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短篇多肉集 第一章

泰国高手并不认为这一道剑气便能将自己斩掉,却也不想被这一道剑气伤到,他背后的佛光大涨之时,人也在高速飞退百米开外。

黄色的大橘猫重重砸下,将地面砸出了一个巨大的凹陷,便是相隔甚远的伊贰三等人都感觉脚下的大地在微微颤动着。

这才是大橘为重的真正战力?伊贰三皱眉看着一屁股坐空的橘猫,心中暗暗计算若是换上自己,怕会被这橘猫一屁股就给坐扁了。

泰国高手看到橘猫造成的破坏,心中也是暗暗庆幸选择了避让,不然刚刚虽然不会被一屁股坐死,但受伤肯定是少不了的。

泰国高手这一退的功夫,左了了的人已经来到了众人身前不远处。

境外势力的进化者同华夏的进化者,在荒地这种地方见面,双方根本不需要开口指责对方再寻找什么开战的借口。

在这里碰上了,相杀便是了!

左了了同泰国的高手相见也没有任何言语上的攻击,直接朝着对方便扑了上去。

左了了虽然在国内很是出名,但在国外并没有出名到谁都会认识她的地步!这就像是奥运会各国派出的都是精英,但相互竞争的各国运动员,也不是都能叫出对方名字的。

在泰国高手看来,眼前这个年轻的女进化者应该是华夏的天才,如此年纪就有这样的能耐,以后若是任由她成长下去那还了得?岂不是日后要谁见了都感叹一句:恐怖如斯?

灭杀掉她!就是对大中华进化者最大的打击!

泰国高手从腰间取出了一只骨头手掌,这骨骼之中吞吐着阵阵佛光,显然是一件佛门宝物。

这次进入大中华的荒地进行争夺,准备自然是不能够少的,既然决定要熄灭大中华的未来天才高手,出手便是最强。

左了了也不管对方手中在施展什么,迎着冲了上去,体内的封印在这时间突然打开,乙级的战力瞬间飙升到了甲级,整个人在空中化为一道虹芒。

泰国高手正要施展自己最强大招,突然感觉对手的战力乙级变成了甲级,心中也是惊讶,这里目前只是乙级的力量可以进入的地方,怎么会冒出一个甲级的高手?

完全自控能力的甲级高手,反而会被这里的天地规则侦测到,而左了了这种仅仅只是能够操控乙级巅峰力量的修行者,会被认为体内的力量为潜力,反而让她自由的进入到了其中。

乙级跟甲级之间的差距,有多大?伊贰三不知道,因为不论是左了了怎么形容,他也还是无法真正的明白。

就像是跟普通人说核弹的威力有多大,大家也仅仅只能是知道那是一个很可怕的大杀器,真正了解全部威能的普通人根本没几个。

伊贰三不懂,不代表泰国来的乙级高手不懂。

当左了了施展出甲级力量的那一刻,这位泰国的乙级高手就知道麻烦了,双方相距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自己连跑的机会都没有,唯一能做的就是希望能够在死前,尽量给对方造成点伤害……

泰国高手的想法非常好,只是这只能是一个想法,因为这个念头在他脑海中形成的那一刻,左了了已经冲过了他的身体,站在了他身后后方百米开外的地方。

这时间,泰国高手才感觉到了疼痛,那疼痛是从脑门开始,一条直线的疼痛直接疼痛到自己的会阴处。

泰国高手发现自己被对方给一剑斩成了两半,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对方给斩杀了。

不甘心!这是泰国高手内心最后的一个想法,人变失去了最后的呼吸,身上的所有生命痕迹彻底的消失。

黑白无常这时间兴奋的扑了出去,伴随着一声‘勾魂’‘索命’,阴阳二气锁链将泰国高手的魂魄给生生的捆了起来。

乙级的魂魄很是强壮,在锁链的捆锁下还是想要挣扎。

两个小鬼哪里能让如此美味的大餐跑掉,一边努力控制住锁链,一边直接扑了上去开始大快朵颐。

左了了收剑将变成普通大小的橘猫召回道身边,看到Q版本的黑白无常也是有点惊讶,不由得多多打量了几眼说道:“这是哪里弄来的小鬼?”

