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水不流外人田1全文 第一章

@@这是东唐想了很久才准备动笔的一本书,也许写的有些不尽人意,也许文笔还很幼稚,也许并不合读者的胃口,但是这本书凝结了东唐的心血,是东唐第一本正式签约的小说,就像东唐的孩子一样,我并没有奢望这本书可以赚到什么钱,只希望能够得到读者们的认可,得到大家的认同,谢谢。@@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肥水不流外人田1全文 第二章

于是乎…

大家也都没有办法,就跟着孙小空又屁颠颠的回到了帝王峰上。

还是刚才的招待处,还是刚才看节目吃大宴的石凳。

还是刚才那么熟悉的一切。

只不过…

变动的,是众人的心情。

之前那会儿,可以说是没人看好万妖宫,都觉得今天万妖宫,十有八九是完了。

就算是万妖宫的自己人,心里也是担忧。

但是现在!

万妖宫的众人,以及三界的众人,那一个个的,都如同是斗胜了的公鸡,傲首挺胸的。

一个个飘的很。

他们也都不傻,不管叶良辰刚才的打斗是不是孙小空的套路,但是!

这叶良辰,肯定是跟孙小空一气的。

孙小空开口要大家回来,叶良辰立马帮衬,妥了。

说实话…

此刻的孙小空心里也是开心的很。

这波活动非常顺利,只是出动了一个分身,就把在场的势力都给镇住了。

那马保国姜武德,根本就没有出动,自己也一分实力没有表现出来。

这时间孙小空考虑的就是,要如何把场上这些人都给搞破产。

明抢的话,显然是有些不妥。

杀掉这么多人,肯定更是不行。

虽然在场的这些人,实力不怎么强大,但是他们每个势力的背后,都有一个道尊。

太过分,引得他们那些道尊强者都来,孙小空也吃不消。

那么!

既然如此,就得在玩一把。

这时间,只见分身叶良辰说道:

“你们这些人,我现在真想出手干掉你们。”

“刚才我与向望月的比斗,你们居然都不信我,都不压我赢,这让我感觉到了自尊心被践踏!”

“我逼王叶良辰,何曾受过如此羞辱…”

“不行,我今天要在你们这些人里,挑出来一半干掉,不然有损我叶良辰的逼格。”

这家伙,叶良辰的话,直接给场上众人吓了个半死。

不压你赢就是羞辱你了?

仗着你实力强,你牛逼…

你…你特么真的可以不讲道理啊!

就在一群人准备拼一把逃跑时,孙小空突然说道:

“叶兄别冲动。”

“千万别冲动啊!”

“你看,你给我个面子,咱们俩在打一场,你让他们压你赢,给他们个机会,行不?”

“毕竟大家修行不易,一次小错误,不能要了大家性命。”

众人:???

这家伙,孙小空与分身这么一唱一和,直接让场上众人有些懵逼了。

然后他们心里,也是生出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似乎…这种感觉不是很好。

就连万妖宫与三界这边的人,也都有点迷茫了。

这又是什么操作?

没有等众人思考什么,分身叶良辰直接开口说道:

“现在我要在跟孙小空打一场。”

“你们刚才都谁没有压我赢的,这次重新下注压我赢,刚才压多少,现在重新在压。”

“若是谁敢不从,不给我叶良辰面子,我现在就发飙!”

“快点!”

我擦?

这一时间,场上众人是真的不知道说点什么好了。

他们就感觉这个事,太儿戏了。

太幼稚了。

欺人太甚了。

并且,这里面似乎还有一个大坑…

大…

那现在的孙小空与分身,肯定是不会给他们什么人权的。

肥水不流外人田1全文 第三章

在从红色寿衣的口中得知这座唯美如画的拱门长廊的真相居然是由魅魔女王以自己亲生经历撰写的日记后,被勾起了好奇之心的李维原本还想着让帕勒芬妮给自己翻译几篇涨涨姿势,还能纪录下来带回阿弗纳斯戏弄戏弄单纯的钢龙小姐来着。

