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漫屋漫画小说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吃烧烤

如良心未泯的欧阳宗主之流,原本想谴责聂怀桑将少年们引入险境,听到最后一句话,却抱头痛哭起来。对于一个父亲而言,自己的不堪将会在孩子们面前被揭露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吧!

幸而现在一切尚未到绝境,亡羊补牢,尚未为晚。

我就喜欢聂导怎么了:阿宋,关于聂导的复仇,一直被指责牵连了无辜的莫玄羽和秦愫,你怎么看?

“莫玄羽这一块,我已经分析过了,聂怀桑顶多是顺势利用,且于莫玄羽而言算是求仁得仁,责任并不在他。至于秦愫,秦愫的身世并非聂怀桑导致,且聂怀桑揭开秘密之初,秦愫并没有露出想死的念头,反而是在意儿子的死因。”

“于聂怀桑而言,秦愫活着比死有用,相反秦愫死了对金光瑶最有利。鉴于魏无羡离开到带众人返回密室,有一段秦愫和金光瑶独处的空白以及秦愫自杀的经过完全可以推断金光瑶才是导演秦愫自杀的人。”

“秦愫自杀前被金光瑶控制了行动,解除控制时,金光瑶拿着匕首在她面前把玩,被秦愫夺去。秦愫夺取匕首后,忘羡第一反应是阻止,但素有急智的金光瑶却僵住了,完全没有反应,也正常嘛?”

“秦愫自尽,蓝曦臣试图施救,但因这把匕首锋利至极,怨气阴气又重,顷刻之间,秦愫便已毙命【注1】!金光瑶不仅适当的玩匕首,还是一把顷刻能让人送命的匕首,你觉得有多巧合?秦愫自杀的每一个细节都显示这是金光瑶精心设计用来陷害魏无羡的,把玩匕首是一个催促秦愫动手的暗号。”

“至于秦愫为什么听话自杀,我觉得并非许多人认为的保护金光瑶。要保护金光瑶只要毁去那封信就好,她不用死。别人问起,她只要说夫妻争吵,谁会想到兄妹□□?此时的秦愫刚知道身世和金如松之死的真相,知道金光瑶对她利用多于爱,正觉得金光瑶恶心呢,怎么会为了保护他自杀?可想要威胁秦愫自杀也不难,毕竟不是谁都如金光瑶一样只爱自己,秦愫定然还有其他挂念的人,以及她确实不愿意这个秘密被揭开。”

“至于聂怀桑在秦愫之死上的责任,有个类似的案例。《琅琊榜》中,梅长苏为七万忠魂鸣冤,翻出了萧景睿的身世。梅长苏为此耿耿于怀,向萧景睿致歉,萧景睿回答他的话,我想同样适用于聂怀桑和秦愫。”

“我的身世不是你设计的,谢侯做的事情,不是你安排的,我能怪你什么?同样,秦愫的身世非聂怀桑设计,金光瑶与秦愫的□□婚姻不是聂怀桑导致,金光瑶杀人放火杀子与聂怀桑更没关系。”

“秦愫要怪也只能怪金光善无耻,女干yin臣妻;怪秦夫人为了自己的名声,迟迟没有言明;怪秦苍业助纣为虐,戴了绿帽子不自知;怪金光瑶对她并非全然真心,为了拉拢秦苍业,设计她未婚先孕;怪她自己眼瞎,千挑万选选了金光瑶这个人渣。但无论怎么怪都怪不到聂怀桑身上,因为聂怀桑不是造就她悲剧的人,而秘密总会有揭开的一天。”

我就喜欢聂导怎么了:阿宋,你对聂导的复仇计划如何看?

“不管聂怀桑做这件事时什么想法,他都导演了一个最好最圆满的结局,将一切都算得明明白白。故此,我始终不愿以恶意推测聂怀桑。不同于薛洋为断指之仇灭人一族,不同于江晚吟因灭门之仇,迁怒一姓,聂怀桑的复仇始终是节制而明了,不曾迁怒旁人。他坚持了冤有头债有主的原则外,还将一切真相摊到了阳光下,给了所有冤屈之人公道,哪怕如姚宗主之流并不在意这份公道。”

“聂怀桑利用了所有人,但也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所有被他利用的人都说不出他一句不好。他利用了莫玄羽,但莫玄羽也得到了他的所求;利用了蓝忘机,但他同样也给了蓝忘机新生;不顾魏无羡之愿强拉他回到人间,但也让他洗清了自己的污名;强拉着少年们经历了一场冒险,但同样也给他们构建了一个更清明的未来,不必如他们的父辈一样浑浑噩噩,不辨是非。”

“金光瑶利用蓝曦臣害死聂明玦,将蓝曦臣拉到了自己的贼船上,试图让他与自己同流合污。聂怀桑就借蓝曦臣的手杀金光瑶,既是一报还一报,也是将蓝曦臣从金光瑶身上撕扯了下来,免了蓝曦臣被扣上助纣为虐之名。”

“如聂怀桑这样将是非恩怨算的明明白白,大约也是非常辛苦吧!文中给他到底是怎样一个人留下了悬念,我倒是很喜欢剧版聂怀桑最后的选择。恩仇已了,该做的做,不该做的不做,就此放下恩怨,看尽山川与那四时风物,岂非快哉!”

