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攻男受全肉的小说小说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吃烧烤

贺永昌听完林朔这句话,也看了看苏冬冬,然后就没再问什么。

老贺本就是一点就通的聪明人,到这会儿也就明白过来了。

猎门跟女魃的斗争,早在二十年前就开始了,只不过当时双方都是起步阶段,一个是意志还不统一或者技术还不成熟,另一个是还没意识到到底正在发生什么。

如今二十多年过去,各方博弈之下,有两个真相终于水落石出。

第一个真相:人类所在的世界,并不会被地菩萨毁灭,因为地菩萨就是这个世界。

第二个真相:女魃也不会毁灭世界,只是如果让它们得逞,这个世界从此跟人类就没关系了。

人类将沦为行尸走肉,变成女魃意志的躯壳。

之前的网络会议,林朔没把真话全说出来,因为没有必要,他只揭示了第一个真相,这叫稳定军心。

如今在车上就三个人,林朔说出第二个真相,同时怎么处理这个事情的关键点,他用一个眼神告诉了贺永昌。

这是必要的小队交流,免得贺永昌这种行动的核心级执行者,心里没数。

这也是林朔临行前,跟云悦心、西王母三人对此事的秘密协定。

林朔的老娘云悦心,那是盖世的风华,当年各种英明神武,那是因为身边有林乐山、苗光启、曹余生三个聪明人护着。

后来她自己单独要去办大事儿,总归脑子不太灵光,稀里糊涂的,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

能把局面弄成如今这样,有一定的运气成分,同时也是因为西王母暗中促成。

西王母,其实也就是华夏传说中的后土娘娘,华夏几千年的护佑神明,到底还是跟其他九龙级的存在不太一样,有感情,不想看到华夏就这么被女魃祸害没了。

所以以往每每到关键时刻,西王母会暗中出手,在九龙博弈的局面里把云悦心保下来。

可是云悦心不清楚这点,然后修行天赋还高得离谱,不知不觉已经能跟西王母并肩而立了。

所以在西王母眼里,云悦心现在是又强又蠢,看不上的同时还有些忌惮。

现在有林朔夹在中间了,两人成了婆媳,这就能坐下来好好谈了。

西王母这才告诉林朔,她长时间附身苏冬冬的身体里,那可没闲着,主要就是改造,而且改造的目的,跟对林朔改造不一样。

对林朔,西王母是千方百计的力量投递,想让他变得更强,能够去正面应对女魃的威胁。

而苏冬冬是另一个方面,当然也有力量传递,但是不多,主要是让她的神魂意志变得更像女魃的个体意识,去进行内

男攻男受全肉的小说小说完整版

部渗透。

为什么说决战时刻到了呢,两个原因。

一是女魃确实完成了生物实验,已经可以完全做到意识占据和力量传递,随着非洲强

男攻男受全肉的小说小说完整版

大的变异人越来越多,局面很快将难以扭转。

第二个原因,是西王母那边的。林家这位五夫人,已经在技术上完成了对女魃这个意识占据系统的破解,可以反向渗透进去了。

也就是说,苏冬冬的意志,只要时机合适,就能接入女魃内部,获取关键情报。

而林朔现在要做的,就是创造出这个时机。

猎门总魁首觉得,这忽然出现的三万难民,以及这位失联五年的迟向荣,应该是个机会。

只是事情到底如何,还是得眼见为实。

……

南苏丹共和国,如今实际上算是一个故称,这个国家已经不存在了。

这里的地形,相当于自西北向东南拉一刀,上半部分是热带草原,下半部分则是热带雨林。

迟向荣的无线电设备信号源,就在热带草原和热带雨林的交界处。

林朔五人驾驶两辆越野车进入这个曾经的国家,一开始地形算是粘土质平原,平坦开阔,视野很好。

尽管道路坑洼难行,可晴朗的天气再加上良好的视野,驾驶体验还不算太糟糕。

不过到了这天下午,这种驾驶体验就无法继续了。

南苏丹境内,有一条大河从南至北穿过,这是尼罗河的重要支流,叫做白尼罗河。

根据聂博艺营地里的情报,这里原本是有一座浮桥的,可供车辆通过,只是车子开到河边大伙儿发现,这座浮桥早就被拆掉了。

然后八月份是汛期,河水自南向北崩腾着,河面最窄的地方也有上百米米,车子是肯定过不去的。

于是林朔几人只能遗弃了车辆,打算先在河边吃顿饭,然后再过河赶路。

车上是有物资的,食物、淡水、帐篷都有,一是备着让林朔几人在路上用,二也是在遇上难民的时候,能通过这些物资包装上的标示来表明林朔几人的身份。

这顿饭还是罐头,下午两点多钟,天气热,冷罐头吃着挺顺口的,众人也就不另外生火了,而是找了一颗树遮阴乘凉,同时一块儿合计合计。

杜志明还是负责分罐头,然后又递给林朔一罐盐水菠萝。

这次林朔就不独享了,而是大伙儿每人一块分了。

于是其他四人一起嚼着菠萝,然后都看着杜志明。

小伙儿被看得怪不好意思的,低头不说话。

“小杜你这样不行。”贺永昌摇头道,“男子汉大丈夫,脸皮怎么能这么薄呢,你得跟咱总魁首学习嘛。”

