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再进去了会被撑坏的 第一章

第2196章我自有安排(第二更)

张鹏天面现惊愕之色,呆呆的看着薛安,“你怎么……。”

“我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是吧?”薛安轻笑一声,“其实从一开始他们所针对的就不是你,甚至不是暗影龟族,而是这死亡黑域啊!”

闻听此言,岳清欢浑身一颤,旋即明白过来。

“你是说……。”

“没错,这件事本身就跟诸天之事彼此连接,看来那些家伙在铜门被毁之后依然不死心,试图通过死亡黑域再次进犯诸天啊!”薛安轻声道。

岳清欢的面色变得十分难看,“既然如此,那他们怎么不直接出手,而是绕了这么一个大圈呢?”

“这我就不清楚了,但想必是有原因的,比如不想引人注目?”

岳清欢的脸上现出沉思之色。

至于暗影龟皇和张鹏天他们,则都没听明白薛安和岳清欢的话。

什么进犯诸天,铜门被毁之类的。

听得张鹏天简直是一头雾水。

反倒是暗影龟皇隐隐想到了什么,但也因此脸上的神情变得越发难看起来。

因为那死亡黑域一向都是暗影龟族的地盘,其他人不管实力再强,也没有染指过,不是因为做不到,而是因为不值得。

毕竟,一片虚无黑域,除了能孕育一些宝珠外,真没什么值得那些大能动手的价值。

可若是事情如薛安所言的那样的话,性质可就变了。

甚至连整个暗影龟族都有可能面临灭顶之灾。

他怎能不为此而感到紧张。

正在这时,薛安抬眸看向张鹏天,冷声道:“既然如此,那么被你等暗地抓住的暗影龟族的族人都去哪了?”

张鹏天浑身一震,面色瞬间变得惨白。

他刚刚那些话基本都是属实的,但在叙述的时候故意加上了自己的诸多视角,为的就是显出自己也是被人陷害,借以博取众人的同情,好就此活命。

可当薛安问起这件事的时候,他之前所有的努力全都做了无用功。

“对啊,我的那些族人都去哪了?”暗影龟皇吼道。

“当……当时我设计抓住了七名暗影龟族,但其中有一只过于刚烈,反抗之下被失手杀死,并凝练成了血珠,至于其他的……则都已经被玲珑城的人带走了!”

此言一出,暗影龟皇简直是怒不可遏,“你居然将我的族人都卖给了玲珑城?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说着便要往前冲。

张鹏天吓得亡魂皆冒,立即求饶:“龟皇大人饶命,我这也是被其他人所陷害啊!求求你放过我这一马!”

可已经红了眼的暗影龟皇怎么可能听得进去这些话。

无奈之下,张鹏天只好将最后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薛安身上,带着哭腔喊道。

“大人求求你替我美言几句,我定当铭记您的大恩大德!”

在他看来,这个白衣少年初出茅庐,虽然实力强横,但应该会比较好说话。

可这次他却打错了算盘,只见薛安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然的笑意。

“你这些话我都相信,但唯独一点你绝对隐瞒了,那就是你绝不会像你所言的那样是一朵白莲花!所以……。”

薛安随手一扔,就如同丢垃圾一样,直接将张鹏天丢向了暗影龟皇。

“啊啊啊啊啊啊……。”张鹏天在空中惨叫着,当落入暗影龟皇的手中之后,暗影龟皇猛地一捏。

咔咔咔!

伴随着一阵骨骼的爆响,张鹏天浑身的骨节被瞬间捏碎。

暗影龟皇显然已经恨极了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所以一出手便是极狠的杀招。

不要再进去了会被撑坏的 第二章

原则,在周凤和生命中有特殊的位置。

工作伊始,他的师傅就教导他,一切要遵从原则,如果不遵从原则,化肥厂工作是要死人的。

这对于他有着血的教训,所以对于秦东私自销售啤酒,周凤和的意见其实跟孙葵荣一样,可是以前孙葵荣不提,秦东都快卖了半个月的啤酒了,他才提出来,周凤和就不得不考量了。

嗯,反常即为妖,里面肯定有猫腻!

