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男友当别人面做我 第一章

侯天亮对于王浩的事情很是关注,但是关注的方向有着相当的不同!

相当的资料侯天亮都看过了,看过了之后还真的就发现了不太一样的地方!自己跟在主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对于主任的风格多少有那么一些了解!

但也正是因为有所了解,所以自己现在有那么一些怀疑!

从了解到的资料来看,主任对于王浩看似是放任不理的一种态势,但是却给予了王浩相当的选择!现在的问题一切都看王浩的!

而这样的培养方式呢?跟培养丁家的孩子又有着相当的不同!

倒是魏来他们这些孩子,表现的非常好!看了让人有一种眼热的感觉!虽然丁家的孩子都已经离开了!但是他们

文学

留下来了非常好的传承!这种传承如果能够再保持两年的时间!那么就会一直的流传下来!

想一想都感觉有着相当的震撼!毕竟这个事情是丁家的孩子一手促成的!而造成的影响也开始慢慢的发酵起来!自己跟丁家的孩子,也有过相当的接触,没有想到他们还能够这样?

纵观丁家的孩子,然后在看看王浩!这里面有着相当的问题呀!

但是这个事情侯天亮很是清楚,不是自己能够掺和进去的!都已经是现在这个时候了!自己还是悠着一点比较的好!

自己原本想着主任可能会打电话过来,但是直到今天,主任都没有任何的问询,难道这个还不能够说明问题吗?自己还是不要招惹这个麻烦比较的好!

如果说这个时候主动给主任打电话!就不是挨训那么的简单了!

“丁先生?!”王浩早上的时候刚刚起床,就被带到了丁羽的别墅这边!

丁羽正在这里锻炼自己的身体,王浩来到了之后,就站在了一边的位置!丁羽一直等锻炼完结之后,才重新的看向了王浩!

“能够看懂吗?”丁羽好像很是随意的问道!

王浩则好似从梦中警醒过来一样!“丁先生!”很是尊敬的喊了一句!虽然时代在变化,但是相当的东西不是说你想看就能够看到的,根本就不是这样的!

就好像今天丁先生锻炼自己的身体,有相当的发力方式,其他人可能看不懂,但是自己距离的非常紧,可以很是清楚的看到!这个对于自己而言,可能是终身受益的!

要知道这些东西,放置在很多人的手里面,都是秘而不宣的!

“能够看懂一些,但是相当的东西看不懂!”

实话实说,可以说是超过百分之八十,甚至百分之九十的东西都有那么一些看不懂!

但是能够看懂的东西,足以让自己终身受益!

“知道了!一起吃个饭吧?!”

带着王浩一同的回到了别墅,丁羽别墅的装束,王浩没有任何的发言权,丁羽好像看出来了王浩的疑惑,“孩子的母亲装束的,这里主要是给孩子们念书用的!我也是住在了这里,无所谓什么习惯还是不习惯的!”

“不是那么的懂!”王浩对此并没有任何的隐瞒!说出来了自己的理解!

丁羽打量了一番,“其实我也不是特别的懂,要是换做是我个人的话,可能就是另外的一种装璜了!我父母那边可能稍微有着不同!先洗漱一下,然后准备吃饭!”

看着桌面上的东西,王浩翕动了一下自己的鼻子,神色有着相当的变化!

“丁先生?!”王浩有些怀疑的问了一句!

“有相当的东西是给你做的!”丁羽给王浩盛汤,王浩双手接了过去,显得非常有礼貌,“你的心性还不错!能够不被魏来给影响,这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丁先生,还是受到了相当的影响!感觉有那么一些羞愧!因为他们给我带来了非常大的改观,而我却没有任何能够帮助他们的!”

丁羽用公筷给王浩夹了一些东西!

听着王浩的话不由的笑了起来,“你究竟是因为什么而来的!或者说背后有多少人撺掇这个事情,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当年的时候给了你一块金币,上面的标识有人跟你说过吗?”

“没有,就说很是重要!”

“那个是属于我个人的标识!我曾经被称呼羽毛,大家也这么的叫我,所以我就用这个来当我个人的印记,有些人会把这个当做是家族的标识!其实还真的就不是!”

“家族的印记和标识?”王浩眼睛不由的睁大了!自己想到了无限的可能性!

