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宝贝越来越紧了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吃烧烤

浮戈山的山腰之处,乃是练气族人的修炼地。

这里,还居住着一位身份特别的高手,一等客卿曾庭玄。

此人以筑基初期的修为加入海昌,一晃过去了八十多年。

期间,曾庭玄兢兢业业,替陈家炼制了不少法宝,可谓是功劳最大的外姓修士,没有之一。

此人向来和陈兴朝走的很近,立场坚定,对供奉堂不屑一顾。

但自从陈兴朝宣布放弃争夺家族大权,无限期的闭死关后,曾庭玄多次上山求见陈平,主动要求进入供奉堂。

陈平不置可否,未给他明确的答复,为安他的心,倒也不曾继续追责。

当年薛芸筑基大典上,曾庭玄眼中一闪而逝的忌惮神色,令他颇感困惑,一直耿耿于怀。

所以,陈平对此人始终保留着不小的戒备。

不过,炼制五行纯阳剑还需曾庭玄师徒出一份大力,这个时候,他不想与其轻易翻脸。

“七长老。”

“七长老好。”

一路上,几名陈族后辈见到阔步走来的陈平,一个个皆毕恭毕敬的弯腰见礼。

陈平微笑回应,飞速从人群一旁掠过。

他极少和家族的练气晚辈接触,除了隔了几代的两个上品灵根的小家伙,他给予了一些关注外,其他人陈平压根漠不关心。

“七……长老。”

少顷,他迎面碰上了一位身材修长的方脸修士,其发出的声音充斥着一丝慌张与惊恐。

这人正是他在嫡系资格延续大比中废掉的陈旬。

相比以前,陈旬的面孔沧桑了许多,修为也已是练气九层。

其实陈平的神识早就发现了他,却故意没有避开。

“本长老若没记错,你今年五十有九了吧?”

陈平背负双手,打量着陈旬道。

“是的,七长老。”

陈旬埋头低语道。

大比上,他被陈平悍然废掉双肩的经脉,足足修养了两年之久。

由于养伤耽误了修炼,他对陈平本是怀着一股极端的仇很。

可谁知陈平机缘不浅,不仅突破了筑基,连他为之仰望的三长老陈兴朝都被其铁手镇压了,这让他彻底杜绝了报复的心思,或者说是将无尽的仇很深深埋藏了起来。

“你该在大限前冲一把,供奉堂的邢客卿,就是尔等的榜样。”

淡淡的说完,陈平身形一晃,不见了踪迹。

“谢七长老指点。”

陈旬朝着那道远去的背影,略带激动的道。

已转过身的陈平,脸庞却是浮起一丝实质的冷意。

陈旬的神识、法力堪堪达到普通练气巅峰的水准,岁数又高,估摸有一成半破入筑基的几率。

可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元丹境前,因冲击大境失利而陨落的例子虽少之又少,但并非没发生过。

有他陈平在的一天,陈旬就别妄想筑基大道了。

以他的神识之强悍,在此人闭关中途做点手脚,保证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叫其饮恨当场。

……

曾府,宽敞亮堂的大厅,三位修士先后落座。

主位,陈平大咧咧的挺直身子,在他左右手的位置,分别是曾庭玄和禹元柳。

此时,曾庭玄的修为已是筑基后期,他一生收了三名弟子,大徒弟禹元柳则是他的衣钵传人。

说来奇怪,曾庭玄收了数位侍妾,但没有留下任何血脉,反倒是将三个弟子视若己出。

“恭喜禹道友成为我辈中人,这几瓶乾元气还丹是本长老的贺礼,请禹道友笑纳。”

陈平边说着,边把六个紧封的丹瓶放在了桌上。

“元柳谢过七长老。”

禹元柳露出一丝喜色,没有假惺惺的推迟。

乾元气还丹可令筑基初期、中期的修士精进修为,正是他急需之物。

海昌岛较为贫瘠,适合筑基期的宝物凤毛麟角。

他本都打算出海购买修炼丹药了,哪知陈平如此体贴,亲自送上了厚礼。

这真是刚打瞌睡,就有人送上了枕头。

一时间,禹元柳内心浮现了一片感激。

“客气了,本长老准备冶炼一件灵器,还需要两位大力支持。”

陈平放下茶杯,笑吟吟的道。

“七长老有所吩咐,我们师徒自当鼎力相助。不过,只是打造一件灵器的话,曾某一人想来足够了。”

曾庭玄不动声色的刺探道。

陈平摇摇头,道:“曾客卿炼器技艺超人一等,本长老是极其认可的。但我欲一次性炼出数件极品灵器,曾客卿恐怕也力有未逮。”

“成套的极品灵器?”

曾庭玄眼角骤然一缩,干笑道:“是曾某夜郎自大了,七长老打算何时开始,我和元柳也好提前安排一二。”

“半年内,具体时间待定。”

陈平顿了片刻,语气轻飘飘的道:“九长老的筑基大典上,我记得似乎与曾客卿讲妥了一个约定?”

“哈哈,七长老的关切,曾某代元柳谢过,但小徒毕竟已成筑基,这件事还要看他自己的意愿。”

曾庭玄眼珠一转,淡然的道。

禹元柳则一脸懵懂,不明白二人在讨论什么。

“禹道友,我观你未曾婚配,特意给你说了一门亲事。”

陈平望着禹元柳,热情的道:“芝棉丫头你见过没,她和你一般,同是上品灵根,也不算辱没了你。”

陈芝棉,二十一岁,是陈家新生代修道天赋最强的两人之一。

而这禹元柳虽然年纪大了她几轮,但好歹是筑基修士,足以抵消差距。

“陈芝棉么。”

禹元柳双眸泛着一丝意动之色。

财侣法地,对一名修士来说,有多重要不言而喻。

如果娶了陈芝棉,日后很可能出现一门双筑基的盛况,他的仙路也会好走很多。

毕竟,他自身是上品灵根,未尝没有突破元丹境的机会。

只是一旦与陈芝棉结合的代价,就是会牢牢的和陈家捆绑住,与师父渐行渐远。

想到这里,禹元柳偷偷的瞄了曾庭玄一眼。

“禹道友,曾客卿早就同意了,现在全凭你自己的决定。”

陈平目光一眯,满是强硬的味道。

“我……是可以,但陈芝棉那边……”

禹元柳一咬牙,颇有些患得患失的道。

“芝棉丫头会乐意的,找个时间,由家族出面,将两位的婚事简单的办了吧。”

陈平展齿一笑,偏头道:“曾道友,你我两方的关系又进了一步,可喜可贺。”

“不错,那便劳烦七长老了。”

曾庭玄露出了一丝真情实意的微笑。

“哈哈,曾客卿的话太见外了。”

和两人聊了一阵,然后陈平满意的离开了。

喜欢皓玉真仙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