结果转念一想…这让一个做人家女儿的光天化日之下念自己母亲的荒唐日记给自己听…唔…

是不是略有些那么点丧心病狂的感觉啊…

加之一旁的霜巨人小姐因为自己先前的唐突举动,已经快要羞耻到爆炸从而不停在旁边催促离开这个有碍观瞻的地方,那宛如北风之嚎的大嗓门都引起了那些正在篆刻铭文的旅者们的注意,李维只好遗憾的作罢。

只是天真的蓓丝特娜恐怕怎么也不会想到,这种程度的‘见闻’,在魅魔女王的领地中,不过是个不足挂齿的开胃前菜罢了…

一众人顺着艾露维亚拱门回廊一路向北,就来到了申迪拉维尔的首都,号称所有的欲望都能获得满足的神秘之地———撕裂之心。

与它那听上去有些渗人的名字截然不同的是,这应该是迄今为止,李维来到这个世界所见过最梦幻的城市。

是的,梦幻,而非单纯的美。

几乎在进门的瞬间,首先最直观的感受,就是一股铺面而来的细腻馨香与某种不可言说的体液夹杂在一起的迷幻香味。

在进入撕裂之心后,对于凡人

文学

而言,就是真正的视觉冲击。

沿着街道两侧分布着其上满是天然裂纹却有着另类美感的石雕像和雕琢精美、充满某种暗示的立式柱子。

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则是由具备各种风情的魅魔和来到这座城市的各种族访客所组成。

而即便是对某些传言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的李维,在看到这些生物在魅魔们有意无意的引导下,于众目睽睽的大街上追寻并且正在体验着诸多超越想象极限的堕落、放荡以及愉悦的画面时,也不由心生赞叹:

这里在某种意义上,对于某些人来说,的确是天堂啊…

也怪不得雷恩、菲舍、斯嘉德三兄弟对于这里一直心心念念。

谁要是脑袋一抽提议在这里搞个团建,那笼络人心的效果绝对当场炸裂。

当然,估计不用等到第二天,人心就散了…

该怎么形容呢,那就是如果这个世界也有某种名为河蟹的神兽的话,那么这整座城市眼前的一切,大概都会被耀眼的圣光与霓虹马赛克打的满满当当。

除此之外,这座城市中的各种吃喝玩乐的设施场所也是一应俱全。

为了追求世间一切最顶级的享受,在魅魔女王美坎修特的意志下,魅魔们几乎将整个科瑞尔世界诸多位面最顶级的场所都‘搬迁’了过来。

只要她们看上了什么,就会千方百计的去诱惑对方,带着他的秘方与技术,甚至是设备,一同堕入深渊,堕入申迪拉维尔,然后世世代代为她们所服务。

其中最著名的,还要数北方那片名为和谐之地的繁茂平原,在没魔们皮鞭的鞭策下,无数祈并者在那里专门种植着一片繁茂的葡萄园。

而以此酿造的葡萄酒,品质也是响彻整个科瑞尔世界诸多位面。

它不但美味到令人迷醉,甚至会让人上瘾…

因此对于最求享乐的魅魔们来说,它不仅是世间最美味的饮品,也是俘获猎物最好的调和剂。

当然,作为魅魔们的巢穴与首都,城内最多的还是关于爱情的享受。

在这里,只有你想象不到的,没有魅魔们干不出来的。

李维带着两位‘魅魔’小姐穿越这座城市的时候,就曾看到过一众魅魔们COS着科瑞尔世界那些名人甚至著名的神祇们穿着圣洁却暴露的服装坐着花车游行。

然后往往行至一段,就会被街上那些痴迷而狂乱的信徒们蜂拥涌上车,将那些在其他世界神圣而禁忌的身影所淹没,宛如一辆严重超载的公交车,摇摇晃晃的载着这些堕落的旅客,像狂欢游行一样游遍整座撕裂之心。