“我呢?当过兵,后来碍于其他方面的缘故出来了!”丁羽很是耐心的给王浩介绍说到!“我对部队有着不同的感情,不过我说这些?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你来这里?事情背后有着无数的问题和考量,但是跟你没有关系!”

“不懂!也不是那么的明白!”

“你的资质是真的不错!我的两个徒弟在这个方面的资质呢?可能跟你还有相当的差距!我单指的是你练武方面的资质,不过你做好准备了吗?”

“丁先生?!”王浩很是犹豫!因为自己有点闹不懂背后的事情!

“先吃饭!上午的时候跟我出去,我们找个地方!”

看着丁羽的饮食,王浩是真的想要比试一番,丁先生吃的很慢,至少给自己的感觉是这样的,但是吃的很细!几乎所有的东西进入到了他的嘴巴,都是细嚼慢咽,不过桌面上超过八成的东西都进入到了丁先生的肚子里面!

看到这一幕,王浩真的是非常的敬佩,其他方面自己也许不懂,但是这个,自己是真的懂!因为自己也是练武之人!对于饮食可以说是尤为的讲究!

不过吃过的东西,是真的好!穷文富武,这个不是没有道理的!

休憩了没有多长的时间,丁羽就跟王浩一同的去了温泉那边,丁羽当然不会自己开车,坐在丁羽旁边的王皓看了一眼丁羽!“丁先生,我感觉有点玄幻!”

“想的太多了!你的资质很是不错!当年的时候我看了一眼!不过其他方面稍有差池,不然的话你有可能会成为我的第一个徒弟!至于为什么不把你给带回来,原因很是简单,会把你荒废的!甚至有可能会让你魂飞魄散!”

王浩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甚至于非常的明白!

冲着丁羽点了一下头,“我好像并不能够适应这样的环境,我喜欢练武,但是对于其他的事情,我爷爷的评价就是,比平常人能够稍微好一点,但是也没有好到那里去!”

“不过你现在能够找上门来,而且心性方面没有太多的问题!就冲着这一份资质,你就应该得到相当的东西,跟所谓的利益没有任何的关系!毕竟现代社会了!像是你这样的人太少了!还是希望能够出现相当多的人!”

“很难!”

“是呀!很难!有句话叫做身怀利刃!杀心自起,特别是一些武者,在现代的社会,真的要是出现了什么状况的话,很难收场,毕竟大家所看到的,跟所想的完全就是两回事情!需要区分的来看待,不能够相提并论而言!”

有些话题,恐怕只有丁羽和王浩才能够明白!现代社会讲究的都是热兵器了!而所谓的冷兵器还有相当的动作,但是作用已经是非常的小了!

当然还有其他诸多方面的原因,太过于的纷杂!

来到了地方,看到了丁羽从车上面走来,董闯一脸的欢天喜地!

“丁先生!您来了!”

“生意好像很是不错?!”

“有了丁先生你的秘方,大家对于我这里真的是趋之若鹜,跟其他方面没有任何的关系,广告再好也没有任何的作用,就是看疗效!现在大家都注重养生,甚至我现在都没辙,有些时候都不得不主动的往外推,接待不了这么多人呀!”

我被男友当别人面做我 第二章

“好了,现在人都齐了,会议继续吧。”

说话的人,是东三县的二把手于朝喜,县里的有所工作都是他来主持的。

包括这场会议也是一样。

除此之外,一把手王运江坐在他旁边的主位上,旁听着这场会议。

“耿总,按照刚才说的,土地可以给到50万一亩,这是我们能给出的最低价格了。”于朝喜说道:

“除此之外,我们还会在其他地方尽可能的开绿灯,全利配合你们完成这个项目。”

说完,于朝喜把周峰叫了起来。

“耿总,这是我们县发展办公室的主任,后续的业务,将会由他和你们全权对接。”

会议室里的人都没说话,也都知道于朝喜的用意如何。

周峰是他的外甥,这是再给他铺路。

周峰客气的站起来,“耿总,等到项目落成的时候,我还会想办法,再给你们多申请些政策,你们到东三县来投资,绝对不会错的。”

“但以东三县的情况,50万一亩的价格,也不算低了,这个价格我们不太能接受。”耿俊辉说道。

如果不是林逸发话了,朝阳集团一辈子都不会来这里投资。

所以在拿地的时候,还是希望越低越好。

“这……”

会议室里的人都有点为难,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小声的商量着解决的办法。

这已经是他们县里,能给出最低的价格了,实在不能再低了。

“耿总,从眼前的情况来看,我们能给出的优惠,也就这么多了。”周峰说道:

“但你放心,我们正在积极的进行招商引资的工作,以后会越来越好的,在这投资肯定亏不了!”

