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怀老鼠 第一章

“少女情怀总是诗啊。”路朝歌站在窗外,看着窗内的一幕,于心中只想起了这句话。

洛冰对于他的情感,他自然是一清二楚的,而眼前的一幕,则也让他心情比较复杂。

在他看来,自己也许成了少女青春期的情愫与悸动。

他倒并不觉得这种举动有多么的幼稚与可笑,女孩子在这种年龄阶段,本就是这等模样。

就好像读书时期,很多人还会在本子上一遍又一遍地写下那个人的名字一样。

在他看来,洛冰一直是个比较敏感的人。

出身于青楼的她,怎可能不敏感呢?

她从小就要学会察言观色。

而在路朝歌看来,敏感的人,往往也是注重细节的人。太过敏感,就像是拿着放大镜看世界,美好加倍,丑恶也加倍。

他仔细回忆了一下,也回忆不起来自己有为洛冰专门做过些什么。

好像并没有。

人与人的感情,本就是奇奇怪怪的事,因此才会有了那一句:

“【他可能没做过什么,

也可能不小心做多了什么,

就无辜地被你大爱了一场。】”

有点矫情,但又有几分莫名其妙的道理。

路朝歌此时能做的,就是装作什么都没看到。

他潜藏着气息,离开了自己的竹屋,然后在恰到好处的时候,泄露着自己的气息,堂而皇之的又走了一遍,好叫洛冰知道,公子已经在来竹屋的路上了。

等到他再次回到竹屋,洛冰已经在庭院里候着了。

“公子。”这位纯欲风的娇俏少女巧笑嫣兮,冲路朝歌行礼道。

路朝歌微微点头,明知故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是衣袍做好了,刚给公子挂上。”洛冰道。

“好。”路朝歌微微颔首。

洛冰看着路朝歌,道:“公子今日可想饮茶?洛冰可以为公子沏茶。”

路朝歌是个蛮爱喝茶的人,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都是如此。

洛冰茶艺精湛,从小受过训练,在这方面颇得路朝歌欢心。

在服侍人这一点上,不管是哪方面,她都算得上

文学

是个手艺人。

这双巧手,能把人服侍的服服帖帖的。

“好。”路朝歌点了点头,在石凳上坐下。

洛冰便从储物戒指内取出茶具与灵茶,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笑容。

对她而言,这就足够满足了。

路朝歌看着她,回忆起当初豪撒银票,把她从老鸨手中买下时的场景。

没记错的话,当初朝她丢了个【侦测】,除了浮现出了基础信息以及自身的天赋属性点外,系统还额外标注了一句【有机会触发隐藏剧情】。

这条提示信息,后面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路朝歌如今再往洛冰身上丢【侦测】,是看不到系统的温馨提示的。

好家伙,时间一晃而过,这么多年过去了,愣是也没触发半点隐藏剧情。

对此,路朝歌倒也不以为意。

反正当初的初衷也不是为了隐藏剧情,只是小梨子觉得她太可怜了,便想着把她带回山里。

路朝歌对此倒也没有什么意见,反正就是一千两银票的事儿,妹妹高兴就好。

谁能想到,路冬梨当初的恻隐之心,换来的却是一位想要骑师蠛祖,当师父嫂子的孽徒。

路朝歌饮了一口洛冰泡的灵茶,夸了一句:“不错不错。”

洛冰的小脸上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神色,好似简单的一句夸奖,便能给她带来一整天的好心情。

过了一会儿,洛冰见路朝歌茶也喝的差不多了,便问道:“公子可要去试试衣裳,看看是否合身?”

