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内互换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吃烧烤

家族内互换小说全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九章台球

《蜀中杂记》:

“绍圣元年十月,庚辰,辽遣六奚节度使乙烈赴阿疏,劝罢兵。

时宋医士刘丰为盈歌所重,掌谋主,谏曰:‘辽使可以计却,勿听其言遽罢兵也。’

乃命阿骨打擒张撒八,献于耶律余绪。

又命乌林答石鲁往佐劾者,戒之曰:‘辽使来罢兵,但换我军衣服旗帜与阿疏城中无辨,勿令辽使知之。’

时劾者攻阿疏城,毛睹禄先已来降。

乙烈果来罢兵,刘丰使蒲察部二勃堇胡鲁、邈逊与俱。

至阿疏城,劾者见辽使,与毛睹禄诡谓胡鲁、邈逊曰:“我部族自相攻击,干汝等何事?谁识汝之太师?”

乃援枪刺杀胡鲁、邈逊所乘马。

乙烈惊骇遽走,不敢回顾,径归。

后数日,劾者取阿疏城。

奏闻,时余绪携阿骨打在辽帐,乃密奏延禧:‘女直蛮勇,阿骨打为最。前陛下使诸酋次第歌舞为乐,至阿骨打,但端立直视,辞以不能。’

‘意气雄豪,跋扈非常,此枭雄也!可托以边事诛之。’

奉先得刘丰重赂,谗曰:‘女直野人,未知礼义,然有功无罪。诛之易事耳,奈何伤烈士之心,失天下之望。’

‘设有异志,蕞尔小国,亦何能为!’

‘余绪乃嫉其生擒撒八,使未尽全功耳。’

‘劾者知阿骨打在我帐下,而攻阿疏,与余绪欲借陛下旨意而诛之,其情一也。’

‘未若释之归部,则必与劾者相死斗。两虎相争,势厥其一,不假我手,斯上计也。’

延禧未悟刘丰之谋,终释阿骨打,更与当年分粟,以赏擒撒八之功,使其名更重于女直。

而后诸事益委奉先,更薄余绪。”

辽国一个少有的“宗室雄才”,就这样被刘师爷给轻轻摆布了。

……

大名府,四路都转运司。

苏油看完手里的简报,抬头对前来汇报工作的赵仲迁道:“这个刘丰,你又是从哪里挖出来的?不是一般的厉害啊……”

赵仲迁笑道:“汴京城里,哪个地方的人才最抗冻?”

这个暗示太明显了,皇城司,冰井务。

苏油疑惑地问道:“中官?”

赵仲迁说道:“苏利涉这个名字,不知明公尚听闻否?”

苏油讶异道:“原来是苏公济,不是刘医士吗?”

赵仲迁笑道:“那是化名,苏利涉之祖苏保迁,是自广州以阉人从刘鋹入朝的。”

这就明白了,刘鋹喜欢裸官,要当他的大官得先做手术,而且宋代宦官收养子乃是寻常事。

说起苏利涉苏油就知道一些,原来也是四朝元老,中官世家。

初为入内内品。庆历中卫士之变,以护卫有劳,赏激加等。

英宗做皇子的时候,苏利涉给事东宫,为潜邸臣。

英宗即位后,即迁苏利涉东头供奉官,干当御药院,迁供备库使。

神宗即位,授达州刺史。历内侍押班、副都知,转海州团练使。

有一件事情苏油对苏利涉的印象很深刻,就是赵顼封王出阁的时候,英宗曾经想要苏利涉辅佐赵顼,给苏利涉拒绝了。

还有一件事就是苏利涉干当皇城司的时候,依循故事,厢卒逻报,不皆以闻。

而到后来这个职务被石得一取代,石得一事无巨细,悉皆奏报,往往有缘飞语受祸者,大家才知晓苏利涉当年的贤德。

不过自打高滔滔临制后,就再没有听说这么个人,苏油以为他早就退休了。

想想年岁,不禁问道:“这老头,今年多大了?”

“具体不知道。”赵仲迁也默算了一下:“卫士之变是发生在庆历八年,距今已然五十六年……我去这老阴货今年起码得七十?陆地神仙吗?”