“一个风水局中收的。”伊贰三收回棺材走上前去。

几日不见,再次相见。

伊贰三不知道该是张开双臂给对方一个拥抱,还是该怎样做,人是走上前了,行动却变得有点不知所措。

左了了看到伊贰三手足无措的样子,心下还是十分的开心,这代表着对方心中还是有自己的,只是有点直男,或者说是经验不足不知道该如何表达罢了。

“美女救英雄的感觉如何?”左了了双手放在身后轻挪莲步,风吹拂着她的长发轻轻飘动,同天地构成了一副美丽的画卷,好看的连指尖都发出色彩。

伊贰三看着左了了,忽然感觉有颗小石子砰然抛入了自己心田的尽头。

中短篇多肉集 第二章

第3107章以大欺小?

没有半分犹豫,张若尘释放出剑祖的七柄魄剑。

这是他身上唯一能够威胁到太虚境大神的手段!

“嘭!”

“嘭!”

……

名剑神站在原地不动,以剑意凝聚出一柄规则之剑,将七柄魄剑尽数击飞出去,不带烟火气的道:“你这七剑的威力,与神女城外那一剑可是差远了!难道在本神面前,你竟没有惧意?”

神女城外那一剑,指的自然是“爱剑”。

那时,张若尘虽然修为低微,可是心中有大爱之心,欲救一城之人,一界之民,自然是可以让剑祖魄剑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威力。

张若尘如今的修为比当时何止强大了十倍,也可让剑祖魄剑爆发出更强的威力,但却没了当时的那股情绪。

至于七柄魄剑中的惧剑……

对名剑神,张若尘还真没有太强的惧意。

“惧意?有修辰在,脱身岂是难事,为何要惧你?”

张若尘从日晷中走出,站在石台上,身周是越来越明亮的时间之海,眼神淡然的与名剑神对视。

“好胆,本神倒要看看,你们今天怎么脱身?”

名剑神自然知道修辰神通广大,种种秘术用得出神入化,若是一心要逃,无量境之下能留得住它的还真没有几人。

但,如今他们也就相距百丈而已。

如此近的距离,一位剑道主神若是连他们都留不住,剑道又何以称得上是杀伐之道?

“哗!”

名剑神并不轻敌,以明君剑劈斩下去,剑芒刺目至极。

但,神剑落在张若尘头顶的时候,却被一层神光挡住。神力波浪,如海啸一般,向外蔓延。

“神王符!煜神王的气息,本神明白了,你来寻找剑界,背后还有天初文明的一份谋划。”

“名剑神,待本神修为恢复之日,就是你毙命之时。走!”

修辰施展出混元一气遁法,日晷和张若尘化为一道玉白色的混元气,如龙似蛟,冲破密密麻麻的剑道规则和神力封

文学

锁。

名剑神知道自己若是不付出一些代价,绝对追不上修辰,但却不慌不忙,道:“你们最好别乱逃,若是迷失在黑暗中,岂不是比死在本神手中更悲惨?”

这里特殊的环境,如孤岛一般,注定张若尘和修辰逃不掉。

“轰隆!”

凭借神王符,挡住了名剑神劈出的第二剑。

但,神王符早就消耗巨大,已裂痕密布,撑不住两剑了!

张若尘回头看了一眼如猫戏老鼠一般追上来的名剑神,眼神中露出冷然之色,看向暗夜界门所在的那片黑暗虚空,道:“去里面。”

“你疯了吗?那里面,比黑暗大三角星域更容易迷失。”

修辰虽然如此说着,可是,还是驾驭日晷,急速遁向暗夜界门的核心区域,直往里面冲去。

这里的时间和空间虽然诡异,存在无数凶险。但名剑神若是一心想要杀他们,也一定要承担这份凶险。

反而做为时空传人的张若尘,在里面却有巨大优势。

“垂死挣扎!”

