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大雪白肉体上耸动小说小说完整全文

  • A+
所属分类:吃烧烤

还珠楼外的树上,一个粉衣少女枕臂翘腿而躺,注意着下方的风吹草动。

“都已经八天了。”飞渊叼着一根草,自言自语道,“别说什么玄狐,连只鬼影都没看到,雪山银燕与剑无极也没出来。如果说剑无极要陪女朋友,那雪山银燕为什么不出来?”

话音甫落,一阵冷风吹拂,飞渊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嗯?怎会这么冷?”

一个黑衣剑客缓步而来,头罩下的脸如覆寒霜,看不出喜怒悲怨。飞渊专注地打量着此人,就连嘴中的草根掉落都未察觉。

“这个生得这么英俊,一定不是他们说的玄狐。”飞渊看着玄狐进入阵法,“嗯?他怎就这样进去了?门口可是有机关……机关被破了……啊!他就是玄狐!”

“守在此地无用。”女人的声音自树下响起,“温皇已经离开了。”

飞渊一惊,差点从树上摔了下去:“(是什么时候……为什么我没察觉。)”

“吾知晓温皇在哪里,跟上。”

飞渊刚想作答,便听见悉悉窣窣的响声。闻声看去,一群红衣蒙面人走出树丛,跟在了女人的身后。

“原来不是跟我讲话喔。”飞渊心有余悸地顺了顺气,“藏了这么多杀手,幸好我没急着回应。是讲,光天化日,密谋杀人,身为行侠仗义的侠女,郁剑须臾绝不能置之不管。就这样决定了,先跟上去,见机行事!”

幻幽冰剑推着温皇远离战场,却是被黑衣女人拦在路中。红衣杀手冲杀而上,飞渊正想拔剑相助,却见女人残杀一名杀手,惊得忍不住缩回了树丛。

“(剑意?她竟然是名剑客……生得这么美丽,怎会这么变态……兵法说,谋定而后动,我看还是再等等好了……)”

女人推着温皇离开之后,飞渊从树丛中跳了出来:“一群男人,欺负一名姑娘,真是看不下去了!”

“嗯?”幻幽冰剑看着突然窜出的少女,“你是谁?”

“郁剑须臾,路见不平,拔剑相助!”飞渊拔出腰间随心不欲,一道寒冷的剑芒闪动,偷袭冰剑的杀手瞬间断首。

“多谢你,这些人我能处理。”幻幽冰剑射出一道剑气,削下一个杀手的头颅,“能否请你追上方才的女人,我担心她会对楼主不利!”

“这……”飞渊犹豫了片刻,说道,“好吧,那你自己小心。”

“神蛊温皇,旅途愉悦。”

明渊凰扩张五指,收回了温皇体内的血丝。三根短针入手,女人回身射向跟踪的人。

“有暗器!”飞渊大叫一声,拔剑挡下血针,剑法轻盈飘逸,立刻让明渊凰看出端倪。

“你是道域之人。”明渊凰抬掌收回血针,目光自她的剑上扫过,“仙舞剑宗。”

飞渊一脸惊讶地看着她:“真是幻了,你哪会知道喔?”

“吾拜访过仙舞剑宗,见识过仙舞剑诀。”

“这不可能啊,如果你来剑宗作客,我不可能没见过你。”飞渊怀疑地打量着她,“你是什么时候来过仙舞剑宗?”

“十七年前。”明渊凰回忆着旧事,“那时,吾曾闯过剑行道,与执剑师岳万丘一战。”

“十十十……十七年前?!”飞渊只听见一阵晴空霹雳,满脸震惊地盯着她的脸,“你看起来跟我差不多年岁,这也太会保养了吧。”

“多谢你的赞美。”明渊凰向飞渊行了一礼,“姑娘跟了我一路,不知所为何事?”

