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黑的肥岳无删减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吃烧烤

丁凡冲着监控探头挥了挥手,这才开始寻找虚无殿内的机关,多半会有一条密道,通往一个秘密的地方。

很多宗门自开创以后,第一件事便着手此事,为的当然是紧要关头,躲避危险。非核心成员,即便学艺多年,都未必知道还存在这样一处地方。

“东林道长是不是修炼傻了啊,等我们破解这里,他的老窝就暴露了。”冷灵儿嘲笑道。

空尘护法一声邪物的称呼,让冷灵儿非常恼火,对东林道长的好印象全无,要不是丁凡前来办事,以她的脾气,多半会把这里折腾个天翻地覆。

开什么道观大笔赚钱,如果出现了鬼魂,看谁还敢来!

“我看未必如此,他有利用我们的嫌疑。”丁凡冷静道。

“怎么利用我们?”冷灵儿不解。

“一会儿就知道了。”

丁凡认为,既然清风观开门营业,广迎八方宾客,东林道长也没必要躲在什么密室里,人流如此密集之地,没有哪个宗门敢来找茬,一旦造成恶劣影响,也是承受不起的。

修士群体虽然存在,还自认为高人一等,但要想去抗衡现代化的兵器,也是螳臂当车的下场。

黄妖却不一样,以它的神通和本事,就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小凡,我们在这里转悠什么?”迟丽不解问。

“看看除了门窗,还有哪里能出去。”

“给我擦点那个。”

迟丽笑嘻嘻在下眼睑上比划几下,说的是启明膏,应该想起了地下密室,擦药膏能看到不一样的景象。

丁凡却摆摆手,表示不必,其实,已经用光了

肉眼看不出来门道,只能打开法眼,很快,丁凡就看出了那尊雕像的不同,下方透出了异样的光雾。

冷灵儿没出来,但也感受到了,满不在乎道:“机关就是虚无真人。”

“确实是,气息不同。”丁凡附和,又问:“灵儿,看出机关的具体所在吗?”

“没那么麻烦,直接推倒就行了!”

说得轻巧!

推倒绝对不行,对偶像如此大不敬,东林道长一定会翻脸的,那这一次就白来了。

云梅也发现了雕像的异样,正在转着圈打量,吴亚环感到很无趣,拿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又开始打字,不知道跟谁在聊天。

丁凡站在雕像前,目光上下打量半天,又蹲下来细心查看地面,还是发现了机关所在,却不由的暗自腹诽,这老道真是够讨厌的。

机关就在雕像前方的地面上,共有十个关键点,两人五体投地,正好全部触碰到。

简单说,就是需要两个人,在固定的位置跪下来,对雕像磕头。

朝拜上仙,磕头没问题,也是一种尊重,让丁凡不满的是,他根本不知道这位虚无真人,到底是干什么的。

虚无两个字,也许就是子虚乌有,逗你玩的。

男儿膝下有黄金,哪能随便下跪!

招呼大家都过来,丁凡安排云梅和迟丽一组,四只脚踩在关键点上,他本人则跟吴亚环一组,也踩在四个关键点上。

还剩两个点,又把吴亚环和迟丽的小包放在上面。

刚做完这一切,虚无真人的雕像,突然平行着开始向后方移动,显露出一条向下延伸的台阶。

“掌门,我先下去查看情况。”云梅主动请命,唯恐下方存在危险。

“一起下去吧,东林道长还不至于在这里设下机关害人。”丁凡没同意,带头向下走去,其实,就在刚才的刹那,冷灵儿已经看过了情况。

吴亚环和迟丽都拿出手机,打开上面的手电筒照明,四人向下走了十几级台阶后,转向左拐,又走了十几级台阶,出现了一处空荡荡的密室。

这里面积不大,打扫得非常干净,却没有任何物品,既不是开会的地方,更不是修行之所。

最为引人注目的,是对面墙上的一扇大门,高三米,宽两米,是一整块的玉石打造,完美地契合在墙壁中。

玉石呈现半透明状,但去无法看清里面的情况,因为,里面就是一团不停流动的迷雾,变化莫测。

一种独特的气息,从大门上缓缓溢出,云梅感受一下,不由惊讶道:“掌门,这好像是,灵气!”

“就是灵气,但浓度太

黑黑的肥岳无删减全文阅读

低,也没什么大用。”丁凡满不在意。

灵气虽少,却也宝贵,云梅还是悄然放开修为,迅速将空间内的灵气吸收得干干净净。

想要继续前行,就必须要打开这扇门,丁凡站在前方,打开法眼,注视了半分钟,又把那张藏宝图取出来,稍稍对比一下,不由发出了笑声。

这个玉石打造的大门之中,隐藏着一些光点,正好跟藏宝图的上位置一致。

藏宝图上的点并不完整,大门之上,多了九个,正是八方和中心点,而且,这些光点格外明亮一些。

“小凡,门和墙太紧密了,连我也进不去。”冷灵儿道。

“这是个独特的法阵,东林道长故意把我们引到这里,就是想忽悠我们破阵,到时候,他再来捡一个现成的。”丁凡道。

“那就破开,把里面的宝贝全部拿走。”冷灵儿兴奋道。

黑黑的肥岳无删减全文阅读

“他不会让我们拿走宝贝的,不能节外生枝。”

丁凡不赞同这么做,转身往上方走,大家立刻跟上,重新回到了虚无殿内。

“丽姐,带纸了吗?”丁凡问道。

“只有纸巾。”迟丽道。

“拿出来给我。”

迟丽连忙从包里翻出一包纸巾,却没看见这里哪地方有厕所,丁凡当然不是上厕所,又要来一支口红,摊开纸巾,在上面写下了八个字。

丢失宝贝,概不负责!

随后,举着这张纸,对准了监控探头,停留半分钟后,揉成一团扔掉,又取出那张藏宝图,同样对准了探头。

接下来就是等待,五分钟后,大殿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空尘护法再次出现,这次却没拿扫帚,也没有携带易拉罐的袋子,毕恭毕敬地弯腰一礼,“丁掌门,恕招待不周,多有冒犯,请随我来,掌门恭候光临!” 

喜欢全职相师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