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宝贝越来越紧了完整版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吃烧烤

男人的脚在桌子底下轻轻的勾着她的脚,似有若无的甚至在撩她的裙角,安锦脸色微变。

那脚,在黑暗中一点一点的探进,带着几分试探,隐秘而带着几分刺激。

唔宝贝越来越紧了完整版全文阅读

有人的地方,明目张胆,狗胆包天的开始勾引人。

她猛然抬眼打量着对面的男人,眸色清明沉静。

男人看着她看过来,嘴角噙住几分笑,骨节分明的手拿起酒杯向她举了一下,姿态风流痞里痞气的,看着倒像个不正经的男人。

不正经的男人。

确实像个不正经的男人。

她都结婚有了两个孩子,这男人还来勾搭她,可见其心可诛!

安锦猛然顿住,她忘记了,她现在的身份未婚,更别说有孩子了。

这男人对她有意思,这是安锦的第一直觉,她对于感情方面情感大条,可是,这男人在桌子底下的动作,她再大条,也该发现了。

安锦不动声色的将脚收了几分,俭眉捧着面前的牛奶喝了起来。

如果可以,她真想把他的脚给碾碎!教这不正经的流氓怎么做人!

白天看他一副绅士风度的模样,实则是个衣冠禽兽的斯文败类!

“陆玖筱?”男人将手中的红酒放下,他的唇映红,眼眸漆黑透亮的打量着对面唯唯诺诺战战兢兢的小女人。

他的声音低沉带着莫名的性感,那低压深沉的声音就宛如大提琴一样醇厚,悦耳的让人一听就要怀孕了一般。

“陆玖筱”小手捧着牛奶轻琢,闻言,一双水墨般漂亮的眼眸抬了起来,水润润的,她的脸很白,也很普通,唯独那双眼睛灿若星辰,在夜空中熠熠生辉。

她的眼睛很漂亮,睫毛长而密,一双凤眸微掀,颇有一翻别味的风情,性感而妖媚,纯又欲。

那双眼睛跟她这张脸不相匹配,看过的人恐怕都会遗憾,这么一双漂亮的眼睛,可惜了,长在一张普通的脸上。

一眼,只一眼。

就特别想让人把她压在身下。

太媚,太妖,太纯。

那双眼眸,明明只是干干净净的看着你,就会让人联想到无限的遐想。

男人这么想着,心口突然有些燥热难耐。

他伸出修长白皙的手,轻轻的解开了两颗衬衫的扣子,露出了那白皙的肌肤,衬衫微倘,带着几分说不出来的……性感。

李查德很好奇的看了他一眼,疑惑道:“很热嘛?”

这房间开了冷气,不应该啊,他穿着西装都赶紧刚好。

男人唇角微勾:“嗯,很热。”

那性感的声音很撩人,总感觉……更像是春天来了。

安锦神色难耐的听到这话,手微微捏了起来。

这男人,特么的有病吧?

几辈子没见过女人了?

安锦自认为,为了保险,她挑了张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脸了,丢在人群中都找不到的。

这男人到底多么的饥不择食了?

桌子底下,男人的脚还在做祟,他轻轻的用脚去勾安锦的脚,还在她脚腕处仔细的摩擦了一下。

这活该是八辈子没见过女人了才是。

安锦心里面想着,脚越发的往后退。

她身在老伯爵的老宅,JK的老巢,面前的这个男人还跟JK交情不浅,要不是她现在“捉襟见肘”,她非得直接爆了这男人的狗头!

这种时候,安锦占不了半点上分,她是被动的,这个时候,不能过多糊弄面前这个男人。

JK身边的人,安锦可不会觉的这男人是个简单的人物。

而这男人明显就是个流氓。

衣冠禽兽要脸,流氓就不一定了。

这男人就是个流氓。

“这个名字,不太好听。”男人勾唇冲着她邪笑。

李查德警惕了起来,安锦也越发戒备。

“不适合你。”他看着这紧张的俩个人,莞尔一笑,将桌上的红酒杯拿捏在掌心中,他垂眸,仰头一饮而尽:“太温柔了。”

名字不符合她的性格。

这女人,骨子里就不是个安分守己的女人。

安锦的眼眸落到那杯红酒上,盯着他上下滑动的喉咙,眸色越发深邃。

酒被他一饮而尽。

安锦不动声色的收回了眼眸,低垂着眼眸没有说话。

李查德看着这突然紧绷的气氛,赶忙站出来打哈哈。

“哈哈哈哈,确实,锦华先生说的对。”

那男人转头看了李查德一眼,那眼神冰冷而又漆黑幽深,隐隐约约中,李查德仿佛是察觉到了几分莫名的……敌意?