路朝歌本想说:“不用了,你办事,我放心。”

但看着洛冰的眼神后,还是点了点头,进屋内脱下了外袍,换上了新做好的黑袍。

“很合身。”路朝歌一边说着,一边抬起双手衣袖向外走去。

洛冰看着身穿黑袍的路朝歌,只觉得看痴了。

路朝歌见她那晃神的模样,以及那天然的又纯又欲的气质,只觉得——真叫人头大。

他在她眼前摆了摆手道:“别看了,去把静修室整理一下,然后帮我点燃一根定心香。”

“公子可是要闭关突破?”洛冰问道。

“非也,是你大师兄该闭关了。”路朝歌想着自己储物戒指内那一大块魂玉,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只是……黑亭在哪呢?

…….

…….

静修室内,黑亭与自家师父路朝歌对坐着。

路朝歌废了好大的功夫,才找到了存在感越来越低的黑亭。一个不小心,神识便会将其忽略,跟个幽灵似的。

少女怀老鼠 第二章

看到初青这样一个个大概就明白了,十之**是让初晴不打铁了。

或者打铁不会发疯。

随后六月雪看向柳依依打字:钟老板去提亲了?

柳依依点头:“提了,听说他刚刚跟他师父说的时候,差点被他师父打死,这不是要他老人家的命嘛。”

陈亿道:“后来呢?最近都没看到钟老板上网。”

柳依依想了想笑道:“后来当然还是去提了,两个人跟上刑场一样。”

文学

“结果呢?”萧筱默问道。

柳依依叹息:“我老爹答应了,几乎没有任何的为难。”

六月雪打字,然后放出声音:“那你怎么还叹气?”

柳依依无奈道:“我老爹就是故意的,他同意订婚,但是不同意现在结婚。

他给出两个条件,满足其中一个,就能结婚。”

赤血童子道:“是什么?”

柳依依道:“第一,百年内两人都七阶入道。

这种事根本不可能啊,就算破晓道友指导,也不可能的,除非跟九汐仙子一样逆天。

但是这可能吗?

明显不可能。”

“第二呢?”

“第二就是百年后可以直接结婚,意思很明显,你们可以订婚,但是必须百年后结婚。”柳依依说道。

她结婚就是为了生孩子,为了把古梦大门继承出去。

现在不让她结婚,订婚有什么用?

当然,订婚的事她不介意。

想到这里,柳依依又道:“哦,还有更过分的,我老爹说了,结婚了,两个人要是没有一起六阶,不准生孩子。”

众人:“……”

这还真是故意不让古梦大门继承出去啊。

赤血童子道:“那还嫁钟老板不?”

柳依依立即道:“干嘛不嫁?反正就是等一百年而已。

难得老爹同意了,换一个人他拒绝了怎么办?”

到底是谁会拒绝啊?

“哦,还有哦,以后我就是这家店的老板娘了,你们吃饭得给钱了。”柳依依补充道。

众人:“……”

算了还是赶紧让他们分了吧。

赤血童子就不在意了,他一直都没钱,根本没脸来这里吃饭。

不过更伤心的是,钟老板都要结婚了,他还没有转角遇到爱。

算了,还是吃冰棍吧。

顾剑生现在很苦恼,小黎又不知道哪去了。

而且天和集团来了几波人了,就是找不到。

“你可以找那个人。”安溪在一边吃着点心说道。

她还是用腹语,并没有开口的打算。

天碑神战过去了,而且天碑神战彻底终结了。

她已经算的上彻底安全了,不会有人觉得她是外来人而来对付她了。

自己可以安心的在人族大地生存下去了。

顾剑生摇头:“不行,破晓越来越强了,动手也越来越夸张了。”

之前有破晓的威慑,小黎很乖巧的,最近破晓很久没出现了,就又大胆起来了。

安溪道:“找不到就不要了,一只狐狸而已。”

顾剑生也不在意,而是道:“前辈是知道的,我不可能放弃小黎的。”

安溪道:“没让你放弃,只是让你不要了而已。”

顾剑生:“……”

这有区别吗?

为什么他感觉不出来?

