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着我在桌子做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吃烧烤

《神探莫不凡》的第

抱着我在桌子做全文在线阅读

一个故事就大受欢迎,这给了皇帝很大的信心。之后,除了处理朝政事宜外所有的时间跟精力都放在写话本上了,他去后宫的次数锐减。皇后有易安做靠山加上也有手腕压制住了几个嫔妃,所以后宫一时之间非常地和谐。

辛苦付出总有回报。也因为有了经验皇帝之后三个月写一个故事,有符景烯帮着把关后面的故事并不逊色第一个故事。不过一年多这些故事就传遍了各州府了。当然,能迅速推广是易安在暗中推了一把。

皇帝不使幺蛾子了,易安的日子过得特别舒心。可惜在看到符景烯上的折子以后,心情就不美了。

将折子扔在书案上,易安揉了揉额头。

墨雪走过去说道:“太后,奴婢给你揉吧!”

等易安心情平复下来以后,墨雪说道:“太后,急也无用,不管碰到什么事总有解决的办法。”

当初刚执政的时候内忧外患,可现在天下太平了。就算是难事,也不可能难得过当年了。

易安说道:“刚才那道折子是符景烯的辞呈。”

墨雪惊得都忘记按摩了,回过来神来不相信地说道:“怎么会呢?符相今年也才五十六岁,还很年轻。”

对许多人来说五十六这个年龄或许很大,毕竟民间有一个说法是六十古来稀。但首辅一职有其特殊性,不仅要有政绩还得有足够的资历。所以首辅一般都是五十以上的人担任。当然,也有本身天纵奇才被皇帝看重年纪轻轻就担任首辅的,符景烯就是其中一个。

易安说道:“我也以为看错了,反复看了三遍。符景烯想辞官,清舒之前一点口风都没透。”

墨雪帮着清舒说话:“或许这事符相瞒着二姑奶奶,她也不知情。”

易安闻言失笑道:“别人或许会不在意妻子的意见,但符景烯不会。这么大的事他肯定要跟清舒商议的,不得清舒的同意不会上这道折子。”

墨雪相信易安的判断,但她却想不明白此事了:“符相这般年轻,二姑奶奶为何会同意他致仕?”

“明日请她进宫一问就知道了。”

清舒前两日休沐,然后带着三个孩子去郊外的庄子住了。说起来这程氏确实能生,生了四个都是儿子,清舒抱孙女的梦想泡汤了。

当日傍晚,清舒与符景烯先后脚到家。看着她一脸地疲惫,符景烯很心疼地说道:“说了等我休沐时带他们去,你就是不听,现在累着了吧?”

清舒给了他一记白眼,说道:“你过年承诺孩子们带他们去庄子玩,这都四个多月了还没兑现,孩子都要怀疑你的信用了。若不是帮你挽回信义,你当我愿意带他们三个出去啊!”

源哥儿跟着她娘去了合洲,到现在还没回京。所以这次清舒是带了巍哥儿跟长鸣以及朵儿去的郊外庄子上。三个孩子都大了能能打理好自己的事情,所以吃喝方面不用清舒管。但几个孩子求知欲太强了,到了庄子不管是在田里还是山上一直问个不停,问得清舒头昏脑涨。

符景烯笑着说道:“都是我的错,是我当日不该胡乱承诺他们。不过你放心,我今日已经交了辞呈了,等辞了官就有时间照料家里跟孩子们了。”

清舒可没他乐观,说道:“你就别想了,易安是不会批复的。你啊,还是安心再干几年吧!”

符景烯也知道太后不会轻易让他致仕的,毕竟他是用顺手的人:“我也没指望她一下就答应,慢慢来吧,反正六十之前我一定要致仕。不然,到时候我就装病。”

清舒很无奈地看着他,说道:“明日易安肯定会召我入宫,我明日好好跟易安说说,争取让她早些同意你回家带孩子。”

虽然她觉得符景烯现在年岁不大致仕太可惜,但他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决定辞官所以清舒不会阻拦。

符景烯乐呵呵地说道:“那这事就靠你了。”

第二天清舒杠道衙门,屁股还没坐热就被易安宣召进宫了。一到御书房门口,很快就被墨雪引进去了。

易安看到她,放下手中的朱笔直截了当地问道:“符景烯上折子说要告老,这事你知道吗?”