章进则拍了拍杜志明的肩膀:“你看看我,我就是跟总魁首学习的,现在俩老婆了,所以脸皮必须得厚。”

“你们俩少打岔,这个跟脸皮厚不厚没关系。”苏冬冬说道,“小杜,你了解这儿的情况,现在我们要过河了,你就没什么要说的?”

“哦,有。”杜志明这才抬起头来,对林朔说道,“总魁首,过了这条河,我们就得小心了。”

“为什么?”林朔问道。

杜志明说道:“这儿是草原,很多动物都是大规模迁徙的,很多食草动物都是择水草而居,会在枯水期过河,去雨林附近进食。虽然现在它们已经变异了,可这种天性还是存在的,所以非洲本来就有兽潮。

所以我们在观察非洲兽潮走向的时候,会区分到底是天性使然的正常移动,还是明显的非正常群体行动。

之前东非告急,就是我们观察到了兽潮的异常移动,原本已经集体过河去雨林附近的兽潮,忽然回头了,集结在白尼罗河的西岸。

好在汛期及时到来,河水暴涨,它们暂时过不了河。

所以现在我们一旦过了河,就容易遇上大规模的兽群。

本来有车还好,远远看见我们避让就是了,根据以往的经验,它们一般不会追杀。

可现在没了车,我们五个人行走在草原上,那就很容易引起它们的攻击。”

林朔听完点点头,又问道:“那现在非洲这些变异动物,战斗力到底如何啊?”

“得看具体种类。”杜志明介绍道,“如果是食肉动物,那普遍个体战力很强。

一般来说,一头狮子能跟强九境的猎人抗衡,豹子能杀弱九境猎人,鬣狗跟豹子差不多。

不过如今在非洲,食肉动物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食草动物形成大规模兽潮。

其中规模最大的是角马群,数量可以达到数十万头乃至上百万头。

在这样的数量级面前,任何修行者都不可能正面跟它们抗衡,之前非洲的城市,就是这么被夷为平地的。

本来,我们有卫星专门盯着这种兽潮,不过现在卫星失效了,只能让修行者进行跟踪。

可是这种兽潮周围,又必定有食肉动物尾随,修行者很容易撞上,这就给我们带来了大量的伤亡。

哪怕当时修行者解决了异种,可修行实力暴露之后,报复性打击马上就来了,最后还是难逃一死。”

“那也就是说。”贺永昌说道,“现在以迟向荣为首的那三万多难民,就在兽潮附近待着?”

“具体情况我还不清楚,毕竟河对岸的情况我们现在知道得不多。”杜志明说道,“不过一般来说,兽潮不会进雨林,想必他们应该是躲在雨林里的。

雨林里的食肉动物里,豹子最强,迟向荣五年前就是强九境的修为,对付变异豹子还是轻松的,所以理论上能保护这些难民。

只不过,三万难民这个数量,还真让人觉得困惑。

雨林的生态系统,不可能承受这样的人口密度。

有上百人扎在一块就已经很难了,三万人,简直不可想象。”

林朔面露赞赏之色,对杜志明的头脑,他还是比较满意的。

看来昆仑学院教出来的学生,也不尽是贺云长那样浮夸的戏精,也有杜志明这种行事务实、思虑也还算周全的人才。

“这种可能性还是有的。”林朔缓缓说道,“一是他们可能开荒种地了,集中生产粮食供养了这三万人,当然这种可能性不大。

更大的可能是,这三万人并不是扎堆的,而是分散在非洲热带雨林里。

迟向荣为什么会失联五年,除了无线电设备故障之外,也可能是他意识到非洲雨林里躲进了大量的难民,想把他们串联起来。

整个非洲雨林这么大,他确实需要花很长时间完成这件事。

所以他在无线电里说的三万人,可能是整个雨林里的难民。”

“所以现在形势,是难民们躲在雨林里,然后在雨林外面被兽潮包围了。而迟向荣只有一个人,就算修为再强,也难以首尾兼顾。”贺永昌总结道,“总魁首,事不宜迟啊。”

“走。”林朔站起身来,“我们过河看看。”

…… 

喜欢禁区猎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