苏油摇了摇头抛开此节:“改天问问石得一吧,他们一个系统内的,应该清楚。不过有他在女直,我们暂时大可放心。”

“辽国今年有振作之相,我们的谋划,差不多应当发动了。”

“可算等到司徒开口了!”赵仲迁不禁一拍大腿:“从哪里开始?”

“这个嘛……”如今可以入手的地方太多,但是要让辽人不起疑心,这个点却需要挑得巧妙非常:“要不,就让辽国从廉政开始?”

才说到这里,高世则大步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封信函:“节帅,机宜,獐子岛奏报!”

……

汴京城,军机处活动室。

章楶放下杆子,坐到一边休息椅上,端起杯子好

家族内互换小说全文

整以暇地喝茶。

赵煦正琢磨自己这一杆该怎么打。

桌上的目标球就剩下一颗红球,一颗黑球,章楶也是阴人,不求打进,先给赵煦制造了一个扣分障碍,黑球挡在了红球和白球的直线道路上。

赵煦拿粉垩摩擦着球杆的橡胶头,眼瞅着台球桌面上的红球,嘴里问道:“完颜盈歌死了?”

“嗯。”负责当裁判的漏勺点头:“苏都管说盈歌已死,如今辽国想要立劾者为生女直节度使,以制衡阿骨打,不过都管以为这是辽人异想天开,劾者也绝不会接受。”

“阿骨打却是条汉子。”赵煦点头,将粉垩抛给漏勺,自己沿着桌沿踱步寻找位置:“司徒那边有建议吗?”

漏勺不动声色地走到背对章楶的位置,将粉垩放在桌沿软布边上:“父亲说耶律延禧已然松懈,谋略可以渐渐开展了。”

赵煦开始俯身摆出架势,瞄准,不过不是对准红球,而是对准桌边的粉垩:“有把握吗?”

漏勺说道:“我们做好我们能做的,至于效果,这个得看运气。”

赵煦下定决心:“那就开始!”说完“啪”的一声将白球击了出去。

漏勺又牵无声息地将粉垩收到手中。

白球击打在球台边上刚才粉垩标示的那个位置,一个反弹,撞击到了红球之上,红球被撞得向赵煦方向滚去,最终落入底袋。

“好球!”章楶不禁脱口而出,然后才傻了:“还能这样打?!”

“运气好。”赵煦不由得偷乐,这一招其实是跟扁罐哥打球时,自己和漏勺两人早就练过无数次的作弊方法,从来都是二打一,就这样还输多赢少。

不过对付章楶这种才迷上台球不久的新手,足够了。

剩下的黑球就简单了,赵煦一杆清了台:“三局两胜,既然是关扑,章学士要认账哦。”

章楶微笑道:“陛下球技厉害,臣愿赌服输,梨花雪归陛下了。”

梨花雪是章楶在北庭淘到的一匹好马,倒不是速度耐力方面又多大的优势,说起来体格甚至还有些偏小,主要是一身白点如梨花落在青缎上一般漂亮,颜值即正义。

最近赵煦在教孟皇后骑马,梨花雪孟端仪一定会喜欢。

漏勺端来手帕盘子,大家擦干净手,君臣坐下来饮茶,章楶说道:“下个月鞑靼、女直将要入贡,此乃辽朝与我朝之大变故,的确需要做好准备才行。”

赵煦说道:“入贡就跟学士赞我球技一样,其实不过虚名,如何离间断绝辽朝南北,才是重事。”

“设无南部诸州,辽朝就一四面受敌之契丹,曾不如鞑靼、女直耳。”

漏勺对赵煦的清醒表示点赞:“其实说到底还是利益,阻卜吉达留在金山未回祖地,所企图的,不过一个汗位;

白鞑南迁,所图的不过与我大宋贸易之利;

准布死斗,所图的不过鱼儿泺周围肥沃的土地;

女直垂涎的,大约便是长春洲的良田和人口了。”

“南部诸州,把控辽朝精铁的全部、粮食的一半、对宋贸易的全部利益。官吏上层多是商贾买官出身,贪图逸乐,奢侈无度。

他们所图的,是这样的好日子能够继续维持下去。”

喜欢苏厨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