清舒点头道:“昨晚他告诉我了。”

易安一听就明白了,说道:“也就是说他之前就跟你提过这件事,而你并没有反对。”

清舒摇头说道:“我反对了,但没用。他与我说,从记事起他就不敢停下脚步。四岁为活命加入飞鱼卫;十岁拜了名师为了得一个好的前程拼命读书;娶了我有了孩子后,为了不让我们被人欺负努力往上爬。这些年就一直在拼命,从没停下歇一歇。”

“我与他说走到今天不容易,辞官太可惜了。但他与我说他太累了想停下脚步好好享受生活,希望我支持他。”

易安说道:“可是现在朝堂都离不开他的。”

清舒听到这话笑这说道:“朝堂上不能少了的人是你,不是他。没有你坐镇,天下很可能会大乱,但景烯没这般重要。他辞官你可以再提拔一个或者暂不定首辅也行,最多就是几位阁老多受些累。”

现在新政已经推行成功,而且有易安坐镇,符景烯就是退下来也不会再有变故了。

易安说道:“清舒,我不会批复的。”

这也早在清舒的预料之中,她

抱着我在桌子做全文在线阅读

说道:“我也是这般跟他说的,但他说想当首辅很难,但不想当首辅却很容易。不过你放心,我会劝他,就算要辞官也得你找着合适的接替者才行。”

易安看着她道:“清舒,他走到今天不容易,现在这般轻易放弃你就没有不舍吗?”

清舒还真没这个想法,她说道:“我最开始不同意他致仕不是舍不得,而是担心他忙习惯了突然闲下来会不适应。只是他说了,等退下来就帮着管下家里的事教导好几个孩子,然后也著一两本书。写得好就印出来给人看得个好名,写得不好就当自娱自乐。”

得了,连辞官后的生活都安排得明明白白可见是下定了决心。虽然心里不乐意但易安也清楚,就算她压着不同意,符景烯也有的是方法达到目的。就如他所说,想坐上这个位置千难万难,但不想要这个位置有的是方法。

易安看着清舒,问道:“那你呢?你也准备致仕?清舒,我们之前可说好了你要与我同进退。我没退下来,你也不许辞官。”

清舒莞尔,说道:“你忘记我的梦想事什么了?我现在还只是个侍郎离尚书还有一大截,怎么可能辞官。”

得了这话易安顿时安心了,当下笑吟吟地说道:“清舒,我就知道你不会食言的。”

只要清舒在京符景烯肯定不会独自离开的,到时候朝堂有事一样可以寻他帮着解决。

“放心,我会跟你同进退的。”

只是让易安没想到的是,她同意符景烯致仕云祺却不答应。至于原因很简单,要是符景烯致仕以后想见他就没现在这般容易了。符景烯现在是内阁首辅,他白日里随时都能见到人了。可若是符景烯辞官了,可能就会去合洲或者云南到时候再想见他就难了。

符景烯觉得这完全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一脸着恼地与清舒道:“早知道我当日就不该提议他写话本,而是帮着太后一起责骂他,那他现在肯定巴不得我滚蛋呢!”

他当时看皇帝总为女人跟易安闹别扭,怕太后气出个好歹才出了这么个主意,没想到最后坑了自己。唉,所以说好人做不得。

清舒笑着说道:“我相信在这段时间内你会说服皇帝。”

这个符景烯还真没把握,说道:“皇帝是一根筋的人,除非有什么特殊原因,不然他认定的事很难改变。所以短时间内,他不会同意我辞官的。”

清舒抿着嘴笑道:“没事,离你六十还有四年,四年时间你一定可以劝服皇上的。”

符景烯的头一道辞呈是直接交给易安的,所以知道的人极少消息瞒下了。不过隔三个月他又上了一道辞呈,这一次皇帝仍不答应,只是辞官消息再也就瞒不住了。

小瑜得了这消息赶紧跑来找清舒,问道:“我听闻太后容不下符相要他告老,清舒,这消息是假的吧?”

谣言往往与现实大相径庭,这点清舒早就习惯了:“不是。太后跟皇上都很倚重景烯,是景烯自那次昏迷醒来后就受不得累。他怕自己再这样辛劳下去没几年活了,所以想致仕好好养身体。”

“真的?”