“或许这就是蠢人与聪明人的区别,江晚吟将自己一生困在了仇恨中,所有只能独守莲花坞。聂怀桑在恩仇了断后选择放下,从此将那山川风物天下美景尽揽胸中。温宁和蓝思追没有让仇恨困扰自己,而金凌学会了放下仇怨,于是他们都得到了救赎。”

“怀桑!”

“大、大哥,我知道——”

聂明玦举起的手最后却是轻柔地揉了揉弟弟的脑袋:“大丈夫恩怨分明,你做的很好!”

聂明玦心道即便怀桑曾经做错过什么,也合该由他这个给弟弟留下一个烂摊子的兄长来承担:“曦臣、忘机——”

“大哥,你不必说了。若大哥要为怀桑未来所为道歉,那我又有什么脸面对大哥呢?”蓝曦臣潸然道,“若有错,我之错更在你和怀桑之上。”

“聂宗主,正如天音所言,聂二公子所为谁也不欠。若真如天音所言,忘机只有感激。”为魏婴洗雪污名是他想做而没有做到的,聂怀桑给了他这个机会,他又如何能生出怨恨。

“如今有了天音示警,大哥和曦臣哥哥就不会被金光瑶骗了。蓝二公子,我想此番过后,魏兄也不用再背负那些不属于他的恶名了。”聂怀桑提醒道。

“嗯~”

大哥今天砍谁:阿宋,有人说聂明玦和蓝曦臣与金光瑶结拜是为了利益,你觉得呢?

“聂明玦和蓝曦臣若是为了利益与金光瑶结拜,我只能说他们已经不是懒得动脑子,而是根本出门

奇漫屋漫画小说完整版

没带脑子了。结拜时,金光瑶不过是一个因战功认祖归宗的外室子,定位是个金子勋都能随意羞辱的家臣。”

“金子勋这样一个战时怂包,战后可以随意羞辱战时两大功臣魏无羡和金光瑶。不仅他这么做,旁人也做寻常,可见仙门百家眼中出身和地位比战功能力都重要。聂明玦与蓝曦臣与此时的金光瑶结拜,纯粹是自降身份。别说金光瑶,他们身为一家之主就是与金子轩结拜都是自降身份,平白矮了金光善一头,如此并不符合他们的家族利益。”

“三尊结义金光瑶和金家才是唯一受益人,借着这场结拜加上与江家联姻,金光善就能更好的倚老卖老了。须知,没有结拜和联姻,聂明玦、蓝曦臣和江晚吟是与金光善平等的家主,但因为结拜和联姻,三位家主竟都成了金光善的晚辈,助长了金家的气焰。”

忘羡一生推:阿宋,对江家阴谋论什么看法?

“但凡江家和江晚吟身上能套上阴谋、处心积虑之类任何一个词,我给他的定位就不是恶人中的青铜。哪怕不会提咖到王者,也总要提升一两个段位。江家各种不合理,只用恋爱脑、蠢而毒、能力不足这三个方向想都能解释。如果你还是觉得无法解释,那只能说他们愚蠢的程度超过了人类能够想象的极限。”

江晚吟气得跳起来,然对天音终是无可奈何。

“温家虽恶,却也完全没有玩过阴谋诡计这一套。薛洋是金家客卿,也算金家吧!整个魔道,说到阴谋,金家是真正的一家独秀。不提那个死了哥才会开窍的聂怀桑,不拘江家还是蓝家、聂家,但凡哪一个懂得一点智谋,也不至于被金家玩弄于掌心。”

“以围剿乱葬岗为例,蓝家、聂家和仙门百家死了不少人,却并没有得到什么实质利益。阴虎符碎片和魏无羡的佩剑、残稿多落入了金家手中,陈情和诛杀夷陵老祖的首功是江晚吟。蓝聂和仙门百家只得到了召阴旗和风邪盘这种大众产品,付出和回报根本不成正比。”

“若他们懂得谋略,想要利益最大化,围剿危险却一穷二白的魏无羡根本不划算。阴虎符不碎,那也只有一个不够分。想要风邪盘和召阴旗,少量的金钱就能从不知其价值的魏无羡手中买到,或许还能换个什么风邪盘二代、三代。魏无羡一死,过了十几年用的还是精准度不够的初代,简直是杀鸡取卵。”

※※※※※※※※※※※※※※※※※※※※

【注1】:引自原著。感谢在2021-05-04 23:45:38~2021-05-05 15:58:0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桫椤静晚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层楼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综]慈母系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