逃者,无论死活!”

云达的声音响起。

“小心!”

尼尔再次提醒道。

只见冲上来一名体格壮硕的男人,这男人肌肉极其发达,看到下楼的陈涛,二话没说,强壮的肌肉青筋暴突,右拳一拳打向陈涛。

“轰!”

巨大的声音响彻楼道,溅起无数灰尘,将墙壁都打出一个大坑,而陈涛,蹲了下来,险之又险地避开了这一击,也没跟这壮汉纠缠,再次朝楼下冲去。

“体质系异能者,这力量,太恐怖了。”

陈涛惊叹道。

“又来了!”

尼尔再次道。

这一次,是一名身穿黑衣的女人,她的背后,还有着一把长剑,她冷冷的站在楼道口,等待着陈涛。

而陈涛,也是站在了原地,二者相望,战斗一触即发。

不断的挺腰撞击着她 第二章

张珏睁开眼睛时,天已经大亮,明媚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在地上,有些刺眼。他躺在床上,并未立刻起身,而是仔细回忆着梦里的内容,将它们都装入自己的记忆殿堂中去。

总的来说,这次回去,有不少新发现,但谜团也更多了。

那个影子是什么?

月清城所说的‘它’是什么?

两者是一个东西吗?

月清城为什么没有变成僵尸?

他(她)还是正常人,或者说,他(她)真的是人类吗?

一大串儿问题萦绕在张珏脑海中,但现在线索太少,他也不知道答案是什么。

张珏只恨自己睡眠的时间太短,如果他留在那个世界的时间可以长一些,说不定会有更多发现。

他曾想借助药物来实现这一点,但有个最重要的问题解决不了——他不知道自己在什么时候回去。

从前几次的状况看,似乎并没有什么规律。

都是他闲着闲着,某天忽然就做了个梦。

而当他严阵以待,却连着很多天都一睡到天亮。

就好像命运一定要打他个措手不及。

不过张珏不是个矫情的人,看起来那些僵尸会一直保持那个样子,完全不用着急。

张珏从欧洲回来已经将近一个月,除了偶尔研究下雪莉的事,他又过上了没羞没臊的生活。

睡觉睡到自然醒,实验想做就做,不想做就不做,实在无聊就去找陈老切磋一下。

当然,大部分时间,他还是会对其他研究员的实验进行把关,以保证不会有人员伤亡。

杨雪也不会催促他什么,大抵是对他的性格有了更深的了解——小事或许不靠谱,大事上却没掉过链子。

这一天,张珏百无聊赖,正和一个女研究员探讨学术问题。

忽然听到另外的实验室内一阵惊呼。

张珏赶忙过去,发现原本光滑的墙壁上忽然出现了一个洞。

洞口深不见底,直径有两个拳头那么大。

据说这个洞是忽然出现的,那个研究员前一秒还在做实验,后一秒就被它吓了一跳。

在scp基金会工作的人对这种奇怪的事情非常敏感,于是他立刻叫来了其他同事。

大家都在围着洞口,似乎生怕它忽然又跑了。

几个研究员将杨雪也叫了过来,张珏不在的这段时间,她已经升职为site14站点的实验副主管。

在site14,除了那位年纪较大的试验主管和张珏这个特别顾问,就属她的级别最高。

张珏看了半天,也没想起这个洞是什么。

杨雪忽然拍了拍脑袋,似有所得。

张珏看到她的表情,笑道:“怎么,杨大博士,你知道它是什么?”

杨雪叹了口气:“总不能什么事情都靠你吧——我只是觉得它有点像一个我曾经听说过的项目,但具体是不是,还要等确认之后才知道。”

杨雪拨通了一个电话,嗯嗯啊啊之后,又将电话挂断。

“确认了?”张珏问道。

“嗯。”杨雪点点头,“它是SCP-1162。”

……

简单来说,SCP-1162是一个长在墙壁上的洞口,直径约为14.5厘米,其深度会根据当前使用者的不同而会有所变化。

一旦有生物将手臂伸入洞中,他们会拿出一个自己曾经丢失或者正在寻找的东西,而相应的,该生物会立刻丢失另外一样东西。

SCP-1162还有一个特性,如果它在168小时内没有被启动,它将会随机转移到另一面石头、混凝土、砖砌墙面或地板上,之前的洞会留下,不过不再具有异常属性。

SCP-1162之前被收容在Site-31,杨雪前些年去学习的时候曾听别人说起过,故而有点印象。

想来是Site-31的工作人员不知出了什么差错,在最近的168小时内没有启动SCP-1162,所以它才会乱跑,恰巧来到了site14。

杨雪刚刚打电话是为了确认,Site-31站点内的原1162洞口,是不是已经失效了。

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她便确认,这个忽然出现的洞口,就是SCP-1162无疑。