清舒看着她,故作不高兴地说道:“我什么时候骗你了?还有,你是不是怀疑易安想要卸磨杀驴了?小瑜,你与易安也是多年的姐妹,哪怕现在因为一些理念不合也不该这般想她。”

小瑜赶紧摇头说道:“我没怀疑太后,只是担心有小人作祟。清舒,符相准备致仕,你呢?”

清舒很无奈,每次聊起这个话题大家都要落在她身上:“我没那么快,最少也得六十多才会退。”

“符相能同意?”

清舒笑了下道:“他说前些年都是我为家庭做牺牲,以后让我将心思都放在公务上,争取致仕前当上户部尚书。”

听到这话,小瑜不由道:“清舒,有时候我真的很羡慕你。这么多年符景烯不仅对你一心一意,还样样都以你为重。”

前面半句话认,后半句话清舒可不赞同:“这些年他是以公事为重,我跟孩子排在第二。”

说完这话,她笑着道:“你也不用羡慕我,卫方对你也挺好的。”

小瑜不由一叹,说道:“他对我是很好,但对沐晨跟沐晏两人却总隔着一层。我也知道这不能怪他,就是我自己也做不到对四个孩子一视同仁。”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她自己都偏向沐晨三兄弟,自也不会要求卫方去帮衬沐晏了。只是有时候想到一些事心里不是滋味。

清舒有些意外地看着她,说道:“你说这话,表明心里还是怪他。你以前从没这般想过,冯氏在你跟前说了什么以致让你对卫方都有意见了?”

冯氏都能影响到心志坚定的沐晏,小瑜更不在话下了。

小瑜神色一顿,赶紧摇头道:“没有,只是想起几个孩子的事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清舒靠在贵妃椅上,说道:“小瑜,自小到大你就耳根子软容易受身边人的影响。可你现在不是孩子了,你已经是做祖母的人。什么话不该听,什么事不能做,你心里应该有数。若连这些都做不到,过得不好也怨不了谁。”

小瑜抬头看着清舒,不解地说道:“你我姐妹这么多年怎么还跟我打起了哑谜,有什么话直说就是。”

清舒很直白地说道:“这些年你一直都在抱怨。以前抱怨三个儿子娶了媳妇忘了娘都不贴心了,现在得偿所愿儿媳妇跟孙子孙女都在身边你又抱怨卫方偏心亲儿子。可是你有什么资格抱怨他?”

为什么易安后来不待见小瑜了,不是她变得啰嗦跟唠叨了,而是觉得她变得不知足。因为不知足,所以总在抱怨。

不等小瑜开口,清舒继续说道:“不管是作为丈夫还是继父,卫方都称职。反观你,不管是作为妻子还是继母都不合格。小瑜,你自己回去好好想想,对你来说谁才是最重要的?别等失去以后再后悔,到那时就晚了。”

每个人的容忍都有限度的,若是小瑜再这样下去夫妻肯定要离心。为了几个不贴心的儿子跟卫方离心离德,那就太糊涂了。只是清舒也不知道在小瑜的心里,三个儿子与卫方谁更重要,所以这话不能直白地说而是要她自己去想然后做选择。

小瑜快到家了还没明白清舒刚才那话的意思。在车夫的提醒下,她回过神来了,不回家又去了国公府。她想不明白,但嫂子那么聪明肯定能明白。

雷氏确实是一听就明白了,说道:“她的意思是世间没有两全之法,你要一直顾着儿子不管妹夫夫妻迟早会离心。你要是以妹夫为先,就不要管三个孩子由着他们去。”

“他们是我的孩子,我怎么能不管。”

雷氏说道:“所以清舒没有直说,要你自己去选。”

小瑜心里有些乱,难受地问道:“嫂子,他们都是我最亲的人,这个让我怎么选?”

雷氏觉得她傻,这两者哪还需要选:“沐晨跟沐晏他们都娶妻生子也都有了前程你还要管什么。反倒是卫方,他是要与你白头偕老的人。”

也是妯娌两人亲厚并且小瑜帮她良多,不然这话她是绝对不会说的。

见小瑜沉默不语。

雷氏当即明白为何清舒不直说了,她也不愿再多说了:“你自己回去好好想想,别做让自己后悔就行。”

喜欢家有悍妻怎么破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