他甚至还在街边的某个角落看到过一堵墙,但看来往旅客的神情,却像是早已习惯了它的存在,就像是神圣罗马帝国怎么能没有公厕一样。

哪怕是在另一个世界‘见多识广’的李维也不得不发自真心的承认,在追求感官刺激这方面,恶魔中的魅魔们,才是真正的行家啊…

至于之前还有气力大吵大闹的霜巨人小姐,在进了城门之后,就明显已经因为大脑短时间无法处理屏蔽过多过于刺激的视听内容而陷入了‘呆滞’的宕机状态。

为了防止她在热闹的人群中走丢,也为了不引人瞩目,

文学

李维只好左手牵着她,右手则环住堕落天使小姐的柳腰,装出一副‘醉眼迷离’的模样。

对此毁灭之女眉头微微皱了皱,在看到街上绝大多数旅客都是类似这个姿态后,也就没有做出什么抗拒的过激反应。

因为相比起那些身着暴露羞耻的服装像是发情期的牲口一样被人用铁链牵着用皮鞭抽着走,被那头银龙将爪子搭在盆骨上…似乎好像也没什么了。

由于在出发之前,她和扎瑞尔就已经伪装成了魅魔的样子,因此一眼望过去,李维就像是已经被两只魅魔盯上的‘猎物’。

只不过左边一只,明显像是精力药剂灌多了被玩坏了的白痴样子…

再加上扎瑞尔那股子自带的‘强者光环’和生人勿近的冰冷模样,都让一些对李维这个看上去‘价值不菲’的猎物虎视眈眈的魅魔们在眼热之余,却又纷纷打消了觊觎猎物的想法。

虽然在撕裂之心里,提出共享猎物的请求并不算是什么禁忌,甚至是一件很常见的事情。

因为在这种追求感官刺激的盛宴中,快乐的程度,往往会随着参与人数的上升而呈现指数式的暴增。

比如魅魔女王自身,就经常会带着自己的嫡系或是有潜力的‘孩子’于迷乱树林以北的颤栗牢笼大教堂举办为期两周左右的交流会,并一同分享自己近期收罗的优秀宠物。

但那大多数是在上位魅魔主动提出,亦或是地位相当的魅魔之间才有可能。

如果在不经过他人同意的情况下想要强行介入甚至夺取对方的猎物,那在魅魔的社会中,等同于宣战。

不过那几乎是很少出现的极端情况。

因为在魅魔女王的影响下,绝大多数魅魔的最高追求就是极乐享受,除了少部分觉醒了对痛觉的另类追求的抖M们外,大多都是并不怎么喜欢跟人打架的。

毕竟对于魅魔们来说,相比起没事儿就跟人击剑,她们更热衷于说服他人,然后化敌为友。

如果对方够强大,能够持续的给她们带来享受与快乐,她们也不吝啬于充当跪舔服务型的下位者。

毕竟在魅魔的世界观中,像藤蔓一样依附强者、驱使强者、进而一步步驯服强者,才是展现她们生存意义与荣耀的体现。

什么叫专业,这才叫专业!

而专业的人往往具备敏锐的嗅觉。

所以在魅魔们的直觉中,就知道李维这伙儿人不太好惹…

搞不好这两只魅魔就是撕裂之心那一人之下的辉耀修女也说不定。

于是就在这样的共识之下,李维他们一路上竟是都没有受到任何阻挠,就来到了魅魔女王的宫殿前。

更令李维感到意外的是,哪怕是这座宫殿前,竟然都没有任何侍卫之类的存在守护于此。

而很快,李维就发现这里似乎还真用不着什么护卫…

因为他在这座有着穹顶高塔的宫殿找了半天…才发现…

门呢???

连门都没有,还要个屁的侍卫啊。

许是察觉到了李维的疑惑,被他挂在胸口的石雕当即传出红色寿衣的声音:

“由于她的敌对者实在太多,所以她的宫殿在建立之初就并没有门这个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