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风流岳每在线全文

  • A+
所属分类:吃烧烤

行走在死亡之花中,那种诡异的歌声,让人烦躁且不安,有种控制不住自己的感觉。

身体各处传来的异样疼痛感,更是足以将一个人意志彻底摧毁。

死亡之花本身所散发出来的哀伤、痛苦,形成了一种海浪似的压抑,像是将人沉入了海底,周围那些苍白色的精神体,则像是游鱼一样的摇曳在自己的身边,交织在一起的精神辐射,太过浓郁,便有了一种真的身处深海之中的感觉,堵住了每个毛孔,让人喘不过气来。

整片死人森林则如同一片暗流涌动的海域,充斥着所有的负面情绪。

某种程度上,这甚至像是一片浅层的深渊。

死亡所涵盖的一切情绪,在这里都能够找到对应,就像乱流一般。

任何精神体在这片海域,都足以被人催毁。

因为无论是死亡之花本身所蕴含的那些对于死亡的恐惧、不甘、痛苦,还是对于那些将自己变成了这种状态的人所产生的愤怒、诅咒,统统藏在了那些从已死之人身上爬出来的精神体里,并且通过死亡之花这种特殊的存在,一丝一丝的发散出来,影响周围所有的人。

如果说死亡是一种命题。

那么这片森林,就将这种命题诠释的淋漓尽致。

……

陆辛行走在了这片海域之中,细细的感受着一切,也体验着这一切。

他在理解痛苦是什么滋味。

这是一种很好的方式,来印证他刚刚了解到的七个台阶理论。

仅是看资料还是不够的,需要实践。

陆辛这时候就像是一个刚刚开始学医的年轻人,在自己身上不停的做着练习。

无论是这一片死人森林,还是这时候正躲在了森林之中,通过他们的能力与残缺的场域影响着自己的两种能力,都诡异而可怕,但陆辛,却忽然间感觉他们,并不是那么神秘了。

对于月蚀研究院的态度,陆辛还不知道该怎么定。

但是他不得不承认,起码月蚀研究院里的那些疯子……哦不,研究员,确实厉害。

他们提出来的人在面对精神污染时有七种缺陷,就很有意思。

感知、情绪、欲望、认识、本能、记忆、自我。

由浅至深,七个缺陷。。

或者说是生而为人,与生俱来的七个伤口。

精神力量就是通过这七个伤口来污染一个人。

简单来说,所有的污染,都是通过七个方面的某一个,来对人产生影响。

……

感知,便是五感,眼睛、耳朵、鼻子、舌头,触觉。

能力者可以影响人的五感,让其眼睛看不见,耳朵听不见,鼻子闻不见。

又或者,不只是关掉其作用,而是让人受到影响,看到的并非真实,听到的也是虚幻的。

典型就是酒鬼。

她的能力可以直接扭曲人的五感,让人进入一个虚幻的世界,那么,当人进入了她的世界之后,看的是假的,闻到的是假的,听到的是假的,摸到的也是假的,这时候就难免会让人产生怀疑,自己的五感同时让自己感受到了一种不存在的事物,那么,它究竟是真是假?

