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出来好不好完整版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吃烧烤

欧杨无话可说。

“好吧,我有最后一个问题。我明天醒来的时候,你可不可以不要在一边夸张的朗读?”

“您以为我想那样读?是因为我不读《海燕》您就醒不来。在醒来和听我朗诵之间,您得选择一个。”

“好吧,当我没说。”

厨师的手艺不错,烤腰子火候掌握得十分地道,啤酒也不错。

窗户的背景图这个时候真的换了,草坪上出了一个游泳池,好几个美女展开了曼妙的身姿的,戏水的,晒日光浴的,总之,看起来是一种美好的享受。

但是这个背景图换了也才不到一分钟,又切换成了嘈杂的大排档。

“刚才那个画面挺好的,为啥换了?”

“因为以往这个时候,您都会要求将画面换成大排档。”

“哦,好吧!”

吃东西当然得讲究个环境,如果不是在大排档那个嘈杂的环境当中,任何一个烤腰子都失去了它本该有的特色。

“别站着,坐下来一起吃。”

苏王嫌弃的样子:“我吃不惯那个玩意儿。”

“那你还站在这儿干什么?”

“我怕您还有什么需要。”

“你是心理医生不是保姆。”

“您说的也是,您要是还有什么疑问的话,那边书柜上的电脑里,有您记的日记,您所有的疑惑在里面都有解答。”

“为什么不早说,害得我跟你废话半天?”

“我这不也挺无聊的嘛,陪您聊聊天也不错。再说了,您不说话,我害怕您语言功能退化。”

“好吧,真是一个变态的心理医生,我怀疑你在滥竽充数,骗老爹的钱。”

“随您怎么想,付钱的是欧教授不是您。”

他说话很坦诚,虽然他说话不太中听,但比笑里藏刀要好得多。

深夜放毒不能吃太多,但八九个烤腰子还是全造完了。

酒足饭饱之后,坐在沙发上,看电脑里的日记。

最早的一篇日记是从二十五天之前开始记的。

第一篇日记开头是这样的:欧长天告诉我,这是我忘记自己是谁的第七天……

也就是说,截止今天,他忘记自己个是谁已经有三十二天了。

这个苏王也算是一个人才,二十五天,他与自己的对话千往篇一律,几乎一模一样。

看到最后,令欧杨抽了一口冷气。

第一篇和第二篇日记的结尾是这样写的:今天的烤羊腰子味道还不错,酒也好喝。

那之后,每篇日记的结尾是这样写的:明天一定不再点羊腰子了,再吃下去会要人命的。

靠!顿时觉得刚才吃的羊腰子不香了,整整吃了一个月的羊腰子,他还活着也是一个奇迹。

结尾之前是这样写的:“到底要怎样让苏王不再朗诵《海燕》?我怀疑我的失忆跟他念这个有关。”

房间够大,卧室,书房,活动室,甚至还有一个小型的游泳池。

现代化设施一应俱全,唯一的出口需要人脸识别。

苏王再次进来的时候,神色十分警惕,看着欧杨紧盯着他的样子,越发地紧张。

“欧先生,咱丑话说在前头。别打我的主意啊,这出口是人脸识别没错,但这外头还有三层铁门,铁将军把着,您是出不去的。”

“你怎么知道我会想要劫持您出去的想法?”

“因为您昨天,前天,大前天,大大前天,近二十多天以来每天都这么干过。无论我怎么解释您都不相信。”

“好吧!我相信你。”

苏王显然很吃惊:“您今天有点与众不同喔。”

“嘿嘿,人总是要进步的嘛。”

三分钟之后,一根烤腰子的竹签抵在了苏王的脖子上。

“欧先生,不是说了您相信我的吗?”

“我不那样说,你能乖乖地就范么?”

“说实话,我严重怀疑您的智商有问题。远远没有传闻中那么高深,直线接近幼儿园大班的水平。”

“你在侮辱我的智商?不怕我这根竹签直接插破您的喉管?”

“好吧,您是天才,等出了这道门您就知道自己有多愚蠢了。”

苏王说的没错,这道人脸识别的大门出去之后,还有五六道门。

那个据说是他

叫出来好不好完整版全文阅读

老爹的欧长天,真是花了血本了。

这些门锁都是从外面开的,每道门外头都有人守着。

尽管他拿竹签子抵在苏王的脖子上,以此威胁外面的人开门。

显然,这些人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在威胁面前无动于衷。

苏王苦笑:“哥哥,您就是把我杀了,他们也不可能开门的。就算您从这儿出去了,外面还有数道关卡,您想出去比登天还难。

欧杨妥协了,退回了去。

和苏王最后的对话是这样的。

“我能见一见欧长天吗?”

“他不会来见您的,以您现在的状态,也没有见他的必要。”

“那我什么时候才能出去?他这样限制人生自由,是犯法的。”

“他是您父亲,这是为您好。”

“我什么时候能出去?”

“我也不清楚,应该是您彻底好的那一天吧!”

“我什么时候能好?”

“呃,难,也许您这一辈子都出不去了。”

“知道吗,当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想立马掐死你。”

“掐死我也没有用。”

“……。

叫出来好不好完整版全文阅读

长时间的沉默。

苏王:“您还有什么要求吗?根据以往的观察,一个小时之后,您会陷入深度睡眠。”

“妈的,大好的年华难道要让我天天醒来面对一个大男人吗?帮我跟欧长天转告我的要求。”

“好的,您说。”

“帮我找点漂亮知性的女人,我的人生总不能过得这么素吧!”

“好的,我一定帮您转达。”

苏王走到门口。

“等等。”

“您还有什么要求。”

“能帮我换一个女的心理医生吗?”

苏王跟个骄傲的火鸡似的,仰着高傲的头颅。

“不能。”

………………

五道门,出去就花了十来分钟。

因为每道门外面都有八道锁,光开锁就费了老长时间。

欧长天,看起来睿智而且儒雅的一位老者。

他背着双手站在过道里,看着屋内的一切。

“苏医生,今天他怎么样?”

苏王摊了摊手:“没有什么进展。”

“有没有记起一点什么?”

“完全没有。”

“教授,以我的看法,他这种情况应该是慢分的症状,治疗的效果应该不太大。”

欧长天无语:“班门弄斧有意思吗?”

喜欢疑雾密布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