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带套曰女人安全吗 第一章

范通胖子在膳堂过得舒坦。

杜衡跟池滢一起练剑,也过得十分舒坦。

在“双修模式”的加持下,杜衡的剑术修为不断增长

文学

,池滢的好感度也在不停增进。

形势一片大好啊!

杜衡对范通胖子十分感激,要不是忽悠他去代替执役,哪能天天跟妹子双修呢?

然而……让杜衡震惊的是,范通胖子也对他十分感激。

“老杜,真是多亏了你啊!”

晚上回宿舍的时候,吃得满嘴流油的范通胖子,一边剔着牙,朝杜衡显摆道:“你不知道,膳堂王大娘对我可好了,什么好吃的都给我吃。她还说我长了一条好舌头,天生就该尝遍天下美味。”

长了一条好舌头?这话咋就怪怪的呢?

算了,既然你这么高兴,我就放心了。

你这么贪吃,难怪进书院几年,从没人安排你去膳堂执役。让你去膳堂执役,真是太便宜你了。

杜衡笑了笑,“你高兴就好!”

“高兴!别提多高兴了!”

范通胖子抹了抹嘴上的油水,悄悄的对杜衡说道:“我跟你说啊,以后都不管执不执役,我天天都可以去膳堂敞开了吃。王大娘说的!”

“那就恭喜你了!”

杜衡笑着点了点头。虽然是忽悠你过去的,但是……结果看起来似乎还不错。这让我心头本来就微不可查的内疚感,彻底没了。

于是……杜衡更加心安理得的跟池滢妹子练剑双修。

时间在愉快的双修中不断流逝。

两个身具“剑心通明”的修士,在双修模式下比剑对练,效果真的强得吓人。

六天下来,杜衡的剑术正式晋升第七层。

池滢的剑术也增长了不少,却还是没有本质上的突破。

九层剑术,这已经是修身境的极限了。要想再进一步,难度极大,需要的是境界上的晋升。

杜衡觉得……池滢的路子可能走偏了。

单纯追求剑术上的突破,这是不对的。她缺的不是剑术,而是练气和炼体修为不够。

池滢的练气和炼体都是有八层,没能练到九层圆满。这两门技艺拖了后腿,突破境界的难度自然很高。

以池滢的资质,只要调整方向,把重心放在练气和炼体上,练到九层圆满并不难。

三门技艺全都练到九层圆满,境界的提升就是水到渠成了!

这个问题,杜衡也跟池滢点出来过。

但是……池滢没有接腔,马上就转移了话题,接下来的练剑,却练得更认真更努力了。

杜衡觉得,池滢可能有什么难言之处,却也不好再问,只能陪着池滢一起练剑。

六天双修下来,杜衡除了剑术晋升七层之外,又刷满了一个好感度进度条。

“当前好感度已满,可开启新的好友加持选项。”

光幕在杜衡眼前徐徐展开,好友界面上,池滢名字下面的又点亮了第二个好感度进度条。

“请选择新的好友加持选项。”

“1、池滢的资质:灵窍(九窍)。”

“2、池滢的技能:正字锻体拳(炼体,八层)。”

“3、池滢的技能:挥毫八法(剑术,九层)。”

终于完成了!

明天就是月考之期。在月考之前,终于刷满了好感度,又能从池滢身上薅出一个高级技能!

狗带套曰女人安全吗 第二章

里世界。

希尔精神病医院。

暴雨中的门口。

一个男人的身影逐渐清晰。

随着他越走越近,走到门口的时候,路灯一照,整个人便暴露在了灯光下。

杜维一只手打着伞,一只手牵着个红色气球站在雨中。

此时。

他身上的那些道具,全都消失不见。

在身上的,只有当时随身携带的面具,骨粉,以及打火机。

简而言之。

辛辛苦苦大半年,一夜回到解放前。

他真就变成了那个时候的自己。

伸出右手。

杜维进入了恶灵化。

却发现右手手背上,并没有指针的图案出现。

他冷冷的说道:“真是有趣,所以我又要开始走钢丝了吗?”

在他的面前,希尔精神病医院完全被暴雨所笼罩。

又黑又冷。

每一滴雨水落下,都仿佛沾染了浓浓的恶意。

不过。

这一次,他虽然什么能力都没有,能派上用场的物品也少的可怜,可长期和恶灵朝夕相处带来的经验,却让他有些底气。

于是。

杜维便站在门口,扭头看向身后,远远的,他能看到一个公交车站台。

“未来的你是我的死敌,但现在的你,却可能是我的朋友。”

这个时期的公交车,并没有和他结下死仇。

唯一的不确定因素就是,公交车是否存在这个里世界之中。

但杜维也不怎么在意,他放下扇,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森白面具。

这面具是最初的那一个。

而且,是恶灵杜维诞生的最初面具。

只有眼睛的部位,没有别的五官。

杜维选择戴上面具。

……

外界。

纽约市,杜维家的别墅内。

偌大的别墅已经有很久没有迎来它的主人。

古董钟表挂在墙壁上,指针早已停止了转动。

似乎是因为上一次,有什么东西从里面跑出来的原因。

这里十分孤寂。

突然。

古董钟表像是感受到了什么。

指针忽然转动了起来。

眨眼间,屋内的景象浑然大变。

所有的家具以及摆件都悬浮了起来,飘到空中疯狂的旋转。

一只苍白的手从钟表里缓缓伸出。

“怎么回事?”

“杜维你又进入地狱之门了吗?为什么我感觉不到你的存在?”

