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初1了胸大吗 有图 第一章

剑符!

三级符篆!

化为一柄利剑,瞬息掠过虚空,呼啸斩下。

“你…卑鄙!”

孟浩远绝望怒吼,也是他人生最后一道声音。

轰!

光华四射,血肉横飞,台上瞬间安静了。

台下人群目瞪口呆,竟然还能这样玩?

聚灵境六层就这样被玩死了?

一堆符篆砸下来,那可是大把大把的灵石啊!

生生被灵石给砸死!

孟家人铁青着脸,仗势欺人惯了,没想到今天被人家仗财欺人。偏偏又说不出口,毕竟是孟浩青先用的符篆。

方白突然觉得这种感觉很不错,有机会研究下符篆,全靠买他也有些受不了。

“你来!”

方白下了擂台,换上洪寿。

“你们几个,一起来吧!”

洪寿指向孟家七个聚灵境中期之下,豪情万丈。

“呃…”

方白顿时无语,学的是挺快,倒也有点意思。

孟家众人的脸色更难看了,简直是奇耻大辱啊!

一起上有些拉不下脸,传出去对孟家名声不利。

一个个来又没有把握,谁知道洪寿还有没有符篆,又有多少。

“怎么?沂山孟家就这点能耐?趁早滚回去,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洪寿冷笑道。

“找死!”

是可忍孰不可忍,要是这都能忍,孟家还怎么在大楚帝国生存下去?

嗖嗖嗖!

七道身影几乎同时冲上擂台,将洪寿团团围住。

“小小奴才也敢如此嚣张,杀了你再杀你的主子!”

“一群废物,也配与侯爷一战,受死!”

洪寿长枪舞动,横扫千军。

“动手!”

七个人里面仅聚灵境六层便有三人,沂山孟家,名不虚传。

“好好享受!”

洪寿嘴角泛起一丝狞笑,周身升起道道符篆。

一、二、七…

四十六张,竟然有四十六张!

全部是二级符篆,那可是百万灵石啊!

孟家人面色大变,猜到洪寿会有符篆,可是没想到会有这么多。

要知道他只是方白的随从啊!

一个随从怎会有这么多符篆?

要说方白败家也就算了,连随从都可以这样败家吗?

人群更是惊的目瞪口呆,什么时候做随从都有这么好的待遇了?

百万灵石就让这么挥霍?

但,他们震惊的还是太早了。

天雷符!

又是三张天雷符!

三级符篆,天雷符!

分别锁定那三个聚灵境六层,轰鸣落下。

与此同时,洪寿手中长枪犹如蛟龙出海,气势汹涌,赫然是要一招解决战斗。

轰轰轰!

顷刻间擂台上轰鸣声不绝,伴随着声声痛苦的惊呼。

砰砰砰!

血肉炸裂,血雨纷纷,等光华散尽,擂台上只有两个活人。

洪寿紧握银枪,锁定孟家一个伤痕累累的聚灵境六层,“该你了!”

“我…”

孟家聚灵境六层张了张嘴,鲜血顺着嘴角流淌。

一张天雷符让他身受重伤,再也无力面对同级对手。

“这样,我就站在这里,动了就算输,如何?”

我初1了胸大吗 有图 第二章

于正海和虞上戎并肩飞行,从闻香谷出发,到了雒阳西都。

西都似乎没有受到大战的影响似的,一切看起来很正常。

“按照老四的说法,师父与高手在西都北城与太虚交手,那么师父会去哪儿呢?”于正海说道。

“问问便知。”

虞上戎朝着西都修行者最容易汇聚的驿站中而去。

于正海只得跟了上去。

驿站中。

“哎,自从金莲的修行者来到我们这边,就没有安生日子。”有修行者抱怨。

“神明降临,我们怎么可能独善其身。这一场战斗,除了造成了很大的破坏,也没为难我们这帮凡人。”

一些目睹那两大法身的修行者,干脆将自己定义成了凡人。

只有达到那个境界,才配称得上神。

“听说这两位神明,从大翰打到了未知之地,又打到了敦牂天启,把那里的天启之柱给轰断了,也不知道真假。”

“敦牂天启平时都没人敢靠近,有一个变态大圣人守着,更别说现在了。”

“总有胆子大的。”

虞上戎轻车熟路,来到了其中一桌子对面,坐下问道:“兄台刚才所言属实?”

