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弄小豆豆最刺激小说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吃烧烤

两个多月了,赵兴必须回去,不单单是想家了,更因为在两个月后,由崇祯皇帝做主考,自己做副考的北方恩科就要开始了。他必须回去事先安排准备,因为那个主考,只是挂了个名,是不会亲自安排任何细节工作的。

给东江镇,留下了充足的后备物资和钱粮,督促毛仲明必须按照自己的标准,尽快的练出一支精兵。因为他知道,就在明年,皇太极趁着大凌河城还没有完全修好的机会,会对大凌河城进行围困,最终祖大寿,在吃光了城中百姓之后,看到援军无望,投降了满清,丢掉了大凌河那个桥头堡,让皇太极在辽西站稳了脚跟,更加重了对大明的军事压力。

他希望毛仲明能练出一支5万的精兵强将,然后在皇太极出兵大凌河的时候,像他原先的老干爹毛文龙一样,挥师直捣皇太极的老巢沈阳,为祖大寿解围。

当装着足足三船铜钱的小小船队靠上了天津码头,简直让前来迎接的郭广生和赵梓惊讶的掉了下巴,他实在是不知道,赵兴怎么就在这短短时间内,弄出这么一大笔铜钱来,而且还是如此精美的铜钱。

赵兴没有机会和他谈论自己这一段时间的辛苦,立刻叫过来钱千城:“千城啊,现在是你独挡一面的时候到了。”

钱千城内心激动,但面上依旧波澜不惊,只是恭敬地等待着大人的安排。

“我在皮岛,设立了钢铁厂,兵工厂,还有铸币厂。虽然这三个场子是草创,但我已经给他们留下了充足的发展空间,这是我们的家底,我们的命脉。所以,我派你和你的千户兄弟,立刻乘着这三条船回去,进驻皮岛。”

钱千城立刻挺胸抬头大声接令。

“你的任务有三个,第1个是给我看住毛家兄弟,一旦他们有了异心,坚决给予铲除;第2个,看住咱们的这点基业,无论任何人想染指,都必须剁了他的手,即便是朝廷派官员过去,想要染指这个基业,也坚决的剁了他们的手。”

“属下明白。”钱千城坚定的点头。

“还有第3个,万一皇太极不遗余力的进攻皮岛,并且占领了皮岛,你要毫不犹豫的将这三处产业,彻底的炸平,绝对不能留下一点点给建奴,切记切记。”

这一点非常关键,自己这超乎时代的东西,绝对不能落到建奴手中,那将对大汉民族产生灾难性的后果,那时候,自己将成为汉家的最大罪人。

钱千城郑重的点头:“一旦事情糜烂到那种地步,就只有埋葬属下的一堆废墟。”

怀着复杂的心情,看着钱千城和他的兄弟,登上了那三条大船,消失在海平面下。好久好久之后,赵兴才回到了京城。

按照规矩,官员回京,是不能先回家的,必须等待皇帝召见之后,才能做自己的事。

当赵兴将请见的手本送进去,崇祯却并没有回音,于是归家心切的赵兴再写了个折子,里面告诉他,自己带回了足足100万两白银的铜钱。

钱的效果是立竿见影的,崇祯立刻命令他带着铜钱的样本,紧急进宫。

赵兴一面用手帕包着铜钱的样本,一面摇头无奈的苦笑:“这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有钱,工作效率那是蹭蹭的往上升啊。”

看在钱的份上,赵兴再次被安排在御书房陛见崇祯。

面见崇祯,赵兴汇报了自己重开东江镇的经过,当然的,该说要说,而且往大里说,不该说的滴水不漏,打死不说。至于走漏风声,在赵兴掌握锦衣卫的时候,是不存在的。

“臣已经安排了一个千户,进驻到了东江镇,严密的监视毛家子孙,臣已经吩咐那个最忠诚的千户,一旦毛家子孙有异动,杀无赦。”

面对赵兴这样周密的安排,崇祯非常满意,然后不由自主的感叹:“若是当初毛帅将家小留在

怎么弄小豆豆最刺激小说完整版

京城,若是他接受锦衣卫和太监监军上岛,何至有后面的事情发生。这下好了,君臣从此不疑,国朝才能长治久安,君臣都会有个好结果。”崇祯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是看着赵兴的。

那意思很明显是在敲打他:“你不要老是怀疑我怀疑你,因为你在外面时常说,要将你的老娘小妹送到南方去。如果你真敢那么做了,我现在就螚死你。”

赵兴当然明白崇祯这是指着和尚骂秃子,于是就跟着惋惜感慨一番,心中却怒骂:“这该死的封建社会,只许你卸磨杀驴,就不许毛驴半路罢工,这上哪里说理去?

好在崇祯,并没有在这件事上多啰嗦,对赵兴逼迫朝鲜重新回归和东江镇重建的成绩,给予了一番夸奖肯定之后,说他最关心的事,“这次不是银子,是铜钱啦?”崇祯询问。

赵兴小心的将钱样子放到了崇祯的面前:“白银,最大的用场,还是在中等以上的人家以及商户中流通。而下面的平民百姓,依旧是以铜钱为主。所以,臣在朝鲜借了百万银子的黄铜,在皮岛开了一个铸币场,在给东江镇的劳力找个出路的情况下,铸造了这批铜钱。”

崇祯对赵兴开办铸币厂的事,并没有恼怒,因为在他的认知力,铸币是赔钱的,既然你

怎么弄小豆豆最刺激小说完整版

赵兴爱往火坑里跳,正是求之不得呢。

捏着精美的铜钱,端详了半天,感觉非常满意:“不错,这才是良心钱,可比那些黑心的铸币司的官员强上太多了,只要你的铸币司坚持下去,你的这种铜钱定能通行天下,造福百姓。到时候,朕念你的好。”

之所以这么宽慰,崇祯是真怕赵兴会因为赔钱而放弃。这孤臣,这冤大头,怎么可以不干走入呢。

方正化笑着道:“这个铜钱已经和其他铜钱不同了,奴仆认为,可以叫做铜子或者铜板了。”

赵兴笑着回道:“方公公果然明鉴,下官就是这个叫法,是铜板。”

崇祯哈哈笑着对方正化道:“晚上,给朕上一百个铜板的鸡蛋。”

方正化微笑着提醒:“万岁,据御膳房说,鸡蛋又涨价了,已经涨到一千个铜板一个了。”这是善意的提醒。按照这个铜板和白银的对比,那么一个鸡蛋最少是一两二钱银子。

赵兴并没有因此吃惊,因为有一个典故,生长在深宫中的光绪皇帝,就曾经对他的老师翁同龢抱怨,“现在市场上的鸡蛋实在是太贵了,已经达到了一两银子一枚,朕实在是消费不起了。”当时翁同龢明明知道,市面上的鸡蛋只需要3个铜钱,但他更明白,这宫中上万宫女太监,就指望着这一枚鸡蛋,混个温饱呢,于是就笑着道:“是啊,所以老臣只能在中秋的时候,才舍得吃上这几枚。”这就叫看破不说破。这是厚道也是智慧。

偷眼看向崇祯,其实小时候经常出宫玩耍的他,何尝不知道这鸡蛋的真正价格,但今天表现的也就是淡淡一笑:“没有关系,赵爱卿给朕带回来了无数的铜板,今天晚上朕就吃上几枚鸡蛋,乐呵乐呵。”

从这一点上看,刻薄两个字,还没有刻在崇祯的身上。

方正化就感觉自己多事了,当时有些讪讪,也就不再说了。

喜欢明末亲军锦衣卫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