敌意?

这哪里来的敌意?

他跟面前这人无冤无仇吧?

李查德被那犀利的眼神看的个浑身哆嗦,他整个人不知不觉,后背居然出了一层冷汗。

安锦暗中给李查德使了几个眼神,让他赶紧让这人离开。

李查德看了看窗外的黑夜,笑道:“那个,锦华先生,您要不要先回去休息一下?”

“我朋友她可能需要去休息了。”

“哦?”闻言,他抬头看向安锦虚弱的脸:“不舒服吗?”

安锦弱弱的点了点头:“嗯。”

她的声音气虚无力,看起来没有什么精神。

“先吃点东西,把这些都吃了。”他拿着筷子夹了一些菜放在安锦碗里,又给他在面前的托盘上摆了一些糕点和水果。

“你什么时候吃完,我什么时候走。”男人霸道又不容拒绝的语气似笑非笑的冲着她说。

安锦听到这话,手顿时一僵,她低头看着面前的这些食物,就感觉像看毒品一样。

这里面,该不会是被下了鹤顶红吧?

男人仿佛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一样,笑了笑,直接伸手拿着筷子,每一样都给她尝了一下。

“放心,没毒。”

“吃吧。”

这波操作,把李查德都给惊呆在旁边了。

他他他他……该不会是对安锦有意思吧?

安锦抿了抿唇,知道自己不吃面前这人是不会走的,她刚好也有一点饿了,索性就开始吃了起来。

她的吃相就像小猫一样,一点一点的嚼,腮帮子鼓鼓的,看起来有一些可爱,他也没有再骚扰她,让她认认真真的吃完了那顿饭。

整个过程都特别的安静,房间里面难得的有一些温馨。

安锦吃完之后又吃了一点水果,整个人就有一点撑了。

“我吃完了,你可以走了吗?”她抬眼,似乎是有一些胆怯的看着他,那眼神有一些忌惮和害怕。

男人看着她这副小媳妇的模样,但是低低的笑出了声,安锦整张脸都僵硬了。

“你笑什么?”

他看着她,眼眸带笑,连带着胸膛都有一些震荡:“没事,就觉得你现在的样子挺可爱的。”

安锦压抑着怒火,他搁这逗猫呢?

“行吧,今天就到此为止,我就先回去了。”

李查德顿时就松了一口气。

然而,下一秒,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姿伴随着一阵巨大的阴影,将安锦整个人笼罩在了那团阴影下。

他俯身双手撑在她的耳边,安锦浑身就开始炸毛了,她总感觉面前这个人很危险,不按常理出牌,你根本就不知道他下一步往哪里走。

男人双手撑在她两边的椅子上,将她整个人禁锢在他的臂弯中,他居高临下的凝视着安锦。

李查德生怕安锦一拳把他给撩地上了,他连忙出声:“锦华先生!”

“请自重!”

自重?

什么是自重?

“自重?”男人闻言偏头看了他一眼,淡淡的挑了挑眉:“我的字典里就没有自重这两个字。”

安锦使劲的捏了一下手,她往后退避开一些,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女人脸小的脸上牵出一抹艰难的笑容:“锦华先生,你这是想干什么?”

“男女授受不亲。”

“我在追你。”

“你没看出来吗?”

“授受不亲?”

“你在暗示我嘛?”

“你要我亲你?”

“嗯?”

安锦:“……”

李查德:“……”

男人看着她一脸惊呆的模样,淡淡的笑了一下,然后伸手将她额角边细碎的话,撩到了耳后,动作温柔又撩人:“别怕。”

“我不会侵犯你的。”

“……”

“只是给你弄一下头发。”他轻轻的将安锦细碎的发抚在了耳后,然后点到为止的站了起来。

“头发乱了。”

“看,这下好了。”他给她理了头发之后,摊开手,眸中含笑的看着她。

他就像是一个在逗猫的铲屎官一样,挑逗着面前这只娇贵华丽的猫儿,不断的挑战着她的底线。

安锦笑笑,没有说话。

男人没有在追究,他松开了安锦两旁的扶手,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

“kinn?”

另外一道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JK神色莫测的站在门口,观赏着房间里面的场景,他的手还搭在门上。

门猝不及防的被人打开。

入眼而来的看见的就是男人将女人禁锢在怀里,一副流氓模样的打算轻薄人家。

JK目光落在女人脸上停留了半秒,这才收回眼看向kinn:“你在这做什么?”

