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校草溺爱拽丫头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吃烧烤

五月初五前后,南北两条战线上的刘备军、在互相消息不通的情况下,几乎是不约而同对中原地区剩余的袁术领地,发起了最后的总攻。

高顺甘宁对宛城的总攻是五月初三发动的,到五月初七宛城已经彻底拿下、陈兰授首、战利品也瓜分清点完毕。

而在北线,五月初四这天,关羽也在河东郡的东垣县,带着他的三万兵马准备顺流而下,在小平津南渡黄河。

高顺和关羽动手的时机如此接近,一方面是巧合,另一方面也说明,那些对战局比较敏锐的名将,在审时度势判断敌情方面,天赋嗅觉都差

三个校草溺爱拽丫头全文在线阅读

不多强。

当敌人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再加把劲儿就能墙倒众人推的时候,大家都想抓住这个时机。

再等的话,那就是手快有手慢无了。

不光刘备阵营南北两线的将领嗅觉灵敏,袁绍那边的将领同样灵敏。关羽并不知道,他从黄河水路进军时,袁绍那边也有将领在河内郡的野王一带,做着同样的准备工作。

就像创业风口快到的时候,朝着风口努力的人往往会蜂拥出现。

……

东垣城外,清河码头上,三万兵马排出去好多里地。上千辆的篷车,数百艘的小船,还有很多临时的木筏,先锋已经顺流而下了,后队还在城门口排队,场面蔚为壮观。

关羽亲自率领的是中军,而先锋自有他麾下部将率领先行。

关羽此番出战,手下也没多少名将,主要他前两年在凉州,是战前刚刚调来河东不久,而且因为河东缺船,本来就没计划作为主攻。是南线无法攻破雄关,眼看雒阳要被袁绍抢了,他眼红想抢人头才出兵的。

所以,大部分跟随出征的部将,都是从比较基层的位置上提拔起来的亲信。

他的长子关平,如今总算是年将及冠,尽管之前没有机会参战也没有战功,还是靠着父荫,起步就能以别部司马的级别、率领先锋。

考虑到关平经验不足,兵法韬略也不够,关羽还给他专门派了辅助的参军,名叫潘濬,是六年前关羽平定武陵郡、宜都郡的时候,来投奔的荆州士人,也就是跟向朗、董和、马氏兄弟一起来的那批。

这潘濬当年因为年轻,来投时二十岁都不到,只是在关羽身边做个从事。不过跟着关羽干了六年,在大领导身边露脸频次高就容易升迁,所以如今二十五岁已经是参军了。

另外,还有几个当初同一批来投的年轻人才,如今也渐渐露脸,被关羽任用,包括赵累、殷观、郝普、习珍,都是些无名之辈。郝普、习珍是武职,另外两个是文职,分别担任断后以及后勤官、中军参军等闲杂职务,无须赘述。

此刻,随着先锋一万人已经全部出发、中军的一万人也在郝普殷观的监督下上船完毕,关羽本人也必须出发了。

他跟送行的徐晃最后喝了三碗践行,跟徐晃郑重地交代:“公明,我此番去雒阳,不能给你多留兵。除了临时征募农兵守城之外,只能给你一万人的常备军用于机动布防,你还得负责看好粮道,务必小心。

清河从此到黄河河口处,我到时候会再留两三千后队,交习珍把守,也便于保护水路退路。从这儿到黄河口,我这几个月也派民夫修筑了烽火台,各处驻扎哨兵。若有烟火起,你注意巡防便是。

再往下游,我军顺着黄河航行到河阴县小平津时,一旦登陆,我会再分兵派郝普守住南岸渡口。不过小平津与清水河口之间约有百余里,两岸多峭壁深峡无法修烽火台,就靠每个数日派哨船往返通报军情。

不过听说吕布深入草原染了时疫,袁绍趁机派他那个膏粱子弟的外甥高干,以并州观察使身份,多有侵夺吕布权柄。我估计袁绍军内部现在应该是在急着争权夺利,那样我们就无忧了。

吕布也算天下名将,但毕竟忠心反复无常。孙子曰,将能而君不御之者胜,吕布虽能,袁绍不信任他,必然御之,不敢使之立入雒之功,唯恐将来功高震主尾大不掉,硬要等颜良文丑等攻破虎牢关建功。

这一点,要论君臣相得,我军优势很大。大王待我比亲兄弟更为信任,入雒大功任由我立也不猜忌,远胜袁绍多矣。我们不充分利用这个优势,岂不是天予弗取,反受其咎。”

这些战术安排,徐晃其实是知道的,只是临走关羽跟他再最终确认一下。

徐晃当即表示绝不误事,关羽走后,他会守住东垣县,并且确保从郡治兼屯粮基地安邑过来的道路畅通。

总而言之,这次关羽进兵,他的粮道还是有点远的——主要是河东郡的对岸并不是河南尹,而依然是弘农郡呢,只不过靠近三门峡,南岸的崤山山脉绵延百余里,所以南岸一直没法靠岸都是悬崖峭壁。

关羽的船队要往下游顺流开一百多里,才有平坦可以上岸的河滩锚地,这也是此战的难点之一。只是关羽觉得雒阳守军已经像一幢破房子,他只要往门上踹一脚房子就会整幢自己倒塌,这才觉得战术可行。

