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头被嘬的又大又硬H 第一章

第889章

“终于来了。”

陈墨盯着命运魔镜心中暗道。

青铜眼珠出现瞬间,就对不朽天帝四人进行了精神蛊惑。

虽然当时判定这种精神蛊惑是青铜眼珠的被动能力,但是这不代表当年掌控青铜眼珠的幕后黑手的真灵就不存在了,在他看来幕后黑手的真灵无非是隐藏更深等待机会罢了。

忌惮这一位,也是他没有抢夺青铜眼珠的最主要顾虑。

果然在最合适的时机,青铜眼珠内潜藏的真灵终于出现想要控制命运天帝过去身。

只是可惜,青铜眼珠注定失败。

因为他手中翻开的命运天书,上面已经针对这种情况早有准备。

【青铜眼珠内潜藏的真灵,终于等到命运天帝过去身最虚弱最绝望最愤恨的时候,祂终于忍不住要直接控制命运天帝过去身,然而永恒天帝和不朽天帝对此早有防备……】

眼看青铜眼睛就要钻进命运天帝过去身的眼睛,不朽天帝率先动了。

祂的天帝至尊术时空生灭典,最擅长的就是时空生灭融合而来的不朽,不朽的核心是永不磨灭,这也是祂为什么先后被命运天帝和永恒天帝逼到绝境,已经虚弱到极限的真灵还能依靠夺舍活过来的原因。

因为祂融合了不朽根源的真灵,最多只会重伤虚弱而不会彻底消失。

所以祂最擅长打持久战,最擅长以伤换伤活活耗死对手。

战争棋盘就是因此而生,将敌人跟自身同时拖入战争棋盘,借助其中无数棋子的力量滴水穿石一点点耗尽敌人的力量,但凡敌人无法破坏战争棋盘就无法摆脱不死不休的消耗战。

要保证敌人陷入消耗战,就要保证战争棋盘能将敌人拉入其中。

时间和空间在此时定格,命运天帝过去身瞬间被拉入战争棋盘,失去偷袭目标的青铜眼珠,虚空一个调转飞向不朽天帝,然而永恒天帝却突然挡在不朽天帝前面。

周围的时空再次定格,不朽天帝全力禁锢时空。

永恒天帝操控永恒天兵上前一步,眉心裂开竟然将青铜眼睛主动包裹在眉心。

包裹的瞬间,永恒封印展开。

通常来说,天帝至宝都会强化天帝至尊术。

强化有两种,第一种是命运天书这种直接增幅命运根源,第二种却是跟天帝至尊术形成互补关系,虽然不会直接增幅天帝至尊术的威能,但是会辅助天帝至尊术。

永恒天兵就是第二种,专门配合永恒天棺。

天帝至尊术切割周围数百万光年压缩虚空形成的漆黑如墨的永恒天棺突然急剧缩小,从原本的笼罩战场封锁虚空的几光年大小缩小到三米长,随后棺盖打开将永恒天兵装了进去。

永恒天棺内万事万物,都在这一刻陷入永恒封印。

“好厉害的永恒天棺。”

陈墨在起源蜃界惊叹道。

永恒天帝最擅长的就是以永恒根源为主的天帝至尊术永恒天棺,永恒根源的核心是永恒不变,永恒不变的核心是超越时间和空间让万事万物恒古不变。

此时永恒天棺内部,时间和空间都已经不复存在。

其中万事万物都将恒古不变,这也就形成了一种特殊的永恒封印。

如果是一对一,永恒天帝最极端的做法就是将自己和敌人一起封印在永恒天棺,然后任由内部恒古不变外部沧海桑田,最终借助永恒天棺活活将目标炼化成永恒傀儡。

失去青铜眼睛,命运天帝过去身打破自身命运根源数量极限得到的力量因此停滞。

奶头被嘬的又大又硬H 第二章

女孩们第一时间死死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现在的状况对她们来说,虽然吃惊,可并不算最糟糕的状态,毕竟以她们现在的情形,再糟能糟到哪去?

看到女孩们都照做了,凯立刻来到门口,打开门朝外面看去,发现那些阿尔巴尼亚人的确按照自己所说没有人留在四楼。发现没人之后,凯立刻来到阿曼达的身边,拍了拍阿曼达的脸庞。

“嘿,阿曼达!醒醒!”

阿曼达捂着嘴,还是有点精神恍惚,只能断断续续的说道:“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凯从一边的酒桌上拿起冰桶一谷脑的倒在了阿曼达的头上,冰水的刺激立刻让阿曼达精神焕发。

“现在清醒了点没有?”

阿曼达虽然被冻的脸白唇青,可精神却好了不少。

“我是金父亲的朋友。我们正在找她,你知道她去哪了吗?”

