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我是怎么c哭你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吃烧烤

“靖安伯大人!”

林有贞已经没有与李轩初见时的静雅从容。

这位都察院左副都御史的脸上色泽灰沉,眼眶发黑——简直让人难以相信,这样难看的脸色,竟然会出现在一位修行有成的大儒身上。

他隔着栅栏眼神晦涩的看了李轩一眼,这才朝李轩抱拳一拜:“林某是来向大人致歉的,之前案情不明,林某又被人蛊惑,得罪之处,还请靖安伯海涵宽谅一二。此外林某也受大理寺与都察院众同僚所托,特来恭请大人出狱。”

李轩看见这位,是略觉意外的。他没想到林有贞会出现的这么快,原以为这位身为都察院的左副都御史,多少会端一点架子。

可仅仅次日,此人就出现在他的牢门之外,且姿态之低超他想象。

他不由嘿然一哂:“林大人你这是在与本官说笑?都察院失火案的案情还未厘清,我身为重大嫌疑之人,能在这个时候脱身事外?”

“靖安伯大人不知,就在三个时辰前,我都察院已有一位书吏主动投案,自言都察院失火案是他所为。”

林有贞半躬着身,神色诚挚道:“我们还寻到了一应证物,证实了其人之言不假。大人您的嫌疑,其实已经洗清。”

“有没有洗清嫌疑,可不是你说了算。”李轩摇着头,不以为然:“请问林大人,你可有刑部尚书俞大人签发的手令公文?”

林有贞的脸上,顿时就闪过了一丝青气,他还真没有俞士悦的手令。

那位刑部尚书以为案情仍有不明之处,区区一介书吏怎有胆量火烧都察院的经卷房?由此断定幕后必定还另有他人,那书吏也不过是一个顶罪之人,所以一直不肯结案。

可俞士悦此举到底是为查清案情,还是为拖延时间,打击太子与政敌,就很不好说了。

就在今日清晨,通政司关于太子失德的弹章高达一千三百本,甚至已经有人提出了易储之议。

有关于左都御史的更多,高达一千六百多本,大半的朝臣群起攻讦。

他林有贞也没逃过,只因他接手席应的职务,调任都察院才不过三个月,之前又身属帝党,承受的压力,才不及左都御史。

如今公议都认为都察院失火案,是由太子授意,都察院上下人等人联手炮制,用于坑陷靖安伯李轩。

都察院失火案当前不清不楚的案情,也印证了人们的猜测。大理寺牢狱在昨日

看我是怎么c哭你小说全文

异状与大面积坍塌,更让他们无法解释。

如今的情况,是李轩在大理寺牢狱多关一天,外面的人们对太子,对太后,对他们都察院上下人等,就会多一分议论,多一分揣度。

还有那玉麒麟,在紫禁城的承天门多呆一日,都是对他们所有人的莫大压力。那就如山一般的压在他们胸口,让人无法呼吸。

“林某虽无俞大人的手令,却有左都御史于大理寺卿亲手签发的文书。”

林有贞将袖中一份公文取了出来,托举在了身前:“昨日大理寺牢狱崩跨坍塌,已经不堪用。两位大人的意思是,靖安伯大人可在此案厘清之前归家居住,由大理寺派员监视即可,”

李轩却不为所动,他斜睨了那文书一眼,然后再次哂笑:“这可不合规矩,本官现在归家容易,可万一此案日后再有什么变化,本官哪里说得清?”

此时他的眸中,再次现出刀枪剑戟般的锐泽,锋芒逼人:“且林大人不会以为,证明了李某是清白之身,就可以了结此事?就能让我走出这件牢狱?

还有,所谓冤有头债有主,当日事发,你林有贞是正主之一,可另一人何在?这位可真是好大的气派,连身都不肯现,就想将此事了结?林大人,白日梦都不是你们这样做的!”

“简直可笑至极!”旁边的薛云柔也发出了一声冷哂:“你们让我轩郎平白遭遇了数日牢狱之灾,甚至策动此地阴灵,意图谋害他性命。如今轻飘飘的说一句你是清白的,就可以完事了?

这世上哪有这样的好事?别说是轩郎,我都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林有贞闻言默然,一言不发。

旁边则传出了一声苦笑,一个略有些发福的身影从旁边走了出来,那正是会昌伯孙继宗,这位眼眸晦涩,脸色无比复杂的看李轩:“孙某不是不愿现身,而是担心靖安伯大人见了孙某生气。”

他也朝着李轩躬身大礼,诚心实意道:“昨日之事,是孙某与太子不对,孙某在此代太子致歉!就不知靖安伯的要如何才肯原谅吾等?要如何才愿出狱?又要如何才肯将那玉麒麟召回?靖安伯您只管开价,只要孙某能够承受,一定不皱眉头。”

李轩唇角微勾,他接下来却收回了视线,再懒得看外面两人一眼。他还很殷勤的,给旁边的江云旗泡了一壶茶:“那就是你们的问题了,你们也可以等着,哪天本人心情好,自然就会从牢狱里面走出去。”

“靖安伯....”

孙继宗的脸色忽青忽白的变幻,随后就凝声道:“孙某准备了二十万两纹银,三件上品法器,愿请靖安伯高抬贵手放过我等。”

薛云柔听了之后,就不屑的一笑:“可笑,我轩郎的命,就只值这二十万两纹银?几件法器?”