“该死……”

“我已经拦不住它们了,拉默已经逃了出去,它肯定会找上你的……”

声音自然是米内特的。

她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显现,并且她是活在过去的存在,和杜维以及艾利克斯都不在一条时间线上。

可现在,似乎发生了一些未知的事情。

导致米内特有些措手不及。

……

圣波地亚。

这里是教会的大本营。

此时已经是白天,有很多信徒正在进行礼拜。

大教堂内。

而艾利克斯却穿着米黄色的风衣,戴着墨镜,打扮的十分干练。

她不满的看着面前的斯卡迪大主教,冷声说道:“杜维呢?不是说好了来教会参加要事,怎么我根本联系不到他人,让他出来见我。”

斯卡迪大主教笑呵呵的说:“艾利克斯小姐你有所不知,杜维阁下正在和其他猎人阁下秘密商议,手机肯定不能带在身边的,你再等一等,等个五六天,估摸着他就出来了。”

狗带套曰女人安全吗 第三章

第687章鹏皇之死(本集终)

孟川从来没忘记过鹏皇,这个造成沧元界巨大浩劫的罪魁祸首之一。

那场浩劫持续了九百余年,最惨烈之时,人族只能被迫镇守重要的大城,城外尽成了妖族肆虐之地,死去的人们难以计数。

孟川经历过那段惨烈岁月,见过无数城池、村落被妖族屠戮的场景。而掀起这场浩劫的,就是当初的妖界三位帝君!那三位帝君,‘星诃帝君’‘玄月娘娘’都死在了孟川手里!最强的鹏皇却是成为三劫境,一直苟活到如今。

“金鹏,妖族三位帝君,今日轮到你了。”孟川隐隐感觉,这次应该能成功。

如今自己的实力,比刚成六劫境时强太多了。

那时仅仅掌握一门雷霆规则,如今却已然是巅峰六劫境,翻手就能覆灭当初的自己。施展八劫境秘宝‘天罚图’,估摸着都有半步七劫境实力了,如此实力隔着世界击杀四劫境都有较大可能,三劫境靠自身不可能活下来。

“死吧。”

天罚图所显现的巨大眼睛,宛如混洞般幽暗,为了有十全把握,自然动用八劫境秘宝。

轰~~~

低沉的轰鸣回荡在这座七劫境秘宝世界内,令世界都在震颤,同时一道手指粗细的暗金色雷霆已然劈下,劈在了那一团悬浮着的血液上。

孟川眼眸冰冷看着这一切,这一道恐怖的雷霆顺着彼此纠缠的因果线,瞬间传递向隔壁的生命世界‘妖界’内,传递进了一直躲在妖祖洞中的鹏皇。

妖界,妖祖洞内。

“嗯?”盘膝坐着的鹏皇,忽然露出惊恐色,那顺着因果线跨界而来的攻击,让他本能感觉到无法抵挡。

“这么快,孟川又请大能动手了?”鹏皇脑海中浮现这一念头,一缕暗金色雷霆已然渗透进他的身体,他的身体仿佛在火焰中消融的积雪,瞬间便已经湮灭。

躲在妖祖洞的这具真身,彻底湮灭,只剩下些器物留在原地。

虽然妖祖洞,有妖族先祖们留下的重重庇护手段,然而最强也只是到六劫境层次的妖族先祖们,对因果影响终究是有限的。

……

千山星,囚魔牢狱内。

鹏皇的域外真身,一直囚禁于此,受尽折磨。

“我的家乡真身。”鹏皇有些蒙了,头脑都一片空白。

家乡真身都死了,域外真身那还有希望?

鹏皇呆呆抬起头,远处黑袍白发男子走了过来。

“孟川。”鹏皇看着孟川,他感应到孟川越加强大的气息,喃喃低语,“你成六劫境了?真没想到,你能成六劫境,是求七劫境出手杀的我?你可真是恨我入骨啊,不惜代价都要请七劫境出手。”

上一次跨界的攻击,鹏皇就认定是六劫境的强者出手。

仅仅两百余年后,又一次攻击到来,却是要可怕太多太多,应该是七劫境层次吧。

自己一个小小三劫境,能惹得七劫境跨世界出手,也真是难得了。

“让你付出如此大代价,我都感到荣幸了。”鹏皇看着孟川,它没奢望过能活命。

“代价?”

孟川看着他,“是我亲自动得手!请人帮忙,哪有自己动手来得痛快。”

“亲自动手?”鹏皇一愣,“你成七劫境了?”

它终究只是三劫境,即便掌握四劫境规则,肉身法门也完善大半,但终究眼力差了些,没法判定孟川实力。

孟川没再多说,直接一指点出,幻境降临。

让鹏皇在死前,陷入最彻底绝望中。

“哼。”

鹏皇陷入重重幻境折磨中,它发出低吼:“我死了,妖界破灭与又有何干?”

“哈哈哈,有胆子尽管来,我才是妖界的皇。”

“不,不,饶命。”

“我不敢了,不敢了。”

“嘿嘿嘿……”

重重幻境折磨下,鹏皇心灵意志逐渐崩溃,越加丑态百露。

孟川在一旁看着这一切,脑海中却是浮现着妖族入侵战争的无数画面。

终于,鹏皇被折磨的元神彻底溃散,身死在囚魔牢狱。

“三名罪魁祸首都死了。”孟川默默道,挥手便令鹏皇的尸体彻底化作飞灰,跟着转头离去。

……

沧元界,元初山的一处山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