片刻后,安溪道:“我饿了。”

顾剑生立即道:“前辈……”

还没等顾剑生说完,安溪就道:“我知道那只臭狐狸在哪,你要是饿到我了,我就去吃了它。”

顾剑生:“……”

这时候安溪又道:“如果我吃饱了,我可以保证那臭狐狸活着好好的。”

顾剑生:“……,前辈等一下,我这就去。”

圣地禁地。

月汐一来这里,纯粹的善就直接把头扭到一边。

纯粹的恶对她虎视眈眈,就差冲过来咬了。

月汐道:“你至于吗?说好纯粹的善呢?”

纯粹的善悠悠道:“主观意识让我如是做。”

月汐道:“你再这样我就走了,你是找我进来看你脸色的?”

纯粹的善转头看向月汐道:“我复活了,第一件事是就揍你,你不能拿身份压我。主观意识说道。”

月汐笑了笑,然后坐在湖边道:“这得看我打不打得过你了。”

“你这是耍赖。主观意识鄙夷的说道。”纯粹的善带着情绪说道。

月汐也不在意,而是道:“不过你真不一定打得过我,我问了下,你要复活需要很长很长的时候,幽司一分为二也在满世界跑。”

纯粹的上犹豫了下道:“不乱跑行不行?要是可以你让哥哥把他砍死,还不如安心的沉睡。”

月汐:“……应该是不行了。”

因为天地大局始终都在,他得维护到最后。

好像说复活的时机还是没有到,不知道要等多久。

但是有一点是好的,那就是有希望,秦千凝有了希望,不需要带着未知等下去了,因为幽司还活着。

最后月汐道:“听说你复活就能嫁人了哦,是不是心里有些着急了?想快点复活?

可惜呀,还是得等。”

纯粹的善看着月汐,纯粹的恶开始低吼。

“主观意识已经决定了,把你进禁地的事告诉圣地那些人,让她们关你禁闭,让你跟你师兄十年不得见。

然后还要把你喜欢你师兄的事在圣地放广播。

主观意识非常凶恶的说道。”纯粹的善说道。

月汐:“……”

是不是玩不起?

这种不是人干的事都干的出来。

在某个城市中,一位道士转头看向圣地的方向,最后回头笑道:“缘,妙不可言。”

啪!

他回头的瞬间,又被一巴掌扇的转回去了。

“今天还是去摆摊吧,希望不要碰到狠人,不对,他还欠我灵石。

算了,有机会一起要。

希望没机会。”

数月之后。

川河小镇。

在小镇无尽的高空之上,有两股气息在不停的碰撞着。

它们之间僵持了很久,最后两股气息开始慢慢转换,变成了两股类似人影的气息。

这两股气息进一步僵持着,它们仿佛手握着手开始掰手腕。

就看谁能掰过谁。

而这两股身影,一股类似男孩,一股类似女孩。

按现在来看,男孩一方保持最佳状态,占据优势。

女孩一方,虽然有劣势,但是依然稳定。

而在川河小镇的某家医院中,江左在某一层不停的来回走动,他显得有些着急。

是的,苏琪今天要生了,他就在产房前。

让他无法安心的是,苏琪进去很久了,一直都没有什么消息。

现在月汐,剑十三,静月姐,清莲她们,全部都在。

所有人都在等苏琪生出小宝宝,然后看看小宝宝是什么样的。

月汐道:“小江,你能坐一会吗?”

江左摇头:“坐不住。”

他怎么做得住呢?

苏琪要生了,他要当爹了,哪里坐得住啊。

但是他很想知道,为什么还没有出来啊?

都一小时多了啊。

理论上苏琪是修真者,身体肯定没有问题,生孩子理论上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苏琪也问了西门夫人,修真者生孩子肯定是有优势的。

可是,就是还没有出来。

静月姐突然道:“妹夫,你还是别晃了,先想想等下小怨妇出来,你是先看孩子还是先看小怨妇把。”

江左愣了下道:“不能先看孩子吗?”