周凤和打了个哈哈,笑着跟孙葵荣打起太极来,“这个问题嘛,厂里多次进行了研究,我与世法同志也多次交换意见,这样,我再跟陈厂长沟通一下。”

孙葵荣笑了,笑得很轻蔑,“周书记,如果这一千八百吨啤酒解决不了,你们的啤酒,我们烟酒公司一吨也不销了。”

周凤和咬咬牙,脸色却依然平静,“那你想怎么样?”

“收回,全部收回,由我们烟酒公司代销。”孙葵荣一字一顿道。

他都计划好了,收回啤酒后,他一两啤酒都不会卖给鸣翠柳饭店,看你没了啤酒,谁还到你店里吃饭?

那你也不用赚这个钱了,这就是你得罪我的代价!

周凤和知道里面肯定有事情,可是现在陈世法是厂里的一把手,他只能把孙葵荣的话反应给陈世法,一并附上自已的原则。

陈世法轻轻地把桌上的一粒烟灰扫在地上,“孙葵荣,一个小小的驻厂员,就能兴风作浪?!”

周凤和瞅一眼自已这个老搭档,自打当上一把手,说话的语气和表情与以前已是截然不同,处处透着一种杀伐果断的气势,“这件事,我跟梁区长汇报过,梁区长是同意的。”

“那我保留我的意见。”话不投机,周凤和站起身来,“无论孙葵荣是什么原因计划停止秦东销售啤酒,这我们管不着,但是秦东私自销售啤酒,这是不允许的。”

“老周,”陈世法也站起来,“你不是不知道现在办企业的难处,我们又是区里的明星企业,现在厂里的花销指着秦东,迎来送往,职工福利,差旅报销都得花钱……”

“可是,这是原则。”周凤和坚持道,“我会把我的意见如实地向上级反应。”

陈世法不说话了,他感到跟周凤和无话可说了,那你就反应自已的意见吧。

……

中午吃饭的时候,武庚让人找到秦东,秦东一进他的办公室,武庚也不掩饰,大笑道,“秦东,办得好,这样的人就得办他!”

秦东马上明白了,武庚指的是昨晚狠狠宰了孙葵荣一刀的事。

武庚吸一口烟,笑眯眯地又道,“那,小秦经理,我什么时候也到你的饭店尝尝一行白鹭上青天?”

“欢迎你去,随时可以。”这是秦东的真心话,武庚要去,一百次他也欢迎,孙葵荣要去,一次他都嫌多。

“行了,我说你小子,能不能少给陈厂长和我找点事?”开罢玩笑,武庚关上门,“以前,你敢跟人家庐州厂的总工当面硬碰硬,敢跟张庆民掰腕子,现在又整治到钦差大臣头上,我看,你小子就是个刺头!”武庚点着他的脑袋道。

刺头?

好象上一世也有人这么评价自已。

“不过,我喜欢刺头,不就是个驻厂员吗,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得拿啤酒把他灌死!”武庚豪气道。

“灌死他。”秦东眉毛一挑,他就喜欢武庚的脾气。

“说实话,你小子给我最近低调一些,别再给我惹事,好好卖你的啤酒。”武庚嘱咐道,“喏,你也不看看现在有多少人盯着你……”

不要再进去了会被撑坏的 第三章

“陛下身体还好吗?”千流看着自己面前一团‘马赛克’问道。

那团‘马赛克’平静道:“你不用关心陛下的身体……你把事情弄得一团糟,陛下很生气。”

千流低头道:“感谢陛下救我,没想到陛下这么快就能搜集到阿尔沙兹那么多罪证,我还以为要多等几日呢。”

