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说蹭蹭但突然进去小说全文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吃烧烤

王诏义正言辞的说着这番话,最后一句质问也是掷地有声。

而王诏说这句话,又别有深意的问了一句:“倒是你们齐家一派,似乎都不是这样想的吧。”

王诏最后这句话,听在徐青山和陶辞两个人的耳朵里却是让他们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友情环境不同导致的结果是他们都明白也都理解的。

可是,当听着王诏把秦翡的这些朋友一个个的打算全都说出来的时候,即便是徐青山和陶辞两个人已经站在了这里都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个时候,他们两个人突然想起来了很多年前的时候网友们的一句玩笑话。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大概是,他们觉得齐衍高攀秦翡的时候,齐衍的朋友绝对是主要原因。

当时,听的人也只是当做笑话听的,说的人也只是当做笑话说的。

这个时候,徐青山和陶辞两个人意外的发现,原来以前网上的网友们的玩笑话竟然是真实的,只不过,当时的他们并没有在意,可是,当事情发生的时候,当面对太多利益、立场的时候,他们才发现,他们之间的友情是夹杂着很多东西的,即便是一起长大的朋友,也是如此。

他们是在平和的环境里长大的,而他们的友情里却又很多复杂的东西。

可是,秦翡他们都是在复杂、甚至可以说是没有人性的环境里长大的,可是他们之间的友情却是纯粹的。

到底是环境复杂了,还是感情复杂了,又或者是人复杂了?

一时间,不管是徐青山还是陶辞都有些语塞,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王诏这个问题。

最后还是齐衍开口说道:“好了,这都没什么好说的,立场不同罢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还是商量一下接下来要怎么办?”

听见齐衍这句话,三个人之间的一场无烟的战火彻底熄灭了。

徐青山看向齐衍,开口问道:“齐哥,你是怎么打算的,我们徐家这边要怎么做?”

“现在只要调查出来的京城的势力就都已经被控制住了,该查办的查办,该调查的调查,国外那边我的人也已经开始涉及了,在家里立德林家和东南部势力,三管齐下应该还可以控制,再加上现在境内对国外管控的严谨,他们一时间的手恐怕伸不了这么长,当然,不算特殊途径,现在最主要的还是京城内没有被查出来的势力,我已经让齐氏技术部的那边开始一一排查了,国安那边我也已经调动了人手,不过,时间恐怕不会太短,这期间是最危险的。”

齐衍看了一眼三个人,继续说道:“现在我们这边主要要做的事情就两件,一是保护自身安全,安全问题是一定要注意的,尤其是你们这些明确站队的人,绝对不能含糊,秦翡那边有江止、林慕戍还有齐家的暗线在保护,所以没有什么问题,翡翠华庭和齐家老宅也都是有很强的防护能力,所以,我担心他们狗急跳墙会对盟友下手,所以,安全问题一定要注意。”

“二是,从龙岩岗这边明细开始排查,查找漏洞,逐个击破,这是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所以,这也是需要你们人脉以及资源能量帮助的时候,也是因为这些动作会很大,所以,只要你们出力,就是很明显的站队,根本没有办法隐藏,所以,现在你们还是好好想想,要不要让陶家和徐家势力参与进来。”

这句话齐衍是对陶辞和徐青山两个人说的。

听见齐衍的话,陶辞和徐青山两个人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说道:“齐哥,这件事情我们也是和家族里商量过的,我们知道后果,就单看今天嫂子和阿御两个人遇见的事情,我们也知道其中的严重性,所以,齐哥不用说了,我们是参与的,不管是为了齐哥,还是为了大义,这都是我们家族不可退让的一步。”

齐衍见两个人确定了,便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其实,就像是徐青山说的,他们过来站队,不仅是为了齐家,也是为了大义。

龙岩岗这件事情背后的危害还是很严重的,这才几年的时间,势力已经如此庞大,再过几年,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趁着现在是可控的,就应该及时斩草除根。

“好了,你们各自行动吧,相互之间最好都和谐一些,什么事情都有商有量的来,这件事情还是要团队合作的,王诏,既然你是两边人都认识,你就带着他们两拨人进行吧,我现在还要去一趟九处,有些事情要和阿翡商量一下。”

说到底,齐衍还是有些不放心他们之间的融合,但是,龙岩岗背后的明细线索太过庞大,一个势力根本就不可能,团结是一定的。

王诏点了点头:“放心吧,关键事情上大家还是分得清轻重的。”