那人看了一眼虞上戎说道:“基本属实。”

“那两大法身是何种模样?”虞上戎问道。

“兄弟,你可真是没眼缘,那天看到的人那么多。”那人话匣子一打开,来了劲头,滔滔不绝地描述道,“其中一座法身是蓝色的……不用这么惊讶,我们也都没见过,更是第一次见到万流至尊的法身,以前只在书上提到过;另外一座法身是黑色的,嗯,应该是来自黑莲。两座法身都是至尊级的。无法判断两者的大小,高度入云端,看不见……”

虞上戎微微蹙眉。

于正海来到旁边,问道:“你确定他们去了敦牂天启?”

“这种级别的战斗,只有未知之地能容纳他们。是与不是我没看到过,但这个你们可以去看看,留下的痕迹一定会非常惨烈。北城宫殿早就成了平地了。”

于正海和虞上戎相互看了一眼。

那人又道:“不过……我奉劝你们别没事找刺激,敦牂天启有一个变态大圣人。”

“变态?”于正海疑惑。

“这人喜欢劝人离开,不走的人就拉到他的院子里说个半天的人生大道理。要是再不走,就杀了埋在他院子旁边。你说这是不是变态?”

“……”

于正海说道:“反正不是我祖宗,随你怎么说。”

“什么?”那人愣了一下。

虞上戎起身,朝着那人抱拳道:“告辞。”

二人离开了驿站,朝着符文通道的方向掠去。

于正海说道:“真要去未知之地?”

“别无他法。”

“好。”

于正海和虞上戎经过一个时辰的飞行,由于不知道并蒂莲直达未知之地的通道,二人便先从符文通道返回魔天阁,又从魔天阁的符文通道传送进入敦牂天启。

当二人在通道中

文学

的时候,明显地感觉到了内部传来的剧烈颠簸感,通道有轰塌的感觉。

好在过程还算顺利,二人抵达了敦牂天启。

看到眼前的一幕之时,二人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除了符文通道这一小片区域还算完好,目光所及之处,皆满目疮痍。

于正海皱眉道:“看来,战斗异常惨烈。”

虞上戎点头道:

“若不是赵姑娘加强了对符文通道的保护,只怕我们过不来。”

于正海看了看脚下的符文区域,说道:“找机会让她修复一下。”

二人踏地掠起,飞到了空中。

“大师兄……”虞上戎悬浮高空,看着敦牂天启的方向,露出了惊讶之色。

于正海也看了过去,被这一幕惊到了。

“天启之柱,真的塌了?”

他们都是被天启认可的人,也是九莲世界中最了解天启之柱的一批人,知道天启之柱的强大和坚韧。

于正海轻声自语:“至尊比我想象中的要可怕得多。”

虞上戎疑惑道:“我很奇怪,若是师父他老人家早已到了至尊,为何要在闻香谷中躲躲藏藏?”

于正海看了他一眼说道:“可能……都喜欢像姜文虚那样吧。”

二人敦牂天启的废墟上飞了两圈,被两大至尊留下的战斗痕迹彻底折服。

于正海突然道:

“糟了,端木大圣人岂不是……”

这话没有说完,但意思已经很明了。

虞上戎说道:

“天启崩塌,只怕他难逃此劫。”

于正海叹息道:“哎,三师弟孤苦无依,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相认亲人。”

虞上戎道:

“这件事暂时不要跟三师弟提起,以免他伤心。”

于正海点了下头。

二人在敦牂天启也没找到师父的影子,便指了指深渊的方向说道:“那边有一个裂口,应该是战斗后所致。”

他们都来过敦牂天启,即使这里树木繁多,植被茂盛,也不至于会有一个这么大的深渊而不知道,显然这个深渊是新形成的。

不多时。

二人飞到了深渊的上方。

看着那巨大的深渊缺口,二人面色凝重。

深渊下方,繁星点点,反而像是浩瀚的宇宙星河。

“这是战斗造成的?”于正海疑惑道。

“应该是。”

于正海叹息道:“如果真像之前说的那样,师父可真是演得好啊……”

“实力才是自信的砝码。师父他老人家或许早就是至尊了。”虞上戎说道。

“当务之急,是找到师父的下落。”于正海说道。

虞上戎环视四方,轻叹一声:“未知之地这么大,若师父不肯回来,我们到哪里才能找到他?”