“追女人而已。”男人淡淡挑眉,手轻轻的在女人娇嫩的脸上抚了一下,揩油揩的明目张胆,揩的安锦猝不及防。

安锦反应过来就一脸怒视着他,男人已经早早收了回去。

“走吧,别打扰我女人休息才是。”

男人高大的身材逐渐的消失在门口,门被他随手拉住,门外的脚步声逐渐渐行渐远。

“喜欢这种类型的?”JK有些诧异的挑眉,他看向旁边的男人,以前,这男人可是喜欢火辣辣的欧美女人。

“偶尔吃点青菜换换口味。”

“这么喜欢,直接娶了算了。”旁边一人打笑道。

男人怒笑怼道:“你以为她是快递啊?你说取就取?”

“我还没追上呢!”

言珩语气森然道:“别忘了正事,别总沉溺在女色中。”

男人嘴角勾唇一笑:“OK。”

几道修长的身影逐渐的消失在走廊外,李查德打开门一看,已经没人影了。

他关上门,一脸严肃的看着安锦:“人走了。”

宝贝,这男人明显是看上你了啊!!”

李查德抓了抓头发:“这个kinn,最喜欢女人,看上一个要一个,被他纠缠上,很麻烦的。”

安锦敲了敲桌子,俭声道:“办完事情就赶紧离开。”

“这人,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安锦可不认为自己有这么大的魅力,可以将一个男人迷的七昏八素的。

身居这个地位的男人,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没点手段,可走不到这个位置。

她……只怕是被人给盯上了。

而刚才JK的出现,更加印证了安锦的猜想,只怕以JK这个生性多疑的性格,刚才可不是恰巧路过。

他就是来查房的。

一旦她不在,或者有异样,她就早已经身处异地了。

只是,这个男人为什么要帮自己?

又或者说,他只是无意间让她跟JK恰巧撞上了?

“李查德,把标记出来的这两处监控给黑了,记住把握时间。”安锦将手中的纸图丢给李查德,上面是一张布防图,有两处被标记了记号。

“每个监控卡五秒,你可以嘛?”李查德打开电脑,劈哩叭啦的打了一串乱码进去,抬头看向安锦。

安锦给他比了个“OK”的手势,她脱掉了外衣,里面是一身劲瘦的黑衣,搭配着她墨黑的乌发,充满着一些嗜血黑暗。

眨眼睛,安锦就已经从窗户外跳跃了下去,轻盈的身子顺着墙壁攀附着,眨眼睛消失在了李查德的视野中。

屏幕中红色的点逐渐的远去,进入第一个标记的时候,李查德双眸盯着屏幕,直接黑进了监控系统,五秒未到,红点已经远去,监控恢复了正常。

一切都在黑夜中进行。

安锦宛如一只黑猫隐藏在暗中,一路摸索到了那女人的住的别墅,她躲在不远处的数梢上,静等时机。

别墅门外守护着几个保镖,他们不可能一直站下去,一定会换岗。

后半夜,是人都会疲惫。

时机到了。

安锦猫着身子一路沿着墙壁慢慢靠近,她拿起一块石头盯着不远处的保镖,抛出了十米远的地方。

“谁?”立马有人警惕了起来,他们追了过去。

接着是一阵细细碎碎的脚步声,监控摄像头直勾勾的扫视着这边。

“动手。”安锦低声道。

时间五秒。

安锦冲刺一般攀上了墙壁,直接翻上了墙头,跳进了别墅里面。

安锦在里面搜索着,她很快找到了那个女人。

一个柔弱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JK并没有派重兵把守。

安颜洗去了白天的浓妆艳抹,恢复了那张素脸朝天的面容,那张跟安锦几乎一模一样的脸蛋,宛如凝脂玉一般。

安锦眸色逐渐加深。

“别动。”

一把冰冷的匕首划在了她的喉咙上,安锦持着刀一把卡住了她的喉咙,声音狠劲低沉:“你若敢说话,你划破你的喉咙!!”

安颜瞳孔剧烈的收缩着,她身子不住的发抖,然后猛的摇头。

安锦拖着她往房屋里面拉,一把将女人丢在地板上,她将刀挑在女人娇嫩的脸上,嘴角含笑:“好一张漂亮的脸蛋。”

那冰冷的刀跟尖锐的刺一般,仿佛轻轻的一挑,她的肌肤立马就会被挑破。

面前的女人浑身上下包裹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了那双漆黑的眼睛。

她到底是谁?

安颜整张脸都苍白了起来。

“你、你、你想要干什么?”她声音颤抖的问道。

“接下来,我问一句,你回答一句。”

“敢不说实话,我今天就剁了你。”安锦冷笑道。

她用冰冷的尖刀在她的脸上拍了一下,那尖锐的触感,顿时让安颜不敢动弹,她丝毫不怀疑面前这个女人说话的真假性。

她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

“好,好,好。”安颜颤声道。

“你叫什么名字?”

