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内互换完整版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吃烧烤

曾经的少年,如今说话,那一字一句都是锋利的杀气。

岑以并没有跟乔绫香开玩笑,几年前嚣张不羁的话语,几年后说出来,那就是手起刀落,杀人不眨眼的实在。

乔绫香推着岑以走出帐篷,嘴里笑着说道:

“好了,我知道,你先去洗澡,我给你把胡子刮一下。”

好早之前,乔绫香就想替岑以做这件事了,但那时候在山岛县,什么都忙,忙忙碌碌转来转去的,想要和岑以好好的说句话都不可以。

来了NA城之后,生活稍微空闲了下来一些,乔绫香就从安检收集来的物资里,找了一套刮胡子的工具出来。

她看岑以的胡子已经长得老长,也不知道在血雨腥风的前线,岑以有没有给自己刮过胡子了。

便是在乔绫香怀着这种很亲昵的心情,细心的给岑以准备刮胡子的工具时,有个细瘦的男人,趁着将晚的天色,站到了乔月兰的帐篷外面。

他微微弯着腰,朝着帐篷里头咳嗽了一声。

很快,看起来很不起眼的邓梅芳掀开了厚厚的门帘,一言不发的让男人进了帐篷。

这男人就是六爷的细作,早已经被邓梅芳登记在名单上,交到了乔绫香的手中。

帐篷里头,按照乔月兰的要求,已经布置得美轮美奂,到处都是星星灯,白皮草,白色的轻纱,各种精巧的装饰品......

这一切,都映衬得细瘦男人很猥琐。

他用一双吊三角眼,偷偷的看着斜躺在床上的大肚乔月兰,重点在她的胸及大腿处流连,又不动声色的低声说道:

“岑以回来了。”

乔月兰刚刚自怨自艾的哭过一场,听了这话,我见犹怜的抬起眼皮来,问道:

“他回来做什么?”

这几天她总觉得肚子紧绷得厉害,邓梅芳说她快要生了,乔月兰的心底便是有些恐惧,所以她一直在询问那些细作今天乔绫香做了什么,明天乔绫香做了什么。

暗示并催促邓梅芳去和乔绫香说话。

其实她的目的,就是想让乔绫香来给她接生孩子。

但乔月兰又不想表现得有求于乔绫香,她习惯了在乔绫香的面前高高在上,保持着一种优越感。

现在让情况掉过来,乔月兰做不到。

细作回道:

“不知道,回来就直接进了乔绫香的帐篷,现在去洗澡了。”

乔月兰将眉头拧紧,问道:

“怎么就直接进乔绫香的帐篷了?他们俩现在什么关系?”

站在乔月兰面前的细作,稍稍犹豫了一下,回道:

“也说不清是什么关系,这几年他们俩见面的次数并不多,毕竟,也是这么个环境不是,不过,也有说乔绫香和阿久是一对儿的。”

所以真要说什么关系,乔绫香和岑以俩个,从以前关系就很好,虽然有些风言风语会说岑以和乔绫香是一对,但一个在最前线冲杀,一个在大后方救人,平时两人的互动很少,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来。

又有很多种说法,说岑以和乔绫香只是兄妹关系,因为他们俩谁都没有承认跟彼此有什么特殊的关系。

有人偶尔探听到本人的说法,也都是说,并不是男女朋友。

平时各方势力的细作们监视乔绫香,发现赵龙、陆正青那几个,跟乔绫香的互动也多。

但真正要说起来,这几个第一阶梯,当今异能者排行前十的高手里,唯一一个跟乔绫香频繁互动的人,恐怕就是依旧只是个普通人体质的阿久。

因为阿久只是普通人的体质,所以他本人一直在大后方游来荡去的,轻松自在的不行,没事儿就跟着乔绫香一起,拿着扭力弩炮捡那些漏网之鱼杀。

整个人看起来很废,跟那几个大杀四方的第一阶梯早期异能者,根本就不能比。

但现在这个末世里,但凡了解过阿久的,谁又敢小觑这个普通人?