“陛下又岂是你能揣摩,这世上没有陛下不知道的事。千流,管好你自己,你为陛下办事夹杂了私心,别以为陛下不知道!”马赛克严厉道。

千流谦恭道:“怎么会呢……我为九皇子扫清所有障碍,可是一直尽心尽力的啊。”

马赛克继续说道:“现在用不到你了,漫游靴的事已经暴露,之前卖出去的,都被人送到了最高科学院,陛下会想办法处理掉。”

“而你,要立刻将所有罪证清除,不要被人拿到了铁证。”

千流笑眯眯道:“特使,以您的权限,在贝壳系统里伪造一些寒避的铁证,把这个刺头判处死刑就是了……”

“漫游靴计划,现在还只是风言风语,未必不能再利用……”

“我知道你想什么,放弃漫游靴计划,你老老实实把生产线都给我销毁!”马赛克深深凝视着他,说完扭身而去。

他一离开千流的私宅,便消失无踪,仿佛拥有超高的权限,让所有人都看不到。

千流关闭密室大门,拿出一把混乱者之刃,将里面的空气搅得风起云涌,无数物质粉碎分解。

以此确认马赛克并没有偷偷又回来偷窥自己后,千流变得脸色阴沉,心里十分不甘。

“老板,万没想到,这是陛下的计划……”千流的秘书都快惊呆了,他自己都不知道,老板原来是个保皇党。

难怪老板展现出如此庞大的党羽,不怕皇帝忌惮,动用军队,降维打击。

原来是因为那五十五名内阁大臣,不是千流的党羽,而本就是皇帝的铁杆。

早该想到的,能制霸内阁的人,只会是皇帝。

皇帝多年不管事,别人都以为他老了,身体太差,无力掌控朝政。实际上权力始终在他手中,依旧有庞大的力量,并且在暗中给自己喜欢的孩子扫清障碍。

各大势力都在押宝,皇帝作为最高权力掌控者,又岂会干看着,而没有自己心仪的继承人呢?

若不是千流这里出了岔子,让漫游靴的阴谋泄露出去,引来围攻,皇帝怕千流倒台会导致‘幕后主使其实是皇帝’的这件事暴露,恐怕别人还不知道皇帝对文明的掌控力度有这么强。

显然,皇帝救千流,恰恰是不怎么相信千流的体现。

万一千流面对铁证,不把罪都扛下,反把真相捅出去,皇帝也得下台,因为公众是可以审判皇帝的,因为这个文明还有太多人,并不是效忠某个人,而是效忠秩序的,效忠文明本身的。

所以皇帝哪怕暴露千流是自己的人,暴露保皇派的存在,也要救他。

这也是为了保皇派的凝聚力,毕竟皇帝真的快死了,随时可能换新皇帝,万一因为不救千流,保皇派人心散了怎么办?

随着身体每况愈下,皇帝对文明的掌控力度确实在直线下滑。

反过来,千流也确实因此,而有私心。

暗杀排名高的竞争者,能给九皇子扫清障碍,为何不能给自己也扫清呢?

“可惜了,寒避那个家伙把我们的阴谋捅了出去,虽然没有证据,但这个计划确实很难再用了,可恶……”

千流十分恼恨,眼下虽然赢了阿尔沙兹,虽然他的集团稳坐泰山,虽然他本人依旧可以逍遥法外。

但他已经输了,寒避把他的计划破坏殆尽!

皇帝梦破碎了。

“老板,我们接下来怎么做!销毁生产线吗?”秘书心说既然这个计划都不能用了,那罪证肯定要赶紧销毁,而且没看刚才皇帝的特使,也让千流赶紧销毁证据嘛?

这若是被人抓到把柄,有铁证公之于众,皇帝也保不了他。

然而千流十分犹豫,始终不舍得把漫游靴的特殊负能质子生产线给销毁。

那是真正的顶尖技术,就算不用在漫游靴上,也可以直接用在飞船或者机甲上啊!