因为SCP-1162本身并没有什么危险性,而且必须频繁启动才可以保证它不会突破收容,因此基金会对它的实验非常多,权限级别也不高,许多研究员都有与SCP-11

文学

62的交互记录。

不断的挺腰撞击着她 第三章

是非成败,在此一举。

当爷爷的声音响起,我也立刻冷静了下来。

这声音不是从别处发来的,正是那颗神奇的水晶球。

不愧是爷爷千方百计留给我的至宝,他在这上面显然是下了大功夫。

上一次靠它给我演绎了浩劫,让我知道末世浩劫与攻击地球的诡异混沌之气有关。

现在,再一次靠它让爷爷可以指导我,接下来该怎么办。

于是我不再惊慌失措,越是这种时刻就越是要冷静。

我忙朝那颗纳戒中的水晶球问:“爷爷,你在哪,现在该怎么办?红鱼走了,敖泽生死未卜,陈家满门自戕,这代价太大了,若是再不能成功,真就损失惨重了。”

爷爷的声音再次响起,道:“孩子,别怕,有情有义的人终将回来。万物因果轮回,这是你种下的因,也该由你来结这颗果。”

“那五行混沌气为太古之气,远超世间灵气的强大,当这太古之气降临,将改变世界法则,引来新的世间主宰,芸芸众生连蝼蚁苟活的资格都将失去。”

“但世间玄妙,地球远比所有人想象中的都要不朽。你要做的就是将这颗球核炼化,在太古五行之气降临融合前,以身补天。”

“只要这次堵住天漏,阻止了浩劫,世间也再无红鱼那样的神族之人,必可做个了断。”

听了爷爷的话,我了然于胸。

其实这些我之前隐隐间已经猜到了,不过从爷爷嘴里得到证实,我还是惊骇莫名。

‘我’的计划显然不是等浩劫最终来临时候阻止,而是靠我来激怒红鱼,让这世间唯一的神魂提前发难,再通过轩辕剑和神农尺两大神兵假装杀她,让她不得不想要逃离人间。

最后,靠轩辕剑斩断天链,将红鱼送走,让世间再无浩劫之引。

而只要我能在这个时候阻止浩劫降下,一切就将尘埃落定。

而我能不能成功,就看我能不能在这最关键的时刻,炼化爷爷交给我的这颗所谓的球核了。

于是我立刻问:“爷爷,我该如何炼化?”

爷爷道:“用心感悟。”

说完,我感到一道魂力钻入了我的体内,那是爷爷留给我的气引。

下一秒,水晶球不请自出。

它漂浮在了我的胸前,球内翻滚着无尽的灵气,让我感受到了浩瀚的生机,仿若一球一世界。

爷爷并没有告诉我具体该如何炼化它,只是让我用心感悟。

于是我闭上了眼,释放气机将其包裹,想要感受这水晶球的法则。

然而别看它只是一颗水晶球,却凶残得紧,无论我如何费尽心思地想要征服它,都无济于事。

情急之下,我使出了万般手段,又是滴血让它认主,又是用主仆契约去镇压它,却依旧毫无作用。

而我这边进展缓慢,外界却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已经有三道太古五行之气射落在邪界,那些失去了邪灵的邪人们一个个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开始仓皇逃窜。

有人大骂陈家和敖家就是害群之马,说是我们不敬神明,才招来如此浩劫。

有人说邪界已经成为弃子,留在这里只会被埋葬,被毁灭。于是它们冲向了两界之河,冲向了联通人间的神庙。

不得不说,这太古五行之气确实违背了世界法则的强大,哪怕仅仅降下三道,就已经颠覆了世间法则。

我那镇守河山的山河之气被打破,人邪两界被联通,邪人们仓皇之下朝着人间逃离。

虽说此时它们没了邪灵之气,也不会再与凡人为敌,但还是会引得天下动乱。

加上这太古之气也会从邪界蔓延到人世间,想必要不了多久,平静的人间也会一片乱象。

想到这里,我越发地焦急,我绝不能让高冷男它们的努力功亏一篑。

于是我再一次将神识投向了水晶球,这一次我没想着征服它,而是想通过它来看看世界。

因为我想到了上一次,第一次见到它时,我感觉它就是地球之眼,通过它好像能看到世间一切。

果然,当我升起这个念头,心随意动,我脑中想到了昆仑山,果然从球中看到了昆仑山。

我看到了昆仑宗,找到了宗主府,此时赵开山几大昆仑宗长老,正焦急的劝说竹井夕夏,尽快离开。

他们说大劫将至,外面已经开始动荡,必须撤退。

竹井夕夏此时腹部已经高高隆起,随时都可能产胎。

她轻抚腹部,说:“我哪也不去,我要留在这里,等黄皮回家。”

我心中焦急,立刻想着天师府,很快就看到了已经三教通融的闻朝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