严格说起来,第一阶梯早期的异能者,就没有一个战斗力弱的。

前一两年的时候,彼此的差距没有拉开,战斗力的强弱还不是那么的很明显,那第一阶梯早期异能者,说出来也就是比别人早觉醒一段时间的异能罢了。

但搁现在来说,早觉醒哪怕一个月,这实力都是天差地别的不同。

尤其是第一阶梯的异能者,每个人的异能都是不同的,各种各样的异能,很少会有重复。

但第一阶梯之后出来的异能者,每一种异能都有大量的重复,重复最多的就是力量异能者。

然而这么多的力量异能者,哪个能到达第一阶梯早期的赵龙那种力度?

阿久虽然体质一般,但他有一只傀儡兽,对,他们给阿久的异能取了个名字,叫做傀儡异能,小白就是阿久的傀儡兽。

普天之下所有的傀儡异能者,都不可能培养得出小白这样的傀儡兽。

很难说清楚,到底是小白成就了阿久,还是阿久造就了小白,他们俩的心意是相通的,甚至连伤害都能共享。

尤其是小白长出了第六条尾巴之后,任何人要攻击阿久,都会被小白分走一大半的伤害。

但小白本身就有超强的防御能力,作用在阿久身上的伤害或许可以致命,但作用在小白身上,就跟挠痒痒一样。

所以他们又叫阿久为不死身。

这样的身份,配上乔绫香,似乎也是相当般配的,而且阿久因为不去前线,和乔绫香在一起的时间也多。

所以很多人又倾向乔绫香和阿久是一对。

但究竟这几个人的关系是怎么样的,当事人没松口承认,大家也都只是在猜测而已。

只见乔月兰坐在自己那美轮美奂的帐篷中,鼻尖红红的,脸色很不好道:

“她怎么就这么爱沾花惹草?又是跟这个勾搭,又是跟那个勾搭的,还要不要脸了?”

分不清现在是种什么心情,乔月兰反正很不高兴,而且相当的生气。

凭什么呢?那么多第一阶梯的好男人,都围绕在乔绫香的身边转悠,所有现在排得上榜的,叫得出名字来的优质男人,都跟乔绫香有关系。

这到底凭什么嘛?

邓梅芳给乔月兰倒了一壶热茶,低眉垂目的没有说话。

又听细作说道:

“六爷的意思是现在不好动手,乔小姐,你还是先去跟你妹妹套套近乎,联络联络姐妹感情,再伺机下手。”

之所以把乔月兰送到NA城安全区来的目的,就是六爷村子里的那些人们,要乔月兰来杀了乔绫香。

当然,乔月兰自己是不敢动手的,那就只有这些细作们替她筹谋了。

但其实封道义这边,也有自己的一些衡量,首先,封道义这边,想让乔月兰先把孩子生下来,后续,如果能杀了乔绫香最好,如果不能,封道义会安排乔月兰撤走。

当然,孩子生下来,要先走。

所以这就是这批人的细微差别处,关于这些,邓梅芳也十分详尽的告知给了乔绫香。

她将那些细作是六爷的人,哪些细作是封道义的人,都给乔绫香分好了。

所以乔绫香才会看到这份分门别类的名单,觉得有些好笑。

池子不大,还搞上派系斗争了,而且六爷现在的地位岌岌可危啊,封道义已经开始不听六爷的使唤

家族内互换完整版全文阅读

了。

等她又看了半天桌面上的细作名单,抬起头看算了下时间,岑以应该已经洗完澡了呀,怎么还没有来?

乔绫香有些不放心,收拾了一下桌面上的东西,将细作名单妥帖收好,转身出了帐篷,往男浴室的方向走。

安全区采取的是集体生活制,厕所、浴室都是共用的,大家吃饭就是在空地上的大石头边上吃,如果要另外开小灶,比如乔月兰那样的,所有的食材都要自己想办法。

这时候,外面已经天黑了,乔绫香踩着夜色,一路往男浴室走,一路在想着今天晚上岑以住在哪儿。

好在安全区的空地也多,那些幸存者都是要睡了,就自己去找负责看管物资的安检领取帐篷、睡袋和被子,自己把帐篷支楞起来,等不睡了,又全都收拾好,再原样交回到安检处。

这样的好处是方便,但因为每次领帐篷、睡袋和被子的人都不同,所以那些东西都是很多人用过的。

上面会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可疑污渍......这个也是没有办法的,尽管安检一再强调了,一定要好好的保管好这些物资,不要把这些东西弄脏。