“呃,也没什么啦,就是……手脚不听使唤,不自觉就跟来了。”飞渊不好意思地别过脸,抬眼偷看着明渊凰,“(看起来这么斯文,怎么杀人手段这么残忍。万一我将实话告诉她,她转头就将我灭口,我想哭都没处哭。)”

明渊凰毫不在意地说道:“既然姑娘不愿意说,那吾也不强人所难。”

“(坏了,她为什么不走,难道等我先走?)”飞渊的大脑飞快地运转,“(不能先走,我一转身她就有理由偷袭我了。不过她武功这么好,好像不偷袭我也打不过。)”

“其实是刚才那位姑娘拜托我。”飞渊小心翼翼地试探道,“让我看看,你有没有对她的楼主做啥啦。”

明渊凰神情温和地说道:“如你所见,吾将他送出包围圈,他现在很安全。”

“啊?原来你不是要杀他喔?”飞渊顿时面露尴尬,“我还以为,你要帮助他们杀掉温皇。”

“原来

粗大雪白肉体上耸动小说小说完整全文

如此。”明渊

粗大雪白肉体上耸动小说小说完整全文

凰勾起一抹浅笑,“既然误会解开,那吾也该告辞了,姑娘请。”

“讲了这么久,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飞渊摆出了一个帅气的姿势,“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郁剑须臾——飞渊,是正义的女侠客。”

“弦歌剑姬明渊凰。”

一声霹雳炸响耳畔,飞渊瞬间呆愣在原地,脑中回荡着忆无心的话:『因为明姐姐就是永夜皇。』

剑无极抽刀划开面前空气:“一剑——”

雪山银燕提枪引动地面爆冲:“无悔!”

两人身影交错合一,化作宫本总司的幻影,映入玄狐眼中,时而分化,时而再度聚合。

“魔剑——”玄狐周身亮起紫光,竟是分出一道幻影,“无悔!”

两道身影合二为一,玄狐持剑迎向啸灵枪。面对近似的招式,雪山银燕与剑无极不及反应,已是兵器相接。

两大绝招对拼,竟是僵持不下。就在此时,记忆涌现,玄狐想起魔世竞锋岩,一块布满剑痕的不摧铁。

“我不是……我是魔!我要领悟!我要剑十一!喝——”玄狐一声暴喝,明霜亮起耀眼白光,啸灵枪竟而折断,惊世之招,顿遭破解!

“呃啊!”雪山银燕遭到剑招冲击,惨叫一声重伤飞出倒地。

“啊~”剑无极惊愕地看着眼前一幕,“一剑无悔被破,这怎有可能?呃啊……啊……”

“喝——”玄狐转身攻向凤蝶,剑无极丢刀向着凤蝶奔去,竟是提前一步挡在凤蝶之前。

“(凤蝶,对不住。)”剑无极按住凤蝶肩膀,以身挡下了玄狐之剑。

“(剑无极!)”

冷剑穿透瞬间,剑无极推远凤蝶,试图让她远离剑锋,不料她竟是坚定迎上,扶住了剑无极的肩膀。剑无极用力推开凤蝶,然而凤蝶站稳脚步后,不管不顾地含泪冲上,决心与剑无极同死。

“你们……”玄狐的话还未说话,后方异变乍生,“剑气!”

就在此时,剑招冲林而起,剑光如雨喷撒,纵横瑰丽,不可方物,来招正是——

雪山银燕震惊地看着天际:“剑十一!”

“剑劫,竞魔跨限!”玄狐身后展开剑翼,挥剑抵挡剑十一,“这就是……剑十一。”

另一方向,剑光直冲九霄,空中散开剑围,捭阖开阔,灿烂夺目,来招又是——

凤蝶不敢置信地望向身后:“剑十一!”

“是任飘渺……”雪山银燕回头看向空中的身影,“还有大嫂!”

后方的剑招截断攻势,对冲来自前方的剑十一,飘渺剑气相抵,在空中炸开朵朵火花。

“你骗我!呃……”玄狐愤怒地大喊一声,拄剑支撑摇晃的身体,伤口开始散出黑气。

雪山银燕提枪拦住玄狐:“你还没死!”

“闪开!”玄狐射出剑气逼退银燕,看了一眼剑无极与凤蝶,握剑朝着不远处的身影追去。

“臭狐狸是吃了炸药,突然这么……”剑无极伤势发作,倒在凤蝶身上痛苦不堪,“呃啊……呃啊……”

凤蝶紧张地扶住剑无极:“啊,剑无极!”

“凤蝶,我……我爱你!”剑无极伸手抚摸凤蝶落泪的脸,“现在讲这句话还……来得及吗?”

说完,剑无极再难支撑,失去意识倒在凤蝶肩上。

“啊,剑无极……剑无极……”

另一边,飞渊目瞪口呆地看着下落的轮椅,以及摔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温皇。

“(真是幻了,这个真正是瘫痪吗?)”飞渊对着温皇打招呼道,“你好,听讲你叫温皇,我叫飞渊,飞渊的飞,飞渊的渊。是……是一个姑娘……啊!她这么没现面,该不会出事了吧!”

