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上被二十几个人上 第一章

锦州之地靠近北部草原,又与西面的荒漠接壤,这就导致这里的天气会受到这两地云雨的影响。

这日黄沙漫天而来,西面荒漠吹来的风沙像是一颗颗须弥炮弹,打在营帐上面发出密集的砰砰声。

用绳子固定在地面的营帐不安的抖动着,像是受到了惊吓一般,长风过谷,响起的声音像是往空瓶中吹气。

与望子关不同,京都城里却是艳阳高照,锦州战事的胜利让百姓心里安定下来,辽金退兵的消息自然是放了出来,但更隐秘的也只有少数人知道。

稳固民心与打胜仗一样重要,这一点宣和皇帝显然驾轻就熟,所以在前几日的红榜中丝毫未提辽金军队的动向,只是以一场胜利让京都百姓欢愉。

小素食的铺面已经扩大了一倍,先前的宣传现在看来作用很大,来的人太多不得不推出每日一百份的限量售卖。

虽然顾了几个打杂的伙计,但像配料以及烤制这样的活,素娥都是亲力亲为,一方面自己做出来才放心,另一方面这关系到小素食的品牌形象,以及安全,当然这些是赵文振告诉她的,虽然不太懂,只顾照做便是。

将两团面饼和好,喊来伙计揉面,素娥伸手擦去额头的汗液,将一拢发丝绾至耳后,轻舒了口气。

“姐姐,臭豆腐今日就买完了,今天得再做一点”

秋水轻摇着锦面圆扇走了进来,天气实在太热,滚下的汗珠晕花了眼妆,看起来有些好笑,眼皮上向多了一个痣。

素娥笑着说道:“疯丫头,现在连形象都不顾了吗?”

用锦帕替秋水拭去眼皮上的颜色,朱唇轻启:“现在天气太热,发酵的时间短,做多了容易坏,一天一做最好”

秋水轻笑一声:“姐姐还说我呢,看你脸上都快沾成花猫了”

素娥脸一红,锦帕在自己脸上胡乱摸了两把,她本来就不爱施粉黛,现在做了糕点就更不大做这些了,每日只保证自己头发整齐就好。

说到底那个女子不爱朱颜粉黛,以前在江州时除了去给姑娘们教琴才会化妆,主要还是为了省钱,弟弟金童又常吃药,实在没有多余的钱去买那些。

现在日子虽宽裕了些,但也没有时间去弄了,再说常在烤炉边,时常出汗,要是晕花了还不如不化的好。

一个小男孩跑了进来,拉着素饿的衣摆,左右摇着,委屈巴巴的说道:“姐姐,赵先生什么时候回来,我有好多问题问他呢?”

金童算是遗腹子,先天就弱,一直以来多病难愈,无法像其他孩子一样到书院去读书,以前是没有条件。

今年素娥也给金童

文学

报过一家书院,但几次金童身上裹着泥巴回来,问了也只说自己不小心摔倒了水沟里,直到她跟去了一次,才知道是被书院的孩子推进了水沟,还嘲笑金童有一个青楼出身的姐姐。

那一刻她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自己先前的身世让金童面对这般的对待,她心里怎会好受呢?只是当时要能活下去她又怎会那样选。

从那天开始素娥就不让金童再去书院了,只每天让他习读赵文振留下来的书单,赵文振曾说过只要金童读懂这几本书,在大梁考个功名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一晚上被二十几个人上 第二章

林昭的做法,几乎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之外。

倒不是说这样做如何如何大逆不道了,而是……不值当。

是的,以林昭如今的身份,再与张氏这些乡村妇人计较,是很跌份,也很不值当的事情。

因为张氏再名义上是他的嫡母。

不管两个人之间有再大的矛盾,换成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人在林昭的位置上,最多也就是会对张氏视而不见,其中一大半以上的人甚至会在表面上依然对张氏孝顺。

因为这会影响自己以后的官声。

如今林昭新中进士,而且是大周最年轻的进士,带着这个身份回到越州,不管他对张氏怎么样,也没有太多人会说他什么,但是既然入朝为官了,以后在做官的过程中,总会有一些“政敌”存在。

一旦以后真有了什么政敌存在,今日林昭的所作所为,就会成为被人拿捏的把柄,别人会攻击他“无德”,会攻击他“不孝”。

这些东西不止是说出去不好听,传到吏部耳朵里,还会影响考评升迁等等。

与官场前途比起来,一个小小的乡村妇人,自然无关紧要,没有人会真的与这么个小妇人计较。

但是林昭显然不一样。

他是个很记仇的人。

老实说,在东湖镇的那十二三年里,张氏对林昭母子绝对不算好,但是也不算特别坏,而张氏最让林昭厌恶的事情,是林昭当初已经入了林家家学的时候,这个胖女人又跳出来横加阻拦,甚至不惜败坏自己母亲林二娘的名声,来达到阻止林昭考学的目的。

相比起这件事来说,后面她向林昭讨要工钱的事情,都有些无关紧要了。

坏人财路,就如同杀人父母了,而坏人前程,又该是何种样的仇恨?

败坏母亲名声的账,又该如何计算?

听到林昭的话之后,即便脸皮极厚的张氏,这会儿也有些挂不住了,她脸色有些发红,抬头看着林昭,声音有些磕巴:“三郎这是做什么……你二哥要等到年底才会参加州试……”

林昭面无表情:“原来还不曾取中秀才,我还以为当初你想方设法把我赶出林家家学,把你儿子送进去之后,他会很快中状元呢。”

听到这话之后,张氏脸上更挂不住了,她本就是个泼辣的性子,当即就想发作,但是又有些顾忌林昭现在的身份,于是咬牙切齿但是偏偏又不敢说话,只气的脸色通红。

一旁的林清源皱了皱眉头,往前走了两步,闷哼了一声:“三郎莫要胡闹,如何能这样与你大母说话?”

林昭方才称呼张氏为“林夫人”,已经不再唤她为母,连一丁点面子也没有给她留下。

这还是当着众人的面,因此自然也没有给林清源留面子。

林昭对着林清源微微欠身,轻声道:“父亲,这是我与张氏之间的仇隙,当初我一个人进越州,已经入了主家的家学,都准备在林家好好读书了,这个妇人直接闯进主家,寻到了大伯祖,败坏我娘的名声不说,还在林家上下到处说我是勾栏之子!”

说到这里,林昭声音凛冽了起来。

“父亲,我母生我的时候,已经在东湖镇的林家,是不是?”

这个时代的勾栏,并不专指妓寨,还有一些表演节目的地方,这叫做勾栏,但是勾栏子这个称呼,就多少有些侮辱人的意思了。

当初林二娘被林清源领回东湖镇的时候,还是完璧之身,林昭自然不可能是什么勾栏之子,张氏这番话不止是在侮辱林昭母子,顺带还贬低了一番林清源。

林清源被这句话问住了,他先是皱了皱眉头,然后张口想对林昭说些什么,张了张口之后还是无话可说,只能叹了口气:“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即便过不去,

文学

今日这么多长辈在…”

“父亲,若不是七叔,我现在应该还在三元书铺里做伙计,这种坏人前程的事情,不是您说过去便可以过去的。”

“这件事怪老夫。”

一晚上被二十几个人上 第三章

@@新书《开局签到御剑飞天》已签约,求收藏求推荐!

新书《开局签到御剑飞天》已签约,求收藏求推荐!

本书与新网站九天中文网签约,目前只能在扣扣阅读搜索到,有兴趣的小伙伴们可以支援一波,谢谢大家!

(本章完)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