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她摆成跪趴的姿势无删减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吃烧烤

医学中心。

“哦。”

听到这个合理的解释,亚当神色如常的点头。

毕竟有钱人996甚至007在外面忙工作,是很正常的嘛。

再说不是也请了最好的护工嘛。

她在如他在啊……

好吧。

亚当扯不下去了。

久病床前无孝子。

更别说双方只是未婚夫妻关系了。

对方一个有钱的花花公子,是愿意选择在酒池肉林里拼命战斗呢?

还是愿意陪在病殃殃的未婚妻病床前,忍受着呕吐和各种异味,忙前忙后,陪着一起和病魔战斗?

答案不言而喻。

在亚当看来,丹尼能够坚持两天,才托词忙工作请护工,也算有点人性了。

很多人面对这种情况,直接闪人有木有。

只是。

对于利兹。

说好的一起战胜病魔到白头,你却偷偷请了护工开了溜。

她这几腔热血,到头来都成了来风的空穴,刮的五脏六腑,冰冷泪难流。

强颜欢笑,欲语还休。

却道天凉好个秋!

做完手术。

众人站在病房外,看着病房里麻醉尚未苏醒的利兹。

“爱情真的存在吗?”

梅雷迪斯再次陷入了深深的怀疑中:“利兹为他付出了一切,可他倒好,在利兹最需要陪伴的时候,说什么要忙工作。

花几个臭钱,请了所谓最好的护工,就以为能够对得起利兹当初为他做出的付出?

当初的情深似海,海誓山盟,都喂狗了吗?”

“现在狗的待遇很多时候比人还好,你不是最喜欢狗狗的吗?”

亚当忍不住诧异道:“怎么听这语气,有点歧视狗狗啊?”

“……”

梅雷迪斯一滞,没好气道:“我们现在在说丹尼对不起利兹的事情,你别牵扯进来其他稀奇古怪的东西!”

“好吧,那你们聊。”

亚当耸了耸肩,就准备闪人了。

“亚当,你怎么这么冷酷。”

梅雷迪斯不满道:“利兹都这么可怜了……”

“so?”

亚当笑道:“别告诉我,你把我曾经说过的话都忘了?

但凡你还记得,你就别装的很诧异很愤怒。

因为这都是我早就提醒过的。

既然我该说的都说过了,利兹毕竟是个自由人,她做出了她的选择,现在自然也要承受选择的结果。

我还能说什么?

批判丹尼几句?

有意义吗?

人家丹尼也许真有重要事情要忙呢?

你看利兹为了挽回感情,连装病都用出来了。

你现在谴责的欢。

到时候人家未婚夫妻万一又和好了。

信不信利兹要疯狂怼你?”

“……”

梅雷迪斯顿时没声了。

按照利兹那作派,这个概率还真不小。

“对了。”

亚当脚步一顿,看着梅雷迪斯笑道:“说起提醒,我听说你对死刑犯捐出器官救人的提议很心动?”

“小杰克逊需要肝肠移植,器官移植中心那边一直没有消息。”

梅雷迪斯解释道:“而顿先生只有几天就要被执行死刑了。

如果他愿意捐出健康的器官,那就能拯救小杰克逊,他才10岁啊。”

“你验过血型了?”

亚当问道。

“嗯,他们彼此匹配。”

梅雷迪斯点头。

“那你准备怎么做呢?”

亚当好奇道:“小杰克逊那边只有24小时,而死刑犯那边还要几天才会被执行死刑。

而且无论是哪种死法,都不适合移植器官。”

“我……”

梅雷迪斯欲言又止。

“看到了吧。”

亚当了然的笑道:“你和利兹一样,需要我的提醒。

希望你记住利兹现在的情况,慎重考虑我的提醒。

首先,我必须提醒你,千万别相信一个连环变态杀人狂!

你以为他临死之前,被你感化,想要死的更有价值一点?

一个能按照星期几来杀多少人的恶魔,会觉得救人是有价值的?

生命在他眼中,什么都不是!

哦,是了。

我听说他一直在说‘只要你能睡得好,格蕾医生’。

那就是你觉得他这么做都是为了你,为了让你另眼相看?

把她摆成跪趴的姿势无删减全文阅读

你太高估你自己的人格魅力了。

别忘了,他虐杀的全是女人!

你觉得女人在他眼中是什么?

当然,我还听说他问了你能够选择死亡方式的话,你会选什么?

绞刑和注射。

显然注射死的更安详一点。

所以他捐献器官,也有他自己的利益诉求,那就是死的更舒服一点。”

“不是吗?”

梅雷迪斯终于忍不住打断。

亚当说的三种原因,都说中了她的心思。

前两种,都是她个人魅力,她不好辩解。

但最后一种,是她觉得最可信的。

如果是她,她也会宁愿死的舒服一点。

“抱歉,大概率依旧不是!”

亚当看着她,笑道:“因为一旦你介入,帮助了他,他大概率就不用死了。

只要你有所行动,他都可以

把她摆成跪趴的姿势无删减全文阅读

污蔑你威胁他捐献器官。

他的律师就会起诉你,说他没有得到应该有的医疗救助。

那时他的死刑执行大概率会再次被推迟。

而你会大概率丢掉行医执照。

他既躲避了死刑,又玩弄了你。

你品品,和这一比,原先你觉得的理由,还是理由吗?

哪一个才更符合他的性格习惯?”

“梅雷迪斯,你千万别乱来。”

闺蜜克里斯蒂娜脸色都变了,郑重叮嘱道。

“相信亚当,你看看不听亚当提醒的利兹,现在成什么样了?”

“还是那句话。”

亚当微微一笑:“作为同事和朋友,该提醒的我都会提醒。

但选择相信一个专门虐杀女人的死刑犯的操守和自己的魅力?

还是选择相信我的判断?

那就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了。

我尽力了。

那是你们自己的自由。”

“我……”

梅雷迪斯脸都白了。

她之前真的被死刑犯说动了。

既可以帮助需要器官移植的小孩,又可以让死刑犯人道一点的死亡,对她来说,就是双赢。

死刑犯刚好做了脑部手术,移除了一块头盖骨,现在只有硬脑膜盖着,除了纱布,其实就是裸露在外的。

很容易受损,也很容易颅内出血,进而脑死亡。

当然,她也不是一点自我保护都不准备做。

她都想好了。

等会过去,她就将这个风险告诉死刑犯,然后提醒他‘千万别这么做’。

作为他的医生,这么提醒没毛病。

但这一切的前提都是死刑犯如她所料的那样。

而如果死刑犯如亚当所料,那她可就要惨了。

偏偏亚当推演的后果,明显更符合死刑犯的人设……

喜欢日常系美剧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