她斜目看着李轩:“轩郎你要是缺法器,我现在就可以让人给你送几件过来,龙虎山的家底虽不如六道司,可是十七八件上品法器还是能拿得出来的。”

乐芊芊则糯着声音道:“校尉,前些时日我父母在南洋因缘际会,寻得一块天外神陨铁,他们打算给我姐姐,也打造一套极品法器。预计还有不少边角料剩下来,预计可以锻造两件内甲,我去信求他们给校尉您锻造了一件,他们已经同意了,可能明年三月就可以送到京城。”

孙继宗的脸皮就微微一抽,他自然是认得薛云柔的,可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少女又是哪位?

极品法器级的内甲,是吹牛吧?六道司一年都只能炼出两三件出来。可随后他就面色一凝,发现乐芊芊身上极品法器,竟然就有着好几件。

孙继宗的脸色,当即就是一僵。他稍稍凝思,然后脸现肉疼道:“银子没有更多了,不过孙某有一件极品法器,名叫‘大衍神盾’,愿意赠予靖安伯。”

他家确实没有多少银钱,景泰帝登基之后,对他们会昌伯府盯得紧,一有犯法残民之事就会惩戒,所以近年收入大减。

且手里有银子也需要洒出去,帮助太子与上皇维持局面。

而这件‘大衍雷盾’,还是先帝在世的时候,赐给他们孙氏的。

李轩闻言眼神微动,现出了几分光泽。‘大衍雷盾’此器,他是听说过的,防御能力极端强大,可说是直追仙宝。

不过李轩面上,却是一点异色都没有。

他李轩的性命,还没这么廉价。

孙继宗面皮继续抽动:“还有两颗先帝年间炼制的六转紫金丹!一颗六窍明神丹!加上其余各种丹药,总价不逊于二百二十万两。”

尤其那‘六转紫金丹’,价值极其巨大,是可以将普通人,直到造就成一位六重楼境高手的神丹。也可以七重楼修为的武修术师,修为直接拔升一到两重。

六窍明神丹则是‘外丹’,可以理解为外挂于体外的术法金丹,让人凭空拥有七重楼的修为法力。

以至于江云旗手里拿着的茶杯,都颤了一颤。他很久前就听说,孙氏兄弟在先帝与正统年间执掌大内药房,手里积存了无数的灵丹妙药,这传言果然不假。

“就只是这些?”

李轩看了眼栅栏之外,然后冷冷的说着:“如果只是这些,孙国舅与林大人都请回吧。”

孙继宗不由脸色发白,胸中怒气横生,他想自己是真得很有诚意了。

那林有贞则是苦涩一笑,竟将头上的官帽取下,然后在栅栏之外跪伏了下来:“林某是罪有应得,可都察院众多御史多为无辜。林某不敢说他们都是克己奉公,清正有为的诚实君子,可其中的绝大多数都是两袖清风,刚正不阿的,还请靖安伯大人看在他们的份上,高抬贵手,”

李轩听了这句,就面色微凝,对这林有贞高看了一眼,甚至是生出了几分忌惮。

不是谁都能够忍受住羞辱,放下身段去求自己敌人的,难得的是这位见事明白,能抓住要害。

“钱财丹药,我们是拿不出更多。不过在下手中,有着六位四品卫所武官的空白告身。太子还有言,这次风波之后,他会亲自向靖安伯致歉。”

孙继宗见李轩依旧不为所动,胸中不由更加的屈辱郁怒。可郁怒的同时,他又觉万般无奈。

太后那边的意思,是无论如何代价,都必须在景泰帝从山海关回归之前,让李轩收回玉麒麟,出狱

看我是怎么c哭你小说全文

归家不可。

易储一事,此时几乎已成定局。

而在太子被废之后,他们唯一能够依仗的就是自身的德行与名望。

他们在大理寺与都察院的党羽,也必须尽可能的保存。

孙继宗正觉烦躁无奈,他的视角余光,却忽得看到了李轩旁边立着的孙初芸。

孙继宗的心神微动,面色青白变幻的挣扎了良久,最终还是向孙初芸流露出求助之意

孙初芸看在眼里,却用贝齿咬着唇,微一摇头。她同情孙继宗的境遇,却知道这是她父亲咎由自取。

再说了,她该用什么立场去劝?

孙继宗见状,不禁将双拳紧握,语声无比干涩道:“芸儿!”

天知道他说出这句,是拿出了多大的勇气,含着多大的不甘与屈辱。

孙初芸闻言愣了愣神,然后悠悠一叹:“父亲你得先答应我,日后无论如何,都不可做任何不利于轩哥哥的事。”

薛云柔听到这句,当即唇角一挑,流露出冷冽的笑意。

孙继宗则精神一振,举着一只手道:“这是当然!再如有类似之事发生,叫孙某天打雷劈,即日死于雷火之下。”

孙初芸这才用含着祈求的视线,看向了李轩:“轩哥哥...”

李轩听着她那软糯央求的声音,不禁浑身都一颤,然后他就见江云旗与薛云柔,都在用意味不明的目光,向他看了过来。

喜欢妖女哪里逃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