稍微改造一下,用在飞船上,某王室开着这样的飞船进入虫洞,他一道指令下去,便化为乌有,也不是不行啊。

虽说顶风作案不好,但这一届不行,还可以下一届啊。

过个几千上万年,谁还记得如今的风言风语?

秘书见老板沉默,心里懂了,千流其实还是有私心。

“诶?寒避认罪了!”秘书忽然惊呼道。

千流惊愕,随后冷笑道:“这么快就承受不住压力了吗?我还没用力呢。”

本以为寒避意志坚韧,他这边打算让皇帝以至高权限编造连内阁都查不出真假的伪证,强制审判寒避。

却没想到还没这么做,寒避就主动认罪了。

心态崩了么?这心态不行啊。

“既如此,寒避不足为虑了,让文明安全部门走正常程序,把他审判裁决就好了……”千流笑道。

秘书说道:“老板,寒避的粉丝一直在闹,寒避关押前收拢了一大批执法团队,组建了一个调查团。”

“那些人都是

文学

无派系人士,是上次寒避大清洗剩下的官员,太干净,不好搞。”

千流不屑道:“他们能查出个什么?”

秘书连忙道:“可是他们手上,还有个黑巴啊。这个黑巴提供了好多线索,又列数了几个我们其他的罪名,其中着重点出了我犯的罪。”

“什么!”千流连忙查看舆论。

看完之后,冷汗都出来了,因为全部正确!

仔细回想,这些竟然全都是黑茶知道或者经手过的事!

“黑茶是白痴吗?他怎么什么都跟他外甥说?”千流懵了,黑茶这个外甥知道的太多了,再让他这么说下去,和黑茶本人反水有什么区别?

“真麻烦,黑茶那个死外甥在哪?”

秘书说道:“在死兆星……紫微大帝护着呢!”

“好地方!那里没有监控系统,让阿青不用伪装了,直接去把黑巴给我除掉!对了,那里有军队,所以速战速决,杀了人就赶紧跑!”千流立即道。

“是!”秘书连忙领命。

……

死兆星,紫色屏障之外,黄极盯着黑洞,收获丰厚。

他已经完全理解了进入之人的状态,可以说,沙茶文明没有人比他更懂进入了视界里的物质。

“那真是极端可怕的状态,无因之果。”

“穿越视界的物质,是一团‘不由过去而决定未来’的粒子。”

“它是一切可能性的叠加态……它升维了……”

黄极能感受到,黑茶跨越过柯西视界后,已经超越了因果律,成了一团‘悖论粒子’,或者叫‘全因果粒子’。

黑洞之外,宇宙一切物质都是秩序的,都是遵循因果律的。

用力挥打棒球,它会形成抛物线,最终落在哪里,在击打的那一刻就被决定了,这既是因果。

粒子因相互作用力团聚在一起,形成分子,无数个这样的事件连贯起来,形成一个宏观的物质。这是物理的秩序。

然而这个秩序,在黑洞里被打破了。

原本组成黑茶的粒子,它过去的状态不重要了,因为影响不到现在的状态,也就更不存在未来。

黑茶永远只有‘此时此刻’!

那此时此刻到底是什么样呢?什么样都是!即物质一切可能性的叠加。

不仅仅是排列组合的状态,也包括质量、能量。

也即是说,黑茶现在是任何物质!它同时是人,是大象,是地球,是阳电子炮,是超星系团,是全宇宙总物质……

因果律崩塌,就等于包含所有因果事件。

此刻的黑茶,既是一,也是万,是万物归一的存在。

当然,他没有思维,因为思维本身是一个因果的东西,想到这个然后联想到那个又衍生想到另一个……若干个这样的过程,融合成名为‘思考’的东西。

只有此时此刻的东西,是不存在思想的。

所以这没有意义,他这种升维,和丢个石头进去升维是等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