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水不流外田第二十一部分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吃烧烤

辛若听得直望天,她怎么跑王府来了,只怕她早知道皇宫里的消息了吧。

还真的小瞧了她,不用说温贵妃所做的事,她肯定是知道的。

辛若看着展墨羽,展墨羽脸色有些难看,辛若知道他不喜欢国公夫人,估计王府里没人喜欢,可王爷不在,王妃不会拦着她不给进的。

展墨羽蹙了下眉头,“李将军公务在身,请。”

李将军给展墨羽行礼,然后带着两个侍卫进去,辛若和展墨羽随后,直接就去了王妃的屋子,丫鬟都在外面站着。

李将军要进去,丫鬟拦着不给进,因为王妃说不许人进去。

可是辛若和展墨羽要进去,丫鬟不敢拦,辛若和展墨羽进去,走到屏风处,透过那一层锦纱。

辛若瞧见国公夫人跪在那里,王妃却是站着国公夫人背后,说话声波浪不起,“她能有今日全是她咎由自取。”

国公夫人瞥头看着王妃,“云谨,娘都跪下来求你了,你就不能帮帮她,你们是同胞姐妹。”

王妃回头看着国公夫人,嘴角的笑有些冷,僵硬的冷。

“同胞姐妹?你真当我是女儿过,她真当我是妹妹过?

为了她的皇后之路,你甘心逼我出嫁,甚至跪我以死相逼,今日她犯下不可饶恕之过,你又要以死相逼吗?”

国公夫人脸色青着,“当初是娘逼迫你的,可这么些年你过的比云馨舒坦的多。

宫里的尔虞我诈你就算没经历过,也该知道,没有帝王宠爱是祸,有帝王宠爱也是祸,她走这一步也是逼不得已。”

王妃听得忍不住轻笑出来一声,“逼不得已?皇上宠爱她二十年,什么都护着她。

只要她要的皇上能给的,皇上何时没应她过,她竟然要杀皇上,这是一句逼不得已就能解释的吗?”

国公夫人看着王妃,“娘让你嫁给王爷,是让你帮云馨,七皇子不比二

肥水不流外田第二十一部分小说全文

皇子差。

只要王爷支持他,这太子之位早就是他的了,现在你不但不帮她。

还纵容羽儿和辛若在拖她后腿,帮着二皇子对抗她。

将来登位的若是二皇子,云馨和七皇子哪来的活路,整个国公府都没活路,这就是你对娘对云馨的报复?”

王妃被国公夫人的话说的一个早已不完整的心都成粉末了。

“王爷支持了她十几年,结果呢,她竟然对羽儿下手,害死羽儿她就满意了?!

你怎么不指责她断了自己的后路,王爷钦慕她,时时刻刻心都在她身上。

可她忘记了,王爷就羽儿一个嫡子,还是先王爷指定的王位继承人,羽儿差点被她害死。

王爷自己都没有颜面去面对先王爷面对福宁王府的列祖列宗。

还敢支持她扶持七皇子登位吗?!辛若和羽儿拖她后腿,她若没有害人之心,谁会去害她?”

国公夫人蹙紧眉头,“羽儿是云馨害的,谁告诉你的?证据呢?”

王妃闭上眼睛,“不是她吗?我虽然不问外事,可我不傻,是不是她我会觉察不出来。

证据我是没有,要是有,我就是没了命我也要她偿还羽儿断腿六年之痛。

你回去吧,贵妃的事,我不会过问的,更不会为了她去求王爷。

她不是坚信王爷会一直支持她,我这颗棋子和羽儿这颗小棋子早在七八年前就被丢弃

肥水不流外田第二十一部分小说全文

了。”

王妃说完,迈步就要进内室,国公夫人拦着她,“云谨,你当真这么狠心。

云馨一旦没了活路,整个国公府都不会有好下场,真正救皇上的是你,你去求皇上。

皇上会饶云馨一命的,你忍心看着国公府就此没落了?那是你祖父祖母一辈子的心血。”

王妃被国公夫人拽着,走不了,王妃攒紧了手,她狠心。

在她心里最狠心的是她,而不是她自己。

王妃眼角有泪,轻轻抬眸看着天花板,努力不让它掉下来,“放心吧,贵妃不会有事的,皇上不会杀了她的。”

国公夫人听得稍稍放心,“那国公府呢?”

