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第一章

“哦,原来是这样。”

“对,哥哥是好人。”

“那个,其实……”

“真的是谢谢你了。”

小丫头一出现,王誉好像就成了个旁观者,但小丫头还是比较诚实的,她把之前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给自己妈妈说了。

当然,这一讲都是从她一个小丫头的角度来说的,侧重点是在那只蓝猫软软,以及餐厅出现的小小混乱,还有就是那宝岛两位女编了。

可她讲的这些,很明显带着疑点,成年人肯定能听得出来。

气质美女说感谢这是应该的,但那男人就想到了别的。

“这位小哥。”

“我姓王,叫王誉。”

“你好,王誉。”

“你好。”

“我挺奇怪的,为什么那两位女士会这么做呢?”

男人的脸上有着玩味的笑容。

王誉一听就明白,而这件事他也没什么好瞒着的,毕竟他心里清楚眼前的这个男人跟游建明的关系,于是乎,就大大方方的全都说了。

“其实,今天来到这里是跟着一位编剧老师与台湾来的编剧谈剧本的,这部戏叫做《小李飞刀》,改编自古龙先生的名作,我也不用说名字了,想来二位也知道。那两位便是台湾来的,也就是我们的竞争对手,所以,在餐厅的时候她们二人就借机发难,这丫头算是被卷进来的。”

说完,又蹲下来,揉了揉丫头的小脑瓜,“不好意思啦,刚刚连累你了。”

小丫头此刻已经懵了,在她这样的年龄看来,眼前的这个‘哥哥’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他到底是做了好事还是坏事?还……老是揉自己头发,真过分!

嗯嗯,只叫了哥哥,而没有叫好哥哥,这就太对啦。

小丫头给自己找了个理由,对王誉的眼神,就有些气了。

可是,妈妈的表现就截然不同。

“不不,还是要谢谢你,毕竟无礼的是她们。”还真别说,这气质美人的三观还挺正。

王誉的注意力当然不在这位气质美人的身上,他看到了丫头那带着气的小眼神,他呀,反而给了一个古怪的眼神。

这眼神的意思很清楚:你呀,怎么没叫好哥哥呢?

小丫头见了,嘴巴微张,着实吃了一惊,她心里更加确信,眼前的这个人,绝对不是什么好哥哥。

可气质美人继续往下讲了,她听了刚刚的故事,更加的觉得眼前的这位小哥靠谱。

“对了,还没自我介绍,我姓刘,你叫我刘阿姨就行,这丫头叫菲菲,随我的姓,我是希望你能……”

正说到了这里,边上的那男人插了一句进来,“等一下,我去打个电话。”

这刘阿姨自然听出来了一些东西,便笑着跟王誉聊起了别的。

王誉也起身,微笑以对。

其实,他心里很清楚,那人打电话是要做什么,他刚刚所说的都是实话,自然也是不怕。

“哦,这样啊。”

“那我知道了。”

“改天咱们喝茶,哈……”

那男人说话相当大气,这个年头用大哥大都自带气场。没多久便回来,在气质美人刘阿姨的耳边,小声的说了两句。

刘阿姨很快就微笑了起来,“王誉啊,是这样,我刚刚听了你的电话,原来你是北影的学生,我就动了心思,希望能给菲菲做个辅导,教教她表演方面的知识,你看行吗?”

王誉一听,当然马上就明白了,“就是家教呗。”

“对。”刘阿姨点了点头。

一听到这个,小丫头直接不干了,“妈,菲菲不要家教!”

一边说,还一边拉着刘阿姨的手在摇晃着。

小小的撒个娇。

刘阿姨本来就有这个想法,刚刚不过是确认一些东西,等到那男人打电话过来又说了一些关键,刘阿姨自然就定下了主意。

孩子,当然都是爱玩不爱学的,所以,这绝对不能由着她。

“你这丫头,别不知好歹,这年头学艺术类的本来就少,而且,今天这个情况还真的是够巧的,王家小哥挺不错一个人,教你是你的运气。”

运气?

小丫头把头摇的仿佛是拨浪鼓一般,她其实不是因为不想学习,而是她觉得眼前的这个家伙,不是什么好哥哥呀。

可是,为什么妈妈会觉得他是个好人呢?

这事儿当然就跟那个电话有关系了,那男人自然是打给了游建明

文学

,游建明也自然照实说了,还把王誉给夸了一通,毕竟之前这个年轻人的表现实在是太亮眼了。

本身就是北影毕业,而且有真才实学,再加上餐厅里发生的那一段,王誉在刘阿姨的眼中,简直是一个家教的完美选择。

“王誉啊,你别听菲菲的,她年纪小,不懂事。在找到专业的老师之前,你给菲菲打个基础,就算是帮帮阿姨……”

这话说的,任谁也难以拒绝,而且还是这么个有气质的美人阿姨,但王誉他不一样。

“那个,实在是不好意思刘阿姨,我最近比较忙,马上就要拍一段戏,而且,还要编剧啊、跟组等等工作,所以这个家教嘛……”

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第二章

终于,随着一道清脆的钟鸣声在广场之上响起,所有喧闹声归于寂静。

法犸缓缓站起身来,然后来到贵宾席最前方的高台上。

下面广场的两千多名炼药师,皆是对老人投来了敬畏尊敬的目光。

“以加玛帝国炼药师公会会长名义宣布,”

“第五届炼药师大会,开始!”

满场沸腾。

欢喝声,荡动九天!

……

“现在,请所有参赛者到自己的席位准备。”

法犸再次开口道。

淡淡的声音回响在每个人的耳边,可见这位斗王老人的实力也不简单。

而在广场最中央的位置,特意留了十几个巨大的青石台,特意为了几位年轻天才所准备的。

“叶哥哥,你要给我加油哦。”

小公主夭月自来熟地说道。

笑眯眯地望着少年,仿佛是多年的好友般。

“嗯,”

“夭月一定能夺冠的。”

叶封轻笑道。

“耶!”