齐衍见此快步离开了。

他早就在秦翡遇刺的时候就坐不住了,想要去找秦翡,如果不是秦御那边出事了,再加上陶辞和徐青山过来商议事情,齐衍恐怕早就到了秦翡身边了。

看齐衍离开,王诏他们开始商议接下来的事情,期间全程陶辞都黑着脸,徐青山和王诏两个人看在眼里,但是,谁也没有说什么。

等到他们商议之后,王诏喊了停,对着两个人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里,一会儿我去找林慕戍他们,到时候和他们说一声,看看有什么改进的地方,如果没有什么问题,我们就开始往这边拨人,按照这个方向分头行动。”

徐青山和陶辞两个人点了点头:“可以。”

王诏没有再说什么,上楼和王攸宁说了一声,便快步离开了,到了现在这种时候,多一分的时间那都是一种对生命的威胁。

徐青山和陶辞两个人也出了翡翠华庭,原本到了路口两个人就要分开,可是,当徐青山看见陶辞离开的方向根本就不是回陶家的方向的时候,徐青山就忍不住的皱起了眉头,心下一沉,赶紧开车追了上去。

果然……

徐青山跟着陶辞的方向,这个方向是陆家。

徐青山只觉得头疼,刚刚在和王诏商议事情的时候,徐青山看着陶辞黑沉着脸的时候就有一种不好预感,谁知道,说来就来,不过,陶辞能够忍到现在,也

男友说蹭蹭但突然进去小说全文完整版

算是对王诏的尊重了,不然,以陶辞的性子,恐怕在齐哥离开的时候,他就会坐不住的冲出去了。

徐青山停下车,看着陶辞直接冲进了陆家,赶紧跟了上去。

陆家这边的人是认识徐青山和陶辞的,他们两个人也是经常过来,自然是没有拦着,毕竟,不是哪家都像翡翠华庭那般严谨。

陶辞刚要走进去,一把就被徐青山给拦住了,一旁的佣人有些诧异的看着两个人,这个时候,佣人也是感觉到不对劲儿来了,毕竟,就陶辞那怒气冲冲的模样看着就不像是过来做客的,佣人赶紧退到了一旁,等着两个人。

“你干什么?”陶辞憋着气,一把甩开了徐青山的手。

徐青山再次拉住陶辞,虽然陶辞也是特殊身份出身,可是,到底已经退下来几年了,自然不是徐青山的对手,这一下根本就甩不开。

徐青山也想要把陶辞拉倒一旁,毕竟,现在他们就在陶家主屋的大门口,说话实在不方便,但是,他也确实是拉不动陶辞,只能压低声音说道:“这句话是我问你才是,你来陆家做什么?”

“你说做什么,你……”

“你小点声音行吗?”徐青山赶紧拦住陶辞的话。

陶辞嗤笑一声,虽然没有喊出来,但是,也没有压低声音,只是带着怒气,用着正常的音量,说道:“山子,我问你,咱们多少年的朋友了?”

徐青山沉默,他知道陶辞想要说什么,徐青山刚要劝说,陶辞那边再次开口。

“今天的事情你也看到,也听到了,王诏说的话难听吗?太难听了,我站在那都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这要是别的事情,我早就动手了,因为根本就听不下去,可是,我连还口都不敢,因为,人家说的是事实。”

说到这里,陶辞也是红了眼睛,隐忍着怒意的说道:“说起来,咱们比秦翡是不是还大上几岁,而且,咱们是和齐哥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秦翡他们呢,真论起来,也得因缘巧合遇见磨合吧,最早也要大几岁的时候才会成为朋友吧,这么一算,咱们之间和秦翡他们之间比起来,怎么也要多上十年的相处时间吧,十年啊,只不过是多出来的十年,有多少人连十年都到不了,这么长时间,从小到大的友情啊,怎么就哪哪都比不过人家。”

“以前的事情我不说,毕竟,都不是什么大事,现在呢?齐哥说的轻巧,可是,这件事情有多严重咱们都是知道的啊,一个不小心,那不是齐哥一条命的事情,那是齐家整个家族的覆灭,这么大的事情,陆霄凌和唐叙白两个人都干了些什么?从头到尾连个面都没有露,最多就是打了个电话,问上一句需要做什么,特么的,需要什么啊,他人都没过去,还能指望他什么啊。”

徐青山沉默不语,说实话,这件事情陆霄凌和唐叙白做的确实是说不过去,但是,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一来,两个人恐怕对于这件事情的严重性还没有想的这么深远,所以,没有意识到,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唐家和陆家的长辈恐怕都是能够想到的,到现在没有出面,恐怕也是表明了态度,不说站不站