情绪,便是喜怒哀乐悲欢。

该兴奋的时候却愤怒,该愤怒的时候却只觉得悲哀,同样也是一种可怕的扭曲。

欲望,便是食、色,甚至是一切对人的诱惑。

认识,便是对外界一切事物的理解,对概念的领会。

本能,是自己的身体所蕴含的能量,心脏为什么会跳动,血液为什么会流动,五脏六腑为什么会各有各的作用,细胞为什么会分裂并死亡,人为什么会长成人的形状,而不是猫狗。

再比如记忆,决定了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身份。

再比如,最深层次的,自我。

……

陆辛这时候能够清晰的体会到,现在周围那种庞大的精神与能力的乱流,就是针对了自己这几个方面来进行攻击,周围死亡之花的哀伤与痛苦,针对的是自己的认识。

人生而有求生的欲望,这种欲望大于一切,但这种死亡之花,却可以让自己认为,死亡才是美好的。

那种歌声,则是在隐隐的影响着自己的情绪。

喜悦从何而来,愤怒又是为何诞生。

至于那种强烈的疼痛,则更为容易了,大脑认为自己有了伤口,自己就是有了伤口。

有没有真的伤口不重要,疼了最重要。

……

他自己就好像已经不是自己,冷静的观察着,并细细的记录着。

但是他的行为,却没有受到影响,仍然在迈开了步子,向着死人森林,一步步走来。

零能力者的第三种能力:承受。

……

当一个正常人拥有了强大的精神量级,便也开始诞生了三种能力,或者说本能。

一种是扭曲力场,一种是精神冲击。

第三种,就是承受。

无论对方对自己施展什么能力,都以自身去接受。

就好像一潭纯净的水,去忍受一切物体对自己的改变。

有些时候,这种改变,会永远的改变这潭水的性质,但也有时候,无论周围那些事物,怎么来污染这潭水,水始终是水,不会因为自己受到了污染,就改变自己是水的事实。

“所以,这才是正常人该有的感觉?”

陆辛一边感受着,一边向前走着,同时心里默默的作出了归纳与总结。

各方面的污染,从来都没有减少。

但只要可以承受下来,自己仍然是自己,那么就等于战胜了污染。

在他这种从容而淡定的漫步下,甚至周围的死亡之花,都像是感受到了某种由衷的恐惧。

花瓣上,那一只只的眼睛,一张张的人脸,仿佛受到了某种惊吓,它们痛苦的表情,正在变成惊恐,并且从一开始被吸引着往陆辛身前飞来的本能,变成了畏缩,一点点的后退。

仿佛在陆辛的身前,主动的让开了一条路。

……

“为什么会这样?”

头发苍白的老人,呆滞的放下了手里的锯子。

他头上的冷汗一层层渗了出来,将他的头发与衣裳,都已经彻底的打湿。

他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就像是发狂一样,忽然间将箱子里的一个瓶子拿了出来,里面的液体飞快浇到自己的右手手臂之上,顿时,他整条右臂,这时候都燃烧起了一种淡蓝色的火苗,将他的衣袖,甚至是皮肤,一点点吞噬,变得焦糊蜷缩,发出了滋滋的声响。

他被这火焰烧炙的疼痛,折磨的蓝色眼眸都有些黯淡,心怀期望的向下看去。

但他借助场域看到的,却是那个年轻人,这时候正低头看着自己的左臂,他应该已经感受到了那种疼痛,但老人发现,他脸上露出来的,居然是一种好奇的神色,仔细的端详着。

看了一会之后,他甚至还抬起头来,向着自己的方向笑了笑。

“唰!”

头发苍白的老人猛得收回了目光,双手微微颤抖。

许久才缓缓吐出了两个字:“怪物!”

“神泽大骑士……”

旁边的红头发女人颤声开口,看着自己手里的音乐盒转动的越来越快。

她甚至能够感觉这个音乐盒已经变得微微发烫。

里面那个静静旋转着唱歌的女人,已经快得几乎看不到具体的模样,只能够在对方的脸上,每次转到自己这个方向的时候,隐约的发现,对方看着自己的目光里,有着异样的恶毒。

这个盒子里的女人,已经恨上了自己,似乎在寻找机会报复。

这是一种使用寄生物品过度的表现。

但是,任由她这样摧毁了寄生物品的能力,下方那个人,却没有半点反应。

她感觉到了恐惧,低声向旁边的老人说着:“这个人,真的只是第三阶段吗?”

“我们的能力没有落空。”

神泽大骑士低声道:“他受到了我们的影响,只是我们的影响动摇不了他。”

红头发的女人低呼:“这能代表什么?”

神泽大骑士道:“代表他还不是第四阶段。”

“这重要吗?”

