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下 整个没入 深入 低喘 第一章

褚贞燕自然点了点头:“完了。”

“先把论文交上来。”一位监考人员在考试中做了录音。

褚贞燕没有任何禁忌。她马上站起来交了论文。然而,在考试结束前,她不能离开。所以尽管她交了考卷,她还是不得不回到座位上等待考试结束的时间。

考试结束后,褚贞燕收拾自己的东西。曹永庆坐在她面前,摸了摸她的头发,转过身来。她没有任何其他反应,因为她昨天已经知道了褚贞燕的婚事。

他非常友好,转头盯着褚贞燕说:“褚贞燕,我猜你一定申请了Y大学!”

曹永庆可以看出,褚贞燕学习很好,考试也考得很好。

褚贞燕的眉毛几乎看不见。她笑着摇了摇头:“没有。”

“你没有申请Y大学,只有少数几所大学可以申请考试。除了Y大学,第二好的是财经大学。黄学艺震惊地看着褚贞燕说:“你去财经大学了?”

黄学艺不相信褚贞燕会申请其他学校。

褚贞燕自然点了点头:“怎么了?”

“没什么……”曹永庆摇了摇头。他还申请了财经大学。换句话说,他和褚贞燕将来可能会成为校友。

曹永庆站起来,微笑着说:“祝我们大家好运。”

褚贞燕微微点了点头,然后离开了考场。

毕竟,他们彼此不熟悉,所以离开考场后,他们走自己的路。

“贞燕!贞燕!”郝朝辉不顾一切地叫住了褚贞燕,拎着包,匆匆向褚贞燕的方向跑去。

褚贞燕罕见地看了郝朝辉一眼。这两天,郝朝辉更频繁地找她。

由于郭洋清被禁止参加考试,毫无疑问,竞争的空间是存在的。郝朝辉松了口气,她对褚贞燕的态度也不是那么专一。

她知道褚贞燕很擅长英语学习。她笑着说:“贞燕,等一下。”

郝朝辉追上了褚贞燕。她压着声音说:“贞燕,你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是什么?”

坐下 整个没入 深入 低喘 第二章

“主人要见你们。”领头的人只说了这一句话就再也不肯开口,然后他挥了挥手。

从领头人后面走出四个人,他们两人一组,解开窦小娥和钱小多身上的锁链后将她们架了起来。

领头人转过身走在前面,架起窦小娥的小组走在中间,架起钱小多的小组则走在最后。

在领头人的带领下,他们穿过了曲折的暗道,来到了一间密室。

“人已带到。”寡言少语的领头人总算是开口说了第二句话。

“灯点上。”

“诺。”

随着一盏盏灯亮起,整间密室的布局也映入窦小娥的眼中。

密室的所有摆件都是成双成对的,且以疑似密室主的那个人为准画一条直线成对称分布。

四面墙十分单调,几乎没有什么装饰,只有四角挂着的四个灯笼最为显眼。

这间密室还非常干净,哪怕没有生活的痕迹,也要保持不落灰尘的干净。

如果说关押窦小娥和钱小多的暗牢有着与暗牢不相符的整洁可以看出主人家对于整洁有着莫名地执念,那么这间密室布置则可以看出主人家的一些其他品性。

密室主对于对称和整洁还真的是有一种莫名的执念啊。

观察完这间密室,窦小娥又开始观察起密室内的其他人。

那位疑似密室主的人身着月白长袍,两枚一模一样的玉佩分别挂在腰间的一左一右。

窦小娥抬起头,看到的是一张严肃脸,但是这张脸她怎么看都觉得与这身打扮相符。这个人给她有一种偷穿别人衣服感觉。

只见那个疑似密室主的人好像是站累了,他示意下两个奴仆搬来一张椅子然后坐下。

“其实杀了你才是才是上策。”

对于这句话,窦小娥是左耳进右耳出,他们要是选上策的话何至于非那么大劲儿把她绑到这里呢?

坐下 整个没入 深入 低喘 第三章

车欣悦害怕顾嘉禹冲动之下打人,战战兢兢地抱紧书包解释:“我没有参与,是、是晓晓她们。”反正周晓晓已经出国,就算全把责任推过去也闹不到她身上,车欣悦支支吾吾说,“汐月说在家里过得不开心,顾明音老是抢她东西,背地里还和父母说她的坏话。晓、晓晓知道就很生气,想给明音个教训……”

车欣悦越说声音越低,少年英俊的面庞像是凝聚着一层薄冰,冷漠又可怖。

“你没说假话?”