男友说蹭蹭但突然进去小说全文完整版

队,最起码是要观望一下的,毕竟,确实是家族覆灭的大事。

二来,说白了,陆霄凌和唐叙白两个人是真的没有经历过什么真正的大事,遇见这种事情不知道该怎么办也是正常的,他们平时都听惯了齐衍的指挥,他们恐怕还以为这次的事情,如果齐衍真的需要帮忙会直接和他们说,但是,他们就不想想,这种关系到各自的家族的事情,齐衍怎么可能开口。

但是,不管怎么样,确实是令人寒心。

看着徐青山沉默的样子,陶辞也是失望的笑了笑,开口说道:“山子,齐哥什么时候在我们遇见事情的时候不管了?从来没有,不管是我们自己的事情还是家里的事情,他知道的他都会搭把手,我们自己仗着从小打大的情谊接受着他的帮助,又仗着从小到大的情谊对他不管不顾,这算是什么情谊啊?我都想要问一句,凭什么啊?”

“你看看秦翡的那群朋友,再看看我们。”

“别说什么秦翡为了她的朋友拼过命,齐哥没有吗?齐哥现在身体为什么这样?难道不是当年为了救我们这群人吗?当时大家都怪在了秦翡头上,可是,真的全怪秦翡吗?所有人那么激烈的情绪是为了什么?难道不是为了掩盖自己的过错和懦弱吗?”

“而且,秦翡她拼了命最起码是有回报的啊,周元一个不会游泳的人还为了秦翡跳过江呢?胡禄这五年有多难谁都看的清楚,多少人想要在胡禄的嘴里要出秦翡的信息,可是,他说吗?他从来没有说过;但凡秦翡有事,许郁绝对在,不管白天晚上,随叫随到,林慕戍就更不用说了,我就问一句,有哪一次秦翡出事的时候他们不出头的?”

“可是,齐哥呢?”

陶辞看着徐青山轻声叹息的模样,挣开了他自己的胳膊,淡淡的道:“所以,山子,别拦着我。”

陶辞刚说完这句话,陆家主屋的大门突然被打开了,陆霄凌正拿着手机往外走,正好看见在门外僵持的两个人,陆霄凌一愣,随即,笑道:“陶辞,山子,你们怎么来了?赶紧进来。”

徐青山拉了一下陶辞,示意陶辞到底还是不要太过分。

陶辞看了一眼徐青山,随即,跟着陆霄凌走了进去。

“你们怎么过来了?”陆霄凌脸上带着笑意看着两个人:“对了,齐哥那边什么情况你们有消息吗?”

陶辞和徐青山两个人坐了下来,陶辞听见陆霄凌的话,直接问道:“齐哥那边什么情况你不知道?”

“我倒是给齐哥打过电话了,不过,齐哥说没什么事,但是,我刚刚得到消息,秦翡被人埋伏了,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陆霄凌实话实说道。

陶辞听闻,嗤笑一声,问道:“既然觉得不对劲儿,你怎么不去问问?”

“我问了啊。”陆霄凌无语的看着陶辞:“齐哥不说,我有什么办法?”

陶辞阴阳怪气的说道:“有些话需要别人说吗?龙岩岗背后的势力有多强,昨天你也是跟嫂子经历过的,昨天嫂子一晚上的动静,你没感觉?”

这个时候陆霄凌也觉察到不对劲儿了,不过,不是现在的行事,而是陶辞的态度,陆霄凌朝着一旁的徐青山看了一眼,见徐青山只是沉着脸不做声,陆霄凌忍不住的问道:“你好好说话,到底怎么了,是不是齐哥那边出事了?”

“你盼点好吧。”一旁的徐青山没好气的瞪了一眼陆霄凌。

“不是,你们到底什么意思啊?”陆霄凌这个时候也是有些急了。

陶辞看着陆霄凌的模样,哼笑一声说道:“什么意思?陆霄凌,你觉得我们是什么意思?昨天晚上齐哥和嫂子那边这么大的动静,你就算是在没有心,也得过去看一眼吧,打个电话,你就可以心安理得的装作不知道了是吧,你也知道嫂子被人埋伏了,你问过吗?那你知道刚刚秦御那边也差点出事,已经从北医回了翡翠华庭?”

陆霄凌一愣,脱口问道:“什么,秦御也差点出事?什么情况?”

看着陆霄凌的模样,陶辞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算了。”

喜欢听说大佬她很穷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