飞渊立刻转身支援,走了两步,回头说道:“我离开之后,你自己爬起来,反正也没人看到,不会揭穿你假装瘫痪的事。”

说完,飞渊匆匆离去。在她离开之后,明渊凰自林中走出,来到神蛊温皇的身边。

“差点被抓到,幸好我会开门。”明渊凰笑看倒在地上的温皇,“嘿呀,小姑娘不懂得怜香惜玉,还是让本姑娘……啊,你的身上有蛊毒,还是让你继续趴着吧。”

明渊凰绕着温皇转了一圈:“如此珍贵的景象,值得绘影留念。本皇替你画下来,以供你来日追忆。”

“嗯……不坏,复制一份。”明渊凰将画纸压在温皇手下,“吾自己留下一张,这一张就送你了。哈哈哈……”

明渊凰将画纸收起,大笑着扬长而去。回到尚同会,玄之玄负手等候在内,显然已经收到了杀手的报告。

明渊凰看着玄之玄的背影:“第三步,断援孤立。”

“第四步,栽赃嫁祸。”玄之玄转身看向明渊凰,“人,就快到了。”

话音甫落,东方秋雨疾步入内,看着玄之玄欲言又止:“盟主……”

玄之玄故作不解道:“怎样了,为何吞吞吐吐?”

“之前那名道者,南溟广虚求见。”

“只有一人?”玄之玄疑惑地询问道,“嗯?那你为何迟疑?”

“这……”东方秋雨犹豫着不知该怎样开口。

“因为我的脸……”南溟广虚捂着左脸,摇晃着进入大殿。

“嗯?”玄之玄震惊地看着他,瞬间的演技登峰造极,“这是……”

“这是俏如来下的毒手……”南溟广虚松开手,露出了脸上的血纹魔瘟,绿色魔光透出,瘟气逐渐笼罩尚同会。

“所有的人,尽速退出尚同会!”玄之玄大喊一声,迅速上前为南溟广虚压制魔纹,扶着他一同离开尚同会。

尚同会群侠紧急撤离,糊里糊涂地聚集尚同会之外。南溟广虚将遭到袭击的事情讲出,他来到尚同会便是要讨回公道,而他的同伴绯绛丹心感染极重,留在一个村落之中休息。

玄之玄大呼不妙,领着众人赶往村落,却是来迟一步。魔瘟已在村中蔓延,目光所及之处,一片惨烈。

玄之玄运动驱魔之能,带出了绯绛丹心的尸体。为激化南溟广虚的情绪,他又将尸体击入村落。

道友身死,南溟广虚愤怒不已,一口咬定俏如来就是凶手,更认为玄之玄的维护是在包庇,岂不知他是有意扩大事端,目的就是要以大义灭亲的借口,光明正大地处决俏如来。

留下急于报仇的南溟广虚后,玄之玄干脆利落地分配任务:“东方秋雨、浮云子劳烦你们两人率领群众即刻封锁百里周遭的村落,阻止魔瘟蔓延。”

“是!”

“明医,有劳你照顾南溟广虚,若是可以,请你医治血纹魔瘟。”

明渊凰向玄之玄行了一礼:“是。”

“盟主。”武敛君出言阻止道,“这太危险了,明姑娘只是一名大夫。”

“无妨,吾能可抵御魔瘟。”明渊凰运转圣气护身,走至南溟广虚身侧,净化他散出的血纹魔瘟,“身为一名医生,救死扶伤是天职,怎敢独善其身。”

熟悉奇特的气息让玄之玄顿时想起夺钵时的那一掌,身上仿佛又开始隐隐作疼。

“医师高义,玄之玄佩服。”玄之玄称赞了一句,继续分配任务道,“武敛君,请你前往正气山庄请俏如来前来尚同会与南溟广虚对质。”

“是!”

武敛君离去之后,南溟广虚不再观察明渊凰,看着玄之玄问道:“将俏如来叫来,你打算怎样处理?”

“想一个解方或者查出真相,我相信俏如来的清白,但如果俏如来真是阴谋家……我玄之玄将会亲自清理门户!”

喜欢金光御九界之为你而来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