其实他很好奇,刚刚生出来的孩子长什么样。

少女怀老鼠 第三章

可以回去了。

在那杯加了巧克力的咖啡,喝了一半之后,陆辛有了这种感觉。

他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

那是一种很难说得清楚的感觉,就像是暗中有什么人,在窥探着自己,一直盯着自己,但无论怎么寻找,都找不到那个人,整个咖啡店里安安静静,就连穿着黑女仆的服务员,这时候也已经不再与陆辛争辩,而是回到了吧台前,看起来很忙,又像是没忙什么的样子。

很多人有了这种被盯上的感觉,都会下意识的认为是错觉。

但陆辛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

他还是不知道自己具体是如何中了招的,但与酒鬼当时的经历相对比,他忽然明白了酒鬼为什么会中招,酒鬼以为,她是因为自己调查这个组织的事情,露了马脚,才被盯上,但事实上,真相很有可能和她想的不同,对方不是因为怀疑她发现了什么,才盯上了她。

原因,可能只是因为她在咖啡里掺了酒。

破坏了人家对咖啡的尊重。

……

……

想明白了这个问题之后,陆辛仍然慢慢喝完了咖啡。

毕竟很贵。

而且他要确保,对方彻底盯上了自己。

然后他才起身,将袋子背在了身上……妹妹一直抓着他的袋子,想要从里面搜出糖果来,在外面,陆辛习惯装作看不见妹妹,就直接将袋子连同她,一起背到了自己的肩膀上。

付钱,找零,离开。

陆辛来到了马路对面后,回头看去,就见那咖啡店有种说不出来的怪异感觉。

阳光之下,它显得隐隐发暗,像是折射了光。

倒映着街对面景物的玻璃窗后面,有目光盯着自己的感觉,更强烈了。

……

……

陆辛乘坐电车,来到了四号卫星城列车站旁的停车场,取了自己提前放在这里的摩托车。

因为不知道自己被那个组织锁定之后,会发生什么,所以他一开始就与酒鬼约定,进入了那个咖啡店之后,就不再直接联系,以免对方会因为两个目标的接触,引发警惕。

取了车后,陆辛直接登上了高列,返回二号卫星城。

酒鬼这时候应该在某个地方观察着自己,看到了自己的举动,她就会明白,自己已经成功被对方盯上,而在自己登上高列的时候,酒鬼就会直接去安排对那个组织的抓捕准备了。

只要自己这边确定邀请对方作客成功,一个电话打过来,酒鬼这边就会立刻行动。

“会不会因为我返回二号卫星城,距离比较远,导致对方跟不上我?”

这本来是陆辛的担忧之一。

不过,上了高列之后,他仔细的去感受,发现那种被盯着的感觉更强烈了,也就放心了。

只要盯上了目标,就会如蛆附骨。

到了晚上,自然就会有精神怪物过来找到目标,并且杀害。

这还真是一种杀人于无形的法子啊……

陆辛坐在了高列上,一边按着袋子,不让妹妹打开它,一边闭着眼睛,默默的想着。

月亮变红了,这世上的很多事也变了。

……

……

到了二号星城总站之后,陆辛领回了自己的摩托车,仔细检查了一下有没有刮痕,这才骑着它回家。这一次前往四号卫星城,本来以为会有一场激烈的战斗,所以才带上了摩托,有备无患,但却没想到,事情的发展一直很温和,居然没有用得上,倒算是白带了……

他没有急着回家,先骑车来到了菜市场,买了几根黄瓜,茄子,割了半斤五花肉,见到有新打捞上来的嘎啦比较新鲜,就也狠心买了一斤,然后挂在车把上,晃悠悠的回家。

骑着这辆摩托车的弊端显露出来了,买菜的时候讲价都不好讲。

人家下意识的看看自己的摩托车,就把价格涨了好几毛。

将摩托车推进楼道里,仔细的锁好,然后陆辛提着菜上楼,推门进去时,就见妈妈与父亲正一左一右,坐在了餐桌旁边,不知道他们刚才说过什么,这时候都沉默着,气氛压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