名剑神略微犹豫一下,依旧是操控剑道规则开路,直向暗夜界门的腹地追杀而去。

所过之处,混乱时间规则和空间规则被剑道规则冲垮,复杂的空间和错乱的时间,似形同虚设,挡不住名剑神的脚步。

以名剑神的修为,一念可改天地,一剑可破乾坤,时空亦不可挡。

那长着一对龙角的俊美金发男子,走在虚空中,静静看着,暂时没有出手的意思。张若尘的表现,实在是惊艳到了他。

才刚刚达到大神层次而已,居然就能收服修辰天神这样的人物做器灵。

面对名剑神这样的强敌,居然可以做到处变不惊,反以离间计,轻松击杀对方一尊大神。

换做任何修士,处在他的位置,都不可能比他做得更好。

就看同样是初入大神层次的商弘,被名剑神轻松解决。而张若尘却能给名剑神制造出无数麻烦,逼得他不得不冒着一定风险,追入黑夜界门。

再等等。

或许还有惊喜。

他想看看张若尘的极限到底在哪里,能不干涉其成长之路,就尽量不出手。

顷刻间,张若尘和名剑神一前一后已是向暗夜界门的方向深入了一千多万里,有时间冥光可一瞬斩尽真神的寿元,有空间风暴将名剑神调动的剑道规则都吞噬无数。

到达此处,对大神而言,都危险激增。

长着龙角的金发男子看

文学

见张若尘手中的神王符已是碎尽,显然已是被名剑神逼到极限,正准备出手。

却见一道明亮至极的剑光,从张若尘体内飞出,击穿名剑神的重重防御,逼得名剑神不得不劈出名君剑。

“轰隆!”

两剑对碰,本就混乱的时空顿时塌陷,由外而内冲击过去。

中短篇多肉集 第三章

少司命越想越有可能。

要不然自己跑出来找这位凌墨雪姑娘,这人马娘跟着干嘛?

该不会是祸水东引,希望借刀杀人?

拿我当刀子宫斗啊你们!看不出你个浓眉大眼的人马娘还挺阴险哈?

做祭司侍神的该老老实实忠诚勤恳啊,神灵要什么女人你应该帮忙送到他床上才对嘛,怎么反而可以添乱下刀子呢?

这祭司不乖,太康没带好队啊。

要不要姐姐帮你?

一腔幽怨的少司命忽然在这里找到了情绪宣泄点,念头通达地回了妖王宫。

不知道自己背了口大黑锅的商照夜松了口气,也回去禀告妖王陛下:“陛下,她回来了。”

“凌墨雪没被砍死吧?”

“没有……虽然挨了揍,最后反而还送了造化。这位……”商照夜迟疑片刻,还是道:“确实如你所言,她没有坏心眼。”

殷筱如站在窗前,悠悠地看了好一阵蓝天,低声自语:“嫁衣、嫁衣……再听此名,我忽然感觉很难过,商姐姐。”

商照夜默然。

“要不要我们帮她?”殷筱如忽然道:“反正sindy都那么多女人了,不差多一个。”

商照夜瞪大了眼睛:“这个不一样吧!”

殷筱如道:“哪不一样?”

“真让她成了,你的位置都没了,这位和父神的关系一定非常特殊,绝对不是那些妖艳贱货可比的!”

“既然知道这么重要,那怕是难以阻挡,早晚的事。何不大度点,她还能承情,说不定心里还低我一头……”

商照夜傻了一下,忽然觉得还挺有道理。

这陛下看事情的角度怎么总是和别人不一样?

别人还想怎么撕呢,她都走到大气层去了。不对,我为什么要想怎么撕,跟我有什么关系,真是的。

“……然而这个你怎么帮,你都不知道他们具体到底出了什么情况,妄加插手怕是适得其反。否则真要相见,怕是早也去见了,何至于在此踟蹰不去……”

这话倒也有理,殷筱如想了半天,终于道:“我先试探一下,不行再说吧。毕竟……她现在都不知道我是夏归玄的谁,嘻嘻。”

少司命回到客殿,悠然靠在那里研究手表。

手表里没装什么软件,就是小说和视频,随便点开,又是夏归玄和凌墨雪对戏。

少司命这会儿接受度高多了,平复着心情去看那“大夏情事”,姒太康演姒太康的剧情……居然觉得很好玩。

不愧是本人,演得可真像那么回事。

就是服装不对,臭弟弟你有脸说当时你穿的衣服那么好看?明明就是件兽皮。

那桃花树下的吻……就是凌墨雪姑娘说的,替代品,弥补了遗憾吗?

少司命怔怔地看着,忽然觉得很感谢这种科技,以及这种演艺文化……竟能把太康临此世之后的历程一帧一帧地展现在自己面前。

如同亲见他的变化,他的摇摆。

连他为什么会参演这种角色,那心理都昭然若揭。

他也在想我吗?

他……不恨我吗?

如果不恨,当会回头,但他没有,他依然在此星过自己全新的生活。或者不是恨不恨,而是往事已矣了吧?

相见争如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