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女生会操出水 第一章

“我哪里来的时间接电话,孙甜甜刺伤孙骁骁后装晕被顾念西带走了,我也不能看着倒在地上的惨叫的孙骁骁不管吧?”陆子言苦笑。

“我倒是想不管这个歹毒无耻的贱人,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心,看见她躺在地上一脸是血的惨叫,我特么的心疼,所以又把她送去了医院。”

“后来呢?”陆子涵问。

“后来她在手术室大喊大叫的,医生给她打了麻醉药,清理完伤口送病房挂水,看她昏睡,我让人给顾忆秋打电话让顾忆秋过去照顾她,自己就先回来了。到半路才知道事情被爆出去了,这一定是顾念西干的!”

“顾念西?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为什么?为了报仇啊?”陆子言冷笑一声,“我又去安排洪涛撤热搜,折腾到现在。如果不是顾念西今天出现,我还蒙在鼓里,回来的路上我算是明白了一件事,我啊,恐怕是被贺煜城算计了!”

“这和贺煜城有什么关系?”

“你想啊,孙家姐妹是同时对我和贺煜城下蛊的吧?贺煜城的失败了,我则成功了,这血蛊不是只能对一个人忠心吗?而我竟然对孙甜甜和孙骁骁都有好感,这太不对了。”

陆子涵打断他,“哥,你对孙骁骁有好感不是因为她和孙甜甜是双胞胎,心意相通的关系吗?”

陆子言摇头,“绝不是这样,你看孙甜甜和孙骁骁两人之间像是正常双胞胎那样吗?这两个贱人互相看不顺眼,又怎么可能会对我同时产生影响?我之前是被迷惑了,直到今天看见顾念西出现后我突然发现,恐怕不是那么回事,贺煜城一定是把孙骁骁的血蛊给调换了用在了我的身上。”

陆子涵惊讶得不行,“这只是你的猜测而已,并没有证据。”

“还要什么证据?贺煜城知道孙骁骁要算计他,能不提前动手?他现在恨我没商量,肯定不会放过我的,让我这样痛苦的被孙家姐妹控制是最好最直接的报复。”

陆子涵虽然不太相信陆子言的怀疑,但是这种可能也不是不存在,她提醒陆子言道:“哥。如果你真的中了孙家姐妹两人的血蛊,那解药可能就要麻烦许多了。”

“解药?子涵,如果是贺煜城算计我,我怀疑压根就没有解药的存在。”陆子言有些心灰意冷,“我要是知道能落到这一步,当初就该收手,现在好了,喜欢的女人没有得到,还把自己弄到这样的地步,我这是得不偿失啊。”

“哥,现在后悔已经晚了,我们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寻找解药,也许解药并没有那么难不是吗?”

“但愿吧!”陆子言起身,把手机扔给陆子涵,“我先去休息一下,要是顾忆秋给我打电话你就说我生病了。”

陆子涵点头,“好,你去休息吧,顾忆秋那边交给我来应付。”

目送陆子言上楼,陆子涵也准备回房,刚站起来,电话响了,是陆子涵安排出去寻找解药的人的电话,陆子涵马上接通:“怎么样了?”

“大小姐,我们去了苗疆,找了几个当地有名气的人询问血蛊的解药,他们回答得大同小异。”

“说了什么?”

“说血蛊是女子用自己的鲜血喂养的,必须取养蛊的人的心头血才能解。”

为什么女生会操出水 第二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为什么女生会操出水 第三章

戒毒前,四爷被解放军抓了,前面戏园子经理说,袁四爷无论在什么朝代,永远是爷,可红党建立的国家,确是与历朝历代都不同。

“袁四爷还真是个有意思的人,被

文学

押解下去,还迈着老生方步,刚好走七步。”杨鑫鑫不由小声说道。

旁边上官虎一怔,是刚好七步吗?剧情都过去,他也注意不到了,不过杨鑫鑫的眼光他相信,这样说袁四爷这角色的确有意思。

段小楼帮助程蝶衣戒鸦片,鸦片危害不言而喻,而危害的其中一项就是非常难戒,程蝶衣唯一一次口吐脏话“操你大爷”,止不住地挣扎,歇斯底里地摔东西。

段小楼待程蝶衣劲儿使得差不多,然后出门,说到弄点药,毕竟戒毒才起了个头。

沈括亥此段是一遍过,这场也是倒数的几场,当时演员完全进入状态,完完全全演出癫狂劲儿。

镜头并没有直接拍摄程蝶衣癫狂的模样,可肢体语言完全能够表达,加上再次出现的金鱼意象,观众们能够实实在在感受到戒毒困难。

说一件霸王别姬的秘事,《霸王别姬》当初有配音,只是所有人都不知道,凯子特意和杨立新商量,不署名。

其原因是霸王别姬要角逐戛纳电影节最佳男主角,那时叫坎城影展,影展要求演员必须用原音,因为声音也是演技的一部分,所以就把杨立新老师的名字隐藏,可惜最后还是输给了休里斯,也就是后来哈利波特中的卢平教授。