这样找下去,无异于大海捞针。

“师父没理由不回来,可能是真遇到了强敌,受了伤,又碍于面子,想要先恢复伤势再回来吧。”于正海推断道。

“我下去看看。”

“一起。”

二人朝着深渊下方掠去。

当他们下降五百米左右的时候,便看到了夹在深渊中的樊笼印,不由一怔。

二人掠了过去。

落在了樊笼印上。

“师父的樊笼印?”于正海惊讶道。

“以师父的脾气,不会轻易丢掉自己的物品。此物好歹是合级,就算不用了,也会赠予魔天阁其他人。”虞上戎说道。

这话一出,意思很明确。

于正海却皱着眉头道:“你是想说,师父归天了?”

“……”

虞上戎没有说话。

这只是一种推断而已。

即便是没有归天,师父的状况也恐怕没那么乐观。

于正海严肃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他掌心一压,试图收起樊笼印。

轰!

樊笼印纹

文学

丝不动!

于正海皱眉道:“奇怪。”

他不服地再次出掌:“大玄天掌!”

连续轰出数十掌,每一道掌印落在上面的时候,都会被深渊中特殊的力量汲取。

虞上戎说道:“是大地的力量。”

于正海观察了下四周的环境,以及下面的神秘力量,说道:“你说,师父有没有可能掉下去?”

我初1了胸大吗 有图 第三章

这仙子,怎么还骂人呢?

小岛侧旁,海滩礁石上,吴妄盘腿坐在一只蒲团上,闭目凝神,看似是在打坐。

灵台处的神魂虚影却在托着下巴、晃着脚丫、不断抛接炎帝令。

激动归激动,他还没失去理性,也不觉得对方必须回应自己这份心意;更知道,自己主要是因怪病,对能接触的女性产生了强烈的好感。

试着分析一波,没啥效果。

虽然理智不断提醒他,精卫的状态有恙,自己拿出来的这份热情,可能最后会如这海浪的泡沫,只是刹那的花火。

但……

“大概这就是青春吧,青春。”

吴妄看向了那不知疲倦、来回重复填海之事的飞鸟,轻轻叹了口气。

造孽啊。

‘且等神农前辈来了再说后事吧。’

吴妄如此想着,总算下定决心,暂时不去打扰这位人族老一辈仙子。

他也有不少事要忙,最关键的还是自身修为。

被神农前辈醍醐灌顶,给他一口吃成了个胖子,接纳感悟到了凝丹之境,趁着这个机会,刚好巩固一下自身境界。

吴妄轻轻呼了口气,念了几遍清心法诀方才静下心来,心底流淌着炎帝令第一重到第三重的口诀,将心神沉入每一次周天运转。

不多时,吴妄睁开双眼,眼底带着少许疑惑。

怎么感觉在此地修行炎帝诀,都顺畅了许多?

他延展出灵识,仔细感应大阵各处的情形,很快就有了新的发现。

神农前辈设下的这座大阵,没有阻拦灵气的内外交换,却削弱了大荒道则的影响力,人为开辟出了一处狭小的修仙福地。

修仙本就是修自我,成道便是将自身的道在天地间缓缓展开,或是依附于原本存在的大道之上。

在此地修行,自可事半功倍。

吴妄瞧了眼远处飞驰的精卫鸟,心底多少平衡了些,闭目凝神,在此地开始了闭关。

于是,半个月后。

吴妄已确定,自己的修为境界真的没有什么泡沫,前辈醍醐灌顶的手段确实不一般。

——此前他是真的担心修为被灌水。

也不知前辈是否还在跟那几名强大的先天神对战,若是对战赢了,自己是不是也算蹭了点战绩?

‘我与人皇神农共同战胜了陆吾、英招等神。’

啧,语言的艺术。

这般又过了半个月……

“神农前辈到底来不来?”