阿曼达听到金的名字,立刻惊疑不定的看向凯。她有点不敢相信,金的父亲居然这么快就让人来救自己了。

“我……我不知道……我根本没见过金……”阿曼达使劲的回忆,发现从她被抓开始,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金,事实上她连金到底有没有被抓都不清楚。

凯摇了摇头,看来还的问那些杂碎了。

“你能救救我吗?求求你了!”阿曼达生怕凯不会管她,于是可怜兮兮的哀求道。

其他女孩这个时候大约也明白过来,眼前这个男人是来救人的,于是一个个都打算开口想要求他。凯举起手:“不用担心,你们会得救的。现在你们要做的就是躲在这间屋子,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大声喧哗,我会搞定一切的。记住了吗?”

这里二十几个女孩,凯不可能全带走,还是留着让巴黎警方洗地吧。

当然在此之前,凯会帮那些巴黎警方把这里打扫干净。

说完,凯把几名匪徒的枪支搜出来丢给了女孩,让她们拿着枪对着门口,除非门外是他的声音,否则任何人来开门,就直接开枪射击!有几名状况良好的女孩拿起了枪,她们来这魔窟时间还不长,所以反抗意志最为强烈,她们愿意一搏,而那些彻底失去反抗意志,或是被彻底玩坏了的,就都被丢到工地那边了……

凯整理下自己的枪械,然后打开门,走向了楼下。从三楼开始,凯开始挨个的清理。

在三楼,靠近楼梯和窗户一边的房间都是匪徒的住处,靠里的则是那些可怜的女孩们的房间,说是房间,其实就是一个个小型囚室,里面除了一张床一个床头柜之外什么都没有,连对外的窗户都被封死了,空气极不流通,每个小房间都有一阵阵怪味,可想而知那些女孩的生存条件如何。

这帮人根本没拿这些女孩当人!

凯沿着走廊转了一圈,发现三楼根本没人……看来那些欧元还有点作用。

之后是二楼,这里基本上全部是匪徒的房间。凯来到二楼的时候,有两个人正在二楼的走廊上说话,用的是阿尔巴尼亚语,凯也听不出来说的是什么。

利用智能手表的扫描,凯知道二楼的人并不多,其中两个在房间里睡觉,一个在看小电影,另外两个就是在走廊,他们彼此之间隔的有点远,小心一点应该不会惊动其他人。

可就在凯要动手的时候,两个人突然一边说,一边朝三楼楼梯走来,正中下怀,凯默默的退了回去。

等到两人走到楼梯处打算走上去的时候,凯突然冒了出来,一枪打中其中一个的喉咙,另外一个更干脆,被凯一匕首从左眼捅了进去,瞬间就见了他们的上帝。

把两人的尸体丢在一边,凯没有浪费时间,直接找上了其他人。

看小电影的那个,凯一脚踹开房门,然后一枪爆头。另外两个也差不多的待遇。

不过在搞定了二楼的同时,一楼也发现了不对劲。

安装了消声器的手枪虽然没出多大声音,但人死时出的惨叫和倒下的动静却遮掩不住,一时间楼下的匪徒冲了上来。

既然被发现,那就没有继续隐藏的必要了,事实上要不是因为那些女孩,凯完全可以从中正门杀进来,根本不需要那么麻烦。

换上一把从匪徒房间里拿到的UZI冲锋枪,直接堵在楼梯口,直接扫射!

噗噗噗噗噗!

一群人堵在楼梯,简直是就是最好的靶子,凯都不需要瞄准,直接上去一阵突突,那帮人就损失惨重。

凯丢掉已经打空子弹的UZI,拔出依然是从他们那里顺来的西格绍尔P226,挨个点名!

只留下了三个被打断四肢的活口。

凯带着三个活口来到一楼的一个房间。然后从一楼的一个厨房里找来一堆刀具和餐具。

三个倒霉蛋被凯绑在了椅子上。

“现在,我问一个问题,你们每个人都一次机会回答,如果……”

凯话还没说完,三个人还挺硬汉,纷纷对开吐唾沫,嘴里骂骂咧咧的。

看着自己皮鞋上的唾沫,凯撇撇嘴:“我杀了你们那么多人,你们不会以为我会手下留情吧?现在和我装硬汉可不是什么好的选择。”

对方依然羁傲不逊,看起来一点都不害怕。

凯笑了笑,这种人他见识的多了,人总是喜欢高看自己。凯会让他们明白,他们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强硬。

“第一个问题,昨天你们抓的那个美国女孩在哪?”

呸!

其中一个家伙再次吐了凯一口唾沫。

凯的回答也很简单,反手将一把尖刀插进了那家伙的大腿上!而且伤口完美的避开了大动脉。不仅如此,凯还趁着这家伙张嘴打算惨叫的时候,将一块破布塞进的他嘴里。

“我不喜欢惨叫,那声音吵的脑仁疼。”说着凯看向第二个人,那个人没那么刚,可凯一看他不说话,立刻拿起了一把……勺子?凯看了看勺子,笑了笑,然后翻过勺子用勺子柄插入了那个人的大腿!