红头发的女人大叫:“我们根本无法阻止他过来……”

“可以的。”

神泽大骑士低声道:“我们还有一个办法。”

红头发的女人忽然怔住。

神泽大骑士抬头看向了死人森林中间,目光变得幽深:

“我也不知道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对手,按理说青港不该有这么强大的能力者。”

“但是,主教的任务不可以被破坏,所以我们只能清理掉他。就算我们的能力解决不了他,但如果将这些死亡之花,以精神炸弹的形式在他身边引爆的话,把握还是非常大的,同时,死亡之花的引爆,会形成这片场域的空虚,可以最大限量的引出开心小镇的力量……”

“这样,主教那位的压力,会轻很多。”

“……”

“你疯了?”

听着主教的话,红头发女人的脸色都变了,异样的苍白,道:

“这一片死人国度,足足有着三万个死人,同时引爆,那会成为精神乱流的汪洋……”

“我们两个,也无法活下来!”

“……”

神泽大骑士面无表情,只是轻声重复:“主教的任务,不允许受到影响。”

“我不……”

当确定了神泽大骑士的态度之后,红头发的女人,忽然飞快的向后退出了几米,双手捧住了音乐盒,颤声叫道:“你就是一个疯子,你每天承受这么多的痛苦,所以你根本不畏惧死亡,但我不一样,我随时可以让自己开心,我每天都过的很好,我加入科技教会……”

“也是为了让自己过的很好。”

“既然这样,我凭什么要跟你一起在这里送死?”

“……”

神泽大骑士目光平静的转头看向了她,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叹息。

“你要死,等我走了再死……”

红头发的女人一边盯着神泽大骑士,一边缓慢的后退,双手轻轻握着音乐盒。

但是神泽大骑士只是慢慢垂下头来。

忽然间,他两只手的手指交叉在了一起,然后猛得反向一掰。

喀吧。

他的十指,相互扭曲折断,变成了古怪的形状。

红头发的女人本来一直在盯着他,以免他伸手进银色箱子里。

却没想到,他居然用了这样的方法,顿时大吃了一惊。

但还不等她有什么动作,十指上剧痛传来,手里的音乐盒顿时托不住,猛得摔在了地上。

那个音乐盒,像是路边买的便宜货,薄薄一层玻璃,瞬间碎了。

里面那个跳舞的女人,暴露在了空气里。

女人的脸色,顿时变得呆滞,甚至顾不上十指的疼痛,呆呆看向了地面。

音乐盒里的女人,面朝下贴近了地面,但是,那个小小的人偶,正在缓慢的摇头。

一点一点,脖子转了一圈,面部对准了红头发的女人。

然后,那张甜美而僵硬的,带着微笑的脸,变得阴森而又可怕。

“啊……”

红头发的女人发出了一声尖叫,疯了一般,转身就逃。

但地上的女人人偶,却忽然间跳动了一下,猛得跳到了她的脖子上,咿咿呀呀的唱着歌,撕碎了她后颈处的皮肤,然后两只白嫩的塑料小手扒拉着,一点一点,向着她脖子里面钻去。

“愚昧之人,不知去向。偏执灵魂,残缺永存。”

“囚于笼中,眼赤舌红。睡在坟中,永伴星空。”

“……”

良久之后,在地上挣扎的红头发女人不动了,却有空灵的歌声从她口中响了起来。

她静静的起身,单脚支地,在地面上慢慢的旋转,轻声歌唱。

“祈祷祈祷吧,困于暗夜的人群。”

“盼望盼望吧,红月中降临的神!”

“……”

“真理不是布道,不会雨露均沾,不做好牺牲准备的人,又如何能自称虔诚?”

“只想着牺牲别人,那只是卑劣的自私罢了……”

神泽大骑士低声自语,并慢慢坐直了身体,轻声汇报:

“狙击任务有变,青港出现疑似第三阶段能力者,我与蔷薇骑士无法对其清理,决定执行第二计划,将死亡之花当作精神炸弹引爆,有可能

我的风流岳每在线全文

形成区域性震荡,请诸位同信注意……”

“愿真神早日降临人间!”

喜欢从红月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