吴妄看着那依然在来来回回飞驰的精卫仙子,心境多多少少有些小躁动。

修行,修行,只有修行才能让自己感觉不到岁月流逝,摁住心底那时不时冒出来的一颗颗桃心。

又过了,大概两个月。

吴妄一拍大腿站了起来,朝着精卫那边走了两步,目中写满了坚定。

神农前辈既然有意成全,那他就拿出自己上辈子恋爱基础理论专业学位,去体验体验恋爱的滋味了!

但他走了几步,又悻悻地停了下来。

不由在心底反问自己几声:

‘吴妄,你把精卫仙子当成什么了?因为自己的怪病只能触碰对方,就让对方必须跟自己相好?

这跟自己腿摔断了,就要路过的一位美女照顾自己一辈子,有什么区别?

这是什么霸道蛮横的逻辑?

她对自己是最特殊的那个,自己对她而言却不是啊。’

吴妄耷拉着脑袋郁闷了一阵,走回沙滩边缘的林荫中,再次盘腿打坐,双手抱元归一,汲取着天地间的一缕缕火气。

他其实也很想不顾一切冲上去,但依然说服不了自己。

岁月一晃而过,来岛上半年后。

“修行,真有趣。”

吴妄张开左手,一团浅白色火焰在掌心不断跳动,刚突破自身境界没几天,心底感悟却再次满溢。

他发现自己走了一个捷径。

由更容易获得力量、自星神那里借来力量的祈星术入门,快速提升自己的神念,再通过自家母亲的操作,得以双法同修、走上了修仙之路。

强大的神念,更容易感受大道,更容易拘束身周的火之灵气,更容易与大道共鸣。

从凝丹初期到凝丹中期,他竟只是用了半年。

当然,这般好事也仅限于元婴境之前。——待吴妄修为境界越高,神念强横带来的优势就会被同境界修士追平。

吴妄计算了下,自己二十年内修为境界追上季默不是问题。

前提是能一直在这般福地中安静修行,不被任何人打扰。

这里真是个好地方呀,人皇出手果然不同凡响,连聚灵阵、灵石都省了不少。

吴妄含笑摇头,起身走到了一旁简陋的小木屋中,站在木制的画架前,看着窗外准时路过的飞鸟,端着毛笔等了一阵。

很快,他画下了一幅新的飞鸟展翅图,并在一旁写了一段小字。

‘最近三日无异样,精卫保持填海时的状态,自行挣脱该状态周期依旧为三十六日,已观察到精卫苏醒时刻——子时。’

不多时,精卫鸟扑打着翅膀自窗外飞过,吴妄含笑注视了一阵,放下手中毛笔,回了闭关打坐之地。

他在观察精卫。

但这并非是什么偷窥欲,而是很正经地观察精卫鸟的神魂状态。

万一神农前辈让他来这里的目的只是第一层——帮助精卫,他最起码也要做到心里有数才行。

精卫的状况,其实有些糟糕。

吴妄此时已发现,她之所以不断填海,其实是修养神魂的一种方式,在填海的状态下,神魂能保持凝聚不散。

而当她每三十六天苏醒一次,化作人形或是干脆保持精卫鸟的模样,神魂会有一丝丝的逸散。

如何让她化作人形时,还能保持神魂凝固,就是吴妄现如今修行时一直思考的‘课题’。

总不能,自己不管不顾过去问一句:

‘谈恋爱吗仙子?谈着谈着你就魂飞魄散的那种?’

那未免太不正经。

为了解决这个难题,吴妄在修仙领域探索未果,便将目光放在了自己最擅长的祈星术上。

于是,来岛一年零三个月后。

“神农前辈,莫怪晚辈不仁义了!”

临近子时,月朗星稀。

吴妄站起身来,轻轻呼出口气,看向了那颗在黑夜中散发着盈盈光亮的神木,迈步而去。

不行,还要再温习温习。

吴妄在袖中拽出一张小纸,看着上面的自制攻略、每天一个追仙子的小技巧,指尖点出丁点火光,将这张纸完全烧毁,不留半点证据。

撩一下长发,倚靠在树干上,等待着精卫鸟自海边飞回来。

根据吴妄计算,她飞回来时应该就已自行苏醒……

果然,远远地就捕捉到,精卫鸟额头的彩羽光亮渐渐熄灭,双目变得有神了起来。

然后她展开双翼一个迂回,落去了不远处的药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