剧痛让那家伙双眼都翻白了,要知道要将钝器插进人体,那力量可想而知,那完全是撕裂伤,造成的痛苦比利器扎进去要疼的多!

来到第三个人身边,凯看了看他的样貌,觉得他是一个硬汉,所以压根没问,就把一把餐刀插进了他的身上。

接着来到第一个人面前,拔出破布。“想起来了没?那个女孩去哪了?”

不说话。

噗!

这次是叉子。

第二个人。

“女孩去哪了?“

不说话?

噗呲!

这次是一根烧烤铁钎!因为有点长,所以直接将这家伙的大腿扎了一个对穿……特别疼。第二个人华丽丽的昏了过去。

奶头被嘬的又大又硬H 第三章

顾泰安接起电话,腰板笔直地说道:“蒋学的回电,都已经发到我这里了。目前基本可以确定,你在兴山上搞到的情报是属实的。在北风口附近,或者更远的地方,确实可能存在一个秘密建造的军事基地。军情局这边,我会让他们继续追查,你现在要动用,你在北风口的力量,来追查这个事情,先确定这个基地的位置,再搞清楚里面的情况。”

“是!”秦禹立即起身回道:“我马上跟北风口那边沟通。”

“好,就这样,有什么问题,我会让军情局直接联系你。”

“好,司令!”

二人沟通完毕,结束了通话。

秦禹拿起手机,迈步走到窗口处,拨通了吴天胤的号码:“喂,胤哥!”

“你派去在外围盯梢的人,已经联系过我了,我知道他们被控制的那个生活村,你别着急,我这边会跟。”吴天胤知道秦禹打电话来的用意,所以率先回了一句。

“那就好。”秦禹语气严肃地说道:“胤哥,这个事儿,现在已经不光是我在搞了,给你打电话的人,也不是我派去的,他们都是八区情报部门的,专门盯这条线的。

文学

你务必用用劲儿,帮我照顾好派去的这些人,搞清楚这个基地的确切地点,以及里面的情况。”

“我明白。”吴天胤点头。

“行,那你有信儿了,马上给我打电话。”

“好。”

吴天胤挂断手机,站在自己的办公室内,转身看向了安仔:“给沿路的牛鬼蛇神打个电话,让他们盯上拉人走的那个车队。”

“好。”安仔应了一声,拿起电话走到了窗户旁。

吴天胤弯腰坐在破旧的办公椅上,依旧穿着他标志性的老旧军大衣,摸了摸满是胡须的下巴:“呵呵,真怪事儿了啊,北风口这儿趴了这么一伙人,我竟然不知道。”

……

大约八个小时后,晚上11点多。

安仔迈步走进了吴天胤的住所,语速很快地说道:“对方的车队,根本就没在北风口停,而是直接进了西伯无人区。”

吴天胤立即起身骂道:“他妈的,我就说嘛,北风口这儿要是趴了这么一伙扎眼的人

文学

,咱们怎么可能一点都不知道。秦老黑第一次收集的情报不准确,对方搞的那个什么基地,肯定不在北风口。”

“是的,应该在无人区深处,或者是在更靠近俄六区的范围。”安仔回。

吴天胤背着手,在屋内走了起来。

“现在的情况有点尴尬,无人区的道路非常简单,我们的人如果直不愣登的跟进去,那很容易引起对方的警觉。”安仔轻声提醒道:“这个活儿不好干。”

“动脑子啊。”吴天胤立即做出部署:“命令,新胜生活村的3号仓库,往外放两架直升机,然后给俄区的米哈伊尔打电话,让他跟波尔塔的空中管制单位打招呼,就说咱们要进货,调二百桶飞机燃油过来。”

“可以。”安仔想了一下回道:“那途径路线就是西伯无人区呗?”

“对,买燃油是其次,主要是让飞机有个正当理由进去,给我盯着对面的车队。”吴天胤点头。

“好,我马上安排。”

“等一下!”吴天胤摆手再次叫了一声:“两架直升机也不保险,万一有雪舞天,他们就啥都看不着了。你这样,你再让新胜生活村的拉货车队出五台卡车,也去波尔塔那边拉钢材回来。记住,一定要用带LOGO的集团采购车。”

“行。”安仔点头。

“去吧。”

吴天胤摆了摆手,立马走出办公室,伸手打开了蒙着挡灰布的军用沙盘,低头看了一眼西伯无人区附近,眨眼说道:“他妈的,这有一千多平方公里的无人区,周围全是山……上哪儿找什么基地去啊!”

……

次日,晚上九点多。

押解蒋学、孟玺、何大川等人的车队,经过三十多个小时的行驶,终于来到了西伯无人区深处,并且在俄区巴什基尔矿业集团旗下的一处开采基地落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