“那现在,县里的招商计划有眉目了么?”耿俊辉问道。

“这……”

周峰顿了一下,“我们已经把这件事提上日程了,而且在政策扶持方面,做了很多的工作,相信这次的招商引资工作,会得到很好的反馈。”

耿俊杰的脸上,依旧没有半点表情,平静地说道:

“那也就是说招商工作还没开始,我们这一次的投资,算是一个赌注,是不是?”

耿俊辉的话,让所有人都坐不住了。

这是对县里开出的条件不满意啊!

于朝喜和周峰对视了一眼,眼中都透着焦急和无奈。

因为这是他们能给出最好的政策了。

这么多年了,县里终于等来一次像样的投资,如果这样错过,就太可惜了。

下意识的,周峰看了一眼王运江,发现他的脸色不是很好看。

显然是对自己的表现不满。

凌云集团的二次援助,就让他对自己有了些许看法。

如果这次再搞砸了,自己未来的仕途之路,可能就要危险了。

耿俊辉也不想这样咄咄逼人,但因为刚才,周峰对林逸的态度,让他颇有微词,想给眼前这些人一点压力。

但在这个时候,于朝喜急中生智,用余光瞟了林逸一眼,周峰的反应极快,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一拍桌子说道:

“林逸,你的工作是怎么做的!”

这一幕把其他人都看愣了。

这事跟林逸有什么关系?

怎么还把矛头指到他的身上了?

我被男友当别人面做我 第三章

“流氓,无耻,下流,道貌岸然之辈,鸡鸣狗盗之徒!我还以为他是个襟怀坦白之人,未曾想竟猛干出此等趁人之危的事……”

“勒布朗怎么教出这种儿子,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父亲和儿子一样无耻下流!”

凯伦·莱肯将自从得知凯瑟琳怀孕以来的所有怒火都毫不保留的释放出来。

他脸色通红,怒目圆睁,原本梳拢到脑后的棕发都在剧烈的肢体动作后凌乱了一些。

很难相信,这个自诩绅士,贯彻贵族般优雅的老人,在这个时候也会将一切难听至极的脏话一连串的喷出来。

只是可怜了凯瑟琳。

虽然知道父亲在骂查尔斯,但凯瑟琳听起来就像是在骂自己一样,于是越听越委屈,哭的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反倒其他两个人反过来安慰她。

想想也是。

一个花季少女,就这么没了贞洁。

偏偏还没的不明不白的。

如果不是这次联姻太虚假,没有这DNA检测报告,这胎儿父亲的身份可就永远石沉大海了。

对于凯瑟琳来说,无疑是洲际导弹般的打击。

对于父亲凯伦·莱肯来说更是如此。

养育几十年,如花似玉,称之为欧洲第一美女都不为过的宝贝女儿,突然就怀孕了。

现在还分析出,是在昏迷中被人……

白菜被猪拱了!

凯伦·莱肯心中别提多愤恨了。

活剐,点天灯,五马分尸……

他脑中闪过无数种惩罚查尔斯的想法,甚至暗自想好了先斩后奏

文学

,无论勒布朗·詹姆斯说什么他都杀定了查尔斯,古往今来所有酷刑都出现在脑海中。

此时此刻,情况已经很明朗了。

几个月前的戈城劫案中,查尔斯和凯瑟琳被打晕,同处一室,查尔斯见色起意,对凯瑟琳做了不可描述的事情,致使她怀孕,才有了之后的事情。

“这事我一定要讨个明白,威廉侄儿你先替我照顾一下凯瑟琳,我去找勒布朗那个老东西!”凯伦·莱肯恶狠狠的说道。

他拿起那份DNA检测报告,已经想好用什么样的角度将其摔到勒布朗·詹姆斯的脸上,右脚已经迈出去,正打算离开,却被李·威廉拦住。

“等等,等等。”

李·威廉在三人中最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