少女得到鼓励,一蹦一跳地走远了。

几个老人只觉得可爱乖巧,雅妃和小医仙则是有些不爽地看着叶封,以及那个娇小的背影。

那个小丫头可是不安好心,明摆着想接近叶封了。

“诸位前辈,我先行一步了。”

古河的弟子柳翎开口道,从贵宾席走了下去。

夭夜倒是挺安静。

只是默默地走了上去,到自己的比赛台上开始准备炼药。

“你们皇室真是人才辈出啊,”

“这么小的两个公主,全都成为了三品炼药师。”

海波东忍不住感慨道。

忽略叶封这个变态怪物不谈,两位公主的天赋已经极其优秀了。

至少在他的米特尔家族里,根本就没有这种后辈。

“过誉了,呵呵呵。”

加刑天摆了摆手,但苍老的脸庞上显然很高兴。

……

“是不是很漂亮啊?”

“是不是蠢蠢欲动了?”

小医仙的声音在少年耳边响起。

“嗯,”

“身材的确不错啊。”

叶封坏坏一笑,盯着夭夜的方向。

“哼!”

小医仙和雅妃同时冷哼一声,然后各自伸出一只玉手,捏上了少年腰间的软肉,直接一百八十度旋转……

“嘶——”

叶封苦涩一笑,连忙低下了头。

见此,两女才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虽然她们都和叶封没有完成最后一步,但是作为叶封的女人这个事实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了。

所以才会吃醋得这么明显。

……

广场上鸦雀无声,所有炼药师都是在沉思中,表情不一。

不久,随着一声钟鸣声,所有参赛者不约而同放下了手中物品,上千座炼药鼎出现在青石台上。

“第一轮的考核,需要各位按照着不完整的丹方,而炼制出成品的丹药,”

“每人只有两次炼药的机会,若都是失败,青石台上自动亮起红光则宣布退场,”

“同样,在沙漏的计时结束后没有炼制成功的也算失败。”

法犸淡淡道。

“你们清楚了吗?”

“是!”

“那么,第一轮考核开始。”

广场上浮现出上千朵的各色火焰,各位炼药师都开始竭尽全力。

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第三章

这样一场演唱,在今年的元宵晚会上出现。

徐凡用一首《倍儿爽》来告诉的所有人,一切都可以过去的,所有可以过去的事情那都不叫事儿,人之所以活着,其实不是为了死,而是为了怎么活。

然后,此时此刻,需用又用新的而一手歌曲《明天会更好》告诉所有人,生活之所以美好,就是因为我们相信未来的一切都会越来越好。

山的那边是海洋,明天早上太阳还是会升起来。

明年的春天,花朵儿依然会盛开。

这些,其实都是一个道理,那就是明天会更好,也许此时此刻的你,在面

文学

对这很多难关和坎坷,但只要度过这个砍,未来的一切都会越来越好。

我们必须得承认有些人真的点背,但也许未来,哪怕是下辈子也许会更好也有可能不是吗?

只是我们暂时看不到而已,我们看到的只是现在,此时此刻。

那么,请你相信,明天的一切都会越来越好。

依旧是拟人化的巨资,春风吹拂,却不解风情,这风情二字用在春风上,确实很是惊艳,春风出现,打动了少年的心,让我们年轻时候的模样,擦干了眼泪,重新上路。

记忆很多,却终究会被风干,永远都留在记忆里。

徐凡的歌声就像是有洗脑功能一样,无论是之前的那首倍儿爽,还是现在的这首明天会更好,每一首歌都有别样的味道吸引着很多人。

故事其实很简单,但是这些歌词却总是让人忍不住的喜欢。

明天的一切都会更好,就像徐凡的这首歌里的意思一样,一切都会随着回忆而消失在人生的轨迹里。

徐凡依旧还在哪里唱歌,歌声悠扬缓慢,却让人忍不住的喜欢。

……

抬头寻找天空的翅膀

候鸟出现它的影迹

带来远处的饥荒无情的战火

依然存在的消息

……

和第一遍主歌对应的是第二遍主歌,主歌部分的内容确实都是那么的简单。

但是其中包含的深意却让人忍不住的喜欢,抬头寻找天空的翅膀,那是飞往明天最关键的东西,也是能不能飞上天空,看到最好风景的东西。

其实这世界真的很美丽,候鸟出现的痕迹,就是美丽最好的证明。

徐凡的声音在一字一句唱着。

网络上,直播间里各种议论不断出现,然后掩盖,弹幕纷飞,都在议论这首歌里看似不经意间的内容。

徐凡很清楚这首歌是那个世界,某一位歌手在看到某个地方的灾难有感而写,但其实最终目标就是告诉所有人,明天一切都会更好的。

徐凡也是这么想,这么做的。

他将这首歌里的意思唱的认认真真,按照自己的想法,以及自己对这首歌理解,完完整整的唱了出来。

而直播间里的评论里都是在各种议论,每一个网友也都将自己心中对于这首歌的感受全部都表达了出来。

……

“好听,是真的好听,凡哥太厉害了,这首歌真的好棒啊,感觉就像是一首公益歌曲。”

“信仰很重要,现在是瓶颈期要相信那一天会到来的”

“多希望有一天突然惊醒,发现自己在五年级的一节课上睡着了,现在经历的一切都是一场梦,桌上满是你的口水。你告诉同学,说做了个好长的梦。他骂你神经病,叫你好好上课。你看着窗外,阳光刺眼,一切都那么熟悉,一切还充满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