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水不流外人田 1无删减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吃烧烤

那道身影便是先前那面馆里的中年女人。

中年女人低着些头,佝着腰,稍显散乱的头发往下垂着,挡住了半边脸。

下身穿着黑色的长裤,上身穿着件长袖的单衣,手里还提着袋子东西。

往前走着,渐离开了道路,往着远处路边那小区门口渐近。

……

“走吧。”

看了眼那中年女人,廉歌再挪开了脚,沿着路,朝着那稍远处的小区门口走去。

肩上,小白鼠也立着前肢,朝着那侧张望着。

“……也是造孽啊,小的那会儿就无父无母的,现在这么大了,还是无儿无女,就这么一个人……”

走过了那树荫下,下着象棋几个老人身侧,廉歌听着随着阵阵清风在耳边响起的些话语声。

那路边树荫下,站在那旁边原本看人下象棋的个老头,抬着头,朝着那稍远处路边的中年女人望着,叹了口气,出声说道。

“……老杨,你说什么呢?”

说话老头跟前,那下着象棋的老人听着话,抬起头,望了望。

说话老头,抬了抬下巴,用下巴指了指那远处已经走到小区门口的中年女人,

“……那就是个孤寡的命,也是没办法。命太硬,生下来没多大她妈就让她给克死了,紧跟着,就是她爹,她奶奶她爷爷,有她之前,这家子和和满满的,有她之后,从上到下,死了个干干净净……就是这么多年下来,有些不信邪的,和她亲近些,哪个屋里不是出事情了,一出事情,那死了一个都是好的……”

坐在对面下棋的个老头转过头望了望,再回头说着,

“……你说这邪门不邪门,也不知道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孽,这辈子才遭这种罪。”

说着话,那下着棋的老头摇了摇头,

“……听着说,以前有先生给她批过命,说是孤星煞星,会克身边所有人。”

旁边又一个老头出声接话道。

“……不管是怎么回事儿,这种情况还是离远些好。招惹上了,也晦气。”

“……听着说,她好像还结过婚,怎么后来就没听着说有什么动静了?”

有个老头再出声问了句。

“……嘿,这靠得近些都出事情了,那结婚的,还能落着个好?”

“……结婚没个几年,就死了。去给人堰塘里帮忙捞鱼,水都放干了,就剩下点水坳坳在那,摔了跤,估摸着直接摔晕了过去,头埋在那水嗷嗷里,就那么给淹死了。堰塘里当时还有好几个人,结果愣是没人看到,要么背对着那方向再忙活事情,要么正埋着头在捕鱼,等看着的时候,都已经断气了。”

“……将!这种事儿还是少说两句吧。”

坐着,下棋的个老头挪了下象棋,摇了摇头,出声说了句。

旁边几个老头各自有些沉默下来,都没再接着说下去。

“……诶,老吕,你他娘这是耍诈啊……是不是趁我没注意,又换棋子了?”

“……你去他娘的,怎么就换棋了,你输不起就输不起,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呢……”

树荫下,下着棋的几个老头又再围着棋局,吵吵嚷嚷起来。

从这下着棋的几个老头身侧掠过,廉歌听着耳边些话语声,

沿着路,往前挪着脚,再看着那稍远处的中年女人,

廉歌往着那小区门口渐近,那中年女人也走进了那小区门口。

……

这是个有些老旧的小区。

小区门口,生了锈,掉了漆,常年拉握位置有些发亮的铁门,半扇门挨着墙边上半截的合页已经有些摇摇欲坠,

往里敞开着。

透过敞开着的铁门,门边也没有守门的人。

只是几个妇人,老太太拖着张旧竹椅在门后歇凉,聊着些闲话。

“……陈老婆子你现在是享福了,孙子也大了,不用你带了,儿子也知道孝敬你……这衣裳这料子,看着就不便宜吧……”

“……嘿,孙子都大了,我又还能活几年……”

“……可别这么说,你像……”

走至这小区门口,廉歌转过视线,看了眼这小区门内,再看了眼那已经隔着不远,走进了小区的中年女人,

那女人依旧低着头,佝着些腰,提着东西往着小区里走着,

旁边,挨着小区门口坐着,歇着凉,说着话的几个妇人,老太太看到了那中年女人,

相继止住了话语声,朝着那中年女人转过头望了望,又再各自转过身,似乎背着那中年女人的方向,

没去看那中年女人,也没人说话。

等着那中年女人走远了,小区门口几个妇人,老太太才相继坐回些身,

“……和这么个住在一个小区,也真是晦气。”

一个老太太往前伸着些身子,没什么好脸色,低着声音说了句,

“……也不要这么说。也是个苦命的人。”

旁边一个妇人出声说了句,四下几人再有些沉默下来。

“……陈老婆子,你这衣裳是你儿子在哪给你买的,我看让我儿子也给我买一件……”

“……说是在网上买的,我个老太婆也不懂,他们年轻人懂这些……”

又再安静了阵,这小区门边坐着的几个老太太才相继又再说起先前的话,

听着耳边些话语声,廉歌再看了眼走远的中年女人,

从这小区门边,几个老太太,妇人身前走过,

说着话的几个老太太,妇人,似乎对廉歌浑然不觉。

……

进了这小区,小区里,是几栋只有几层的楼房。

外墙上

肥水不流外人田 1无删减全文阅读

抹着些粗糙,已经有些脱落的墙灰,挨着顶上排水口下,墙灰上还带着些经年累月,风吹雨浸留下来的些黑污痕迹和青苔,

几栋楼间,种着些已经有些年头的树。

那进了这小区的中年女人,提着袋子东西,低着头,散乱着头发,正朝着靠里栋楼的楼道口走去。

看了眼,廉歌挪着脚,走在这中年女人身后不远。

穿过了这小区里,几颗有些枝繁叶茂树木下的林荫,那中年女人渐走至靠里那栋楼的楼道口,

而这时候,一个老太太

肥水不流外人田 1无删减全文阅读

提着袋子东西,从着旁边走过,也往着那楼道口渐近。

看到了已经走至楼道口的中年女人,提着东西的老太太不禁放缓了些脚步,渐再女人身后还隔着几步距离的位置停了下来。

似乎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中年女人也在楼道口停下了脚。

这比屋外显得有些昏黑的楼道,有些狭窄,中年女人提着袋子东西,站在这楼道口,似乎就挡住了一半位置。

紧跟着,佝着腰,低着头,中年女人没转回身,也没说话,

只是提着东西,低着头,往旁边挪开了身子,挪到了一边,将楼道口让了开,

还退到了稍远的地方。

那提着东西的老太太看着中年女人让开了路,往着楼道口再走近几步,

又再犹豫着,停下些脚,转过头,朝着那站在一边的中年女人看了看。

喜欢我真不想当天师啊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