回到荧幕,段小楼让菊仙看着程蝶衣,别让其离开房间,后者听房间内没动静,然后小心翼翼的进去——

满地碎相框,地上还有血……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程蝶衣,似狂风暴雨后的山谷,断枝旧叶,残花败柳。

程蝶衣此刻意识已恍惚,他仿佛回到儿时被斩断六指,被卖入戏班。

导演拍摄得真很聪明,百分之九十九的此处就应该插入回忆,或者用配乐煽情,可此处只是程蝶衣口中喃喃:“我冷。”

“娘,水都冻冰了。”

“我冷。”

菊仙先睡给蝶衣盖上披风以及毯子,然后抱住,想安慰自家孩子,轻拍后背。

程蝶衣自小失去母亲,而菊仙失去了孩子,这一刻菊仙是感受到程蝶衣的痛苦。

也不知道为何,这一幕让现场观众有些心疼,甚至于感性的几位被邀请的女制片眼中都有点泪光。

小豆子和程蝶衣,无论在儿时还是成年,这角色都太可怜,本来以为自己拥有很多,但后来发现一无所有。

本以为师哥能够理解他,可最理解他的却是袁四爷和菊仙。

在菊仙和段小楼的帮助下,毒也戒了,在医院休养身体,戏园子老板说要赶快好起来,现如今劳动人民都等着看程蝶衣唱戏。

在戏园子讨论,准备把京戏改为现代戏,而程蝶衣则认为服装太怪,并且布景太实,丢掉京剧韵味。

小四发言“为什么古时候的英雄美人上了台是京戏,现在劳动人民上台就不是京戏”。

为什么小四作为徒弟有发言权,是因为他参加了不少运动,甚至于“地位”比程蝶衣更高。

程所表达是京戏有唱和舞,而戏服是根据舞美设计,改动了戏服京戏自然丢失一部分韵味。

可以说作为徒弟的小四,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曲解师傅程蝶衣的话,直接把程蝶衣打到了所有人的对立面,好像在说程蝶衣看不起现在的劳动人民。

最关键的来了,段小楼和戏园子经理,都知道程蝶衣是对戏不对人的性子,也能听明白刚才话语没这样的意思,可都赞同小四的说法。

段小楼回答,只要唱西皮二黄都是京戏。言下之意,布景和戏服可以改,西皮和二黄是京戏的两种唱腔。

戏园子经理诠释了什么叫墙头草,他表示现代戏也是一种新京戏,应该爱护。

“还是小豆子时,就是太倔,我猜想成真了,小四这孽种,真要成为劫难了。”杨鑫鑫并不想自己猜中剧情发展,很明显他情绪也有代入。

程蝶衣惩罚小四跪着顶水盆,可徒弟不听师傅的话,直接反出师傅家,他和程的对话,总结出来就是“时代变了”。

杨鑫鑫内心忍不住感叹剧情安排得巧妙,程蝶衣是有心栽培小四,但他是旧时代的思维,师傅可以对学徒任打任骂,甚至于打死都不会有人言语一声。

可现如今不是这时候,影评人们都知道,旧社会是畸形,可程蝶衣作为旧社会的人,逃不出旧社会的束缚。

程蝶衣告诉小四,你这样走了只有演一辈子龙套,小四却说如果在旧社会这话他信,可新社会这话不管用。

电影剧情冷峻,小四和程蝶衣到底谁跑龙套,有定论,在后台。

此处布景有意思,后台距离前面戏台只有一层幕布,甚至于后面能够看见戏台剪影,很热闹。

程蝶衣做完妆容等出场,可走到后台却见到另一位虞姬,只有一个段小楼扮演的霸王,还有一个是小四扮相。

原来昨天开会,早就知会要换角儿,

文学

只是没有人告诉程蝶衣,甚至于能说是小四刻意为之,就是要让程蝶衣在所有人面前当不成虞姬,上不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