……

交代并辞别徐晃之后,关羽花了一天半的时间,以警戒姿态昼行夜泊,抵达了一百四十里外的河阴县小平津渡口。

关羽的部队抵达的时候,也不过是五月初五的傍晚——在关中那边的时间线上,诸葛亮和典韦的援军,还要第二天才准备出发呢。

小平津自然是有袁术的守军的,不过没什么名将,都是群乌合之众,数量也不过几千。

当时第一批抵达的是关平和潘濬的一万人先锋,关平也不等父亲的中军主力,直接带着自己的两百条小船、木筏发起了进攻。

关羽为了这次的出兵,也是做了非常久的后勤准备。他知道水路行军不能全指望水陆两用的大篷车,因为篷车的适航性终究是不如专业船只的,如果完全没有战船纯靠篷车,遇到敌人的水军拦截就完蛋了。

在大西北的时

三个校草溺爱拽丫头全文在线阅读

候,大篷车能够在后勤效率上大杀四方,那是建立在敌人根本就没有水军、甚至都没有船的前提下的。篷车好歹解决了有没有的问题,以有打无当然爽了。

所以,关羽无论如何都是在东垣县花了两个月、造出了能够一万人搭乘的小船和木筏之后,才敢发动这场战役。让先锋全部坐专业船只,航行速度也快一些,遇到敌船也能应战。中军后军主力才全部坐篷车。

这些准备果然没有白费,关平和潘濬有轻便灵活的船只可以快速迂回,攻打渡口的时候也就能快速拉开阵线宽度。

加上码头上除了几个望楼之外,并没有严密的工事。所以一番箭雨压制、牵制之后,侧翼绕上去登岸列阵,根本不给防守一方趁立足未稳半渡而击的机会。

毕竟小平津周边将近十里的黄河岸边,都是可以靠岸的河滩地形,防守方想面面俱到堵住是不可能的。最多只是说除了渡口之外,其他地方水比较浅,要直接上岸的话船冲滩会搁浅。

但这种抢滩作战,本来就是节约人命、快速突破站稳脚跟为主,损失一些船根本是次要的。

关平上岸后,牵来战马,拿着跟他父亲一样的青龙刀,带着亲兵往复冲杀,很快把渡口的敌兵杀散,还斩了两个敌军曲长。

关平一方战死不过百余人、负伤不过两三百,连溺水的都算上了。作为一场登陆战,只付出这点代价已经是非常微小了。死人死得少的同时,小船冲滩搁浅倒是有三四十条之多,其中二十余条被乱石滩撞破了船底,只能就地放弃。

关平拿下小平津之后,没有急着推进,只是稳固阵地,等了两个时辰,关羽的中军、后军陆续抵达,随后分出兵将守住渡口,主力往河阴县城推进。

对于关平拿下渡口这个初战的战果,关羽也是非常满意,不过他怕儿子骄傲,矜持地没有夸奖,而是依然板着脸教训他“要保持谦虚,继续努力”。

当天深夜,关羽军连夜叩攻河阴县,河阴根本没有大将驻守,县尉和城里的守兵曲长看到关羽的旗号就吓得直接投了。

关羽军在城中歇宿半夜,第二天一早,虽然长途赶路的疲惫未祛,但将士们还是非常兴奋,强打起精神快速徒步行军,直奔雒阳而去。

河阴县到雒阳还有五十里陆路,中间还要穿过洛水的一条支流,正常速度行军一日可抵,关羽这种急行军更是半天多就到了。

午后未时,关羽军带着滚滚征尘杀到雒阳城西,除去留在一路上各处渡口把守粮道的兵马外,到雒阳城下的一共两万五千人——五千骑兵,两万步兵,看起来兵强马壮,军威壮盛。

这次之所以不带更多的骑兵过来,也是因为马匹走黄河运输比较困难,实在带不多。所以基本上都是用战马在陆路客串拉一段篷车、水路时就分出三分之一的篷车专门装马和骑兵,马匹站在篷车里将息马力。即使这样,也已经很拖累运力了。

关羽到了城下,他也知道打造攻城武器肯定需要时间,所以决定先威逼劝降。他心中也确实难免有些轻视之心,因为他是这世上除了赵云之外,唯一曾经讨贼攻破过雒阳城一次的名将了。

对于自己曾经打下来过的地方,很多人都会形成路径依赖,觉得信手拈来。

毕竟当年的勤王讨董破雒阳,关羽、赵云、朱儁、孙坚,这四人共襄盛举。现在朱儁病死了,天下才如此大乱,而孙坚更是前几年就被吴郡陆氏刺杀射死了。

“普天之下,除了子龙,还有谁与我这般曾经攻下过雒阳城?”关羽心中如是想道。

如此一来,他就自信满满傲气凛然地来到城下,中气十足地冷声喝令:

“我乃前将军关羽!城上的袁术军逆贼听着!早早弃暗投明,汉中王依然既往不咎,或许还能保留你们兵权。谋反是袁术的事儿,你们或许无辜不知情。但若是逼我攻城,那就不无辜了!”

稍微缓了口气,看城头如临大敌严阵以待并不反应,关羽又难得耐着性子,再给他们一次机会:

“本将军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当初董卓强盛如此,他派杨懿守雒阳,依然被我奇袭一战而斩!吕布、胡轸或败逃或战死。尔等袁术麾下杂将,莫非觉得自己强过吕布胡轸?最后给你们一次机会,否则城破之后玉石俱焚,勿谓言之不预也!”

喜欢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