但时间长了,就是会有这样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留存在睡袋啊、被子啊,或者帐篷上面。

不知道的人只是觉得这些公用的物资会有点丑,也是乔绫香这种在安全区里生活得久了的人才知道,有些领用这些帐篷的男人,平时都能邋遢到什么程度。

邋遢程度,也就比刚刚下战场的岑以干净那么一些。

当然,乔绫香一点儿都不觉得岑以邋遢,心灵干净的人,外表再脏,内心也是一尘不染的。

所以乔绫香觉得,岑以好不容易从前线下来,她想让他住在一个干净的地方。

“往哪儿去?”

岑以的声音响起,一堵高大的身影,挡在了乔绫香的面前。

她抬头一看,是身穿一身休闲布T恤的岑以,浑身清爽的站在她的面前,虽然头发很长,胡子很多,但眼睛依然笑弯弯的看着她。

他刚刚洗完了澡,正往乔绫香的帐篷去,就看到她低头垂目的走了过来,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傻乎乎的,真怕她踩到坑。

乔绫香伸手,想如同年少时一样,牵过岑以的手,带着他往她的帐篷里走,但不知为什么,心里头突然羞涩起来,她的手垂落,只落寞的摆了摆。

又对岑以说道:

“我看你去了好久,你又从来没有来过安全区,来,先把头发和胡子剃了,我已经让南凤芹给你拿东西吃去了。”

她怕岑以迷路,找不着她的帐篷,所以特意出来接他,在他拥有一份小心翼翼的心情,对待着她的同时,其实乔绫香也在小心翼翼的对待着岑以。

月光下,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穿过一座座暗绿色的帐篷,岑以突然伸手,从乔绫香背后,拉住了她的手。

就像以前一样。

走在前面的乔绫香心头一跳,微微松开了一些自己的手,察觉到岑以的手又紧了一些,她的脚步顿了一下,脸颊发烫,没有说话,继续往前走。

岑以也没有说话,只握着乔绫香的手,别的什么地方都不看,一双眼睛只看着乔绫香的后脑勺。

如此明目张胆,视线灼热,一瞬不瞬的。

风吹来,穿过一片辽阔的沙土,吹过一座座帐篷,拂到了乔绫香的脸上,细碎的发丝微微扬起,乔绫香的心都要从她这副平静的躯壳下,张扬的跳出来了。

总觉得路不够长,没走几步,就到了她的帐篷门口。

但她还有话想和岑以说,一肚子的话,他们不在一起的时候,她发生了什么,他又发生了什么?

那些值得一提的,或者是不值得一提的,她都想说。

可是路太短了。

家族内互换完整版全文阅读

,是不是该放手了?

乔绫香的手微微挣脱了一下,岑以的手却又握得更紧了些。

前方的姑娘便是躲着抿唇笑,这个人呀,总是让她的笑意藏都藏不起来。

她便只能将门帘掀起,牵着岑以的手走进她的帐篷,她让他坐下,拿出电动的剃头刀来,让岑以一只手拿着插头通电,她慢慢的,将他满头杂乱的长发,给剃成了干爽利落的板寸头。

是他以前的发型。

岑以安静的坐在小凳子上,本来一只手拿着剃头刀的插头,另一只手被乔绫香塞了块小镜子。

她让他看着他自己。

他却用这面小镜子来寻找乔绫香,然后看到了站在他背后的乔绫香,认真的,仔细的,温柔的,替他将满头的乱发整理干净。

突然,岑以说道:

“等NA城的怪打完了,我们去看姥姥姥爷吧。”

好几年了,他忙着征战杀伐,她忙着后勤医疗,已经好几年没有看到过岑以的姥姥姥爷了。

听说林天逸和其他人的家属,现在都住在陆乐成的界山村里,他们生活得很好,很安稳。

所以岑以想着,结束了这一切,他要带乔绫香回去,去界山村生活也好,回湘城里生活也好,他们在一起。

可以吗?

喜欢末世胖妹逆袭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