王妃冷冷的看着国公夫人,“你早知道她会这么做,你不阻拦,就该料到一旦失败,会有怎么样的后果,我只期盼大哥一家不要被你们牵连,无辜受罪。”

国公夫人看着王妃,那边展墨羽迈步进去,“放开我母妃。”

展墨羽眼神很冷,冷的有些慎人,国公夫人下意识的就松了王妃,展墨羽把王妃轻搂到一旁,吩咐后头的李将军,“带国公夫人回去复命。”

王妃瞧着李将军带着两个侍卫走进来,问展墨羽,“羽儿,他……”

展墨羽回道,“温贵妃弑君夺位,皇上彻查此事,国公府一干人等都被打入大牢,国公夫人自然也不例外。”

那边两个侍卫过来拽起国公夫人要拖出去,国公夫人眸底有惊恐之色,“云谨,救娘,还有你二哥,娘就这么一个儿子,不能让他……”

国公夫人话才到这里,展墨羽一挥手,李将军便让人捂住国公夫人的嘴巴,拖着就出去了。

王妃看着国公夫人,国公夫人那眸底蹦出来的是恨意,恨自己的女儿和外孙,让人这么待她。

王妃才看了一眼,就被展墨羽挡住了视线,“母妃,她一而再再而三伤你,你也与她断绝了关系,你还让她进王府做什么?”

王妃嘴巴张着,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她也不想见她,但她很想问问当年第四片雪莲到底去了哪里。

王妃坚信国公夫人是知道的,可国公夫人一见面就跪求她,没有给她问的机会。

王妃看着展墨羽,“国公府犯下这么大的错,君帆一家能置身事外吗?”

展墨羽知道王妃心软,不想大老爷一家无辜受累,可这事与他没什么关系,全凭皇上的意思办。

展墨羽轻摇了摇头,“这事说不好,儿子不敢保证他能置身事外,不过儿子尽最大可能救他,母妃可以试着求求父王,或许他有办法。”

辛若在一旁站着,注意到王妃眸底有一闪而逝的犹豫。

王妃还是不习惯跟王爷张口求什么,只是这一回关系着大老爷一家的生死。

辛若想王妃应该会求王爷的,王妃没有说话,那边奶娘过来道,“王妃,小郡主睡醒了。”

王妃点点头,让辛若和展墨羽回绛紫轩照看悠儿然儿,她则转身进了内屋。

璃儿睁溜着一双眼睛在床上爬来爬去,咯咯的笑着,一副不知烦恼为何物的样子。

王妃瞧得嘴角溢出来三分笑,轻唤一声璃儿,璃儿望过去,一口一个母妃,叫的人心都软了。

辛若和展墨羽回到绛紫轩,此时天边有几缕晚霞爬了上来。

观景楼上,悠儿然儿在玩,瞧见辛若和展墨羽,胳膊老远就伸长了。

辛若过去一人捏了一下,然后亲一口,也不管他们要出小推车的心,问奶娘他们乖不乖,她不在的时候有没有闹腾。

奶娘一一回答,一个劲的说两个人乖,那边岚冰回来,禀告展墨羽皇宫里的事。

皇上在王府养伤这么多时日,肚子里原本就憋了一肚子火气。

今儿假扮暗卫又知道自己放在心上宠爱了二十年的贵妃心里爱的不是自己,皇上就算心死,也接受不了这样的打击。

谁撞上去,谁死,之前在皇上寝宫,静宁侯和永昌候两人说的话,傻子都知道是站在温贵妃一旁的,还有科举作弊,钱粮贪墨。

哪一份都少不了他们,这样的臣子留着也只会败坏朝纲,所以皇上毫不犹豫的将他们两个压入大牢。

让右相和刑部连夜审理,点名了要查清,明天一早就要见到他们认罪伏法的供词!

这是给右相和刑部施压,哪怕是用刑逼供也得问出什么来,但是那两本账册,皇上没有给右相和刑部看,就一句拖下去,彻查。

至于静宁侯和永昌候一家,全被官兵包围了,还有几位大臣的府邸。

一下午,京都来来往往都是扛着长枪的官兵,整个京都的上空都有一层阴霾。

除了这些,再就是七皇子府了,也被官兵紧紧围困着,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

尽管七皇子不在府邸里被拘留在皇宫里,但辛冉和城吟郡主在,要打击就得一个不留。

临近傍晚的时候,在宫里忙了一天的王爷回来了。

王妃难得的备下一桌子吃的等他,让王爷有些受宠若惊。

要不是宫里事情太多,太后因为皇上晕倒的消息吓的差点昏死过去,人才醒来,还没回过神来就得知皇后毒害皇上的消息。

太后整个人都傻了,要不是太医及时稳住太后的心神,只怕太后就这么薨了。

皇上没死的消息一传开,就有人去禀告了太后,太后拖着病痛的身子赶去,看到皇上好好的活着才放心。

随即得知温贵妃早在许久之前就差点害死皇上,气的太后要活刮了温贵妃。

弑君不算,还把弑君之过加在皇后身上,如此狠毒的女人,后宫里留她不得。

太后以为皇上会心软,坚持要斩草除根,一旁的公公向太后禀明,皇上对温贵妃的处置,太后这才慢慢的消减怒气。

对,不能这么便宜了她,因为那莫须有的救命之恩。

害的她和皇上几十年的母子情分差点没了,就这后宫二十年,皇上也没少受她挑拨顶撞她这个母后。

多少次让她顾忌皇上颜面憋得一肚子火容忍她,不好好折磨她,难消她心头怒气!

喜欢重生嫡女炸翻天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