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学校里污污的小黄文 第一章

初级的神文学习难度也是很高的,目前郑逸尘掌握的那些神文里面,只有火和冰还有生命相关的神文使用的不错,剩下的神文就是认识一下对方,具体是什么意思还要先死记硬背一波,之后再仗着自己的特性,好好的实测一下感悟一下,才能彻底的将其掌握个大概。

极为熟练的掌握?先等等吧,至于达到那种通过神文来改变控制整个世界的操作,郑逸尘有心比天高的想法,可却知道有些东西并不是想想就能做到的,神文本身的完整性就是一个未知数,学习这个,使用这种力量的时候,他就觉得像是在当黑客一样。

而使用魔法力量的时候,则是正规的使用电脑上的软件那样,当然就是因为正规的去使用,所以权限什么的拉胯,力量的比拼也就像是正常的等级差别,充钱的VIP等级区别,等级高了,所拥有的代码表现的也很强大。

可在更高一级的代码权限里,低一级的可不就是一堆可以调整的数据吗?神文和魔法之间的关系表现的虽然没有那么夸张,大体的意思就是这样了。

当黑客能黑入涉及到更高权限的地方,但这种操作注定只能偷偷摸摸的来了,如果做的太过分了,被抓住了,那是要被封号的。

注意力重新回到了深渊这边,在地下基地那边消耗了不少时间,这边正在维护修复的炼金化身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虽然骨头上面还有一些无法抹去的裂纹,但至少没有闪烁异常:“除了实验之外,神文还是不要使用的那么肆无忌惮了。”

郑逸尘重新激活了这个炼金化身后自言自语的说道,之前用神文战斗的很爽,事后检查了一下结果就是一个接近中度反噬的结果,这还是他有着异域之魂的特性积累下来的,根据依琳那边的研究,达到了中度反噬后,他正常的恢复周期就会呈数倍的时间提升,完全得不偿失。

所以需要‘静养’一段时间了,想想这段时间做的事情,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干掉了五只深渊特产破坏魔,而深渊这边解决破坏魔的时间是平均十年一只,如果十年内多出来了一只或者是几只,那纯粹就是破坏魔威胁到了主城,不得不那么操作一下。

其他的时候就是利益相关的狩猎以及压一压破坏魔的数量了,正常去的情况下平均十年也不会出现一只新的破坏魔,定期清理一两只破坏魔对深渊还是有用的。

万一数量增加了,几个破坏魔组队来搞破坏了,那么谁也不能轻易抗住。

而郑逸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单枪匹马的干出来了深渊明面上的五十年的战绩,是该缓缓了。

从高度保密的房间里走了出来,郑逸尘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红玉。

这个深渊女人站在一个货架上面,看着上面放着的一件道具,郑逸尘瞥了一眼那玩意,自己闲着没事用一些边角料做出来的小道具,主要的作用就是当个MP4用用,在深渊这里也算是稀罕货色了,至于来源嘛,深渊战场可以解释一切。

反正大部分的深渊生物脑子都不怎么好使,让他们知道这玩意是好东西,至于这东西的来历,没多少深渊生物会去追究。

“你怎么进来的?”

“会预言术进来并不难吧?”

“这就是你随便进来的理由?”郑逸尘扫了一眼其他的地方,果不其然,有不少能够直接要命的陷阱都已经被拆了,那些零件都零零散散的摆在了地上,就好像是炫技一样。

致命性的陷阱反倒不是什么问题了,在深渊这里,是个厉害的炼金师的工房里肯定会充斥着大量的致命性陷阱,不弄出来这么一些东西反倒是有问题,大家都想着怎么弄死或者是更加残忍的弄死入侵者。

只有你这么一个心慈手软的,这肯定是你有问题啦,别说什么为了活捉留下一些做实验的,这个说法在深渊不成立,毕竟想要做实验的话,按照深远的风格,说某些实验能够大大的增强个人的力量,都不用花费什么报酬,自然就有不少深渊生物主动的凑过来。

根本不会缺少实验体,更不会落魄到需要去主动捕捉实验体的程度,毕竟人家都来入侵了,实力肯定不会太差的,活捉比起弄死更难,能活捉肯定有本事,有本事就等于可以轻易的获得更多的实验体,根本用不着活捉,折磨?

大可不必。

“我想进来谁敢拦我?”红玉拿起了那个小炼金道具:“这东西我要了,有意见?”

在学校里污污的小黄文 第二章

可能是书名没起好,自从写了圣墟,我这腰也疼了,腿也抽筋了,连青春年少的大寒腿都犯了。

以上不全是玩笑。

这一年多来,更新不是很多,主要是因为身体状态很差,各种问题,什么颈椎病,偏头疼,还有腱鞘炎等,全都爆发了。

直到近期,我的更新总算飞速了。说你们爱听的就是,我从山中来,活出第二世,打败了红毛怪,战胜了诡异与不祥,只为来到你们面前,为你们更新完圣墟。

说实话就是,经过这一年多的休养,再加上平日的锻炼等,我的身体总算恢复的差不多了。

其实,完结后有很多话想说,可是临到动笔却是写不出来了,只剩下了疲倦,一本书写这么长时间真的是消耗精气神,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本超长篇了,以后应该再也没有这么长的书了。

我觉得一本书写一两年比较合适,这本书写的太长太疲倦了。

没什么特别的感言了,一切尽在书中,它纪录下了我的身体状况,还有我当时的精神状态的好与坏,在书中都能体现出来。

现在,只剩下了疲惫,感言就不多说了,写到这里就真的不想动了,只想去休息了。

对了,圣墟还有个番外篇,很重要,是对结局的补充,大家别错过。

新书,我们5月1日见!构思早已成熟。

我将调理好身体,以最好的状态为各位书友写一本超级精彩的新书。

感谢每一位看过我书的朋友,谢谢你们!