“安颜。”

“真名?”

“原、原名叫艾格,后来才、才改的。”

“谁给你改的?”

“先生。”

“先生是谁?”

“我、我、我不知道,他只让我叫他先生。”安颜猛然摇了摇头,眼里都蓄满了泪水,她紧紧的盯着安锦,双手抓着她的手臂:“你可以叫我出去吗?”

“那个男人不是人。”

“他虐待我。”

安颜眼眶都红了,在床上的时候,他从来不会善待她。

安颜将手臂伸出来,那白皙的手臂上全部是狰狞的伤痕,红色的,像新添加的。

触目惊心的可怕。

安锦看着那些伤痕,也忍不住震惊了起来。

“你这张脸是整容的?”安锦问。

“嗯,当初我是被这个男人救回来的,我以为我遇见了天使,可没想到后面遇见的是个恶魔。”

“我醒过来的时候,脸就已经变成了这样。”

“这张脸很美,可不是我的脸。”

“我、我、我被他囚禁着,哪里也不能去。”女人低沉的声音呜咽的哭泣着。

“你是他的仇人吗?”

安锦俭眉,没有回答她。

“你可以带我走吗?”她期待的眼神紧紧的盯着她看。

安锦收回匕首,眼神清冷:“不能。”

她现在不知道这女人的真实底细,她绝不可能只听到这女人的只言片语,就轻易的相信了她的话。

“他平时都会让你做什么?”

“给他当女人。”安颜微微低垂着眼眸,红了眼眶:“他就是把我当玩物。”

她清楚的知道,她像那个很有名的女明星,帝凤。

这张脸,就是帝凤的脸。

“他平时不让我出门,有需要的时候就会过来。”

隔三差五的来一次,她浑身都会布满伤痕。

安锦低头凝视着她的眼眸,看着她眼底的痛苦不像是作假的样子。

“努力活下去,总会有解脱的一天。”她低沉的对着她说。

现在不是能够带她走的机会,她们走不远,甚至出不了这个城市,就会被一网打尽。

安颜抬着眼眸,紧紧的盯着安锦:“真的会有吗?”

“会的。”

“努力活下去,再坚持一段时间。”

安颜点头:“好。”

两人的话音刚落,门外就传来了车鸣声,女人脸上的血色骤然褪去,她惶恐的看向安锦:“你快找个地方躲起来!”

“快!”

“他来了。”

安锦脸色也是微变,她看着安颜惊慌失措的样子一脸害怕,喉咙一阵发痛,又想起她在花园里战战兢兢的模样,顿时觉的不是滋味。

“再忍一忍,再忍一段时间就好了。”安锦凑到她耳边低声的说了这一句话,转身朝着外面窗户边跳了出去。

安颜愣愣的,眼睛越发红了,无声中点了点头。

门猛然被男人给撞开,安颜倏然转身,小脸一片煞白。

她看着门口熟悉的身影,整个人都在发抖。

很快,房间里面传来了女人痛苦的声音和东西砸碎了的声音。

安锦贴在墙角听到了,一张小脸紧绷的厉害。

禽兽不如的东西!!

一双大手猛然拽住她往外拖,窗户也在一瞬间倏然被里面的男人推开,言珩幽深阴鸷的面容在窗外扫了一圈,没有发现人。

他的胸膛裸露出洁白的肌肤,上面还布满了女人的抓痕,看起来有些狰狞。

安锦被人摁在墙壁上,心跳如鼓雷,她浑身僵硬着,大气不敢喘息,直到那道窗户门关上。

身后男人浓烈的气息越发的强烈,安锦挣扎了好几次都没睁开,她猛然抬脚朝着男人最脆弱的地方踹了过去!腿却被男人狠狠的钳制住。

“早知道你不会安分。”

“给我听话点,嗯?”

安锦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顿时火冒三丈,她压低着嗓音质问道。

“你想干什么!!”

“不知道家花没有野花香?”

“妻不如妾,妾不如偷。”

“我……这是在偷人啊,嗯,你不知道?”男人将她抵挡在墙上,呼吸灼热的打在她的耳边:“宝贝,你做坏事被我抓住了,想清楚怎么报答我了嘛?”

“嗯?”

“你先放开。”安锦深呼吸一口气,她整个人被他压制在墙上,双手反剪在身后,要不是怕暴露,安锦真想现在跟他动手!

“我偏不。”

之后无论她威逼利诱,软硬兼施,软语哀求,他好像都不肯善罢甘休。

安锦第二次栽了个跟头。

但这男人似乎并不打算告发她。

男人修长的手指轻轻抚摸着她的脸蛋,眸色温和多情。

喜欢病娇老公在黑化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