车欣悦哪敢说假话,当下急出眼泪:“月月每次见我们都很难过,总是养女长养女短,养女要代替她和赵墨臣订婚,还说你因为养女都不和她这个双胞胎妹妹亲近了,所以晓晓才想着给月月出气,让顾明音看清自己的地位。我没必要和你撒谎,不信、不信的话你去问其他人,周晓晓她们那伙人都知道顾汐月说过什么!”

从明音转学过后,顾汐月几乎没有一天是开心的。

她时不时唉声叹气,或者独自坐在角落哭,任谁见了都会认为她因为那个收养来的山村孩子受了委屈。

“我没想到汐月会撒谎,我要是早知道顾明音是顾家的亲生孩子,我肯定不会听她们的做那种事!”车欣悦就是太傻了,回神才发现自己被人当枪使,每次做坏事的是他们,落好处的是顾汐月,现在顾家人来找算账都是找的她。

车欣悦生怕顾嘉禹打人,害怕地不住哭:“该说的我都说了,嘉禹哥你能放我走吗?”

顾嘉禹面无表情,很是沉默。

车欣悦无比急切:“我对天发誓,我说的都是真话!”

顾嘉禹没有多看她一眼,转身离开小巷。

她没想到顾嘉禹走得这么利落,愣了愣神,着急忙慌往反方向跑。

顾嘉禹漫无目的不知走向何处。

脑海里不住飘荡着那句话,“你因为养女的都不和她这个双胞胎妹妹亲近了。”

放屁!

记得顾明音刚来家里第一天,他就为了顾汐月警告过顾明音,事后顾明音也很识相,见他都躲着走。

不亲近?

扪心自问,他最不是东西也没凶过妹妹一句。

可她是怎么四处对

文学

外人说出那些他们根本没做过的事情的?难道只是单纯的害怕明音夺走家人的宠爱?

顾嘉禹胸口憋着闷气,那股气像是快大石压得他难以呼吸,他不死心的又辗转找到其他人,得到的回答都是顾汐月说自己被家人冷落,看不惯才想给好朋友出头。

不是故意的。

不是找顾明音麻烦。

是给顾汐月出气。

一人可能是说谎,那两个人,三个人呢?

顾嘉禹觉得自己被耍了,被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耍了。

她把他当成了对待顾明音的工具,而他当真那样做了,他恐吓顾明音;甚至打过她;还让兄弟欺负取笑她,对她肆意的侮辱踏践。他给顾汐月向真正的双生妹妹出气时,顾汐月是不是还在心底里笑他傻子?

不知不觉间,顾嘉禹竟走到了沈予知的小区门口。

***

真假千金这件事只在一个晚上便有了结果。

顾黎舟亲口承认顾明音的身份,说出两个孩子在十七年前意外抱错,所以才导致现在这个局面。顾黎舟自然不会对外透露明音生活过的地方,只是说想把俩个孩子留在江城生活。

他承认家人对亲生女儿疏忽,但绝对没有虐待。

之后警方公布调查结果,周某涉嫌造假公文罪批准逮捕,而那家DNA鉴定所也因种种原因被查处,周末那边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顾黎舟贿赂,这件事也很快压下,只剩豪门抱错孩子这条热搜居高不下。

真相曝光后的第二天,顾汐月没有来学校,顾氏不住传来解约的消息。

校门口四处都是蹲点的记者,学生和老师看顾明音的眼神也是说不出的奇怪,论坛因这件事变得史无前例的热闹。

——说起来GXY没少说养女欺负她,原来她才是那个鸠占鹊巢的假货。

——我觉得GXY也没错吧,毕竟不是她自愿被抱错的。

——得了吧,GMY之前没少被欺负,不是她怂恿是谁怂恿?

——emmmmm,那GMY也挺白莲的啊,她既然知道身份为啥不说出来?现在才搞自己家人?我看就是她故意把自己的头发送去检测,然后让医生弄错嫁祸。

——楼上你写小说去吧。

——我也觉得,GMY自己包子怪谁?现在又卖惨了?

“……”

顾汐月在南山上学两年也是有些知名度的,真相出来后有人向着她,也有人借机踩一脚,两方争论不休,最后以删帖作为告终。

不管外界如何闹,顾

文学

明音每天还是该干啥干啥,除了记者有点烦外几乎没有对她造成影响。倒是同学和沈家那边的人很心疼,每天又是打电话又是亲切问候,完全把她当成了爹不亲娘不爱的小可怜。

一天课程结束,顾明音去国际班门口等沈予知出来。

老师正在拖堂,隔着门,她听到流畅的英语从里面传出来,是沈予知的声音。

明音好奇,不禁从门缝向里张望。

阳光浇在教室,她站姿笔直,垂下的睫毛似黑色的两只蝴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