在学校里污污的小黄文 第三章

第1263章二比二

除了哈莉,詹妮弗康纳利不信任任何人。

哈莉她们不愿带刚蹿红的梅乐莎乔姬玩。

雪琳芬则都无所谓,她又想要孩子了,离开洛杉矶时,宋亚如是总结。

米拉留在了洛杉矶,全米巡演之旅继续,十一号,宋亚抵达纽约翠贝卡家中。

“唉!”

这边还有和夏奇拉一起生活过的痕迹,自从自己在二毛和米拉成双入对后,她就不接电话了,把小亚莲恩也带回了南美,现在在那边宣传她的西语新专DondeEstanLosLadrones,‘小偷在哪里’,这张专辑有点向麦当娜那种社会活动积极分子靠拢的意思,抨击了她母国哥伦比亚的腐败状况,哥伦比亚政府开始不喜欢她。

但这也是向更高层次更有影响力的潮流DIVA迈进的必经之路。

宋亚还立在门口叹气呢,

文学

海登已打开了电视机。

今天是非常重要的大日子,众院弹劾案投票日。

国会大陪审团伪证罪、宝拉琼斯案中的伪证罪、妨碍司法公正和滥用权力四项罪名将进行分别投票,也就是说现任大统领必须拿到四比零的成绩才能过关,被简单多数攻入任何一个球都不行,那会意味着弹劾被通过,他成为历史上第二位被弹劾的大统领,如果再在参院被象党拿下三分之二选票,他就会创造历史,成为首位被弹劾下台的大统领。

投票还未进行,议员们仍在激烈辩论。

“阿肯色是阿美利加的大统领,不是人民,不是你我之中任何一个人的敌人,宪法也不是被用来进行政党攻讦的万能钥匙,仅仅是因为我的某些国会同事不喜欢他……”

安德伍德嗓子都哑了,他站在演讲台前愤怒的呼吁,做投票前最后之努力。

“可怜的家伙……”

和他打赌的象党众院领袖纽特金里奇上个月被驴党媒体抓到了出轨的实锤,情人是农业委员会内的一位二十来岁雇员,在莱温斯基丑闻中上蹿下跳的他竟然私底下在玩老牛吃嫩草的办公室恋情,ACN主播戈登乱搂一耙子还真蒙对了,虽然这次主要功劳不是他的。

纽特金里奇顺势宣布愿意为象党众院中期选举的失利负责,无论这次弹劾案通不通过,他也将于明年一月一日辞职,不再连任象党众院领袖。

此举有

文学

点哪怕溺水也要捞住一个敌人带走省得路上寂寞的意思,由于他和安德伍德的赌注是弹劾案,安德伍德的压力更大了,一旦弹劾案被通过,安德伍德如果不履行赌约辞去党鞭职务,必然会成为众人对比讥笑的恋权政治小丑。

安德伍德只能背水一战,宋亚发自内心的为他担忧。

“你在哪?我已经到大都会唱片了。”

这时前妻打来电话,她最终选择了没听经纪人桑迪格伦的意见,同意索尼哥伦比亚唱片的开价再续约三年,两专,签约金两千八百万,维持住了DIVA的身价。

她前天回的纽约,埃及王子圣诞节档期上映,届时她和惠特尼休斯顿要帮忙跑宣传,在很多场合合唱主题曲WhenYouBelieve,而且也同意了帮忙录APESHIT。

这个时机正好,现在媒体们终于顾不上什么东厅洗手间了。

“这么早?我连行李都还没放下呢。”

“你不来我走了,找别人录吧。”她说。

“别别,等我一会儿就行,马上到。”

“哼哼……”

大都会唱片不远,宋亚很快赶到,两人自然能享用最好的录音室,除了调音师、乐手、合音等人员,大都会唱片总裁陪同她经纪人桑迪格伦、管理人纽曼都坐在外面控制室。

“APLUS,Mimi做这种转型好吗?”

纽曼现在肯定已经知道她倒嗓了,但怎么办呢?续约合同已经签了,情绪萎靡地问道。

APESHIT她也要唱RAP,以前她没少和说唱歌手合作但真正自己来这还是开天辟地头一遭,纽曼忧心忡忡。

宋亚摆手示意他等等,拉开门嬉皮笑脸钻进录音棚,对家常打扮,正研究歌词的前妻笑道:“怎么没带小雷加一起来?”

“让他听我们唱这种脏话?”她举起歌词翻了个白眼。

“对对,还是你考虑得周到嘿嘿……”宋亚伸手搂她,“嗷!”

“卢浮宫?”她问。

“卢浮宫!”

宋亚斩钉截铁点头,“一切都安排好了。”

“史上最贵MV?”

“没错,我让A+电影工作室找人拍。”不这样她不答应,怼格莱美的歌也需要砸钱展示实力作为噱头,就像当年MJ兄妹创纪录那首scream的MV。

“哼哼……导演是谁?”

“我……嗷!”

又挨了一蹄子,“我让扎克来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